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洪波 : 請記住開胸驗肺的張海超

劉洪波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8日訊】請像記住孫志剛一樣,記住張海超這個名字。

河南省新密市28歲的農民張海超「開胸驗肺」,拉開的不只是他的胸膛,還拉開了這個國家職業病防治的一系列隱埋的陷阱。

張海超在一家耐火廠打工,因胸部不適和咳嗽,被鄭州、北京多家大醫院診斷為塵肺病,然而法定的職業病診療機構——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給出的診斷是「無塵肺0+期(醫學觀察)合併肺結核」,建議進行肺結核診治。為此,張海超不得不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開胸驗肺,結論為「塵肺合併感染」。

我不知所有讀到這個新聞的人,是否會如我一樣產生無力感和悲憤感。一個罹患職業病的工人,為了到法定機構做職業病診斷,需要獲得導致他患病的工廠出具的證明,歷經上訪後他獲得了必需的材料,而職業病法定診療機構卻稱他沒有患職業病,並且建議他作做職業病的治療。僅僅為了證明自己有職業病,這個工人不得不自費打開自己的胸膛。

張海超確實是塵肺病,這已經由開胸檢視所證實。然而,他現在還只是「醫學塵肺病患者」,他作為塵肺病患者的法定身份,仍然需要鄭州職業病防治所確定。這是一個擁有「知識法權」的單位,這個「知識法權」單位未能治療他的塵肺病,卻能夠剝奪他作為塵肺病患者的資格。啊,他們是「嚴格按照塵肺診斷標準來判斷的」!

張海超早已被發現肺部有問題,但檢查結果被他打工的工廠扣留。當他有了自覺症狀並得到多家醫院的檢查確認時,他打工的工廠拒不出具必需的檢測許可,當他通過上訪獲得許可後,法定診療單位否定了他的病情。按照程序,他染上職業病以後,幾乎只有等死一條路可走,而且按照職業病防治機構的建議,他應當接受另一種病的治療。

我無法明白,在這裡,資本權力與知識權力是否存在著聯繫,將一個患病的工人推向死境。但我看到,哪怕這兩者沒有聯繫,企業主並不配合工人的健康要求,法定治療機構更是指引了一條治病的歪路。而在這背後,是國家職業病防治法規上的漏洞,這漏洞包括職業病檢查必須經過企業主的同意,而且檢查必須由當地職業病防治所進行,任何其它醫療機構,哪怕再權威的機構也不能作出「合法診斷」。一個工人的命運,就這樣被擺進了法律、資本和知識的迷宮,法律規定了資本和知識的權力,資本和知識不管結盟還是不結盟,都足以成為難以逾越的大山。

我並非法律反對派,也不是資本或者知識的反對派,我對秩序也有著由衷的讚美。然而,在張海超,一個患病的工人面前,法律、資本和知識所構造的秩序是何其完備,但生命的秩序、人道的秩序又何所寄存?

張海超開胸驗肺,是一個悲劇,還是一個控訴?如果它被承認為一個悲劇,那麼我們還有可能看到改變的發生,如同孫志剛的悲劇曾經廢除了收容遣送制度;而如果它只是一個控訴,那麼制度可能仍然是強固的,職業病的診斷將可能繼續控制在資本和「獨家知識法權單位」的手中,不作改悔。

開胸驗肺作為一個悲劇是沉重的,作為一個控訴是有力的。在這個公款出國游被稱為「考察」的時代,在這個沒有醫療事故而只有「醫療意外」的時代,患上職業病的工人卻無法獲得職業病患者的名分,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時有還無。

無論作為悲劇還是作為控訴,張海超,應該被銘記。他不是英雄,只是無力者進行著一個無奈的抗辯。他剖開自己,不是要洗清身上的污點,而是要證明應當獲得必需而且正確的治療。這是很可憐的要求,但必須承受自費開胸破肚的痛苦。他要獲得一點點公道的對待,必先付出巨大的代價。希望,絕望;絕望中的希望,希望中的絕望;為希望而絕望,因絕望而希望,我有些詞不達意了,我想這可能也是張海超,以及看到他的遭遇的人們,在大腦裡交織閃回的一些意識。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7-28 2: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