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7.20十週年 講述法輪功的故事(3)

人氣 7

【大紀元7月23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那麼在臺灣有越來越多的人去修煉法輪功,而且十年來各種各樣的反迫害活動、講真相啊,那麼臺灣各界對法輪功的被迫害和反迫害是一種什麼樣的態度呢?

線上收聽
下載收聽

朱婉琪:我舉一個非常簡單的例子,也是我個人親身經歷,像我們見了臺灣的總統,不管是藍或綠,以國民黨來講的話,最早是馬英九馬總統,他之前在當市長的時候,曾多次參加法輪功的活動,對於法輪功反迫害的義舉一直是表示支持的,他自己也認為這樣一個對於信仰的迫害是不應該存在的。那我個人見到陳水扁陳總統也有很多次,當然他也提到過,他可以說是在世界上最支持法輪功的總統,每次接見外賓的時候,一定會談到法輪功,因為他覺得法輪功是對照兩岸的一個最明顯的對比。他知道法輪功沒有政治訴求。

今天不管是藍、綠人士,都知道法輪功沒有政治訴求,這群和平的老百姓在臺灣社會當中形成一個高的道德力量,而且無條件的幫助那麼多人身體健康,所以在臺灣真的是不分黨派,對於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對於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是非常理解的。不要說是我一個人這樣講,今天歡迎大家走到臺灣的馬路上,隨便去問問看,你所看到的法輪功,以及你看到的法輪功學員所做的反迫害的活動,你就會聽到大家都知道法輪功做這個事情。

第一年、第二年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經過十年了,整整十年,沒有人不知道法輪功學員在臺灣所做的:第一個就是修煉,在公園裡煉功,然後學習「真善忍」;第二個就是投入到這樣的一個制止迫害的活動當中,而這個所謂的「制止迫害」當中,也讓臺灣人對中國大陸尤其是中共,非常的反感和痛心,因為他們看到那麼平和的,沒有政治訴求的團體都受到這樣的迫害,你想想看臺灣人的心裡會怎樣想?中共你對你自己的人民都不能善待,你說你今天要統一臺灣,臺灣2千3百萬人會巴望你一個對自己人民都不能善待的政府,能善待臺灣的人民嗎?別傻了!臺灣人不會,社會的中流砥柱或中產階級沒有人會相信。

今天看著法輪功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對照於中國大陸中共的殘酷,臺灣人是不會相信中共的,所以您剛才的問題,就是在臺灣的這樣的反迫害的活動,一方面讓人認清了中共對中國人民的人權迫害的殘酷。二方面在臺灣人民心目當中,更加深了絕對不能夠相信中共的印象,因為這個對比太明顯,因為這個事實已經經過了十年,是任何一個政黨,任何一個政權沒有辦法否定的。

對於這十年來,沒有看過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用過任何暴力或者污衊的話罵過中共,罵過那些覬覦傷害我們的政黨,沒有過。只有看到這群人打出的是「法輪大法好」、「制止迫害」,我們是在國際上那麼知名的受迫害團體,面對要殺害我們、傷害我們、遣返我們的人,我們都能夠那麼和平、理性,而且不是一天兩天,你說不能感動人嗎?

臺灣的人權律師在去年一直到今年就簽了一份,包括我個人在協調的一份給聯合國人權理事長的一封信,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長…我當時也把副本寄給了聯合國的秘書長潘基文,臺灣重要的人權團體包括臺灣人權促進會,包括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包括支持我們的國會議員,包括一些知名的人權律師,包括無任所的大使,他們都在這樣一個制止迫害的文件上面簽了名了,這個是鐵的事實。

而這個鐵的事實足足可以讓更多的國際社會的人士了解,今天臺灣的自由民主就是整個保護信仰和維護人權的礎石。今天對於13億的中國人民那麼多的人口,也能夠在世界上和所有的自由社會享受一樣平和的人權的話,那只有中共下台,否則我們看不出來這十年那麼多反迫害的精力投入之後,還有什麼樣的辦法能夠停止這場迫害。

主持人:好,謝謝朱律師。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7.20法輪功反迫害十週年」的專題,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剛才我們聽到了,一個是法輪功在香港的負責人簡鴻章先生他的一些看法,還有朱婉琪律師給我們介紹一些情況。那您覺得臺灣和香港法輪功學員,他們所做的這些反迫害的活動,和他們所做的這些事情,在整體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上有什麼意義嗎?

張而平:非常有意義,因為香港和臺灣畢竟跟我們是同文同種的,然後大家都說中國話,而且都是在中華文化這個大環境裡。那麼最有趣的是一個臺灣的法律專家,曾經跟我提過這樣的事情,就說他覺得一個很不理解的現象就是,法輪功從1992年在大陸是公開傳出的,而且他看到的報告是從92年到99年迫害之前,中共是對法輪功不但是認可甚至提倡的,而且我看到上海還有一個電視台很自豪的在播,說我們中國大陸有1億法輪功學員在修煉,而且對社會袪病健身很有好處。

特別是1992年2月份有一期美國的《新聞週刊》雜誌,它對中國大陸國家體委官員進行採訪的時候,這個官員說朱鎔基總理對法輪功袪病健身效果很認同,因為給國家省了大量的財政消費。那麼從99年7月20日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突然給法輪功栽贓陷害,製造了很多罪名比如說自焚、自殺啊這些事情。從92年到99年迫害之前一樁也沒有,從99年突然一開始要迫害的時候,造了很多這種罪名。

同樣的,香港、臺灣都是中華民族文化的區域,那麼臺灣又有幾十萬人在修煉法輪功,其實在全世界有八十多個國家在修煉法輪功,那麼為什麼在臺灣和香港卻一件中共所捏造的這種罪名都沒有出現,這不就是謊言不攻自破嘛,對吧?所以要想了解法輪功的情況,我覺得臺灣和香港就是給了非常好的一個作為了解法輪功的一個渠道。

主持人:那剛才張而平先生談到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這種精神虐待,就是我們看到那兩位人權律師他們所做的那些調查。那(黃奎先生)您在中國大陸的監獄裡待了5年,您能不能給我們具體舉幾個例子,就是那種精神虐待是一種怎麼樣的虐待法呢?

黃奎:今天是7.20,回想這十年來的歷程其實是讓我感覺到非常痛苦的。我在2000年底到2005年的這5年時間,先後被非法關押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以及廣東社會監獄,在裡面可以說是受到了精神、肉體的雙重折磨。

精神方面我可以舉個例子,在監獄裡即使它不動酷刑,其實都是非常難過的,每一時每一刻都非常難過。比如男的被要求剃光頭、穿囚服、戴個牌子說你什麼什麼罪犯;要蹲下說話,要避讓警察,就是不能衝著警察走過去,必須避讓警察,蹲下來跟他說話;然後要背監規,吃飯前要背監規,蹲在地上吃飯就像狗一樣;沒有任何的人格尊嚴,時不時要脫光衣服讓他們搜身;個人物品經常被查抄。更嚴重的是它對法輪功學員特別的迫害就是精神洗腦。法輪功學員剛被送進監獄馬上就被4名普通犯人給包夾,每時每刻,24小時。

主持人:「包夾」是什麼意思?

黃奎:「包夾」就是指定4名犯人24小時監控這個學員,包括他睡覺和上廁所的時候。

主持人:怎麼監控呢?跟你老在一起?

黃奎:對,他是形影不離的跟著你,然後每個人有個記錄本,你每時每刻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他們都要記錄,都要詳細記錄。

主持人:睡覺時也要跟著嗎?

黃奎:對,他們每個人值2個小時的班,他們不能睡,記錄你的每時每刻跟誰說了什麼,甚至是跟誰對了一個眼神都要記錄。這種精神迫害可以說是非常痛苦,因為你就是沒有任何個人的隱私可言。他有個記錄本,我記得非常清楚,有一次洗腦迫害的時候,「包夾」在記錄本上寫:黃奎這個時候幾點幾分,左手放在右手上面,手搭在膝蓋上,連這麼細節的動作他都要記錄下來,說向左看了幾眼向右看了幾眼這些都要記,就到這種程度。這本身就是對人一個非常大的迫害,因為沒有個人的隱私而言。

我曾經被警察非法長時間剝奪睡眠,就是05年3月到4月。當時天還比較涼,每天白天找談話,晚上找談話,3個警察輪班,一個人負責8小時,24小時不讓睡覺。晚上非常冷,讓我坐在一個小板凳上看詆毀法輪功的光碟,讀它的書寫一些所謂的「思想匯報」。剝奪睡眠期間可以說整個人像虛脫了一樣,神智有點不太清楚,當時白天我站著都能睡過去,當然馬上就被「包夾」推醒,到這種程度。它這種就叫「熬鷹」,就是獵人抓到鷹之後,為了馴服這個鷹就不讓它睡。它這個酷刑叫做「熬鷹」。

還有它利用親情來做轉化,我父母在家鄉河北離廣東還有幾千里,它們就逼著我父母到廣東來看我,就威脅讓我爸假裝心臟病發作躺在地上,利用這種親情來給我施壓;我媽當時可能也是心比較軟,看到我不斷的發抖,因為一方面天冷,一方面是很痛心,看她的兒子本來是清華的學生,非常棒的學生,然後就關在那樣的地方,剃著光頭穿著囚服,她非常痛心。我當時也感覺到自己不斷的發抖,非常慘的狀態。

主持人:你被抓關了5年,你周圍的親戚朋友、家人還有同學,他們能不能相信你真的是一個罪犯,你真的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他們能不能相信政府宣傳說法輪功這個不好那個不好,還殺人、還自殺自焚,周圍的人怎麼看呢?

黃奎:我可以舉個例子,2005年12月15日我刑滿被釋放,當時警察把我押回清華。過了幾天我是到清華去辦身分證,正好路過我們系,我是清華精密儀器系的。記得在台階上,當時是中午的時候,正好碰上6年前的一些同學,他們還沒有畢業,或者在清華讀博後。碰到他們之後,他們非常的熱情,就是馬上提出問我有什麼困難?怎麼幫助啊?

當時我非常的感動,就覺得同學根本沒有把我忘記,他們知道我是好人。因為我以前是班長、科協副主席,當時我記得我學業成績很好,德育的評估,同學之間道德評估我也是班上第一名。因為修煉法輪功,要求自己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在同學當中人緣也都比較好。所以當時我剛剛放回來幾天,看到同學對我這麼關心、幫助我,我非常感動。

還有一點就是說,我以前在宿舍的的行李,因為我是突然被抓,連行李都還放在那兒,樓長和我們同學就把我的行李包了起來,放在上舖的上面。北京天氣比較乾燥,5年下來行李完好無損,我的衣服、證件都完好無損,而且沒有任何異味,就他們幫我把行李保存得好好的,搬過一次地方,但他們都非常的關心。我就覺得其實大家肯定都非常認同我們學員的善心,知道煉功人都是好人,這種迫害完全是冤枉的。

主持人:我們又請到章天亮先生到線,請問章先生您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章天亮:我可以。

主持人:剛才問了您一個問題,今天我們看到這個主題是「只有解體中共才能停止迫害」,這點怎麼解釋呢?

章天亮:我們知道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它所採取的手段可以說跟法輪功的信仰「真善忍」是完全相反的,也就是說中共是以謊言來對抗法輪功的「真」,它以它的邪惡來對抗法輪功的「善」,它以它的暴力來對抗法輪功的「忍」。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法輪功學員是越來越接近「真善忍」這方的原則;而中共則已經達到了不可救要的程度。這個時候我們已經不能指望中共天良發現了。

我們看到歷史上有很多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不管在印度的甘地也好,或者是美國的馬丁路德‧金也好,都是在一個法治社會,政府都是有同情心的,這種情況下他的非暴力才能獲得成功。但在中國,我們知道中共可以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也就是說它作惡是沒有底限的。

對這樣一個政府來講,我們也不能指望它天良發現,同時因為它是個獨裁的政治體制,也失去了用權力制衡來督促的可能。所以我們看到不把中共解體掉,這場迫害就不會停止。但是這個過程中,我們又看到法輪功學員採取的方式都是非常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這也是讓我們非常敬佩的地方。

主持人:您曾經說過法輪功這種反迫害的行為實際上不是為了法輪功自己,而是為了更多的中國人和世界的人,有人覺得您這個話說的有點讓人挺難理解的,這怎麼解釋呢?

章天亮:其實對一個社會來講,如果人沒有道德的底限,比如中國為什麼出現那麼多嬰兒毒奶粉,你知道嬰兒喝了會死,為什麼還要做這樣的東西?就是人可以為了錢,喪盡天良去做這些事情。一個社會如果沒有道德的話,整個社會能夠生存發展的根基就被毀掉了。

共產黨為了迫害法輪功,它知道如果中國人是有良心的,他們是不會對這種迫害坐視不理的,所以共產黨有意放縱人道德的墮落。中國很多社會亂象叢生,看到迫害法輪功,表面上好像沒有直接關係,其實背後都是有深刻聯繫的。這種情況下,法輪功的反迫害也就是幫助中國實現道德,當然就不只是為法輪功了。

主持人:您認為法輪功這十年的反迫害,他有什麼樣的意義嗎?

章天亮:我想他給後世樹立了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先例:如果法輪功這種反迫害能夠成功的話,就給後來的人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樹立了一個先例。就說在世界上不會有比中共更加邪惡的政權,也不會有任何一個團體會比法輪功的處境更加惡劣,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都能和平結束這種迫害的話,我想未來的人們遇到問題時,他們首先會想到用和平的方式來解決。這是非常了不起的。

主持人:好,謝謝章博士,我們也非常感謝張而平先生和黃奎博士,另外我們也感謝朱婉琪律師和簡鴻章先生給我們提供他們所知道的這些信息。也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720十週年 講述法輪功的故事(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720十週年 講述法輪功的故事(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7.20燭光守夜
柏林中使館前燭光紀念7.20反迫害十週年
法輪功學員10年反迫害 法國政要支持
7.20十週年 講述法輪功的故事(1)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川普重磅講話:預告將有大事發生·
【直播】內華達法院「選舉欺詐」聽證會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麼
【大陸新聞解毒】混球時報:譏李毅胡編挖暗坑
【薇羽看世間】愛國者在行動 華盛頓三個預言
【拍案驚奇】川普重磅講話預警 周庭獄中談遭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