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洗塵:六四二十週年我們應該怎樣做?

李洗塵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6日訊】1989年6月4日,經過民主選舉,使波蘭擺脫了共產黨的統治,瓦文薩當選波蘭第一任民選總統。而在亞洲的大陸中國,中共邪黨在同一天用坦克和機槍血腥屠殺了反對貪腐、爭取民主的大學生和北京民眾(據民間統計被屠殺人數達數千人)。

轉瞬二十年已經過去了,波蘭人經過自己的努力已經獲得了自由。2009年5月底,波蘭慶祝重獲自由20週年盛大的近萬人慶典音樂會,在芝加哥(這個城市是波蘭人在美國的聚居地)舉行,波蘭前總統瓦文薩(Lech Walesa)親臨致辭並觀看演出。

頭髮花白的瓦文薩先生一出現在音樂會現場時,便吸引了大批媒體爭相報導。當他聽到一位記者是代表中文媒體,並對中國的命運發問時,不懂英文的他聽到「China」,立刻說OK,欣然停下第一個接受新唐人電視台記者的採訪。記者問到瓦文薩對於中國能夠擺脫共產統治的看法,他立刻給與了肯定的答覆。瓦文薩幽默但不改他一貫嚴肅的表情說到:「波蘭就像一個小的馬車,而中國是一輛巨大的車,所以波蘭可以開的很快,中國可能就要慢一點。我們要理解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在以不同的速度變革,但是最終結果還是一樣的。」

這次波蘭人的慶典音樂會由ABC 7的Alan Krashesky主持,多位波蘭著名藝術家表演了精彩的節目,包括肖邦音樂演奏,舞蹈,鋼琴即興演奏等,全場觀眾報以熱烈的掌聲。當晚華沙市長通過視頻發來了賀詞,伊州州長Patt Quinn因為公務無法參加,也發來了祝賀,芝戴利市長也派來了專員表示慶賀。在晚會現場,瓦文薩鏗鏘有力的發表了精彩的演說並全程觀看了節目。他的到來贏得了全場數千名波蘭裔及其他族裔的支持者起立鼓掌和歡呼尖叫。即使在節目進行中,每次大屏幕上切換到坐在第一排的瓦文薩,全場也會掌聲湧起。(瓦文薩總統在波蘭人心中具有崇高的地位,被譽為波蘭民族的拯救者。瓦文薩於1983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波蘭是整個東歐板塊中第一個解脫共產主義魔咒的國家。主持人特別強調「波蘭是全歐洲自由運動的先驅」(Poland started the freedom revolution throughout Europe!)頓時全場掌聲雷動,觀眾中有人激動的大喊「波蘭!波蘭!」,口哨聲喝采聲歡呼聲經久不息。

今年是柏林牆被推翻20週年,世界各地的前共產國家人民紛紛舉辦大型紀念活動。那麼我們大陸人目前對於二十年前的六四事件是一個什麼狀態呢?今天的大陸人已經普遍淡忘了六四,甚至學校的學生們都已經不知二十年前的這一天發生過什麼?趙紫陽是誰?王丹是誰?但是中共邪黨對這一天可是如臨大敵,六四二十週年祭日前一天,北京著名的維權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被當局禁止出門。多名北京國保守堵在其家門口,拒絕她帶孩子前往參加自己母親今日的生日聚會。期間遭遇國保的粗暴對待,報警也無人理會,曾金燕向外緊急呼籲「我必須出去。」 曾金燕的朋友表示北京國保,因為六四到來就阻止曾金燕母女出門,是對胡錦濤提出建設和諧社會的極大諷刺。(被譽為中國著名人權活動家的胡佳,目前還被關押在獄中。去年十月二十三日,歐洲議會將最高人權獎–薩哈羅夫「思想自由獎」頒給他,之前胡佳還榮獲無國界記者的「新聞自由特別獎」、巴黎榮譽市民及零八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其實我們中國大陸人也不是麻木不仁,只是六四真相被中共邪黨完全掩蓋了起來,在中共媒體和教育課本裡,「六四」這兩個字都已經被有預謀的過濾掉了。知道真相的香港就不一樣了,1989年得知中共邪黨屠殺民眾後,上百萬香港市民聞訊憤怒地走上街頭抗議中共殘殺百姓。其後的二十年來,每到六四都會有大批民眾以各種方式祭奠那些冤死的亡靈。

香港支聯會今年舉行六四20週年大遊行,多達8千人參加,其中包括許多年青人,配合今年「毋忘六四,繼承英烈志;薪火相傳,接好民主棒」的主題。遊行隊伍由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出發,由數十名在1989年出生,現年20歲的年青人帶頭,象徵薪火相傳。今年遊行的一名香港大學學生說:「今年我們這班(指這屆)大概都是89年出生。其實我們都覺得,可能以前的教育不足夠,來到大學之後,讓我們瞭解了六四這件事,我們都覺得當時的89民運精神應該一直流傳下去,做到薪火相傳。」

在遊行出發前,支聯會先舉行新生代看「六四」座談會,呼籲新一代接棒,各民主黨派派出青年代表出席。有青年代表表示,今天大家走出來,是真正行使大家的權利、自由,也都是讓曾蔭權及中央政府知道:香港人願意為他們的自由而奮鬥,亦都願意為國內的同胞他們的自由而奮鬥。他們並說,會藉著六四晚會等讓新一代認識這一段歷史,讓大家明白香港人和國內的同胞是血脈相連的。「今天的香港就是中國的縮影,如果我們不繼續抗爭下去、不繼續發聲,我們最終只會變成如中國一樣: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新聞自由,沒有任何人權的一部份。」

其實今日的大陸民眾也已經普遍覺醒,比如女刀客鄧玉嬌正當防衛、努殺淫官鄧貴大一案已經在全國產生了多米諾骨牌效應,自從此案在互聯網上一曝光,民眾正義力量突顯,弄得中共邪黨現在是騎虎難下,被民眾逼得是步步為營,想冒壞水都不敢明目張膽的再上演——「我是流氓我怕誰」了。中共邪黨從想判鄧玉嬌殺人,到監視居住,再到防衛過當;關押鄧玉嬌的地點也是一換再換,也就是說已經被正義力量逼得精神錯亂、語無倫次了。

更為可喜的是,一些武漢的年輕人走上街頭上演街頭劇聲援鄧玉嬌。這就是真相的力量,大陸人與生俱來不都是要和中共邪黨一起做惡的,恰恰相反,當更廣大的民眾能夠知道真相的情況下,他們是一定要棄惡揚善的。的確是如正義網民們所說的:「營救鄧玉嬌就是營救我們自己。」

其實在大陸還有一件更應該得到全民聲援的大事,就是法輪功受迫害這件事。請您回想一下,1999年前全國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前體委主任伍紹祖、前總理朱鎔基等對法輪功調查後,都得出了非常正面的結論,1999年,法輪功從4.25萬人大上訪到7.20受迫害,乃至後來法輪功學員前仆後繼的走上天安門高喊:「法輪大法好!」,然後就是大批的法輪功學員被勞教、判刑,至今已經有超過三千人被迫害致死,包括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還有法輪功如今已經洪傳到全世界114個國家,香港至今可以隨意修煉法輪功等等等等。那麼請問您,這些真相您瞭解多少呢?

還好,我們這個民族擁有博大精深的五千年傳統神傳文化,曾經在各個領域誕生了無數仁人志士。終於,面對法輪功的空前浩劫國人不再沉默,比如高智晟人權大律師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在經歷了中共邪黨「黑夜、黑幫、黑頭套」、用電棍點擊、用牙籤扎生殖器等酷刑的折磨下,不但沒有低頭,他還向中共邪黨的官員講,替法輪功說話是一個道德底線的問題。

我們在為高智晟律師和法輪功信仰者在邪惡面前不低頭喝采的同時,我們更加欣慰的看到更多更多的人權律師勇敢的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最近還發生了李春富、張凱律師在重慶為法輪功學員辯護,遭到酷刑折磨的惡性事件,李春富律師被扇耳光、手腕被惡警用手銬勒出了血,此事件已經引起了北京律師界的公憤。

事件當晚二位律師在強大的正義聲援下被釋放,李春富律師談到:「經過這一次在派出所進和出的經歷,讓我前所沒有的感受到民主、法治、人權的重要性!願法治之光早日照耀中國!」

張凱律師在重慶發文這樣說到:「昨晚接到同事的電話,談及我在這裡被公安拷打一事,沒說幾句話那邊失聲大哭,一個七尺男兒,這讓我忽然覺得有點虧欠。我們不由的在電話裡含淚相勸。我知道:這樣的哭泣不單單是為我,不單單是為我這次受難,卻是為了我們共同的理想、為了法律、為了那我們這個民族不能承受的苦難。苦難深重的中華民族常讓我常常感到痛苦的無力承受,多少個難眠的夜晚,我伴隨著這樣的哭泣,多少次的酒醒時分,伴隨著一聲歎息。這是一個需要每個人懺悔的民族,我們可能不是邪惡的擁護者,但也是合作者、沉默者。每次我接手一個案子,都有一段苦難的故事揪著我的心,太多時候,我知道可能我為他做不了什麼,但卻可以陪著他走過苦難的心靈歷程,這種經歷常常讓我有一種看不到希望的感覺。我們的國家希望在哪裏?我曾經慶幸自己學習了法律,它讓我看到了理想,看到了人類可以生活的自由、平等、彼此尊重的希望。我痛苦於自己學習法律,在這樣一個神奇的國度,理想的碎片讓我的心靈歷經滄桑、支離破碎。……」

2009年5月17日,近60名法學專家和律師參加的法律研討會在北京召開。數十名律師在會上集體手舉橫幅「強烈譴責重慶公安酷刑拷打執業律師」。看到這些民族的脊樑,我們真的應該為他們驕傲,是他們捍衛了我們這個忍受了中共邪黨蹂躪了幾十載的民族尊嚴,是他們在為人間的正義吶喊,他們的聲音也一定會讓中共邪黨這個西來幽靈瑟瑟發抖。

「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真相、信仰……」都是中共邪黨的天敵,不是這些正的因素要怎麼樣,是中共邪黨本身就是一個邪靈,是西來幽靈,自從中共邪黨禍亂中原,我們這個民族,我們這塊土地,甚至我們的山川、河流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塗炭,八千萬國人已經被這個邪黨奪走了生命。罪惡不能在延續,天要滅中共的時刻已經來臨,在我們祭奠六四亡靈的時刻,請不要忘記,劊子手是中共邪黨,只有解體中共邪黨,我們才能擁有美好的未來。如果您還對中共邪黨的邪惡沒有看清,請趕快閱讀奇書《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是導致今日5500多萬勇士覺醒並退出中共邪黨及其相關組織的天書,只要您明白了真相,您也一定會成為解體中共邪黨的勇士,標榜史冊,何樂而不為呢?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6-06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