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20)

身為包夾心向善 竊竊私語訴善緣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小從是別的功友的包夾,她同母親說話時總有些怯怯的,不太敢招惹的樣子。母親很理解,雖然他們是包夾,但是他們依然在強權與監視下生活,想保證自己的待遇就要同母親這些人劃清界限,不知你哪一句話說錯了,被人家告上去,這個只要陪吃陪睡就能賺錢的「金飯碗」就飛了。做法輪功的包夾不是技術活,但是幹這個活卻也是有要求的,要性格夠冷酷,心思還不能太敏感。就像是「610」辦公室的前沿陣地——居委會一樣,他們長期做著監視盯梢法輪功學員的齷齪事情,沒有錢誰幹啊?現在美其名曰街道幹部,還納入公務員行列了,每月四、五千元的工資,屬高薪職業。過去的街道幹部,一個老大媽就可以了,而且還都是義務的。這可能是因為中共打壓法輪功後,才應需而出現的肥缺吧!在全世界經濟大蕭條的今天,誰願意失去這個肥缺呢?

不過在從和母親接觸的過程中, 母親看到這個小從的心中,肯定有一番良心的掙扎。她不像一般的包夾們那樣冷若冰霜,只會用白眼看人,特意在法輪功學員面前擺出一副目不斜視的傲慢姿態。她會時不時的送母親一個善意的微笑,或給母親倒一杯水,或者默不作聲的把一根火腿腸放到母親面前,而且她會尊稱母親為大姨,讓人覺得她身上還有人性的善根和溫暖。

一天又趕上小從上夜班,她風塵僕僕的趕來,一下子就坐在了母親的床邊,急匆匆地討教說:「大姨,我昨天做了一件事,你說對不對?」原來小從前一天坐車回老家了,在路上,伴隨著一聲尖厲的急剎車,她看見在車前有一隻白貓象劍一樣筆直的從地上跳起來,又摔下去,又跳起來再摔下去。車停下了,小從惦記著那隻貓,下車去看,只見那貓頭已經被車輪軋扁了,剛才跳起來,是在做最後的掙扎吧!它抽搐了幾下,終於倒在地上不動了,看來是死了。小從一下子覺得心裡揪了起來。「這貓怎麼這樣不小心呢!」她惋惜的埋怨著。想到路上來來回回的車子還可能會軋到這隻貓,特別是到了夜裡就更是難以避免,小從就讓司機等她一下,她到路邊找了一條小棍,把那貓的屍體從路面撥到草地上,才覺得心裡好過些。「你可真善良呢!」母親誇她說。「哪裡是什麼善良啊!我是被你們的故事感動了才這麼做的。」她格格的笑起來,「可是我還沒有講完那個貓的事呢!」她說。

那貓出事的地方離小從的家已經很近了。到家後,她就求弟弟拿上一把鐵掀,騎車帶著她回到了那裡,小從在路邊挖了個坑,把那隻貓掩埋了,心裡才覺得稍稍好過些。「大姨,其實我做包夾這活也挺難受的,可是推不掉。您就把我當成透明人吧,我進來你就當沒看見一樣,你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我不管你,你也別在意我。」母親說:「行!你做這工作,又有這樣慈善的心,會做很多善事的,換句話說你一定會給自己創下美好的未來的。」「嗯,就聽大姨的。」小從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字條來,原來是一些名字。「你可能很快就回家了,這上面全都是我家人的名字,你回去給他們退了就行。」母親壓根沒想到小從會給她這個,想不到在這個邪惡的轉化班裡還能遇到這樣的知音,母親高興得幾乎掉下淚來。小從拉著母親的手,娓娓道來。「我爺爺也是修佛的,不過我那時小,什麼也不懂……」

原來小從有一個修佛的爺爺。可能是個居士吧,平日裡總是吃齋念佛的。老人家原來住著三間堂屋,後來看見一個窮苦的逃荒女人衣食無著,又帶著兩個孩子,就把那三間堂屋讓給了她,惹得小從的父母同他大吵一頓。但是沒有用,他堅決不向那女人要回屋子,時間久了,小從的父母也為老人的善心所感動,也就放棄了要回房子的打算。小從說,爺爺每天打坐看佛經,晚輩們都不理解,也不聽他的說教,都覺得這老頭太愚昧了。老人看到孩子們這樣,常常搖著頭說:「你們不懂啊,真可惜,等你們明白過來,怕是就晚了。」

「有一天老人洗澡後穿上了自己平時捨不得穿的新衣服,收拾停當,就鋪上新被褥,在床上躺了下來。全家人都覺得好奇怪。只聽得爺爺在床上一個個招呼著。『滿倉媳婦,你們都過來吧!』他衝我母親喊。母親覺得很好笑,但也不敢違抗,因為我們家是很講孝道的。」小從說:「我大哥更是笑得不可收拾,他低聲對我說,『咱爺爺又排新戲了!』爺爺瞪了他一眼,說:『有什麼好笑的?大元,你給我坐好了!』我們坐好了,誰也不敢笑了。父親、母親、哥哥和我,我們都裝作很嚴肅的樣子,洗耳恭聽。『我今天要走了。我修了那麼多年,走也不會受苦,你們也不用張揚,該咋辦就咋辦吧。』爺爺說完,仔仔細細地把我們看了一遍,就揮揮手說:『我說完了,忙去吧!』全家聽了真是面面相覷,覺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是沒有人再笑了,畢竟那些話太嚴肅了。當然我們心裡誰也不相信,爺爺可是一點病容也沒有啊。」

「第二天早上九點多的時候,母親到了爺爺房裡,摸了摸爺爺的頭,溫熱正常,她笑了。『這老爺子太會嚇人了!』母親笑著對大伙說。就在這時,我們聽見細細的鼓樂聲,小孩子喜歡熱鬧,都跑到外面去看。那是三月天,有鼓樂的聲音,說不定是誰家娶親了。但是找來找去找不到,仔細辨別,那聲音原來就出現在我們的頭上,後來又在我們的院子裡大震,我們都疑惑的回到屋裡。母親習慣性的又去摸了一把爺爺。『呀,老人真的走了!』我們都悲傷地跑到爺爺的床前,這時爺爺已經停止了呼吸,可是臉上卻漾著淡淡的笑意。」

那天小從同母親談了好久,人家還以為是包夾在轉化母親呢,對她們的談話也不太在意。後來母親說到那事,就對我說,修煉是人古老而深切的記憶,是自己下世前的誓約和神的囑托,一些小人想用卑劣的手段把這些從人的生命中抹掉,那怎麼可能做到呢?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