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唯色:新疆事件的導火索,韶關事件,究竟真相如何?

——致亞洲週刊記者

人氣: 82
【字號】    
   標籤: tags:

亞洲週刊記者邱立本撰文批評國際媒體有意或無意地扭曲真相,「讓事實不清不楚,也讓『七五』事件成為被誤讀的悲劇。」同樣作為媒體記者,邱先生又是如何追究真相的呢?

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已經眾所周知,其導火索就是6月25日夜至26日晨發生在廣東韶關旭日玩具廠的血案。這也是當局所不願承認又不得不承認的事實,儘管當局一股腦兒地把「七五」事件的罪責歸因於熱比婭,說是「有組織有預謀」,這委實太陳詞濫調了。有網友諷刺說,有德國人的地方就有啤酒,有韓國人的地方就有泡菜,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組織有預謀。然而,韶關事件畢竟是繞不過去的一個坎兒。雖然早就是積怨已久,積重難返,用毛澤東的話來說,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而引爆「七五」事件的導火索就是韶關事件。

那麼,韶關事件是怎麼回事?非常嚴肅地追究「七五」真相的亞洲週刊記者,用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做了概括:「『七五』事件的根源之一,就是周前的廣東韶關的兩名維族工人死亡事件……」

好吧。先說維族工人的死亡事件,是怎麼致死的?工傷?病故?還是吵架鬥毆?其次,維族工人有男有女,而且已經知道,在韶關旭日玩具廠打工的維族工人,女工多於男工,而這公佈的已經死亡的兩名維族工人,究竟是男還是女?何以不能透露死者的性別等信息?

更重要的,更需要追究的,其實是在「『七五』事件……周前的廣東韶關」,究竟被打死了多少人?所謂「兩名維族工人死亡」,早在6月27日,當局正式公佈的消息中就是如此宣佈的。也即是說,這正是當局給的結論,那麼這就意味著是真相嗎?亞洲週刊記者的這句話說得沒錯,由於韶關事件「並沒有在媒體上充分報導,真相和責任不明,種下了惡果」,但他,以及諸如明報等媒體(明報至今的說法還是「漢維兩族工人械鬥、兩名維族工人死亡」),皆都援引當局的這一結論,實際上所起到的效果,也正是後來當局所說的,韶關事件只是一起「普通社會治安案件,被境內外分裂主義勢力肆意渲染、炒作成所謂『大漢族主義』騷亂事件 」。

當時,韶關事件發生之後,充斥中國網絡、報紙等媒體的全是很快又被當局否認的謠言,即所謂維族工人強姦漢族女工之說,海外媒體如星島日報更是率先報導、渲染「強姦說」的,影響極其惡劣。凡是在那期間關注此事件的人都應該知道,由於諸多媒體不負責任地以訛傳訛,在網絡上激起了多麼強烈的、令人怵目驚心的對維吾爾人乃至對整個民族的詆譭、污蔑和赤裸裸的威脅。而在當局出面,說所謂強姦是謠言並拘捕了造謠者(「七五」事件發生之後,新疆主席努爾.白克力又說在韶關雖未發生強姦,但發生了「挑逗戲弄」),正如一位維吾爾知識份子指出,「我們也發現媒體管理很嚴的這個國家沒有一家媒體為自己傳播造謠而受到處罰更有甚至沒有一家媒體對此事件進行反思。」

無論強姦之說是不是謠言,在韶關這家工廠激起的動盪遠比在網絡上激起的反應要強烈無數倍,甚至無法相提並論,因為在韶關付出的代價是人的生命,實質是嚴重的族群衝突。更為可悲的是,數日後,在4000公里之外的烏魯木齊,付出的代價是更多人的生命,維族的、漢族的,活生生的生命;以及極為嚴重的族群仇殺,族群分裂。

所有不可能親臨現場也不可能瞭解詳情的人,起先知道的也只能是「兩名維族工人死亡」,但是很快,儘管當局對網絡上相關信息刪除極快,快到幾分鐘前,在一些個人空間或留言中,還可以看到當時圖片和視頻,但很快就蕩然無存。直到在Youtube上出現幾段歷時約三四分鐘的視頻,真相才開始顯露。

這幾段視頻,既不是熱比婭為首的世維會所拍攝的,也不是中國官方派人來拍攝的,並且,也不是在韶關打工的800多維吾爾工人中的誰誰拍攝的。這幾段視頻,都是韶關工廠的漢族人或在樓上或在地面拍攝的,帶有幸災樂禍的情緒,有人邊拍還邊說:「可惜用手機拍,鏡頭拉不過來。」許多人都從Youtube 上看見了這幾段視頻,之血腥,之暴烈,與亞洲週刊記者描述的「七五事件」完全是一樣的,同樣是「在這冷血之夜被……暴徒殺害,……死狀之慘,觸目驚心」,而死者是什麼樣的人呢?難道不也是「與政治無關」的普通人嗎?他們被新疆政府組織到內地打工之前,是在鄉下種地收棉花賣哈密瓜的年輕農民(其中多數是來自農村的未婚女性),而他(她)們從新疆老家抵達廣東工廠才一個多月。

我也看了Youtube上的視頻,我不願意再重複描述視頻中所展示的慘狀,只在這裡提供一個當時在現場參與圍毆維吾爾工人的漢族工人的記錄:「據轉有數名新疆人不治!現場一片狼棘,半人型大的血泊有數十處……灑落一地的鋼筋鐵棒約二百多支,滅火筒一百多個全被打的彎曲凹凸……」第二天,「旭日廠宿舍區一百多名搞衛生的工人整整用了兩個小時才把遍地的血跡沖洗淨……」

除了視頻(現在,Youtube上的有的視頻已被刪除),之後還有一些同樣血腥、慘烈的圖片,陸續出現在網上。亞洲週刊的記者先生,如果您說,一大群人舉著鋼筋鐵棒等兇器圍追著打一個一個的人,以至於打得一動不動了還在打,甚至警察就在跟前,可還在往死裡打,甚至地上已經堆疊著數個血肉模糊的人,而這些人都沒事,都沒死,都不是那確定死亡的「兩名維族工人」,如果您堅持要這麼說,當然,您完全可以這麼說,因為您也可以認為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真相,那麼,我也就毫無必要在這裡喋喋不休了。

其實,我贊同您提出的問題,「中國怎樣在全球的輿論戰場中重建公信力?『七五』事件中,當局為什麼不主動發放遇害者的姓名和背景?為什麼不讓記者到每一家醫院去調查死難者的情況?為什麼不讓死難的漢人的家屬來說話?」因為,同樣的問題也可以是關於之前的韶關事件,畢竟,韶關事件既然是「七五」事件的導火索,究竟是「兩名維族工人死亡」,還是傳言有十八名甚至更多名維族工人死亡,若不追究,若不搞清楚(這難道會很難嗎?發生在一個工廠的暴力事件難道比發生在一個大城市的暴力事件,更難瞭解嗎?而人的生命,絕不僅僅只是幾個微不足道的統計數字),同樣是您所批評的,「無意與有意之間,就很容易以訛傳訛,以假代真」,以至於事態不斷惡化成不可挽回的危局。作為知名媒體的資深記者的您說是不是這樣?

請不要選擇性失明,正如我的一位網友就韶關事件的評述:「假如那些愛自由的人們不能做到不分貧富、地域、種族的平等,那麼,他們將永遠無法擺脫威權分而治之的思想桎梏,他們將永遠成為穩定策略下的一顆顆無辜也無知的棋子。」

2009-7-10,北京(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7-11 9: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