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中劍:深思錄(四)中共VS納粹(下)

存中劍

人氣 29
標籤:

【大紀元7月22日訊】中共邪黨在六四大屠殺之後所鼓吹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從字面上看是國家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結合,與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納粹主義)是表兄弟。然而事實上由於中共自始至終是一個背叛民族、出賣國家的黃俄黨,這就決定了它不可能來真的國家主義(民族主義)。中共黃俄黨所搞的那一套只能是假愛國主義、偽民族主義。對此,前文已經作了詳細的介紹。

上篇是從民族和國家的角度來比較中共和納粹之間的天壤之別。而本篇則從另外一個角度,從社會的角度來比較中共和納粹的差異,比較前者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和後者的國家社會主義對社會和民眾所帶來的不同後果。

1933年希特勒剛上台時,德國經濟幾乎陷於停頓狀態,失業人數高達600萬,如果加上400萬臨時工,算上家屬,德國6600萬人口中,幾乎一半在飢餓和貧困線上掙扎。而且法國還佔領著薩爾州,並企圖用培植當地分裂勢力和親法分子的做法,通過全民公決,把這個州正式吞併掉。只要德國的經濟形勢不好轉,法國人的這個陰謀就隨時可能得逞。這些難題都困擾著魏瑪共和國的新任總理希特勒

1933年2月1日,也就是希特勒就任總理後的第三天,他在廣播電台發表了《告德意志國民書》,聲稱政府要「拯救德意志的農民,維持給養和生存基礎!拯救德意志的工人,向失業展開一場大規模的全面進攻!」 希特勒承諾「讓德國每一戶人家的餐桌上有牛排與麵包」。

在上任後的前四年裡,希特勒一直把主要精力放在內政建設方面。誰也不能否認,他的政府在經濟方面表現得實在出色:1933、1934、1935,僅僅三年,希特勒就把德國-這個之前全世界赤字和失業率最高的、實際上已經破產的國家改造成了世界名列前茅的經濟強國,而且這完全不是靠外國投資和援助取得的。

通過納粹當局的努力,到1938年德國失業率僅1.3%,而同時美國失業率為1.89%,英國為8.1%,比利時為8.7%,荷蘭為9.9%。用納粹黨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創造了 「消滅失業的經濟奇蹟」。

反觀中國,自1949年中共黃俄黨把蘇俄的那一套社會主義強加給中國人,長達三十年的時間裏中國人民非但沒有體驗到社會主義給我們所帶的安樂與富足,反而被形形色色的「社會主義運動」折騰得一窮二白,餓得面黃肌瘦。在和平時期居然能活活餓死四千多萬人,這在整個人類歷史上都是空前絕後的,這種「奇蹟」也只有中共黃俄黨才能創造出來。

當然,後三十年有了鄧笑貧的「改革開放」。如果光看GDP數字,光看北京、上海、深圳這些大城市的高樓林立,燈紅酒綠,那麼這也能算「經濟奇蹟」 吧。這三十年間的事實證明,只要給唯利是圖的國際資本開出足夠優惠的「政策」,只要把勞工收入和社會福利有效壓制在一個很低的水平,只要不惜嚴重污染生態環境,只要犧牲整整一代中國少女的青春,就會有大量的外國資本來投資,就會建起成群的「血汗工廠」,就能創造大量的就業機會,就能實現亮麗的GDP增長,就能創造「中國式奇蹟」。

以上這些「寶貴」的致富經驗就是「中國特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然而當年的希特勒一樣都沒有用。在那麼困難的條件下,納粹德國一沒有依賴外國資本,二沒有犧牲勞工的工資水平和社會福利,三沒有犧牲生態環境,四沒有犧牲一代德國少女的青春,就是依靠德國人民的勤勞和智慧創造了歷史上罕見的經濟奇蹟。

在競選的時候,希特勒承諾減少貧富差距,實現共同富裕。在他上台以後,希特勒兌現了他競選時的諾言,為德國人民實現了共同富裕——不是讓少數人率先富起來,而是讓廣大工薪階層和管理階層一起富起來。當時工資上漲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於管理階層不久就找不到什麼東西,是他們買得起,而工人們買不起的了。

在著力解決就業問題的同時,納粹德國也高度重視社會福利政策。希特勒在1930年就說過:「用警察、機關鎗和橡皮棒,不能持久地單獨維持統治。」 這不僅是他的思想,也是他的實踐。希特勒上台後大力推行社會保險制度,增加和提高國民的社會福利,擴大了職工的有薪休假制度,勞動陣線在療養勝地魯根島等地,修建了一批療養院和旅館,建造「力量來自歡樂」旅遊船。僅1937年1年內,全德約有1000萬人參加「力量來自歡樂」的休假旅遊,一時間納粹報刊、電台和電影廣為宣傳「過去只有資產階級才能享受的休假旅遊,現在對德國的工人也成為可能」。德國還通過勞動美化活動來改善工人的勞動條件和勞動環境。 1938年夏天,希特勒甚至聲稱,德國要實現「每個德意志職工擁有一輛小汽車」。他並非是在玩「吹牛政治」,就經濟發展而言,從1932年到1937年,國民生產增長了102%,國民收入也增加了一倍。納粹創造了德國經濟復甦的奇蹟。

國力的迅猛增強,大大提升了德國人民的民族自尊心、自豪感和歸屬理念。1935年 1月13日,薩爾州舉行了未來歸屬問題的全民公決,結果以 90.8% 的高票率,決定回歸德國。同年,柏林獲得了1936年奧運會的舉辦權。當年納粹治理德國的成就是如此令人矚目,以至於希特勒信心十足地宣稱:「在以後至少一千年中,德國將不會再爆發什麼革命了!」

戰後有人這樣評價希特勒:「元首在1938年之前是偉人,1938—1940年之間是暴君, 1940之後則是個徹底的瘋子。

反觀中共黃俄黨,在最近的三十年中也確實「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了」。然而先富起來的究竟是些什麼人?是鄧樸方,是陳元,是王軍,是江綿恆,是李小鵬,是朱雲來,是曾偉,是胡海峰,是溫雲松……是他們自己的親朋好友,子子孫孫。據中國官方研究機構的調查報告披露:中國的億萬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幹子女,其中僅兩千九百多名高幹子女就驚人地擁有兩萬多億資產,平均每人6.7億元。在金融、外貿、國土開發、大型工程、證券5大黃金領域中,擔任主要職務的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都是中共八旗子弟。

一位在中國居住了20多年的美國官員,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的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那麼大約500 個特權家庭的問題。這500個家庭,加上他們的兒孫、親友及身邊工作人員,構成了約5000人的核心體系。他們之間還存在著普遍的通婚聯姻的關係。他們壟斷權力、形成利益集團,竭力維護現狀,並製造了「一旦民主,就會天下大亂」的謊言;十幾億中國人民,都成了這個小集團的人質。

大家知道希特勒有一個著名的「生存空間」的提法,這是他發動戰爭的主要理由。希特勒把德意志民族視為一個生命體,他認為:作為一個為世界文明作出巨大貢獻的優秀民族,德意志民族所擁有的生存空間太小了,就快要窒息了。德意志民族要想繼續生存和發展就必須向外拓展生存空間。作為一個極端的民族主義者,為了拓展本民族的生存空間,希特勒悍然發動了世界大戰。

反觀中共黃俄黨,篡國之後,中共黃俄政權先後向俄國割讓了二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大大縮減了中華民族的生存空間。這還不算,中共權貴自篡國之後就對內發起了一場殘酷的掠奪戰爭,大肆侵奪中國人民的生存空間。

在黃俄暴政的前三十年,中共權貴先是以「社會主義改造」、「土改」等為名打著社會主義的旗號公然搶劫民間的私有資產,把土地、工廠、商店、銀行、私人住宅乃至森林、草原、礦藏等一切社會資源和自然資源佔為己有,美其名曰「國有化」,好像一切都是為了國家利益似的。然而在暴政的後三十年間,中共權貴又反其道而行之,打著「改革開放」的旗號大肆侵吞國有資產,中飽私囊,美其名曰「改制」。就這麼一來一去,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中共權貴就輕而易舉地讓自己「先富起來」了,用江賊民的話說就是「悶聲大發財」。被中共吹得神乎其神的「改革開放」其實質就是搞權貴資本主義化。今天的中國根本就不是什麼「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是有中國特色的權貴資本主義。

希特勒認為,國家社會主義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使資本為民族所用,而不是讓國際猶太集團的資本操縱著民族。唯有民族的偉大,自由與發展,才能使資本對國家,也就是整個民族作出貢獻。而這可以說是國家社會主義的誕生。

可是中共權貴集團則反其道而行之,他們學習吳三桂,與時俱進,打開國門,使勁向國際資本集團、金融寡頭們拋媚眼,獻上廉價的土地和勞動力,提供優惠的稅收和融資政策,犧牲中國的生態環境,甚至不惜犧牲整整一代中國少女的青春,總之就是要「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擅長弄權的中南海和精通「煉金」的華爾街在過去的二十年裡密切配合,形成了黑白雙塔格局。這種格局的關鍵在於由國際資本集團提供資金、技術和管理,由中國提供廉價的土地和勞動力,以犧牲美國人的工作、中國人的利潤、福利、健康和生態環境為代價最大限度地搾取「剩餘價值」,實現黑白雙塔的雙贏。而這種雙贏正是以中美兩國人民的雙輸為代價的。這種雙贏所造成的中國長期生產過剩、美國長期消費過度的畸形一體化也正是導致當前這場全球性經濟危機的罪魁禍首。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共權貴與國際資本集團雙贏的代價事實上還包括了當前這場二戰以來最嚴重的全球經濟危機。為了維護這種雙贏的格局,中共權貴集團與國際資本集團互為對方利益的代理人。中共權貴集團是國際資本集團在中國的經濟利益的代理人,而國際資本集團則是中共權貴集團在西方政治利益的代理人。

為這一雙塔格局掃清障礙,奠定基礎的兩個關鍵人物分別是前美國總統克林頓以及前中共黃俄黨「核心」江賊民。作為對江賊民的投桃報李,國際資本集團中的一名代表性人物欣然為江賊民寫了一本極盡肉麻吹捧之能事的傳記《他改變了中國》。的確,要不是他改變了中國,中國能有那麼多農民背井離鄉外出打工嗎?能為國際資本集團提供那麼多廉價的勞動力嗎?能有這麼多中國人買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學嗎?整個中國的經濟能夠被牢牢地釘在世界產業鏈的最低端嗎?能夠為國際資本集團提供那麼大的利潤空間嗎?

在這場 「雙贏」的共舞中,中共權貴與國際資本集團裡應外合,狼狽為奸,利用前者手中不受任何約束的權力與後者帳戶裡不受有效監管的資本共同對中國人民,對中華民族發動了一場空前殘酷的「絞殺戰」。這完全是一場「不對稱」的戰爭。發動戰爭的一方掌握了中國所有的國家機器、宣傳機器、自然資源、立法與政策工具以及源源不斷的境外資金,有計劃、有組織、有預謀地對中國人民不宣而戰。而後者非但手無寸鐵,沒有任何一種有效的方式可以保護自己——法律和政策的解釋權都在敵人手裡,而且為數眾多的中國人對這場殘酷的「三十年戰爭」毫不知情。工作失去了,股票套牢了,物價上漲了,存款縮水了,土地被搶走了,住房被拆毀了,老人看不起病了,孩子上不起學了,直到自己已經被打敗了,他們還沒反應過來,還在指望「黨和政府」。嚴格地說,這不是一場戰爭,而是一場慘烈的大屠殺。這場大屠殺的受害者中,許多人到死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死的,到死都還在相信「黨和政府」,到死都不覺悟正是這萬惡的共產黨和中共獨裁政權才是這一切罪惡和苦難的根源。

當然中共權貴集團在這場骯髒血腥的內戰中獲取了空前輝煌的戰果。僅就2006年中共自己的調查報告所披露的內容看,中共官僚特權階層的年收入是當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25倍,是當地農民年均收入的25~85倍。2006年世界銀行報告稱,中國 0.4% 的人口掌握了70%的財富,美國是5% 的人口掌握60%的財富,中國的財富集中度世界第一,成為世界兩極分化最嚴重的國家。注意,這還是2006年的數據。中共權貴集團貪得無厭的本性注定了他們這幾年裡對中國人民的掠奪只會變本加厲。時至今日,這0.4%的人所掌握的財富已經遠遠不止70%了。

現在的中國,一切都是用金錢來衡量的,就連官位都是明碼標價來買賣的。0.4%的人掌握了70%以上的財富,這是一個什麼概念?這就意味著這 0.4%的人佔據了中國 70%以上的生存空間,這同時意味著另外99.6%的中國人只能在不到30%的空間裡互相競爭,這種競爭能不激烈嗎?能不殘酷嗎?大家都能感受到當今中國社會的競爭有多麼激勵,多麼殘酷,可是很少有人知道真相。當今中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競爭之所以如此的激烈,如此的殘酷,其根本原因就是99.6%的中國人只能在不到30% 的生存空間中互相爭奪屬於自己的那一份,而且總體上這30%的生存空間還在不斷減少,因為中共權貴對人民的這場 「獵殺」還在繼續著。

用一個形象的比喻,就是當今中國社會是一輛載客1000人的雙層列車,上層佔了整個列車70%以上的空間,可是只坐了四個權貴,下層不到30%的空間卻密密麻麻地擠滿了996個乘客。在這種極端惡劣的條件下,下層的口角、爭執甚至打架是免不了的。其實,只要給社會下層每個人多一點生存空間,人與人之間的競爭就不會這麼激烈,這麼殘酷了,中國社會自然就和諧了。可是,上層的中共權貴卻是古往今來最極品的人渣,他們雖然口口聲聲要「構建和諧社會」,可是實際上非但自己不肯多讓出一點空間來給下層,而且還在變本加厲地侵佔下層那本來就已非常可憐的一點點生存空間。

為了防止出現他們所謂的「動亂」,也就是下層的996個乘客一起衝上來把他們這4個人渣扔下車去,他們就不斷製造下層乘客之間的對立,挑動群眾斗群眾。漢人因為生性比較懦弱謹慎,最多也就口角幾句,打不起來,人渣們就耍陰謀挑起漢族與少數民族之間的流血衝突,製造民族對立,唯恐天下不亂。社會下層越是互相之間打得頭破血流,上層的中共人渣們就越可以高枕無憂。

我所說的社會下層就是佔人口99.6%的中國人,這裡同樣包括現役軍人和武警。你們當中有多少人屬於那0.4%?別忘了你們同樣處於中國社會的下層。中國現在已經出現了非常明顯的權貴世襲化,只要這種權貴資本主義的現狀不改變,你們的孩子、孫子也同樣翻不了身,而且形勢只會越來越惡化。99.6% 的中國人所僅有的那點生存空間還在被中共權貴不斷侵奪,不斷縮小,你說這個社會怎麼穩定?怎麼和諧?只會越來越動盪。

別看中共權貴們當面對你們這些現役軍人、武警如何花言巧語,實際上在他們眼裡,你們就是一群替他們看門的狗。現在要用你們,扔給你們幾塊吃剩下的骨頭,外加一堆動聽的承諾。等你們一退役,馬上把你們一腳踢開。你們不妨看一看,現在有這麼多退役軍官、退伍軍人在上訪,中共邪黨是怎麼對待他們的?有槍不用,過期作廢。那些退役軍官、退伍軍人的今天,就是你們這些現役軍人的明天。

這三十年來,中共邪黨一直在所謂的「與時俱進」,隨著「城頭變幻大王旗」,中共也從笑貧黨、賊民黨「俱進」到現在的緊套黨。胡緊套一上台就恬不知恥地宣稱:「管理意識形態,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鮮。」於是河蟹大舉掃蕩,草泥馬揭竿而起。

人類的文明之所以有別於動物世界,是因為人類除了物質文明之外還需要精神文明,除了物質的生存空間之外還需要精神的生存空間。社會的言論和思想自由就屬於人類的精神生存空間。而中共黃俄黨對於意識形態的所謂「管理」,其實就是對中國人的精神生存空間的嚴重侵犯,所以說中共就是一個反人類、反社會的邪黨。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面對河蟹的胡作非為,草泥馬的揭竿而起是中國人最自然,也是最正常的反應。

十年前的法輪功學員「四‧二五」萬人和平大上訪,同樣是中國人面對精神層面的打壓最自然,也是最正常的反應。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大法,按照真善忍為修煉標準,是修善的、和平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自願的、免費的。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對個人來說,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和平,而且能開啟智慧,逐漸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對社會來說,修煉法輪功能增加社會的穩定、包容與祥和,提高人們的整體精神生活質量。對任何人、任何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然而隨著修煉人數的不斷增加,以 「真善忍」為宗旨的法輪功越來越受到依靠「假惡鬥」來統治中國的中共邪黨的嫉恨。

起初,為了達到從內部滲透法輪功、控制法輪功為共產黨所用的目地,中共假惺惺地提出要大力支持法輪功的發展,條件則是要在法輪功修煉者中建立黨支部。眾所周知,共產黨是無神論,否認一切神佛的存在,將一切對神佛的信仰誣蔑為精神鴉片,也視「因果輪報」視為封建迷信。而法輪大法則是純正的佛家修煉大法,純潔的精神信仰怎麼能夠讓低下的無神論來玷污呢?純正的佛家大法修煉怎麼能夠讓一個邪惡的流氓黨來控制呢?所以法輪功創始人理所當然地予以拒絕。

看到不能像操縱官方宗教團體一樣從內部控制法輪功,中共邪黨就露出了它猙獰的本來面目,從私下跟蹤、竊聽、抄家、搶書、騷擾煉功到指使宣傳機器公開造謠誣蔑,再到動用警察大肆毆打、抓捕天津的法輪功學員,這一切都是對人權的嚴重侵犯,是對信仰自由的粗暴踐踏。

在這種情況下,1999年4月25日,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去北京上訪,整個上訪過程和平理智、秩序井然,這是當年眾多的北京市民所有目共睹的。受中共邪黨造謠宣傳的影響,有些中國人至今還不能明白,說去了中南海如何如何。這些法輪功學員,他們所維護的難道僅僅是他們自己的信仰嗎?他們所爭取的難道僅僅是他們自己的自由嗎?自從六四大屠殺之後,中國社會一直被紅色恐怖所籠罩。邪黨肆無忌憚地侵犯老百姓的人權,侵奪中國人民的生存空間。在這種恐怖的氣氛中,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出於守護真理的堅定信念,勇敢地走出來,以他們的善良、和平與理性為中國開了一條通過和平請願解決民眾與政府間爭端的先河,同時也在為中國人民爭取更多的精神生存空間。這一大善大勇的壯舉,不正是值得所有中國人去尊敬,去珍惜的嗎?

反觀中共邪黨事後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與邪惡打壓,難道邪黨極力迫害和打壓的僅僅是法輪功嗎?不是的。邪黨真正要迫害的是那些敢於挺身而出維護民權的群眾;邪黨真正要打壓的是中國人民精神上的生存空間。因為邪黨非常清楚,一個民族物質上的生存空間與其精神上的生存空間是成正比的。在不斷侵奪中國人民物質生存空間的同時,如果不能有效打壓中國人民的精神生存空間,那麼這種不斷擠壓人民物質生存空間的暴政勢必會導致人民精神上的覺醒,並最終從中共權貴那裏奪回本該屬於自己的物質生存空間。

十年前的法輪功學員「四‧二五」萬人和平大上訪讓中共邪黨看到了中國人民的精神正在覺醒。為此,做賊心虛的人渣驚恐萬分。邪黨之所以舉傾國之力對善良和平的法輪功學員栽贓陷害、大打出手,其根本目地就是要打壓人民的精神生存空間,妄圖將中國人民的精神覺醒扼殺在萌芽狀態。

十年前,江賊民為迫害法輪功提出「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式的迫害政策。前聯合國酷刑專員曼弗萊德‧諾瓦克說,在中國所有公佈的迫害案例有三分之二是對法輪功的迫害。勞教所的關押者中有至少一半是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聯合國酷刑報告中稱:「對法輪功學員逮捕、酷刑、性侵犯、死亡和不公判決的報告反映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蓄意的、由來已久的政策。」

正是基於這種蓄意的、持久的迫害政策,自迫害開始以來已有三千二百九十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十萬人,數以萬計的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酷刑和經濟敲詐。

在群體滅絕的政策驅使下,還上演著「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加拿大前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另一位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調查獲取五十二種不同的證據後確認,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期間,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大規模反人類犯罪一直在發生。

納粹黨也曾對猶太人實施群體滅絕政策,其目地是為了搞種族清洗,通過消滅異族來擴張本民族的生存空間,這是一種令人髮指的殘暴罪行,是絕對不能饒恕的!而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群體滅絕則是在本民族內實施的罪行,是為了打壓人民的生存空間,擴張中共權貴集團的生存空間而實施的,尤其還包括大規模活摘人體器官牟取暴利,是比當年的納粹更兇殘,更卑鄙,更無恥的滅絕人性的獸行,是人神共憤,天地不容的滔天大罪!

「一黨獨裁,遍地是災。」邪黨的倒行逆施招致天怒人怨,近年來各種天災人禍層出不窮。中共不知反省,反而變本加厲地侵奪中國人民的生存空間。權貴資本主義就像一條勒在中國人民脖子上的絞索,隨著中共權貴無休止的貪婪和兇殘而越勒越緊,我們整個民族已經快要窒息了!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都被迫發出最後的吼聲。起來!起來!起來!」

在邪惡的暴政面前,在民族危亡的關頭,沉默絕不是金。對於我們這個出奇沉默的民族,魯迅早就留下一句預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幸好中華民族還有那麼一群不甘於沉默的人。面對中共邪黨空前的殘酷迫害,廣大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沒有向邪惡低頭。法輪功並沒有在殘酷的迫害中倒下,相反,全球範圍的講真相運動讓法輪功傳遍世界,目前,法輪大法已經洪傳到一百一十四個國家。

在過去十年中,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地向各國、各級政府、非政府組織講真相,向各國媒體講真相,讓國際社會明白了迫害的實質,瞭解了法輪功。在過去十年中,法輪功學員克服種種困難,通過網絡、電話以及遍佈全球的、自己創辦媒體(包括報紙、電台、電視台、網站等),深入細緻、堅持不懈向包括中國大陸民眾在內的各國民眾講真相,清除了謊言的毒害,讓人們在正邪善惡之間做出明智的選擇。

神州長夜似無間,百年紅魔舞翩躚。在這長達十年的漫漫長夜中,在這充滿殺機的無邊黑暗中,廣大法輪功修煉者憑藉心中的正信,以真相的光明破除著邪惡的黑暗,他們以正義、勇氣、乃至自己的生命守護著真理,守護著社會的道德底線,也守護著中國人精神上的生存空間。他們是這個民族真正的脊樑!

為瞭解體邪黨,結束迫害,法輪功學員不僅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列文章,深入系統地將中共的罪惡史和本性曝光於世,讓世人認清邪黨的罪惡,而且還發起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運動,為和平解體中共,實現中國社會的順利轉型開創了歷史條件,其意義完全不亞於美國革命之前的「大覺醒運動」。時至今日,已經有超過五千七百萬的中國民眾公開發表聲明三退,徹底否定並拋棄中共邪黨,與這個惡貫滿盈的犯罪集團一刀兩斷。這種人民的大規模覺醒正在使中國發生著巨大、深刻、決定性的變化。

三退,已經成為一股浩浩蕩蕩的歷史洪流,它將蕩盡一切污濁與邪惡,為中華民族開闢出一個美好的新天地。

三退,不僅僅是一種表態,它是一種選擇,更是作為一名中華兒女對我們自己,對我們這個偉大的民族,對我們的子孫後代,也是對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祖國的一份道義上的責任。

選擇三退,就是選擇正義和希望。

2009年7月21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漫談「中和」(下)
存中劍 : 偶思錄(三)
存中劍 : 三退革命光復中國(上)
存中劍 : 三退革命光復中國(中)
最熱視頻
【天亮時分】李克強班底70%被清洗
【新聞看點】侵台時間定?傳習給王滬寧新任務
【財商天下】抖音股權變更 隱藏攻台大陰謀?
【全球新聞】一國兩制破產 王滬寧要編對台新論
【中國禁聞】機密文件揭中共謊報染疫死亡數據
【環球直擊】中國衛星公司暗助俄羅斯 被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