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17)

身陷牢籠不自哀 各顯神通講真相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一二一

那座破房子關了四個人,分住在幾個房間裡,還有幾個房間是保衛和警察住的,兩排房間的中間是一個大走廊,走廊的最南頭是那個年久失修的廁所,在最北面出口處是一個用鐵欞子裝成的大鐵門,那門外總是有兩個大黑狗蹲著,兩雙狗眼滴溜溜的看著每一個被關押的人,和豢養他們的主人一樣很盡責的看守著大門。那個姓黃的政委對那兩隻惡狗關懷備至,每次看到它們都是一副笑模樣。原本愛狗倒也無可厚非,生命之間的互相關注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黃某在法輪功學員面前的一舉一動,總是表現的別有用心。開飯時,黃某經常用大家吃飯用的餐盤給狗也打一份飯,放在那兩隻黑狗面前給它們吃,吃完食物後,兩隻狗就在盤子上舔來舔去。狗用過餐後,黃政委就會把盤子送回食堂,下回再給法輪功學員用,一來二去,大家都覺得很噁心。

有一天,秋蓮終於忍無可忍地對那政委說:「你是什麼意思?你用大家吃飯的盤子餵狗,這是對我們人格的侮辱。再說狗身上帶的細菌你能保證它不會傳染人嗎?你怎麼不用你吃飯的碗拿來餵狗呢?」那政委笑笑,不以為意的說:「我願意這樣,你管不著!」秋蓮正告他說:「你要是再這樣下去,我就要上告!」這黃政委走到哪裡都是大家求著供著的,哪裡受過這種氣?他哼了一聲,氣呼呼地走了,秋蓮就真的開始準備上告的事情了。到了下午,黃某轉回來,走到秋蓮的房間,笑瞇瞇地對秋蓮說:「拿吃飯的盤子餵狗的事,是我不對,我今後保證不會發生同樣的事情了。」黃某突然逆轉的態度令大家很高興,在那樣的環境下,秋蓮保持了做人的尊嚴,那當然是很不容易的,因為那裡是流氓的樂園,在那個世人不知,與世隔絕的環境裡,他們隨時都可以採取一些辦法來報復被他們視為囚徒的法輪功學員,就像警察阻止不了田尚珍講真相,就開車想把她撞死一樣,母親身處的可是個黑社會啊!

母親和她身邊的同修們,幾年來,陸陸續續的「坐牢」經驗很多,大家在不斷的跌爬滾打中不但不再懼怕於中共的邪惡,反而更加義無反顧地在履行著自己救眾生、講真相的使命。母親說:「同修們在牢裡,沒有憤憤的想法,只有救人的意願。大家都說,大法受到的魔難,受害最深的是不明真相的眾生,特別是還有人性和善念的警察,因為他們不知道末劫的真相,我們一定要放下自己的困苦去救度他們。因為我們的痛苦是暫時的,如果他們不明真相,生命就永遠的完了。」所以牢中四姐妹就開始用一切辦法講真相。「我給你們講一個故事。」一天,駱秀芳對她的包夾們說,「佛在當年傳法時,有一個壞人想毒死他,就派了一個貧窮的女傭去給佛送放了毒藥的粥,代價是一枚金戒指。當佛端起來想喝的時候,那女傭的良心發現了,她劈手奪過粥。佛卻對她說,『我知道是那人派你來的,但是如果我不喝,他就不會給你那個金戒指了。』女傭慚愧得無地自容。」包夾們都被這個故事感動了。隨著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包夾們慢慢地和駱秀芳說起了心裡話,駱秀芳就順便給她們講什麼是修煉的人,什麼是佛,和大家在末劫時更要珍惜生命的道理。

她說:「不在末劫的時候,你做了不好的事,轉生後可能過得苦一些,但是你可以還業,把自己弄乾淨了,將來還會有機會過好日子的。但是到了末劫,你做了破壞大法的事,生命就會永遠的被銷毀,在宇宙中再也不會存在了。你因為一時糊塗,在別人的指使下做了那些不該做的事情,永遠失去了生存機會,這難道不可怕嗎?所以,我一定要把真相告訴你,並不是讓你非得像我一樣,在被抓被打中修煉,就是為了讓你能夠活下去。」駱秀芳沒有多少文化,但她很有親和力,講的道理也是淺顯易懂,那些警察和包夾很快都喜歡上她了。

駱秀芳的丈夫曾給她起了個雅號,叫做拚命三郎。最能體現這個雅號的涵義就是她一次坐牢的經歷。有一次她被判了勞教三年,在勞教所邪惡警察們用盡了各種方法轉化她也沒有達到目的。為了制止勞教所的進一步迫害,她就絕食了三個月,因為她堅決不吃不喝並堅決反迫害,那些人竟然無法對她進行強制灌食,三個月後,她失去了意識,只是日夜睜著眼,但沒有生理反應。勞教所很害怕,就把她拉回家,扔給她的丈夫就跑了。然而回家後的她,憑藉著對大法的堅定,恢復正常煉功學法,很快就康復了。結果,她的三年刑期變成了三個月。母親說,大法弟子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和能力講真相、反迫害,在中國這片大陸上,這樣的故事說都說不完。駱秀芳身體好轉後,照樣洪法煉功,不管中共的炮火多麼猛烈,她都是救人不止。但是她的生活也非常困苦,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使得她失去了工作和收入,現在她的女兒在上大學,那學費幾乎是分文沒有,上哪去借呢?沒辦法,她和丈夫只得湊了一點錢,弄了個小店辛苦賺取一點生活費,然而奧運一來,她又被關起來,那個小店也在這次大抓捕中被砸掉了,在這個吸血的國家,老百姓想生存下去真是艱難啊!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