【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 小顯托夢

早逝的羅成在靈堂上撫平哀痛
袁榮易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共產黨嚴厲管制傳統京劇,舉凡『宣傳封建迷信』的戲都不准演出。1962年72歲高齡的姜妙香(1890-1972年)加入共產黨,他生平有齣叫座的名劇《小顯》(又名《羅成托夢》),共產黨統治後,早就沒能再演出過,即使他加入共產黨也不能為他解禁。

另一位著名小生葉盛蘭(1914-1978年),曾被劃為右派受過折磨(他兒子後來卻做了高階的黨代表),葉盛蘭演全本《羅成》的時候,《小顯》這一折刪去不演,有頭沒尾,草草結束。在共產社會底下,藝術尊嚴是不存在的,盡管姜、葉二人的小生地位被推崇的很高,但都得遵從共產黨的規定。

1989年天津紀念姜妙香誕辰一百周年,舉辦專場演出,藉機將《小顯》推出,試探之下沒被查禁,畢竟這是一齣發揮小生唱功的經典名劇,從此之後演的人多起來,成為廣受歡迎的一齣戲。

其實在85年左右,在天津和北京舉辦了一場挖掘傳統劇目的演出,就出現有鬼魂內容的《大顯》,顯是顯靈的意思,這是楊七郎被潘洪射死之後,變成鬼魂向老令公顯靈托夢。它就是《托兆碰碑》裏的托兆,因為是大花臉演鬼魂,所以俗稱《大顯》(同理,小生演鬼魂稱為《小顯》)。

大陸演《托兆碰碑》因為鬼神迷信的禁令,不能演楊七郎托兆這段,而且戲的名稱叫《李陵碑》,或《蘇武廟》、《兩狼山》,將帶有迷信性質的「托兆」兩個字隱匿起來。演出時,硬將楊七郎這段鬼魂戲跳過,戲裏缺了楊七郎的托兆(大顯),整齣戲的結構都不對,後面出現牧羊人、李陵碑都是為點化作用而設的,現在掐掉這個主結構,全劇散漫不知所云。

《大顯》這段戲被砍掉,老令公只好馬虎交待,說做了個夢,放心不下,要楊六郎突圍去找救兵。老令公這段「說夢話」,迷信的性質更重,依夢下決策,怎麼說服別人?趕明兒,領導下命令,說是做了個夢,放心不下,下命令叫你做這做那。請問你會不會說這個領導迷信,不只是迷信,你會說他根本不正常。共產黨胡亂刪戲改戲,弄多了看的觀眾變成弱智,真是會瞎折騰人!

高精度圖片
羅成鬼魂(孫麗虹飾演)來到靈堂。國光劇團演出。

《大顯》給搞的七零八落,《小顯》恢復演出後卻一路放行,沒人刪改,其中有著難以言喻的因素。因為這變成一齣權充「國觴」的悲歌了。

文革之時,毛澤東利用年輕學生的熱情,挑起紅衛兵造反、砸碎一切。在全國性的串聯、武鬥中,許多人喪生(沒有明確數字,成了沒人管的冤魂),還有知青下鄉,剝削、壓制人的正常成長。經歷這十年浩劫的人,痛定思痛,心中永遠有一個不能解開的結。然而政府裝聾作啞,2006年許多人想發起紀念文革40周年的活動,畢竟這麼多年了,這些人也年過半百,當年的慘痛歷程,藉紀念得到一點撫平也應該。可是共產黨當局用「夢話」搪塞,說為了「安定團結」,硬把人的情緒繼續扭曲與壓抑。

《小顯》因此成了勉強可供作舒發的微小管道,唱出哀悼的聲音。千千萬萬年輕的生命被誤導、被作賤,更多的百姓不明不白的死去。《小顯》那個耳旁戴著紙錢的年輕亡魂,無限冤屈的唱個不停,當你凝神乍聽到此段,文革的慘狀好像歷歷在目:

(二簧原板)
俺在羅門為公子,長大成人武藝超群。一十六歲保唐王,

(轉二簧垛板)
俺亦曾東蕩西除、南征北剿、馬不停蹄、血戰疆場,到如今只落得一命歸陰。

高精度圖片
羅成鬼魂(孫麗虹飾演)悲歌訴説自己無辜的早逝。

羅成死時23歲。而文革的冤魂,沒有任何歌曲或祭儀紀念他們。西洋人搞科學,可還有「安魂曲」之類安慰鬼魂的音樂;而曾是禮儀之邦的中國,心腸卻狠到這種地步。

古代鬼魂在地獄還有望鄉台的設置,做七的四十九天,死者與人間仍有儀式上的聯繫,慎終追遠的文化模式,不只安慰亡靈,也讓生者更懂珍惜生命。《小顯》中,羅成的鬼魂冤死後有家可回,鬼魂回到這個熟悉的場所,獲得很大的平靜。我們生者也彷彿感受到,同感安慰。如果像共產黨,鬼魂只准去見馬克斯,光想那股尷尬勁就夠瞧的。

高精度圖片

(二簧原板)
黑暗暗霧沉沉隨風飄蕩,冷颼颼凄惨惨轉回故鄉。
我主爺來弔祭龍恩光降,眾王侯見靈位亦要悲傷。
叫鬼卒駕陰風急忙前往,

(二簧摇板) 可憐我英雄漢一命身亡。

這齣戲一開始,羅成帶著四個鬼卒上場,邊走邊唱這段「二簧原板」。根據記載是純用嗩吶腔,每唱一節,眾鬼卒必同堆羅漢一般,幻成種種怪戲,令人發噱,這是世人所謂的「鬼趣」。羅成邊走邊哭,鬼兒邊走邊玩。台灣民俗喪禮,猶存此種悲中喜的沖淡,這是道教主張對生死達觀,希望人看開的拙趣表演。

第二場戲秦王李世民同秦叔寶、徐茂公、程咬金來到靈堂,安慰羅妻與幼子羅通,並在靈堂守靈過夜。羅成來到靈堂,小顯於眾人夢中,他大段大段的唱,直到盡哀而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七星廟》又稱《佘塘關》,是芙蓉草(趙桐珊)的常演劇目,原來是一齣梆子戲,芙蓉草飾演活潑聰慧的佘賽花,不慌不忙,解開一樁被父親搞砸的婚事,而能嫁給自己的意中人。

    從前的婚姻有父母做主。佘賽花的父親佘洪,將女兒許配給楊家(楊繼業),但是一念的干擾,他竟又將女兒許配給崔家(崔龍)。這下事情糟糕了,一家女兒吃了兩家的茶,這兩家誰也不肯退讓。佘洪拿不出解決的辦法,佘賽花怎麼經歷這個死關?

  • 武生的開蒙戲,通常是《石秀探莊》連著《林沖夜奔》一起學,這兩齣都是崑腔戲,詞藻典雅固然可以變化演員氣質,增添斯文氣,最特別的是兩齣戲所表現的空間大不相同。《林沖夜奔》是沿著一條道路,往前直奔;《石秀探莊》則是在莊內錯綜巷弄中穿梭,平面區域分叉轉彎,使人迷失其中。學會這兩齣戲等於學了兩種不同的空間型態,往後再演他戲,就能很快溶入背景。武生的武功技法配上各種空間背景,身段表演契合、腳步兒篤定不慌亂。
  • 去年底的電影「葉問」,造成很大轟動。在廣東佛山,葉問如同平常人一樣的生活著,善待妻子小孩,對朋友也很好;除了練武,平日就愛去茶樓飲茶,品味飲食文化。葉問不喜張揚,有人找上門來比武,他關門比試,旁人無法得知輸贏。這樣一位低調的武術家,卻引起許多觀眾共鳴,被他喚起一些甚麼來。

    京劇也有類似不張揚的一齣戲《打青龍》。在赫赫有名的楊家將府中(天波府),不起眼的一個角落,卻有一個燒火的小丫頭擁有傑出的武功。楊家將的環境,許多人習武,這位丫頭楊排風,也受到薰陶,她不知苦不知累,一有空她就勤練,練成了常人所不能及的蓋世武功。

  • 清代從康熙皇帝起設置宮廷戲,積極收集編纂劇目以供演出。到了乾隆時期成套的戲曲已是洋洋大觀,如《昇平寶筏》演西遊記故事、《昭代簫韶》演楊家將故事,而《忠義璇圖》演的是水滸傳的整套故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清一代,全國各地都發展出自己當地特色的戲曲,對於移風易俗起了很大的作用。儒家的禮教,調和了戲曲,使中國民風出現一種活潑性,對事情的看法較有彈性,不致於刻板或不通人情。
  • 〔自由時報記者蔡彰盛、黃美珠/竹市報導〕在新竹市某大學任教的陳姓教師,4月29日送發燒的母親到醫院求診,隔天竟不治,陳姓教師說,母親節前夕亡母托夢表示自己「死不瞑目」,家屬為此控訴院方醫療疏失,昨天新竹地檢署初步相驗發現,劉婦有心臟肥大、肺積水、甲狀腺腫大等跡象,必須等細菌培養結果出爐之後,才能確定真正死因,並做後續調查。
  • 生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有的人任憑意氣,選擇糊裏糊塗的死去。《鎖五龍》裏的單雄信就是這樣的人物,他武功了得,單騎踹唐營,可是不明時勢,終於自取滅亡。很少有人會把單雄信視為英雄,他也是隋末抗暴者之一,瓦崗寨(賈家樓)結義有他。但因看重私人恩怨,不能考慮大局,有勇無謀就被大潮流給淘汰掉了。
  • 「請協助完成台灣警察的心願。」一封簡單的電子郵件,台灣警方、紅十字會與中國紅十字會動員上百分會,短短一天就完成艱鉅的尋人任務,替台灣警察聯繫到人在中國、從未謀面的親人。
  • 桃園中壢分局仁愛派出所員警劉鴻毅去年十二月偵辦一起肇事逃逸死亡車禍案,36小時內從現場遺留的水箱罩等物品找到嫌犯,查緝到案,鍾姓死者父親原先許下心願,破案時會向警方致意,卻忙於工作遲遲未實現諾言,前天鍾姓父親夢見兒子托夢才想起這件事,帶著水果向員警表達感謝之意。
  • 【大紀元2月24日訊】〔自由時報記者黃佳琳/高縣報導〕省道台27線正進行拓寬工程,省道旁的伯公廟面臨拆遷命運,當地人夢見伯公騎著水牛,守護在水圳旁不願離去,為了讓水圳文化能永續保存,六龜鄉新威村長等人發動樂捐,短短兩天就募得20餘萬元,希望能為伯公找到一個安住的場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