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歷險記(169)

Huckleberry Finn
馬克.吐溫 Mark Twain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最後一章

  我一有機會能和湯姆單獨交談,便問他當初搞逃亡的時候,究竟是什麼用意?——如果他搞的逃亡能成功,並且設法釋放掉的黑奴原本已經自由了,那他的計劃究竟是什麼?他說,從一開始,他腦子裡的計劃是,一旦能把傑姆平安無事地釋放掉,就由我們用木排送他到大河的下游,在大河入海口來一番真價實貨的歷險,然後告訴他已經自由了,於是叫他風風光光地坐了輪船,回到上游家裡來。至於這段耽誤了的功夫,我們照樣付給他最後的一筆錢。並且還準備事前寫個信,把四下裡所有的黑奴全都招得來,讓他們組成一個火炬遊行隊伍,再來個軍樂隊,吹吹打打,在一片狂歡中,送他回到鎮上。這樣一來,他就會成為一名英雄,而我們也會成為英雄。不過依我看,目前這個情形,也應該說是差不多可以滿意了。

  我們趕緊給傑姆卸下了身上的鐐銬。葆莉姨媽、西拉斯姨父和薩莉姨媽知道了他怎樣忠心地幫助醫生照看湯姆以後,就大大地誇獎了他一番,從優把他安頓好,他愛吃什麼就讓他吃什麼,還讓他玩得開心,不用做任何什麼事。我們把他帶到樓上的病房裡,痛痛快快地聊了一番。此外,湯姆還給了他四十塊大洋,作為他為了我們耐著性子充當囚犯,並且表現得這麼好的酬勞。傑姆開心得要死,不禁高聲大叫:「你看,哈克,我當初怎麼對你說的,——在傑克遜島上,我是怎麼對你說的?我對你說,我胸上有毛,明(命)中就會有些什麼。我還對你說,我已經發過一回才(財),以後還會發。如今可不是都應了驗,運氣已經來啦!別再跟我說啦——命相就是命相,記住我說的話,我知道得一清二楚,我就是會再發,這如同我如今這一刻正站在這裡一樣的敏敏拜拜(明明白白)。」

  接下來是湯姆滔滔不絕地說得沒完沒了。他說,讓我們三人挑最近的一個晚上從這兒溜之大吉,備齊了行裝,然後到「領地」1去,在印第安人中間耽上兩三個星期,來一番轟轟烈烈的歷險。我說,行啊,這很合我的心意。不過我沒有錢買行裝。依我看,我也不可能從家裡弄到錢,因為我爸爸很可能如今早已回去了,並且從撒切爾法官那裡把錢都要了去,喝個精光啦。
  1即印第安人領地,見三十九章的注。

  「不,他沒有,」湯姆說,「錢都還在那裡,——六千多塊錢。你爸爸從此就沒有回去過。反正我出來以前,他就沒有回去過。」

  傑姆以莊嚴的語氣說道:「他是再也不會回來了,哈克。」

  我說:「為什麼呢,傑姆?」

  「別問為什麼啦,哈克——不過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可是我釘住他不放,他終於說了:「你還記得大河上漂下來的那個屋子麼?還記得屋裡有個人全身用布該(蓋)著的麼?我進去,揭開來看了看,還不讓你進去,你還記得麼?所以說,你需要的時候,能拿到那筆錢的,因為納(那)就是他。」

  如今湯姆身體快完全康復了,還把子彈用鏈子拴好,繫在頸子上,當作表用,還時不時拿在手裡,看看是什麼一個時辰。所以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要寫的了。我也為此萬分高興,因為我要是早知道寫書要費多大的勁,我當初就不會寫,以後自然也就不會寫了。不過嘛,依我看,我得比其他的人先走一步,先到「領地」去。這是因為薩莉阿姨要認領我做兒子,要教我學文明規矩,這可是我受不了的。我先前經受過一回啦。

  完啦,你們真誠的朋友哈克.芬
  1884,1885

  1當年馬克•吐溫寫《哈克》時,下面這些文字原本是接著第十六章第二段寫的。後來把這部分移入《密西西比河上的生活》。諾頓版和企鵝版都把這個名篇收作附錄。我們認為,把這名篇收作附錄,那是做得對的。現收作附錄(一)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只管往前走,心裡也並沒有什麼確切的打算。一旦那個時刻來到,就聽憑上帝安排吧。要我這張嘴巴說些什麼,我就說些什麼。因為我已經體會到,只要我能聽其自然
  • 這時只見屋子裡走出來一位白種婦女,年紀在四十五到五十左右,頭上沒有戴女帽,手裡拿著紡紗棒。她正笑逐顏開,高興得幾乎連站也站不穩了似的——她說:「啊,你終於到啦!——不是麼?」
  • 我不知道怎麼說的好,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船是上水到的還是下水到的。不過我全憑直覺說話。我的直覺在告訴我,船是上水開到的,——是從下游奧爾良一帶開來的。
  • 我差點兒沒栽到地板底下去。不過這時已不由人分說,老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握個不停,在這同時,他的老伴呢,正手舞足蹈,又哭又笑。
  • 不過要說高興的話,恐怕沒有人能比我更高興的了,因為我幾乎像重投了一次娘胎,終於弄清楚了我原來是誰。啊,他們對我問這問那,一連問了兩個鐘頭,最後我的下巴頦也說累了
  • 他就過來,摸了摸我,這才放了心。又見到了我,他很高興,只是他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些什麼。他急於想馬上知道一切的真相,因為這可是一次轟轟烈烈的冒險,又神秘兮兮,這正合他的脾氣。
  • 大夥兒一個個朝大門口湧去,因為有一個外地的客人來到,這可並非每年都有的事。他一來,比黃熱病更加引人注意。湯姆跨過了門口的梯磴,正朝屋裡走來。
  • 「我真沒有想到,我實在弄不明白,他們說你會的。我呢,也認為你會的。不過——」他說到這裡,把話收住,朝四下裡慢慢地掃了一眼,彷彿他但願有什麼人能投以友好的眼色。
  • 湯姆和我要在一間房一張床上睡。這樣,既然困了,我們剛吃了晚飯,便道了聲晚安,上樓去睡了。後來又爬出窗口,順著電線桿滑下來,朝鎮上奔去,因為我料想,不會有誰給國王和公爵報信的。
  • 這一下子可把湯姆給難倒啦。不過他考慮了一下,隨後說,傑姆只好用一隻洋蔥頭來對付著擠出眼淚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