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典故:「十二章紋」的內涵

戴東尼
font print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十二章紋,是中國古代帝王及高級官員禮服上繪繡的十二種紋飾,它們是:日、月、星辰、山、龍、華蟲、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等,通稱「十二章」,繪繡有章紋的禮服稱為「章服」。明代稱為「補服」。

「日」即太陽,太陽當中常繪有金烏,這是漢代以後太陽紋的一般圖案,取材於「日中有烏」、「后羿射日」等神話傳說;

「月」即月亮,月亮當中常繪有白兔,這是漢代以後月亮紋的一般圖案,取材於「嫦娥奔月」等神話傳說;

「星」即天上的星宿,常以幾個小圓圈表示星星,各星星間以線相連,組成一個星宿;日、月、星辰,取其照臨也,代表三光照耀,象徵著帝王皇恩浩蕩,普照四方;

「山」即群山,其圖案亦為群山形,取其鎮也,代表著帝王之性格穩重,象徵帝王治理四方水土,人所敬仰;

「龍」為龍形,取其變也,龍變化多端,象徵帝王們善於審時度勢,妥善處理國家大事;

「華蟲」,即是雉,取其文(紋)也。雉是鳥類,但有細毛似獸,紋理華美,象徵帝王之文采昭著;

「宗彝」,是古代祭祀的一種器物,作尊形,取其孝也。「宗彝」通常是一對,每隻各有虎紋和猿紋。虎,取其忠猛;長尾猿猴,古人傳說其性孝,象徵帝王忠、孝的美德;

「藻」即水藻,為水草形,取其潔也,象徵帝王的品行高尚,冰清玉潔;

「火」即火焰,為火焰形,取其明也,象徵帝王處理政務光明磊落。火焰向上也有率天下黎民及眾生向歸天命之意;

「粉米」即白米,為米粒形,取其養也,象徵著帝王給養人民,安邦治國,重視農桑;

「黼」是黑白相次的斧形,刃白身黑,取其斷也,象徵帝王做事幹練果敢;

「黻」為兩個「己」字相背,取其辯也,代表著帝王明辨是非,背惡向善,知錯就改的美德。

十二章紋由來已久,大約在周代已經形成。周天子用於祭祀的禮服即開始採用「玄衣黃裳」,並繪繡有十二章紋;公爵用九章,侯、伯用七章、五章,以示等級。章服制度真正確立,是在東漢初年。東漢初規定:「天子、三公、九卿祀天地明堂,皆冠旒冕,衣裳玄上黃下,乘輿備文,日月星辰十二章,三公、諸侯用山龍(以下)九章,九卿以下用華蟲(以下)七章,皆備五采」(《後漢書輿服下》)。

唐武德四年,朝廷發佈詔令,宣佈車輿、服裝之令,「上得兼下,下不得擬上」,違者治罪。天下只有皇帝可用十二章,皇太子及一品之服用九章,二品之服用七章,三品之服用五章,四品之服用三章,五品之服用一章。明、清兩朝的文武官員,則改章服為補服,規定文官的「補子」繡鳥,武官的「補子」繡獸,各依等級繡有不同的動物。

中國古代十二章紋之制前後綿延近兩千年,文獻記載很多,但流傳下來的實物卻很少。十二章圖案,自它在中國圖紋中出現就是最高統治者的專有紋飾,應用在帝、後的服飾和少數親王、將相的服飾上,從未在民間出現過。這十二章包含了至善至美的帝德,象徵皇帝是大地的主宰,其權力「如天地之大,萬物涵復載之中,如日月之明,八方囿照臨之內」。這十二章紋自出現開始,雖歷經兩千多年的朝代更替,因其意義深刻,始終保持著原始的形態,幾乎沒有改變,這也是其它普通裝飾圖案無法比擬的。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所謂十二章紋,是皇帝的裝飾紋樣,這十二章紋就是用來彰顯皇帝的道德才能,以及治國的能力。這十二章紋是漢人的文化歷史,不是滿族的。
  • 「去日苦多」感歎時光流逝。 (出自《三國演義》)
  • 「不直一錢 」,成語的本事背景牽涉一宗人間恩怨情仇大悲劇,足以讓凡間之人深切警惕!
  • 明代的啟蒙書《幼學瓊林‧卷二‧祖孫父子類》:「國器、掌珠,悉是稱人之子。」傳遞了古人敬稱別人家的子輩為國器、掌珠的謙良傳統文化。
  • 許允與妻子結婚當天,二人敬拜天地,禮拜父母後,結婚儀式在熱鬧的氣氛中,漸漸進入尾聲。圖為清朝乾隆年間徐揚所畫《姑蘇繁華圖》局部,描繪中式婚禮中新郎、新娘拜堂的過程。(公有領域)
    古今夫妻有哪些常見的稱謂?這些稱謂有來自禮制規定,也有取用隱喻、代指,展現幽默與情義,傳達了卿卿我我的情義。你知道多少呢?
  • 「良緣由夙締,佳偶自天成」 ;「 結髮係是初婚,續弦乃是再娶」。那麼「結髮」和「續弦」的說法源自何來呢?
  • 「近水樓臺先得月」也簡略成「「近水樓臺」一詞,這句話的典故來處充滿蘊藉含蓄的敦厚,恰恰與尖銳諷刺相反,展現了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的儒雅品格。
  • 《誡子書》中有言:「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這句話大致的意思是:「你要時常摒棄你的慾望,達到淡泊的心境,這個時候你再去確立你所要走的道路。在做事時也要保持寧靜的精神狀態,這樣你才能堅持把你的路走得更遠、更長。」
  •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被評為詩壇一奇句。一樣「天下明月三分」,迢遞二分兩樣情,甦醒了秋思,準備迎中秋了。
  • 歷史上的君王,或昏或明,或暴或庸,極少有像楚莊王、齊威王這樣的君王,瞬間從「昏君」轉身為明君,行霹靂手段,國家大治。一個人的智商、政商,怎能忽然判若兩人呢?若非神助,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們的昏庸另有隱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