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中:當我們談論新疆

劍中

人氣 2
標籤: ,

【大紀元7月22日訊】「7.5」事件之後,新疆迅速成為熱點話題。一些學者在追溯族群衝突的歷史,梳理新疆問題脈絡的過程中,忽略了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在中國這片土地上,族群、宗教從來不是紛爭的禍水,對宗教、族群勢力可能削弱權力的恐懼,以及利用宗教、族群強化獨裁統治、爭權奪利,才是戰爭、動亂的根源。

中國大陸自1949年淪陷,社會最主要的矛盾就是官民衝突。美國、瑞士等多民族國家的歷史證明,一旦權力受到有效制約,實行民主政治,切實保障人權,族群衝突即迎刃而解。

不解決人權、制度問題,中國分裂、獨立成56個民族國家,民眾照樣還是沒有選票的「屁民」,只是換了個奴隸主;維族、藏族、漢族都由具體的人所組成,在人權、法治的範圍內討論民族、宗教的問題才有何實際意義。

可以肯定的是,中共一日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民眾的冤屈沒有釋放的管道,整個大陸就是危機四伏的火藥桶,隨時可能導致類似烏魯木齊、石首、甕安的暴動。具有社會減壓閥、瀉洪閘功能的媒體和民間組織一直受到當局的嚴格管制和打壓,源於「穩定壓倒一切」的政策——

1966年5月,為在權力鬥爭中佔據上風,報「七千人大會」的一箭之仇,毛澤東利用民眾對中共建政17年來的不滿,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在知識精英遭受迫害的同時,大批中共官僚也吃夠了群眾運動的苦頭。

1989年2月26日,在文革中飽受衝擊的鄧小平說:「中國的問題,壓倒一切的是需要穩定。沒有穩定的環境,什麼都搞不成,已經取得的成果也會失掉。」1990年12月24日,鄧再次強調:「我不止一次講過,穩定壓倒一切,人民民主專政不能丟。」

自此,民主導致動亂、「穩定壓倒一切」成為中共拒絕民主的心理定式,江澤民、胡錦濤均樂此不疲,將其作為大政方針的前提,和地方官員績效考察的重要指標。

然而,當局的統計數字顯示:1993年大陸發生社會群體性事件0.87萬起,2005年上升為8.7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並一直保持上升勢頭。死傷人數上千的新疆「7.5」事件,扯下了和諧社會最後一塊遮羞布,將官民衝突之外的族群衝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近30年來,當局對維族遊行示威、宗教信仰、言論自由、組黨結社等政治權利的壓制和剝奪,與對待漢族、藏族一樣,並無本質上的區別。一味高壓必然招致強烈反彈,中共強硬派因此有了更加強硬的藉口和理由,形成惡性循環。

中共調動數萬大軍進入烏魯木齊,能拿來鎮壓民眾的幾乎都沒閒著,包括裝甲車和精銳的特警部隊。漢人的軍隊維護漢人,是維族的直覺,也埋下了日後更大動盪的種子。

當我們談論新疆,切莫忘記:當前的社會管治危機,瀰漫於民間的仇富、仇官情緒,以及族群矛盾和衝突,歸根結底,都是制度安排和設計嚴重滯後於經濟發展;維穩成為中共高層的緊箍咒,不願、不敢進行政治改革;地方當局亦借此肆無忌憚地倒行逆施、貪贓枉法,一旦激發民變就血腥鎮壓。

山西黑磚窯、正龍拍虎、楊佳襲警、毒奶粉、俯臥撐、躲貓貓、處女賣淫案、鄧玉嬌刺官案、成都奪命公交車、韶關事件,相關調查無不是在維穩的名義下,暗箱操作、敷衍了事,公檢法等強力機關及鑑定機構毫無公信力可言,民心喪盡。車燒、樓倒、橋塌、暴動、族群衝突,有數百萬武裝到牙齒的「鋼鐵長城」頂著,舞照跳、馬照跑,權貴我自巍然不動。

穩定壓倒了自由、人權、民主、法治、公平和正義,究其實質,是黨天下壓倒一切,一黨專政壓倒一切。為了穩定,公然進行六四大屠殺,嚴格管制漢、藏、維的和平示威,非法綁架、監禁、迫害訪民和異議人士,打壓民間團體、媒體和網絡,無聲的大陸呼之慾出。

壓倒自由、人權、民主、法治的穩定,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謊言。沒有新聞自由、選票政治,權力不受制約,貪贓枉法橫行,國家和社會怎麼可能穩定得起來?漢源、大竹、甕安、隴南、石首、烏魯木齊等地發生的暴動,在在表明:多少罪惡假維穩以行,民眾的被拋棄感、被剝奪感、不公平感日益加重,民怨沸騰,在和平示威被嚴厲鎮壓、無法獲得公正的司法救濟的情況下,「屁民」唯一的出路就是以暴抗暴,結果往往是玉石俱焚,由平民飽嘗政改滯後的惡果。

有一種似是而非的理論:獨裁節約了成本,提高了效率。事實上,中共2009年軍費預算高達4806.86億元,公安、情治等維穩成本亦居高不下。

鄧玉嬌「有罪」能夠「免罰」,石首非正常死亡者被認定「自殺」,居然獲得政府8萬元的巨額補償,當局顯然是在花錢買穩定:經濟方面的個別訴求可以商量,政治方面寸步不讓。同時,這也在強烈地暗示民眾:會哭的孩子有奶吃,要想獲得公正或部分公正的處理結果,只有把事情鬧大,大到中南海都能聽見,越大越好。

在當局眼裡,只要能夠確保一潭死水的穩定,不對獨裁統治構成直接威脅,權力尋租、黑白通吃盡可包容,民眾抗議儘管鎮壓,激發民變亦有充足鷹犬可以調動。這種體制性腐敗,不是懲治幾個貪官、出台一些應急措施就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的。

倘若中共一再錯過政治改革的良機,無數的小危機釀成大面積的社會危機,民情激憤,獲得軍警的普遍響應和同情,力量對比發生變化,民眾怎麼可能給你改頭換面的機會?暗流洶湧、民怨沸騰的中國大陸,一旦爆發革命,等待中共權貴的將是比文革和法國大革命還要酷烈百倍的大清算。

物極必反,絕對的穩定,必然導致管制手段的非理性化。真正的穩定只能是相對的和動態的,與大禹治水宜疏不宜堵是同樣的道理。中共把持全社會一切要害部門,民眾的冤屈無法通過媒體獲得社會關注,對司法體系感到絕望,憤怒和不滿日積月累,一丁點火星都可能點燃衝天的怒火。

──轉自《自由聖火》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魏京生:中共如何利用烏魯木齊事件?
對比新聞:新疆是自治區嗎?
當局切斷南北疆聯繫 首次承認大學生7.5遊行
外電﹕新疆抗暴 社會公平及經濟問題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新聞看點】川普連環反擊 習近平稱備戰打仗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