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維:三退大潮帶動中華民族全面覺醒

在法拉盛「全球退黨月」研討會上的發言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7月28日訊】各位好:

自2005年退黨服務中心成立以來,每年的七月,我們都舉辦「全球退黨日」或「全球退黨月」活動。這個起因就是:2005年「三退」大潮快到三百萬人數的時候,從中國大陸有很多黨政軍系統的政府官員,他們在宣佈脫離中共黨團隊後,就給我們提了一個建議:每年的七月一號是中共邪黨的建黨日,每年的這一天中共都要用中國老百姓的血汗錢,在中國大陸各地舉辦很多對中共歌功頌德的活動。他們說這個邪惡的黨殺害我們八千萬中國人,踐踏了我們傳統的道德基礎,文化信仰,破壞了我們的生態環境,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它還恬不知恥的自稱是中華民族的媽媽,世界上沒有比它更無恥的政黨。我們這些認清了中共邪惡本性的炎黃子孫,不能夠再昧著良心去把這個邪魔喊成「媽媽」,再給它歌功頌德;他們建議我們把七月一號定為中華民族的「全民覺醒日」,七月叫「全民退黨月」,考慮到全球各地中國人都在參與傳《九評》促「三退」,所以就把七月定為「全球退黨月」。

傳《九評》促「三退」的大潮,從開始的涓涓清流發展成勢不可擋的歷史大潮,已經跨過四年多的時間,到十一月份就是五年了。可以看到,隨著《九評》在中國大陸傳播,開始是法輪功學員為主體,頂著中共的抓捕和搔擾在中國大陸的城市、農村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傳《九評》促「三退」;最近這一兩年,中國大陸的《九評》促「三退」大潮發展非常快,是因為得到了中國社會的各階層正義之士的支持,尤其是那些已經聲明「三退」的中共體系內官員,知識份子,大學生、軍隊幹部和商人,他們在用他們獨特方便的方式迅速的把《九評》或「三退」的信息傳播給更多更大的群體。

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大陸最近一些地區維權抗暴的訊息,當海外的媒體採訪運動中自發形成的發言人或維權領袖,往往他們都會說:「我是退黨人士」,「我是『三退』人士」,這有什麼意義呢,就是他經過了認清中共邪黨本性,宣佈跟這個血腥的邪魔脫離關係即退出中共黨、團、隊的過程,這個過程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他在認清中共的邪惡本性的同時,他有一個思考過程:就是做為中華民族的一員,做為同樣被外來的邪靈踐踏了幾十年的炎黃子孫們應該怎麼做。這個過程就是一個道德良知復甦,人性回歸,正義與勇氣上升的一個走向全面精神覺醒的過程。

那些個已經精神覺醒並宣佈脫離最流氓邪黨的中華兒女,他們都感到有點奇怪,當他們在維權抗暴的民眾中出現時,感到往那兒一站一說話就有人聽,老百姓都願意聽他們說。我們海外退黨服務中心接過好幾個這樣的電話。為什麼呢?他們說:第一,我對中共沒有抱幻想,第二是我沒有害怕中共的恐懼,那麼我站在那一說話,周圍的民眾就願意聽,那麼自然而然就形成凝聚力。那麼我們可以看到現在中國一些地區的民眾不再害怕中共後,出現很多非常感動人心的事件,層出不窮:例如:楊佳殺警案,鄧玉嬌的殺淫官,石首幾萬民眾上街抗暴事件;廣東、廣西、東北等地失地農民、下崗工人、遭暴力拆遷的居民,他們聚集起來把中共調去鎮壓的軍警打跑,這是史無前例的,以前真的沒見過的。湖北省石首市有數萬民眾湧向街上,用泥塊、磚頭和酒瓶回擊,將試圖搶屍的全副武裝的武警趕跑……這個真的是我們中華民族應該引以自豪的一幕。

這些現象說明什麼呢,當有著五千年神傳文化,有道德基礎,有信仰基礎,有聰明有才智的偉大的中華民族,在擺脫了中共的洗腦控制,掙脫了心靈上的束縛,迸發出來的能量是驚天動地的。再加上我們做傳《九評》促「三退」這件事情,上承天意,下順民心,就是天祐中華的具體體現。

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們,這十年來不管中共怎麼拚命打壓抓捕,不論是失去了生命,還是家破人亡,他們都在堅持做這件事情。因為他們堅信這樣做是在幫助中國同胞得以自救,同時使整個中華民族走向精神覺醒;因為當中國人認清了中共邪靈的本性,能夠宣佈跟這個邪黨脫離關係的時候,古今中外的預言就在這一刻兌現,就是說他被這個邪靈打上的獸印會即刻被神抹去,在心靈深處對中共邪黨的恐懼感也瞬間就會化掉;之前被中共迷魂湯貫輸的很多邪黨觀念和說教如「沒有共產黨中國就不穩定」,「沒有邪黨中國人就生活不下去」等等,就不會再影響這個生命。那麼當他面對中共的欺騙和血腥鎮壓過程,他就會理智去對待,而不會像過去一樣,維權抗暴只反當地的貪官,不反中共邪黨的本身;那時就會被中共利用來分解化解、轉移視線、各個擊破,把各個地區發生的、本來就是中共邪惡體制和本質導致的問題和災難,說成是某貪官污吏的問題或某個官員沒處理好,或者海外有「反華勢力」的操縱,它總是玩花招,把這樣的事件淡化或暫時化解掉。但是我們最近看到:隨著《九評》和退黨大潮的傳播,它這一招越來越不靈了。

為什麼法輪功在反迫害十週年、退黨大潮興起快五年時也即「三退」人數即將到六千萬時,法輪功學員明確提出:解體中共才能制止迫害;解體中共,不僅才能停止中共對法輪功慘無人道的迫害,同時,也才能結束中共對中華民族、對中國社會各階層包括中共體系內官員的這種迫害。除了極少數中共邪惡份子如江魔頭等,大多數中共官員也是受害者,他們被迫去迫害其他的種族和自己同胞,他們本身也是受害者。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只有解體中共才能夠結束中華民族的苦難,才能夠制止中共對中華傳統文化、道德和信仰基礎的踐踏,才能夠恢復中華民族的道德和良知,重新構建被中共糟蹋的中國社會人文和生態環境,包括經濟環境,這是得到了中國大陸社會各階層無論是受害的中國民眾還是中共體系的各級官員都認可的一個共識。

我在這裡舉兩個小例子,一個是最近在南方某省有三個年青人是朋友,其中一個是法輪功學員,他兩個朋友都是高幹子弟,一個的父親是某市高級幹部,有一個是省級高幹。那麼當他們聽到法輪功學員介紹退黨大潮時,他們自已退了後,還回到他們生活的市府大院去,向他們認識的中共官員、叔叔阿姨進行勸退,他沒想到他這兩個朋友帶著他去勸退那麼順利。很令人驚訝的是:幾乎所有接觸的高官都看過《九評》,都瞭解「三退」大潮,有的還在海外旅遊時就辦理了「三退」,手上已經有了護身符——就是他們的退黨密碼;他們三個一塊到省委去的時候,同樣沒有想到在他們認為最困難的、可能有麻煩的地方,結果效果出奇的好。他們認為。這就說明中共體系內,沒有人再相信共產主義,也沒有人還認為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這是一個共識。就是中共這個政權民憤太大,民怨太大,崩潰倒台是可以看得見的,只是用什麼方式才能使社會儘量減少損失,這也是良知尚存的中共官員的一個共識。中共一定要倒,一定要垮,只是要用什麼方式才能減少社會的動盪,是許多良知尚存的中共官員正在思考的。勸他們「三退」時,只要在安全的情況基本上都願意,這就是當今中國大陸一個現實。

我這裡就要奉勸那些還在被中共利用來為其賣命的中共特務和幫兇們,你們在海外搔擾攻擊退黨中心、搔擾攻擊支持《九評》退黨並為中國人民的自由奔走吶喊的正義人士,像王軍先生,唐柏橋先生和卞和祥先生等,有沒有想過後果?如果還認不清中國大陸正在發生什麼,認不清中國人民正在選擇什麼,認不清中共這個邪黨、這個流氓集團面臨是什麼,還在稀里糊塗的為它賣命,被它利用來當陪葬品,真的是太可憐太不值得。

去年在法拉盛,最嚴酷的時候,中領館官員公開跳出來,煽動圍攻退黨中心,圍攻我們的正義人士,大有黑雲壓城的兇像。那段時間,我們法輪功學員憑著正念正行,靠著海內外正義人士的互相鼓勵、互相支持,我們闖過來了。因為中共邪黨能夠利用的也就是一些流氓地痞,受騙上當的人。在香港,它去搔擾我們的退黨服務點,它也就找來了一個神智不清,一個在中國大陸到處出醜的精神病人來幹壞事。它利用的就是這些人,連香港那地方,它也掀不起來浪,它也只能撒野,去到那裏燒我們的橫幅,當然也讓全世界進一步看到中共的醜惡嘴臉。

在中國大陸,中共目前已經屬於黨心崩潰,人心喪盡,軍心晃動,沒有人再信仰共產主義,也沒有人再信中共的那些個貪官污吏能夠為人民做什麼好事,所有中國的官員可以說百分之九十五都在準備後路,用各種方式,貪官卷款外逃這是一條路,但也有很多選擇了參與退黨大潮,留一個退黨號碼即留下一條後路;也有很多中共官員已經在默默保護法輪功學員,傳播《九評》,幫助「三退」。那些個在海外的中共幫兇,要知道中國的一句古話:「識時務者為俊傑」,希望那些在法拉盛少數的還理智不清、還在為中共邪黨賣命的,要為你自已的未來,為你自已的家庭,為你自已的子女的未來,要好好地思考一下,值不值得在不久的將來作中共邪黨的陪葬品,值不值得和中共邪黨頭子一起被綁上歷史的審判台,值不值得為中共賣命而遺臭萬年。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向傳播真相光碟的善良人鞠躬
悉尼退黨紀實(四)
【特別公告】2009年全球退黨月:徹底解體中共 全面制止迫害
我家三代人備受歧視 方知原因所在
最熱視頻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奧及5部門聯合新聞會
【有冇搞錯】台獨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中)
【新聞看點】中共威脅台灣洩困境 打台恐很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