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中共加緊迫害少數民族良知

未普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7月29日訊】最近讀了黃章晉的“再見,伊力哈木”,覺得這是一篇有助於瞭解新疆騷亂前因後果的、不能不讀的好文章。許多網友和我一樣,有同樣的感受。可惜的是,大陸民眾無緣閱讀,因為這篇文章及其伊力哈木的博客都已從新浪網、百度等大陸門戶網站刪掉了,他們所能看到的只剩下“抱歉,您要訪問的頁面不存在或被刪除”、“對不起,您訪問的博客已經被管理員遮罩”。

伊力哈木是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維吾爾線上創始人,他試圖用現代媒體增進維族和漢族的彼此理解,用對話消融維漢的情緒對立。他不認同新疆獨立,認為這不現實,和達賴喇嘛自1979年起就放棄西藏獨立的理由一樣。同樣和達賴一樣,伊力哈木也反對以暴力解決民族衝突,他主張維族應與漢族普通群眾一起爭取民主權利,他認為只有漢族人也實現了自由民主,維吾爾人才有可能獲得自由民主。而維吾爾人今日的處境,正是整個中國缺乏民主,缺少自由的產物。

現在伊力哈木的命運,就像黃章晉文章的題目所暗示的一樣,凶多吉少。黃章晉最後一次與伊力哈木聯繫是7月8日淩晨。伊力哈木告訴他:這可能是你最後一次在電話裡聽到我的聲音了,因為主席白克力說維吾爾線上煽動暴力事件,而我沒有煽動過暴力,我不可能煽動暴力,暴力和仇恨對任何人對任何民族都沒有好處,誰都不願意看到民族仇殺的悲劇。自那以後,伊力哈木就失蹤了。有消息說,他已經被北京公安部門拘留。

伊力哈木經常批評新疆政府搞反恐擴大化而獲罪于王樂泉和白克力,那他能不能因為是維族人可以受惠於“少捕少判、量刑從寬”的民族政策呢?當然不會,伊力哈木對此有一針見血的認識。他說,“一個維吾爾人,他去偷去搶去犯罪,沒人管沒人抓,但如果他去談自己民族的歷史、文化和宗教問題,去反映現在真實的民族問題社會問題,馬上就會有人去抓他去關他。”“那些維吾爾的特權階層,只管把我們整個民族當成自己向漢族人索取特殊權力利益的人質,那些漢族特權階層,也只管把我們整個民族當成要脅中央的工具。”

伊力哈木失蹤不久,藏族女作家唯色及王力雄發起連署,呼籲當局不應將致力於溝通漢維兩族的伊力哈木當作敵人。他們提請當局注意,如果連伊力哈木這樣的知識份子都會被當作敵人,請問誰還是朋友?如果除了奴才,全是敵人,中國的民族問題必定是死路一條。

山東濟南回族作家安然回應了連署。安然從來認為“簽名在中國既無效也危險”,但在唯色和王力雄的呼籲書上毫不猶豫地簽了字。他說,這一次簽名,不僅是為救贖所有少數民族無助、即將被消滅的靈魂而盡的卑微努力,也因為中國境內又一個公共知識份子罹難!簽名後,安然的電話被監聽,行蹤被監視,被公安請去“喝茶,”現在也去向不明了。此外,唯色因呼籲連署也被員警騷擾,並被迫失聲。

伊力哈木、唯色和安然的政治識見並不亞於任何一位知名的漢人知識份子,但他們遭受的打壓卻常常是雙重的。對付漢族的知識份子良知,中共慣用的伎倆就是給他們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的帽子。對付少數民族知識份子良知,中共除了扣上“疆獨”、“藏獨”、分裂主義的大帽子,還有恐怖主義的大帽子。用恐怖主義作口實,中共即可為自己的政治鎮壓正名,也可讓西方國家對中國人權問題免開尊口。

用國家機器打壓堅持良知的公共知識份子,是胡錦濤使用越來越頻繁的手段。在新疆、西藏等地,其基本策略更是肆無忌憚:不能成為我的奴才,就將其打成敵人。鑒於此,伊力哈木、唯色、安然等少數民族公共知識份子,應當得到更多地堅持良知的漢人的支持與理解,也應當得到更多的堅守民主人權的西方國家的關注。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未普:從奧巴馬百日施政看奧巴馬主義
未普:「歷史的傷口,永遠都記得」
未普:爲什麽鄧小平在「六四」事件中肆無忌憚地使用武力?(一)
未普:爲什麽鄧小平在「六四」事件中肆無忌憚地使用武力?(二)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