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族的神話傳說(一)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滿族歷史上也稱滿洲,現有人口9,821,180人(據1990年統計),主要分布在中國東北三省、北京、內蒙古、河北等省市自治區。滿族歷史源遠流長,先秦的肅慎,漢、三國的損婁,南北朝的匆吉,隋、唐的株朝,宋、元、明的女真,是滿族的先人。

滿族貴族曾在中國建立過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封建王朝一清王朝,統治中國近300年。1644年入關前,滿族主要活動在東北三省,入關後分散到全國各地。

滿族有語言文字。滿語屬阿爾泰語系滿一通古斯語族滿語支。1599年清太祖努爾哈赤命額爾德尼、噶蓋創制了滿文,1632年皇太極命達海改進滿文,使之完善。清代中後期,滿語滿文開始衰落,到清末通滿語的滿族人已經不多了。現在,除黑龍江省少量滿族能用滿語交流外,全國絕大多數滿族人早已轉用漢語了。

在漫漫歷史歲月中,滿族及其先人創造了瑰麗多彩的文化,民間文學的蘊藏極為豐富。滿族神話有開天闢地神話,有天神造人神話,有天神造物神話。有族源神話,有保護神神話等。

開天闢地神話

關於天地萬物的來源的神話屬於這一類。如《海倫格格補天》、《天神創世》、《白雲格格》等均屬於這類神話。《白雲格格》講述了天神的小女兒白雲格格,為拯救世間生靈,偷天上萬寶匣造土地的故事。白雲格格掌管天上的聚寶宮,發現天神放水淹沒了世間的田地,人獸鳥蟲等生靈失去生存的空間,在水面上苦苦掙扎,於是偷走了聚寶宮中的萬寶匣,撒到大地上。

從此大地就形成了山丘和平川。善良格格的勇敢的行動,觸怒了天神,派雪神凍死地上的花草,白雲格格無處藏身,最後白雲格格化成了一棵白楷樹。這個神話不僅解釋了大地山川的形成,而且塑造了一位寧死不屈的女神形象。

日月星辰的形成等自然現象的神話

解釋日月星辰的來源和風雨雷電等自然現象的神話,在滿族神話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如《天池》、《太陽和月亮的傳說》、《月亮阿沙》、《北極星》等都屬這類神話。《太陽和月亮的傳說》是關於太陽和月亮形成的神話。傳說剛有天地的時候,天上地下都是黑糊糊的,一片混沌。

天神的兩個女兒、煉出了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個小托裏(神鏡),並把光芒閃閃的小托裏拋向天空,於是天空中出現了無數的星星。姐妹倆又拿起天神煉出來的十個又紅又大的火燄托裏往地上照,天空馬上明亮了,地上的樹、人、動物看得清清楚楚。

十個火燄托裏好似十個太陽在天上轉,烤得地上的人和萬物受不了。聰明的人砍來大樹做弓,用椴樹裏皮和籐條做弦,用箭射下了八個火燄托裏,最後只剩下兩個。天神發怒了,把兩個女兒分開,叫她們永遠拿著托裏照射。姐姐成了「順」(太陽),妹妹成了「畢牙」(月亮)。

關於風雷雨雪等自然現象的神話,多散見於各種神話之中,很少有單獨講述它們的神話。比如在《白雲格格》和《天池》中,就出現了雷神、風神、雨神、雹神、雪神等自然現象之神。

(本文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很多民族都有神用土創造人類的神話傳說,例如漢族有女媧造人的說法,傣族也不例外,一樣流傳著神造人的傳說。今天就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
  • 當今中國,無神論充斥,人們把古代傳說、神話故事往往都說成是迷信、虛構。我以我家親人的親身經歷善告人們,許多神話傳說都是真實的。
  • 從風景圖片的宣傳中看宮崎,太平洋動人的海岸線和特殊地質景觀,是宮崎的形象畫面,的確,這種表現出南國熱情,海天一色誇張的湛藍魅力正是宮崎可以與其它縣市較量的特色。同時它特殊的自然景觀,結合上許多神話傳說,讓宮崎的觀光資源多了一項特殊性。
  • 在宮崎很容易看到一個森林般的小島被刮痕累累的石片環抱的海報,那就是青島,神社裡面主祭的神正是山幸彥、豐玉姬和鹽筒大神,鹽筒大神就是幫忙山幸彥造船去海中尋找釣魚鉤的神。
  • 如果你看過日本《上剛異言堂》這個節目,一定知道這位藝人-東東先生,曾經是搞笑藝人,當選知事後的一項重要政見就是推展觀光,他說自己是宮崎的推銷員,為了推展觀光,他也把自己的肖像權毫不吝嗇的讓業者使用,所以在宮崎縣內旅遊「東東先生」無所不在,不管是立牌、海報、糖果、水果、土特產,都可以看見咧嘴笑的東東縣長。
  • 引子:遠古時期的一場大洪水,淹沒了昆侖山下的大部分土地,只留下昆侖山上的少部份人類。大洪水退去後,留下來的人類在昆侖山脈一帶生息繁衍,最後遍及中原大地,留下中華神州的文明和諸多神話傳說。
  • 耶穌在加利利參加伽那家的婚禮,是一個充滿歡樂氣氛的故事,一直為畫家們所樂於描繪。
  • 文人筆下的鮫綃,難道只是藉以聊表思念嗎?然而在一些古文記載中,鮫綃似乎並非傳說,在大唐皇宮就有這麼一件稀世罕見的珍寶呢。
  • 一代名將大英雄岳飛在杭州大理寺風波亭內被奸賊秦檜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其長子岳雲和部將張憲也同時遇害。岳飛蒙難後,家屬慘遭株連,沒收財產,並全部流放到廣東惠州,不得自由,受盡凌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