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10)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前面章回中說到,母親被派出所挾持到劉長山的一棟廢墟房裡,開始了名曰「監視居住”的迫害,實則與坐牢無異,應該說有些地方比坐牢還要苦一些。坐牢你有難友可以交流,家人知道你在什麼地方,可以根據氣候的變化給你送衣服探望,你還可以用錢向獄方買東西,雖說價格驚人,但生活必需品還是需要的。然而到了這個監視居住的公安自留地,那就不一樣了,母親真的一無所有了。之前由於聽到檢察院來人告訴她無罪,會立刻釋放回家,所以母親把所有的物品都贈送給看守所裡的難友了,她怎麼會想到公安機關會私自把她綁架到這樣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呢。後來家人經過多方打聽,也終於知道母親被檢察院簽署釋放,人被公安局接走。但是到當地公安局去問時,主管母親案子的韓延青卻告訴我們他不知道母親在哪裡。

母親被監禁的那個屋子骯髒不堪,床上的一條破被子上面有煙燒的人頭大的破洞,牆上的破空調在滴滴答答地往床上漏著水。門外的廁所裡,糞紙多得從筐中溢出來,上面的水箱在下雨,廁所的臭味直衝到床上來。「吃飯了!」五點多,外面有一個人的聲音。「你不用動,我去給你端來。」街道監視的小姜說。小姜回來的時候,手裡端著一個硬饅頭,還有一盤半生不熟的大藕塊。「不用懷疑,那菜是流著血的牙床對付不了的。」母親想。因為她的牙在派出所已經脫落了,而且到現在仍舊在隱隱作痛。母親肚子餓了,因為她從看守所到派出所,又從派出所到了那個破房子,沒有人問過她,除了那幾口水,她很久沒吃東西了。母親從饅頭上撕下一塊,蘸了點湯放在嘴裡,那一小片饅頭卻從手裡滾落到地上,污跡洇染了衣服。她那中風的身體還是不太好用,不但左半身不行,右半身也不太靈便了,什麼東西也拿不穩,手裡的東西不知不覺就掉落下去了。

那是九月,初秋的夜已經漸漸涼了起來,母親的衣服卻還是盛夏時節的打扮,那一次她和妹妹子傑做完中飯去了派出所就被扣押了。「你能給我家打個電話嗎?我想要幾件秋天的衣服!」母親對監視她的小孫說。「上面規定你們不能同家人聯繫,等會兒我給你問一下吧!」小孫一邊弄著手中的十字繡花樣,一邊頭也不抬的說。看看天色將晚,小孫也沒有問的意思,母親也不再要求了。人的意念是很重要的,當她放下了想穿件厚衣服的心時就感覺不那麼冷了。母親看著一直監視著她的小孫,就費力地想和她交流交流:「既然讓我遇到了她,就是有緣人啊!」母親想著。

「小孫,你知道……」母親剛剛張了口,這時門忽的一下被推開了,「你是劉品傑?」一個幹部模樣的人站在門口盯著母親問。「對,你有事嗎?」那個人走進來,坐在母親的床上,咂了一下嘴說:「你們這些人真是!吃著共產黨的飯,卻不聽黨的話。黨讓你們別煉了,你們就別煉了,這不簡單嗎?」「你說的可不對,我們可是普通勞動者,是納稅人,是我們在養活國家機器,也包括你,怎麼會有政府養活納稅人的說法呢?我現在退休了,不錯,我是吃的退休金,可是有哪一個國家,人工作了一輩,退休後國家不給退休金的?」那人是來好好開導開導母親的,但母親這樣的態度,他白晰的臉一下子脹紅起來,他本來是翹著二郎腿坐在母親床邊的,一下子跳起身來,「我才不管你這些臭事,我只是來看看安排得怎麼樣的,你用不著給我來這套!」說完,氣沖沖的在門口消失了。

天漸漸晚了,窗外的樹影投在屋子裡,地面上一大片黑影,小孫按亮了床邊的檯燈。「小孫,你知道科學家真的發現了諾亞方舟嗎?」母親問。「嗯。」小孫帶理不理的回答,也不知道她是想聽還是不想聽。母親繼續說了下去,「諾亞方舟的事情是確有其事,公佈的照片裡真的發現了它的遺骸。那是在上一個人類大災難的時候,作為先知的諾亞知道一場大洪水將毀掉許多人,就造了一個很大的方舟,立志救人。人們對諾亞一味的造船不去賺錢是很不理解的,他因此受到了無數的嘲笑。在大洪水就要來的時候,他招呼人們上船,人們卻不肯,誰也不相信諾亞說的話,不願放棄安樂的日子上他的船,諾亞只好把許多動物拉到船上,當然也有少數人,相信了他的話,跟著他上了船。當洪水如期而至的時候,不少人因為不聽諾亞的勸告而白白丟了性命。」說到這兒,小孫心不在焉的看了母親一眼,母親繼續說下去,「人類和宇宙到了末劫的時候是會有災難的,大法才是救人的方舟,不要相信那些人的話,你是可以逃過這一劫的,自己的生命還是要自己把握,多想想給自己留一個希望就會多一個選擇,我希望你好自為之啊。」小孫一直待理不理地聽著,母親說話又不很方便,當她說完一段話的時候,如釋重負的長舒了一口氣。

「你在這等著,我去問問,看能不能讓家人給你送點衣服。」小孫出去了,但一會兒就轉回來說:「領導說不行,堅持一下吧,好像時間不會太久。」母親欣慰的笑笑說:「行,謝謝你啊!」小孫把一根火腿腸放在母親面前的桌子上,「我看你今天沒怎麼吃飯,吃這個吧,這麼大年紀,可得注意身體啊!」她又東張西望了一會兒,小聲說:「你剛才給我說的話,可千萬別給別人說啊,那樣對你可不好。」母親淡淡笑著算是接受了她的「好意」。監視母親的是每天四個人兩班倒,當另一個同班監視的小姜進來時,她們就嘰嘰喳喳的說起十字繡,不再理母親了。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