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蘋果和胖子:我訂婚囉!

蘋果

【字號】    
   標籤: tags:

蘋果,一個活潑熱情、可愛又善感的女孩,
胖子,一個純情憨厚、老實卻爆笑的男孩,
他們在某一天的午後,於茫茫人海相遇了!
蘋果的生命中,突然出現一個關心她、體貼她、電話像三餐一樣打來的人。
從害怕到接受、從排斥到依賴,被愛的感覺雖已遺忘很久,但命中註定的緣分,卻似乎躲也躲不掉。
於是,從蘋果和胖子來場約會之後,一段溫馨逗趣、笑中帶淚的動人故事,就這樣細水長流卻又轟轟烈烈的展開了!

呼,訂婚終於結束了!

因為太緊張,一整晚都沒睡,因此五點多一起床眼睛就已經有血絲了,不久化妝師來了,戴上隱形眼鏡的我更慘,眼睛開始變紅,我開始擔心今天的訂婚我會不會就這樣紅著眼。

當然我更擔心我臉上的痘痘,雖然痘痘不多了但痘疤還是很明顯,所幸經由化妝師的巧手,我的臉變得好粉嫩喔,只是我那可憐的眉毛,因為被我自己修得不成眉形,因此化妝師花了二十多分鐘在眉毛上,幾乎把我的眉毛給剃光了(卸完妝的我變成無眉道人了),但總算花了兩個多小時,我跟我媽媽都變成美人了。

化完妝後因為太累所以想睡但又睡不著,撐了一陣子換了禮服,不久,胖子竟然來了!這可把我們家搞得人仰馬翻,因為我們說好9:30胖子才從家中和出發,10 點再到我們家,但想不到胖子竟9:30就到了,所以我爸其實蠻生氣,覺得胖子都沒把時間給掌握好,畢竟大家都還沒準備好,攝影師也沒來,親戚更是還沒到齊,我在房裡暗自替胖子擔心但也沒辦法,早就罵過胖子對時間沒概念,想不到此時此刻竟還出這種紕漏,後來經胖子解釋,他說他真的9:30出發,只是他的手錶是快15分鐘,這真的是……

後來好命婆把我請出去要倒茶,老實說一直處於緊張狀態的我,此時此刻竟然覺得好輕鬆沒啥好緊張的,反而想到訂個婚要弄這麼多有的沒的習俗我就覺得想笑。奉完茶、交換戒子後,我就開始不停的供人照相,笑到後來我都覺得我今天訂婚的目的就是讓人照相,這笑的程度不輸拍婚紗照。

11:40,我們出發到板橋的台南擔仔麵,一到餐廳,已經一堆人了,我趕緊走到新娘房。無聊的坐在新娘房卻都沒有人進來找我,覺得有點失落,想不到終於進來了第一批訪客─小草莓和紫,我好開心喔,雖然本來就已經不緊張了,但看到他們卻更有安心的感覺,當我知道她們很早就到時更是感動,網路上的友誼其實是不輸現實生活呢。

後來陸陸續續開始有同事朋友來找我照相,經理還帶著兩個小孩來跟我說:『新娘子好漂亮喔!(因為我跟經理說講我漂亮會有娃娃可以拿)』說真的看到這麼多朋友我好開心喔,而且也很謝謝他們,因為雖然我在新娘房可是還是好忙,但是他們都在幫我,很感謝他們。

後來我們快要進場前,我跟胖子先在新娘房裡練習該怎麼走路,光是要哪一隻腳先踏出去都無法統一,而且穿蓬裙的我還一直踩到禮服,所以一直在僑胖子該怎麼幫我拉禮服。終於我跟胖子要進場了,一進場拉炮氣球爆破,這些我都不知道還被嚇到,但聚光燈投在我們兩個人身上,那種感覺難以言喻,我只知道我一直笑著,我用我的笑容代替了緊張情緒了。

坐定位後跟雙方父母與客人敬禮,然後就開始吃東西,原本以為新娘新郎吃不到什麼,但我跟胖子卻是一直在吃,可能真的太餓了吧;吃了不少東西後我們又進去換第二套禮服,說到換禮服又像是一場打仗一樣,因為我沒請新秘,因此補妝方面全程都由我表妹幫忙,而換禮服是我自己穿好後我妹幫忙拉拉鏈,然後我妹一邊幫我綁披肩表妹一邊幫我補妝,就怕一切來不急,所以我緊張到臉又出油要進場前我表妹還得再幫我補一次妝。

一進場想當然大家又是一陣掌聲,正要準備坐在位置上時,司儀卻說:『他們很害羞都說不要上台,可是我們還是請新郎新娘上台好不好?』聽到這我有點傻住,畢竟當初就說好不上台的,可是在眾人的鼓譟下,還是硬著頭皮上台,然後司儀又說:『新郎有什麼話想對新娘說的?』

我聽到這我就知道,一定又是脫離不了新郎說幾句甜言蜜語,然後新娘感動痛哭流涕的老套情節,於是我心裡OS:『不管胖子講什麼,我也哭不出來的啦!…』正這樣想時,就聽到胖子大喊:『老婆我愛妳,我會照顧妳一輩子的…』我笑笑的聽著胖子喊出來的話,覺得台詞有夠老套,接著司儀又說:『那麼新娘想要說什麼?』而我,卻說不出來…

因為,我哭了!

沒錯,我哭了,而且是哭得很厲害那種。『不就是句我愛妳嘛,我怎麼會哭成這樣?』我在心裡問自己,可是越這樣想,我哭得越慘,眼淚根本停不了,也許是真的被胖子感動了、也許是被這樣的氣氛給催化了,總之,我腦袋一片空白,只想著該如何止住淚水,我媽看我說不出話來,偷偷跑到我旁邊說:『妳就說謝謝爸媽…』於是,我勉強擠出:『謝謝爸媽,謝謝大家。』而胖子是一直幫我擦眼淚,我卻是下了台還在哭,哭到鼻涕都流出來了,好丟臉啊!

還在哭的我,就被拉去敬酒,不過敬酒也蠻好玩的,因為大家都會說:『妳好漂亮!』,而且還可以直接得到到親朋好友的祝福,當然也就逃不過被整的命運,我就被以前的同事(草莓、珮如、秋媽)逼玩兩個人合吃一根麵條的遊戲,也被現在的同事要求要親親再親親,不過雖然被整,但卻是很開心的。

敬完了三十多桌後,才剛坐到位置,胖子全家已經先溜走了,此時看看桌子,發現是我想吃的蝦捲和小粽子時,卻被說要送客,喔,蝦捲、粽子拜拜。

送客也是蠻特別的經驗,因為大家都搶著跟我照相,我就一直笑笑笑,笑到嘴巴都酸了,然後每個客人拿了糖後都會說:『吃甜甜,祝你明年生兒子』,我還無釐頭的回:『會啦會啦,我現在一直生,要生好幾年了啦…』

客人實在有夠多的,送客送好久才送完,從早上五點多忙到下午三點多總算要結束了,回到家馬上把隱形眼鏡拔掉、卸掉臉上美麗的妝(天鵝馬上變醜小鴨)、把鋼絲頭大洗特洗,總算可以好好休息了。

回想今天一整天的過程,只能說這經驗很特別,但接下來還有結婚、補請,我光想就全身又累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8-03 1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