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15)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張元吃飽睡足後,又像一個惡魔一樣獰笑著來了,他帶著變態的微笑走進秋蓮的監室,對著秋蓮仔細端詳,像是在審視自己的勞動成果。那時美麗飄逸的秋蓮只能無比痛苦地躺在床上,四肢也不會動了,腫脹的頭和臉是無法言喻的可怕,張元滿意了,看來這效果恰恰是他想要的。張元看到愛美的秋蓮要把自己的臉藏在被子裡,就忽的一下掀開她的被子,嘖嘖地感歎著說:「啊,真是一個蓬頭鬼,真是漂亮!」說著,他竟然拿出手機來,對著秋蓮卡卡的拍起照來,他一邊不停地拍著,一邊對自己的成果讚不絕口。秋蓮表示著自己的抗議,但是她受了重傷,無法對張元的施虐起來反抗,她的每一點輕微的移動都會引起鑽心的疼痛。

終於張元拍夠了,走了,秋蓮以為對自己的侮辱和戲弄總算完了。可是張元意猶未盡,他回到自己的宿舍欣賞了一會兒,覺得還是拍得不夠多,自己可不能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於是他又轉回頭,再一次來到秋蓮的床前。「這個蓬頭鬼的形象太好了,再拍一些,拍完我就給你上網,讓大家都能欣賞到!」於是他又掀開秋蓮的被子,在秋蓮毫無反抗能力的情況下,硬給她擺出一些姿勢來,幾次三番不停地拍照。不知他拍了多少照片,也不知道他把照片放到什麼網站,反正那一天的虐待給那個虐待狂帶來了好大的滿足。

就是這樣一個人,竟然在公安隊伍中一路順當地高昇到公安大隊長。張元是地道的無神論者,他什麼也不怕,什麼也不在乎。這麼多年來他利用其公安大隊長的頭銜,到底做過多少缺德事,得到過多少錢財和變態地滿足怕是無法統計的。他知道,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是沒有任何權利的,折磨死也沒有責任,所以才敢這麼肆無忌憚。不知道他把秋蓮的照片藏在哪裡,如果他真敢公開,那就是他迫害大法弟子的鐵證。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邪惡警察如此殘酷地虐待,雖然作為法輪功學員,我們無怨無悔,但是天理昭昭,人世間誰做了什麼事都會秋毫不錯地記錄在案,誰也別想逃脫。

古語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張元一日復一日地作惡,本以為可以無事,沒想到那報應竟也悄悄地來了。大法無疆界,哪一個行業裡沒有大法弟子? 哪一片地方不是大法造就的?哪一個人心中沒有佛性?老實說,只要心中還留存一絲善念的人,怎麼能容忍這這樣的畜生橫行?有一天,趕巧市裡公安系統有人下來視察,見到躺在床上被打得不成人樣的秋蓮,問是怎麼回事。秋蓮便告訴他,這是張元的傑作。那個人也震怒於張元明目張膽的野蠻,認為這樣為自己一時之樂而拍照打人是往「和諧」的臉上抹黑,他回去作了匯報,不知道是官場暗鬥,還是其他原因,不管怎麼樣,反正那個不可一世的張元很快就被趕回老家養老去了。

張元被強制告老還鄉,丟了「金飯碗」,心裡非常鬱悶,他在走之前經常念叨著:「我這幾年真可以說為共產黨立下了汗馬功勞,怎麼可以這樣待我?」他幾年來在這樣一個位子上吃香的喝辣的,他的殘暴邪惡的專長也在行業得到了充分的施展,他還能做什麼別的事呢?從來不在人前低頭的他不得不委曲求全的找了幾個人為他說情,說自己可以改正云云。但是,天理昭彰,欠了人家的就得還,這可不是一改就可以了之的。殺人犯就是改了也是要為自己的惡行承擔責任的,也得受懲罰,人不治天治,這叫天法不容。這就是說宇宙最低的層次——人的層次也決不會成為壞人行兇的樂園,那些不相信天理、還在繼續作惡的人可以拭目以待。

秋蓮的美是沒有人能夠毀傷的,不過幾天,她就回復舊貌,像水蔥似的舒展了。她的無暇聖潔的美不斷的衝擊著一些警察的眼球,這些所謂「人民的保衛者」經常偷窺騷擾她。有一惡警曰黃某的,就經常偷窺她,搞得她總是神經緊張。一天黃某走到她的床前,仔細端詳她,還陰陽怪氣地言語騷擾她,秋蓮找到了黃某的上司投訴,那上司也陰笑著說,「就讓他說唄,我們可沒辦法。」秋蓮告訴母親,「警察耍流氓是被允許的,在他們中告誰也沒用。因為他們整個就是一群流氓,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罷了。」那黃某知道秋蓮告了他,就更加瘋狂,經常在手機上錄了黃帶,舉到秋蓮眼前說,「你看,你看,多好看!」 秋蓮忍無可忍,每次大聲斥責他,並嚴肅的要求他說,「你雖然是個警察,但也是個男人,不能偷偷進來女人的房間,這是一個人起碼的道德,你是不是人啊?」但那壞東西卻一如既往,直到有一天,黃某被調走了,而隨之我的母親一行三人被關進那個破房子,對秋蓮的騷擾總算告一段落。

什麼樣的人群中也有好人,在洗腦班的警察中也有比較有良心的,他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給了難中的大法弟子一些照顧,母親也在一些篇章中有所提及,就像那個受秋蓮之托幫母親買日用品的曹江。秋蓮的遭遇慢慢地也引起了一些警察的同情,其中就有一個叫曹江的,他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也能夠幫助秋蓮,所以當秋蓮看到母親也被關進來,並且身無長物時,她就拖曹江替母親買了一些日用品。但曹江的表面看起來也是兇惡得令人難以接近,所以人不知道他哪一面才是真的,共產黨的天下,想要瞭解一個有職有權的警察,那還真是不容易的。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