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序(3)

辛灝年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二是在哲學上準確而又精彩地批判了“馬列中國”的祖宗馬克思,批評了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基礎 ── 黑格爾哲學。

眾所周知的是,馬克思主義是靠共產黨的刺刀來為他實行思想專政的。換言之,就是在共產黨國家,馬克思主義鼓吹暴力,更依靠暴力來維護他自身這個統治思想。在馬列子孫的中國,毛澤東的最高指示便是“指導我們事業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一九五七年,重慶中學的一位教師鄧祜曾,就祇因為說了句“我們既然自稱是擁有五千年文明歷史的大國,為什麼還要請一個大胡子的德國人來作我們的祖宗?”便被打成右派,且被迫害至死。在馬列中國,這樣的宗教迫害何止千千萬萬。

然而,悲劇卻是,至今,當我們中國人已經明白馬克思主義只給我們民族和人民製造了膿和血之後,我們非但還不敢公開地批判馬克思主義,而且還要說“馬克思主義是好的,只是我們中國人沒有做好”。馬克思主義不僅在我們中華兒女的身上化血為肉,腐蝕了他們的靈魂,甚至已經使他們當中的很多人變成了馬列子孫,而不識不認“三皇五帝、孔孟老庄……”才是自己的祖宗。猶使一些所謂的知識分子,豈止是數典忘祖,至今還在“言必稱馬列”,而且“只敢高聲大罵中華的祖先,不敢小聲一罵馬列子孫的祖宗”。以至今日都有寡臉鮮恥者,居然還在德國的馬克思舊居前留言稱﹕“我終於見到了我們的正宗了!”。在柏林曾屬於原東德的馬克思墓碑前,我們幾乎只能看到一伙一伙的中國人圍在那裏表示崇敬……。親眼目睹此情此景時,真不知我們中華兒女們是該哭還是該笑?

在馬列中國,不僅“尊馬辱華”,要與中華的傳統思想、文化和歷史決裂,長期為官方和刺刀所號召、所保護,而且,就連對馬克思主義的哲學來源──在歐洲“近代”和德意志封建社會末期產生的所謂德國“古典”哲學,馬列中國的專家教授們也是一律地只敢捧,而絕不敢批評半句。雖然,黑格爾在西方,並不神氣,在西方哲學的歷史上地位並不高,從來沒有象在共產黨國家、特別是馬列中國那樣神氣過。但黑格爾在我們中華兒女的國土上,卻成了超越黃帝、孔孟、老莊的至尊。我們中華民族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在共產黨血腥的刺刀尖下,已然是形神俱滅。

但是,中華兒女黃鶴昇先生,卻絕不做馬列子孫。他不僅敢於批判馬克思,而且勇於批判黑格爾。他不是為了批判而批判,而是要批判不正確的“絕對理性”,追尋正確的“創造意識”。

黃先生在他的書中,就曾這樣地批評黑格爾說﹕自康德以後,一些哲學家想標新立意,要打破康德的理性批判哲學。做得最為突出的,要數黑格爾。黑格爾創立的“精神辯證法”。其無所不論,無所不包,他似乎囊括了所有的人類知識。他從無到有,到事物矛盾的相互對立,再到否定之否定,經過螺旋式上昇揚棄的運動和發展,達到最後的對立統一:絕對精神。黑格爾的哲學雖然張狂,將康德設置的理性界限於不顧。但他最後的“絕對精神”還是回歸到上帝——將其絕對精神的榮耀歸於上帝。

是的,浮現在黃先生筆下的黑格爾,不過是一個已經找出人間的“絕對理念”,卻又將這一人間的“絕對理念”送回到上帝懷抱裏面去的一個“大螺旋”罷了。

除此之外,黃先生還特別針對黑格爾所說的“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哲學讕言,在書中毫無遮攔地批評道﹕黑格爾說:“凡是合乎理性的東西都是現實的,凡是現實的東西都是合乎理性的。”也就是說,凡是流行的,便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便是真理。黑格爾更認為有客觀思維、客觀思想,以此為其絕對精神打保鏢。我們說惡也是現實的東西,這現實是否合乎理性呢?但黑格爾否定惡合乎理性,看來黑格爾的辯證法也是不現實的。

然而,黃先生知道,真正張狂的,還是黑格爾的徒弟馬克思。

為此,黃先生在書中明確地批判說﹕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是費爾巴哈的唯物論和黑格爾的辯證法兩者揉合在一起的哲學。其哲學範疇基本是執形器物相而思辨,其所指涉的形而上理性思辨,也是關於物性之理;其思辨範疇歸屬於物質本體論(意識是物質的屬性)。因此其道德哲學是由物而推己及人,即以占有財富(物質)多少來作階級分析法,其人道是建立在物性與人互相作用的辯證上,由此引申出來的階級鬥爭有其必然性。一則他將黑格爾的絕對精神——上帝抹掉,講物質的無神論;二則無儒學那種講心性的形而上學天命道德觀,其所表現出來的就是弱肉強食、強者進取,弱者淘汰的物質發展觀。

于是,黃先生便抓住了馬克思主義的要害即“唯物辯證法”,予以了透徹的分析和批判。他睿智地指出﹕“馬克思的唯物辯證法哲學是形而下的,這一點我們從列寧拚命反對形而上學就可以明證。我們從形而下來看唯物辯證法,唯物辯證法的原形就畢露了:與其說牠是一門哲學,不如說牠是一門物理學更恰當,或叫做“條件反射學”。諸位若不信,請看:物質(物質條件)反射給意識,意識(意識又以物質為條件)再反射回物質。只要我們將“反射”一詞換成“決定”一詞,就是馬克思的唯物辯證法。”

如今還在馬列中國苦熬的中華學者們,要是能夠讀到這樣一段批判的言詞,怕不是要“大快人心”,甚至是要“大快朵頤”的。

此時,我們再來回首尼采對辯證法的批判,就會更加覺得他言之有理。尼采說﹕“辯證法只是一個黔騾技窮的權宜之計,在使用辯證法之前,一個人必須先強行獲得他的權力。”

尼采還批判說﹕“辯證法家手持一件無情的工具,他可以靠牠成為暴君,他用自己的勝利來出別人的丑。辯證法家聽任他的對手證明自己不是白痴,他使對手激怒,又使對手絕望。辯證法家扣留了他的對手的理智。”

黃先生的書證明了尼采對辯證法批判的準確,但他比尼采批判得更妥帖、更深刻、更哲學、也更富有“創造意識”。(待續)

(轉載自黃花崗雜誌社《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書)(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張騫他獨立、外向、不安定、四海為家,對事物具有哲學的見解,以及擁有雄心壯志的大格局,人生又經歷了各種不同的生活型態,加上他友善、親切、具有非常好的抽象觀念,這都吻合了中天射手的原型。尤其張騫所立下的豐功偉業,不僅在他生前、生後都光耀天下,這樣的格局很有可能是因為他星圖上太陽的落點,就在中天上。俗語說:「如日中天」,這話說的很妙,完全正確。
  • Tucci還談到他所從事的自然療法,「我們不僅傳授科學和技術學科,我們也傳遞一種生活哲學,我們試圖拯救和尋找真正的自我。」今晚的神韻演出令他頓開茅塞:「我確實認為對於我們生活在城市的人們,神韻重新使我們找到了做人的根本和生命的意義。神韻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內心深處,這時我忘卻了自我,我感到美的能量在傳輸,賓紛的色彩與精美的圖像使我又重新與我內心的真我連繫起來。」「的確,這場演出傳遞著一個偉大的和真正的精神力量!」
  • 本書是一部哲學專著。寫的是人,如何才能「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人生無論是心智還是行為,如何才能與自然達到「合一」。
  • 中國四川一名哲學碩士研究生在國外期間拜訪達賴喇嘛和異議人士,回國後被校方開除學籍。當事人認定校方是受國家保安部門壓力作出這一決定的。 (w2009-07-05-voa25.cfm)
  • 「是莊周夢見了蝴蝶,還是蝴蝶夢見了莊周?」這是古人問的哲學式問題。數千年後的今天,挾帶所有先進的科學理論和發明,我們繼續追問:「如果真實是一場夢,我是在誰的夢中?」
  • 洛克菲勒的座右銘是:不論遭遇怎樣的失敗與挫折,人要保持活力、永遠堅強、堅毅,這是我惟一能做的事情洛克菲勒。
  • 彭博的教育哲學的中心要點是學校規模變小、不停評估學校表現,並用高薪留住有才華的管理者。
  • 月9日,有關東北亞人權的世界學術研討會在韓國國會憲政紀念館召開,此研討會由亞洲哲學會主辦,旨在集全球正義力量敦促終止中國和北韓的集團虐殺罪行。
  • 黃鶴昇先生的「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在黃花崗雜誌連載之後,終於成書出版了。可是,作者卻為難起我來,因為他要我為本書寫一篇序。
  • 第一是提出了新理論和新概念,是完全走出了舊教條、舊框框的新理論、新概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