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08)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拘留所的環境日見寬鬆,大法弟子煉功也用不著背人了,警察對煉功的同修不是睜一眼閉一眼,而是真的不管了。小姨和功友們都知道這環境是十年來大法弟子用生命和鮮血開創出來的。一天大家正在煉功呢,就聽得有人驚慌地喊道:「警察來了!」大家繼續煉功,根本沒受干擾。一個功友抱怨說:「怎麼這麼激動啊,警察來了就來了唄,喊什麼呀!」引得大家一陣哄笑。

進來的是一個姓王的警察,她看大家都看著她,趕忙說:「嚇著你們了吧?煉吧!煉吧!沒事,我們都理解。」子傑熱情地讓她坐下,溫和的說:「我們對你們可沒什麼戒備,知道你們是理解我們的。」那警察坐下來,一點也沒有距離感,笑瞇瞇地說:「我們可不只是理解啊,有一次我們出差,大家一塊閒聊時都說,法輪功還真是不錯,在拘留所裡關過這麼多大法弟子,身體個頂個的棒,等退休了咱們都煉!」說到這兒,她歎了口氣說:「現在是什麼也做不了啊,有病也不敢煉,穿著這身皮,就怕一煉,那些人就報復到家人孩子身上了。」子傑就給她講:「法輪功是順應宇宙理的大法大道,是可以救人的,人想同天鬥,人從古至今都沒有成功過,不用怕。其實現在連瞎子也看得出來,法輪功在一天天的壯大,是不可能消失的。共產黨鎮壓法輪功,費盡心機,什麼毒招都用了,十年過去了,你看你們看守所就沒有斷過法輪功學員,我們會一直堅持下去的,其中的魔難都是暫時的,而且在我們眼裡,一次次的瘋狂打壓都證明了他們的苟延殘喘,最後的結果必然是他們的滅亡,並最終促成了大法弟子的成熟。」

子傑在看守所裡慢慢地認識瞭解了同一監室的幾個難友,她注意到有一個女孩叫黃清的好像最不受歡迎,人人對她都橫眉冷對的。這天,黃清向身邊的一個人說:「借我塊毛巾使使!」果然,她立即遭到了拒絕:「對不起,我從來不和別人共用毛巾的。」她對面的小女孩冷冷的說。「你就借給她唄,你看她不是挺乾淨的嗎?這裡可不能同家裡比呀!大家互相照顧一下嘛!」子傑很不解的勸說著。想不到那女孩竟哈哈大笑起來,對子傑說:「法輪功大姐,你要是用我什麼東西,我巴不得借給你呢,我聽說你們煉功人有能量,我還想沾點仙氣呢,不過她可不行!」那女孩撅起嘴說:「她是個賣淫的,髒不髒只有她自己知道,而且你看她平時拿什麼眼光看人?做那麼下賤的事,我還怕被她傳染性病呢,那多倒霉!」後半句,女孩是用耳語說的。

子傑恍然大悟,忍不住看了一眼黃清,只見黃清抱著雙膝坐在床上,兩眼視而不見的看著窗外,目光是冰冷而茫然。她好像也習慣別人對她的竊竊私語了,所以也沒有在意的去聽。但是黃清長得真的很美,深褐色的大眼睛、挺直的鼻子,看起來像是有外國血統,一頭卷髮很優雅的披在肩上,顯得高貴而浪漫。「她還真是個美艷的女子啊,難怪被捲入了那個行業。」子傑想著,子傑感覺到自己已然有了對她的負面印象,覺得自己那樣想對黃清是不公平的,她一定也有自己的苦衷吧,還是盡力幫幫她吧。

黃清發了一會兒呆,忽地站起來去洗澡,把自己的小衣服疊了疊當毛巾用。「用我的毛巾吧!」子傑把自己的毛巾遞給了她。「謝謝!」那女人不帶感情色彩地冷冷的說。過會她就毫不避人地用小姨的毛巾擦起了下身,子傑不覺一陣噁心,想提醒一句,但她忍住了。一旁的小姑娘還是忍不住了,「你看她是怎麼用你的毛巾的!」小姑娘憤憤不平地說:「這種人就會把別人的好心當成驢肝肺,幸虧我沒借給她,要不我非得同她掰叱掰叱不可。」「給你毛巾!」黃清洗完澡,把濕漉漉的毛巾扔給了子傑,子傑只好背著她把自己的毛巾洗了又洗。子傑在潛意識裡希望黃清在這冰冷的拘留所裡能夠感受到被人尊重,同時也能學會尊重別人,但是她的用意顯然並沒有什麼效果,黃清的那副樣子很難讓人對她有好感,子傑覺得有些氣餒。

子傑洗完毛巾回來,黃清還在茫然的看著窗外,不知心在何處。「你有心事啊?」子傑關切的問。「沒什麼,謝謝你啊!」黃清轉過頭來很和善的笑著,原來不屑的神氣一掃而光,「我剛才那樣用你的毛巾很對不起,我是故意給她們看的,就是想告訴她們,我就是壞人!」黃清聲調變了,人也變了,她的神情竟然有一絲羞怯,「你幹嘛要這樣自暴自棄呢!真是太可惜了,這麼標緻的人兒。」子傑充滿憐惜的撫摸了一下她柔軟的頭髮,子傑的關心是真實的,黃清在一個冰冷的環境裡驀地感到溫情,心裡的苦與寂寞太需要傾訴了。

原來黃清是個官太太,那官兒後來有了二奶,黃清年輕氣盛,根本忍不下這口氣,帶著孩子就和色官離婚了,改嫁了另一個官兒,誰知悲劇重演,而那官兒又一次地包了二奶,黃清重情,從而傷心欲絕,她受不了打擊,每天沉浸在悲痛裡不能自拔,連孩子的照顧也無法顧及,後來孩子得了病無法救治,竟然就死了,黃清從此自暴自棄,自甘墮落,直到被關到拘留所裡來。「你怎麼能這樣呢,把自己搞了一身髒病,不得自己受罪啊?!」子傑焦急的說。「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嚴重,我並沒有得什麼不乾淨的病,只是要這個壞名聲罷了,人人都知道我是個這樣的女人,我就是想氣氣我那個包二奶的市長大人。」子傑欣慰的笑了,「還好你知道保護自己,不過,你這樣做真是個瘋狂的傻瓜呢!」從此,黃清同子傑做了朋友。黃清天性根本不壞,心結打開了,黃清對人也一下子和善起來,沒有了那種不屑的眼神,人們也逐漸接納了她。

子傑告訴她,因為末法,人才變得這麼壞,在這個末法時代遇到壞人是不足為怪的。一層層生命是在法的演化中生成的,法不行了,生命就開始由變壞走向淘汰。現在神在成就著新法,按照古老的瑪雅預言,也就是宇宙到了更新期,有了新的宇宙大法,更進一步說,就是現在在世界上洪傳的法輪佛法。所以當人同化了這個新法,那麼他就有了在未來存在的希望,神會免去他一次次轉生中造下的罪,如果他執迷於舊的理,同反對大法的人同流合污,那他一定會在舊宇宙的毀滅中與舊宇宙同歸於盡的。當然子傑的這套理論是在數天的交談中才被黃清接受的。幾天相處下來,子傑的拘留期快到了,黃清說:「你說的我懂了,我不再恨別人了,用你們的話說,你錯我錯都是我的錯,不是今生的錯就是前世的,所以我心裡覺得輕鬆多了,出去後我就找工作上班,再跟你一塊修大法。」子傑聽她這麼說,笑了。「你笑什麼?你覺得我不會修嗎?」黃清不高興了。「不是,」子傑說:「我覺得你得想想再說,現在修煉可是有很大壓力的。」「壓力算什麼?!」黃清滿不在乎地說:「我要是因為法輪功抓進來,我還得謝謝他們呢,那說明我有出息了。」

在子傑拘留期滿就要離開時,黃清跑過來拉住她的手說:「你要出去了,祝賀你,也謝謝你幫了我,出去可要多保重啊,別再被他們抓進來了。」說著她眼色有些遲疑,「我想求你一件事,我想你會答應的。」「你都說我會答應了,還有什麼可猶豫的,那就說唄!」子傑笑起來。「好,我請你把我用過的那塊毛巾送給我做紀念吧!」黃清把長髮甩到肩後,說出這樣一句話來。「嗨!我還當什麼大事呢,好了,這塊毛巾歸你了。」子傑笑著把那塊洗的乾乾淨淨,疊得平平整整的毛巾塞在黃清手裡說:「希望你出來後能到我家來,我們是朋友了,我覺得還有好多話想對你說呢!」黃清眼眶紅了,鄭重地點點頭。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