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影竹:從土爾扈特歸來看康乾智慧和中共昏庸

方影竹

人氣 3
標籤: ,

【大紀元7月27日訊】一個有強大軍事實力的政權,對待身邊的弱小民族,不管是有形的鎮壓,無形的威懾,狡黠的欺騙,偽善的籠絡,都只能換得一時苟安,休想見到持久的和諧局面。只有以誠相待,換位思考,傾力扶持,才能迎來磁石般的向心力。按理說,前者是帝王恩威並重的權謀,後者是馬克思「解放全人類」的碩果。但是竟有不然者。前者的卑劣行徑,正是中共六十年對待維吾爾族的政策概括,並導致今日令人痛心的敗局。後者呢,反倒成為康乾帝王在實行民族政策上的一大亮點。

我指的這個亮點,就是土爾扈特部流落異鄉140多年之後,於1771年(乾隆三十六年)自伏爾加河下游重返故土,在乾隆治下過上和平生活的歷史一頁。

土爾扈特原是我國西北厄魯特蒙古四部之一,長期遊牧於今新疆塔城西北及俄國境內的烏爾扎地區。厄魯特蒙古是明代瓦刺之後,其四部雖然結成聯盟,但「各統所部,不相屬」,糾紛不斷。17世紀初,土爾扈特首領和鄂爾勒克率部分牧民向西遷徙,卻遭受沙皇俄國的排擠和迫害。大約在1628年(明崇禎元年),土爾扈特部再向西走,經過兩年多的時間,來到了人煙稀少的伏爾加河下游各支流沿岸。但即使在這樣遙遠的此方,仍未逃脫俄國的鎮壓。和鄂爾勒克為土爾扈特部的獨立自主戰死。俄國政府除了軍事征服,還拿出軟的一手,強迫土爾扈特放棄自己信仰的佛教,改宗東正教。土爾扈特人面臨的這種心靈摧殘,其痛苦程度更甚於刀斧加身。他們不願聽憑凶險狡猾的俄國人所擺佈,決心調轉馬頭,回歸故土。

1712年(康熙五十一年),土爾扈特汗阿玉奇遣使薩穆坦去清廷表達歸附意願。薩穆坦一行假道西伯利亞,歷盡艱辛,費時兩年多才到達北京。康熙十分感動,所謂「上嘉其誠」,派內閣侍讀圖理琛等為使臣,前往伏爾加河流域,回訪土爾扈特部族,交付了康熙的「諭旨」。人心換人心。聽到康熙的問候,土爾扈特戰旗高舉,誓師東歸。一位西方歷史學家寫道:「整個部落異口同聲高呼:『我們的子孫永遠不當奴隸,讓我們到太陽升起的地方去。』」1771年1月5日,土爾扈特人啟程回國。俄國女皇葉卡德琳娜二世聞訊震怒,派出軍隊追襲。途中還有哥薩克的阻擊。土爾扈特人在敵人圍追堵截中浴血奮戰,更要忍受飢餓疫病的折磨。但哀兵必勝,他們終於在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盛夏到達伊犁。出發時為17萬人,這時只剩下不足7萬人,個個形容枯槁,衣不蔽體,鞋靴全無。

乾隆得到奏報後,立即發佈諭旨:「大皇帝降旨:爾(土爾扈特)等俱系久居準噶爾之人,與俄羅斯之俗不同,不能安居,聞厄魯特等,受朕重恩,帶領妻子,遠來投順,甚屬可憫,理宜急加撫綏安插。」朝廷採取應急措施,發放了臨時救濟米、茶,口給以食,人授之衣,分地安居。從此土爾扈特部過上了和平生活。

面對近日中共治下的新疆騷亂,回望土爾扈特歸來的歷史故事,我們應該得到那些啟示呢?

一、自由的信仰,公正的環境,人格的尊嚴,是人性中不可剔除的要素。土爾扈特人在沙皇控制下,忍受了出壯丁萬人替沙皇當炮灰,同土耳其作戰的犧牲,但忍受不了強迫他們宣誓效忠俄國的指令,更忍受不了放棄自己固有信仰,改信東正教的心靈逼降。中共對維吾爾人確有高考加分等優惠措施,但中共對他們沒有文化的認同感,更漠視他們的信仰,這是讓人難以忍受的。例如中共藉口加速現代化,拆毀喀什古城,帶給維吾爾人的心靈創傷程度,別說中共,就是無神論的漢人,也不能理解熱比婭道出的維吾爾人的感受:「我相信中國政府正試圖徹底摧毀維吾爾特性和文化。拆毀喀什古城是其中的一部分。喀什是維吾爾族文明的搖籃,是維吾爾的心臟。把古城夷為平地就像是要埋葬維吾爾人。」

二、假如乾隆把歸來的土爾扈特人看做烏合之眾,或者一群叫花子,把滿人或漢人官員安插進去,實行奴隸主統治,作為天朝大帝,是順理成章的。但乾隆沒有這樣做。相反的,他完整地保存了土爾扈特建制和管轄序列,因勢利導,對其各個首領封爵賞賜,予以認定。又約他們來承德覲見。先在木蘭圍場隨圍觀獵3天,又隨駕前往承德避暑山莊參加普陀宗乘之廟落成慶典。期間乾隆不時用土爾扈特人使用的蒙古語噓寒問暖。試想,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氣氛?有了這種氣氛,能不「天下歸心」嗎?這種帝王同來歸者的關係,這種民族關係,是中共集團可以望其項背的嗎?中共就懂得「摻沙子」。「文革」期間,把工、軍宣隊派進「知識分子成堆」的地方,結果造成十年教育荒漠,十年文化斷層!少數民族地區從來就沒有得到過真正的自治權。從王震、王恩茂到王樂泉,新疆的黨政軍大權,中共根本無心交給一個維吾爾族人。對此,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於17日回答相關問題時一語中的:你們的人口接近13或14億,而維吾爾突厥人只不過是3千4百萬。你們為何要從事同化政策呢?說他們搞分裂,這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三、從物質得失層面看,乾隆對土爾扈特的接納措施是百分之百的賠本生意。土爾扈特一落腳,就撥出官銀20萬兩,應對急需。計採購羊皮襖51000多套,布61000多匹、棉花59000斤、毛氈帳篷400多具。出屯庾米麥41000多石,撥給官茶2萬多封。為計之長久,乾隆還下旨劃撥土地、發放種子,從各地牧群中挑選有繁育能力的牛羊26.5萬頭讓他們放牧,連續8年免除賦稅。直到1871年,百年未征土爾扈特部兵丁。與此相反,中共總是宣傳「經濟發展對於西藏、新疆有利。」實際情形呢,在維吾爾人看來,他們身邊的石油、天然氣,棉花、和田玉,悄然流失,肥了貪官污吏。而久居新疆的漢人則說,他們被信任,住在搞原子彈試驗基地附近,本以為新疆是「長壽之鄉」,結果是身居癌症多發區!乾隆是賠了,但他拿出的是財物,迎來的是在土爾扈特榜樣前的深廣和諧局面。中共「唯物集團」是賺了,但60年的「偉光正」招牌,在烏魯木齊又一次自我噴糞。康乾與胡溫,孰智孰昏,昭昭在目。

什麼是民族自治權?乾隆給予土爾扈特人的,就是真正的、活生生的自治權。與此相反,中共在新疆、西藏等地實行的所謂「自治」,乃是三鹿奶粉式的假冒產品,最終不患政治結石症,才是怪事!

就像六四屠殺中有辯護士袁木一樣,新疆事件後也跳出不少唁唁而吠的叭兒來。其中之一是名不見經傳的吳仕民。這位中國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煞費苦心地從故紙堆中尋出一條論據,為中共辯護。他說::「東突製造分裂國家、分裂民族的活動並不始於今日,如果稍遠一點看,早在76年前,也就是1933年,就有人扯起了東突厥伊斯蘭共和國的旗幟。此後,這種分裂的活動一直沒有停止,並且製造了一系列的暴力、甚至是恐怖事件。」我們要問一問此公:中共一向誇耀「新社會把鬼便成人」的改造威力。你這60年竟然未能觸動76年前「惡勢力」的一根毫毛,你的改造威力哪裡去了?你豈非在誇耀前自打嘴巴?吳仕民既然翻歷史,為什麼不看一下土爾扈特歸來和康乾智慧的範例,給主人一點借鑑?

──轉自《自由聖火》(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張英:明確支持少數民族反抗共產黨迫害
曹長青:中國人的奴才心態
人權組織要求公正調查新疆事件
新疆事件涉內鬥 胡錦濤反擊江家幫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新聞看點】川普連環反擊 習近平稱備戰打仗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