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話夢境

真夢與假夢

趙芷菱(大紀元記者)

每個人每天幾乎都會進入那深不可測的迷幻夢境,可是卻搞不清楚夢到底是什麼?(Getty Images)

  人氣: 72
【字號】    
   標籤: tags:

出生當夜因父親作夢而取名,蔡上機從小頂著一頭白髮,16歲(民國74年)即有第一本著作《飛宮四化最新紫微斗數》問世,並開始授課、演講。從小姓名及長相出奇的他,整天跟在職業風水師的爺爺身邊轉悠,耳濡目染之下加上本身的興趣,個性獨立,國中畢業即北上半工半讀,在台灣命理業界是最年輕就從事命理師、講師及作家的一位頗具知名的人物。

蔡上機認為夢在中國的「五術」山、醫、命、相、卜當中,是歸類在卜的項下,以易經的64卦占卜為主流,另外還有一個學派叫占夢。解夢緣起於周公,作夢大體上可用真夢及假夢兩種來區分,與「周公解夢」有關的吉凶預告的夢就是「真夢」,反之則是「假夢」,以下是記者專訪蔡先生的部份內容:

何謂真夢?何謂假夢?

所謂假夢,第一與健康有關的問題,比如有腦神經衰落的人最會作夢,但都是作很淺的夢,睡醒不知夢的是什麼,幾乎天天都在夢,睡眠品質不好的這類屬於假夢。

第二種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有如心理時常掛念著一個人或某件事,睡覺時由於潛意識所引發的夢,這也屬於假夢。

第三是由於長期的心理壓抑、恐懼或害怕的事情所造成的夢,當睡著了放鬆時,在思考沒有防備下,潛意識裡的東西很容易被釋放出來,比如長大之後,常夢到還在上小學被老師責打等情境,因為當時心寧受到很大的創傷、壓抑,隱藏在潛意識裡頭,可能就從睡夢中時不時的發洩出來,這也不屬於真夢。

第四是屬於西方學派的,就是將所作的夢都用性學的角度來解釋它,然後自成一個學門,比如像男孩子青春期的夢遺,就是作跟性有關係的夢,這也屬於假夢。

真夢就是排除以上幾點,還必須符合以下要件,平白無故所作出的夢,才是一個吉凶預告的夢。首先要是深夢,就是夢醒之後還是記憶猶新,能夠清楚說出夢的情境來;還有不能是重複所作的夢,就是隔一段時間還會做出相同或類似的夢;也不能是連續劇型態的夢,就像播連續劇般,一集接一集的播放(作夢)一樣。

截至目前為止,人類科學還沒有辦法證實夢到底存在哪裡,事實有夢,每個人都會作夢,這不同於神鬼之說,只有某些人感受的到,他認為夢應該是存在於人肉眼所看不見的另外空間。◇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一天睡覺8小時,那麼人生將有三分之一的時間花在睡夢中。中國古代非常重視夢,遠在商朝就有占夢官專門為宮廷與貴族來解釋夢,並認為夢境會反映出吉凶禍福。《周禮》與《列子》將夢分為六種,「周公解夢」就是當時流傳下來的。
  • 倒底夢是「真實」的,或是「虛幻」的?古語說的好:「夢如人生,人生如夢」。其實,人的生活包含兩大部分:現實的生活與夢裡的生活。
  • 昨日(28日)凌晨,一聲巨響炸醒市民酣甜的夢境。截止15時,湖北武漢市全天雷擊達到3045次。江城遭遇今年最強雷擊。
  • 神韻演出使用的背景天幕也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型舞台背景非常不尋常,背景設計和舞台相互輝映,把人們帶到了夢境的中國, 我從來沒去過中國,但是我從有關中國的圖片中對中國有了一些瞭解。」
  • 在我故鄉的三十年前,每到春天之後,就會飛來很多的燕子。它們一天到晚的都在飛,甚至在夏季的暑月,也仍然不停下來,它們輕盈的身段,有時浮現在西方黃昏的緋雲中,浴著落日金色的光,一升一降的看來很有趣味,這也是不同於北國的一處風景,似乎有一種清靈的感觸,而這感觸從人間的芳草碧連天化來,沾有幾分已去夢境的懷念。
  • 媽媽你還好嗎?我好久沒有去看你了,這麼長時間了你一定很擔心我為什麼不去看你。媽媽我好想你啊,只有在睡夢中才能見到你。時間總是定格在小學五年級的那個暑假,夢境裡的陽光總是那麼明媚,那天下午在院子裡我第一次勇敢的踏上腳踏車激動不已騎的飛快,媽媽你剛好買菜回家,我遠遠的向你招手並大喊「媽媽快看我會騎自行車拉,媽媽你快看啊」透過陽光你的笑容是那樣清澈那樣甜美‧‧‧‧這是在你癌症好以後第一次我看到你笑的那麼開心那麼輕鬆。
  • 中國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好像與我們白天的活動有關係,一般人也會說,祝你有個甜美的好夢,夢的好壞與否,也成了睡眠被祝福與否的感覺。
  • 做夢期間出現異常行為,造成睡眠困擾的情況並不多見,不過在精神科門診偶爾還是會遇到這樣的患者。
  • 對我來說,只要是一覺醒來,還能清楚記得的夢,在現實生活中這件事情,一定會發生,它就像是這些事的預演一樣。我從小就很少有雜夢,但幾乎是每夢必應,所以我對夢的認識是,(由多次元的空間交錯所造成)。就如同卦的錯縱複雜一樣,卦有「錯卦」、「縱卦」、「互卦」是以多角度、多方位看待事物的。
  • 在這個世界上,不僅天上有神仙和仙宮,地下也有神仙和仙宮。唐朝中宗神龍元年,就有一位唐人機緣巧合誤入了一處地下仙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