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序(1)

即將在大紀元生命探索欄目全文連載
辛灝年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黃鶴昇先生的「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在黃花崗雜誌連載之後,終於成書出版了。可是,作者卻為難起我來,因為他要我為本書寫一篇序。

黃先生的這本書,讓我有「三不易」。

其一是讀不易。因為,作為本書的讀者,若要認真地讀,讀下去,並讀完它,就不易。因為這是一本思想發掘得很深、知識面開拓得很廣的哲學專著。它雖然處處透出了一個新字,但他所涉及到的舊知識,特別是歐洲古典哲學、德國近代哲學、中國古代哲學,和要閱讀中國古代哲學所必備的古漢學基礎,是很容易令人望而怯步的。

其二是編不易。黃花崗雜誌是在一堆來稿中發現了這部大作。作者來信聲明不要稿費,希望能夠連載;大家雖然覺得這肯定是一部有水平的稿子,讀起來卻頗有「難解」之感,於是就把「難題」交給了我。

我耐心和認真地一讀,知道這絕對是一部好稿子。這部稿子,能夠標誌時代的思想知識水平,和正確的哲學研究方向,特別是對我們馬列中國那個至今還在「背祖離宗」的哲學思想界來說。所以,我們決定連載它。雖然作者是與我們毫不相識的人,我甚至揣測他是中國的一位老哲學教授,年老退休隨留學子女遷居海外,才斗膽寫下了這本書。我們已然是「不識作者真面貌,已識本書真水平」。

後來,在黃花崗雜誌連載的這部稿子,不僅得了台灣的中華文化大獎,台灣有關學術團體還在德國的慕尼黑為他舉行了頒獎儀式,大陸境內外的不少專家教授也已經對他發生了濃厚的興趣。我相信,遲早有一天,它會在中國大陸的高校成為許多人公開研究和專心研究的對象。

其三是序不易。我原來就極少接受寫序的請求。除掉我自認資格不夠以外,主要還是認為,人不是萬能的,不可能樣樣都懂,更不可能擁有各個方面的專業知識。

因為看不懂的,吃不透的,你就很難評價它,序也就難寫了。所以,我對於黃先生的要求,猶豫躊躇了很久。

最後答應下來,其原因,一是我作為最早的讀者,認真地讀完了這部專著;連載時,每一期發表的章節,也都是我自己作它的責任編輯;該書出版前我又從頭至尾極認真地讀了一遍,並作了校閱。二是後來我終於在歐洲見到了他,發現他竟然是一位年剛半百、自學成材的特殊人物,與我的「學問生涯」頗多相似之處。還有他曾是「國安」的傳奇色彩,他對中共政權、特別是中共政法機器的瞭解和厭惡,也令我對他頗有興趣。

當然,因我認定他在哲學研究上確有特殊的才華和恢宏的前景,才是最主要的原由……。如此,我與他普通的相識方式和我對他的滿懷好感,終使我解決了「序不易」的問題,雖還是勉為其難,但已是有心為之了。

我若是也要學著向秀寫《思舊賦》,我的序雖剛剛開了頭,卻也可以煞尾了。因為我畢竟不是一位哲學的行家,該說的已經說了。但行筆至此,已然是意猶未盡。

我想說的,只是自己在讀過這本書以後的幾點感慨。(待續)

(轉載自黃花崗雜誌社《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書)(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張騫他獨立、外向、不安定、四海為家,對事物具有哲學的見解,以及擁有雄心壯志的大格局,人生又經歷了各種不同的生活型態,加上他友善、親切、具有非常好的抽象觀念,這都吻合了中天射手的原型。尤其張騫所立下的豐功偉業,不僅在他生前、生後都光耀天下,這樣的格局很有可能是因為他星圖上太陽的落點,就在中天上。俗語說:「如日中天」,這話說的很妙,完全正確。
  • 黃鶴昇,一九五七年六月八日,生於中國海南島儋州市高洋村。一九七六年,毛澤東去世,黃鶴昇與兩位好友夜晚在山上煮酒慶祝。年紀雖輕,卻深知“老毛不死,我們永無出頭之日”。一九七七年,中國恢復高考制度。中學階段被文革耽誤了十年學業的黃鶴昇,先考取了廣州“廣東省政法干部學校”,後又考上江南某政法學院深造。在該院,第一年學習形式邏輯學,為他的哲學興趣打下了一個基礎。第二年他突然逃學出走深圳,與友人一起辦出版社和出版雜誌。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他真正“出走”赴泰國曼谷,同年六月到了德國。
  • 政治學教授克麗絲娜(Maria Christina)和先生施澤爾(Sergio)經常觀看各種各樣的演出,但他們說,看這樣的演出還是第一次。她認為演出非常壯觀、優雅,展現了五千年佛家傳統文化,從美學角度看,無以倫比。「我會推薦給別人,我也希望能夠再度前來觀看。」
  • Tucci還談到他所從事的自然療法,「我們不僅傳授科學和技術學科,我們也傳遞一種生活哲學,我們試圖拯救和尋找真正的自我。」今晚的神韻演出令他頓開茅塞:「我確實認為對於我們生活在城市的人們,神韻重新使我們找到了做人的根本和生命的意義。神韻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內心深處,這時我忘卻了自我,我感到美的能量在傳輸,賓紛的色彩與精美的圖像使我又重新與我內心的真我連繫起來。」「的確,這場演出傳遞著一個偉大的和真正的精神力量!」
  • 本書是一部哲學專著。寫的是人,如何才能「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人生無論是心智還是行為,如何才能與自然達到「合一」。
  • 中國四川一名哲學碩士研究生在國外期間拜訪達賴喇嘛和異議人士,回國後被校方開除學籍。當事人認定校方是受國家保安部門壓力作出這一決定的。 (w2009-07-05-voa25.cfm)
  • 「是莊周夢見了蝴蝶,還是蝴蝶夢見了莊周?」這是古人問的哲學式問題。數千年後的今天,挾帶所有先進的科學理論和發明,我們繼續追問:「如果真實是一場夢,我是在誰的夢中?」
  • 洛克菲勒的座右銘是:不論遭遇怎樣的失敗與挫折,人要保持活力、永遠堅強、堅毅,這是我惟一能做的事情洛克菲勒。
  • 彭博的教育哲學的中心要點是學校規模變小、不停評估學校表現,並用高薪留住有才華的管理者。
  • 月9日,有關東北亞人權的世界學術研討會在韓國國會憲政紀念館召開,此研討會由亞洲哲學會主辦,旨在集全球正義力量敦促終止中國和北韓的集團虐殺罪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