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新疆流血事件抽絲剝繭(2)

人氣 6
標籤:

【大紀元8月1日訊】 (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杰森博士,您對剛剛橫河先生的評論有什麼樣的看法?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杰森:我對這種理論,整體的感覺,從幾個方面我很難信服。首先,最關鍵點是,我從不把中共內部派系這樣的問題,看成是非常系統的,很有組織的一個概念,從上往下這麼有效的運作。

中共這個體制目前在我看來就是一個拿「錢」的體系。只有「錢」在上下維持這個體系,離開「錢」這個體系本身來說沒有上令下行的有效的機制,這是整個中共體系,那派系就更是這樣。事實上在各方面來說所謂的「隨風倒」,這是中共體制裡頭非常常見的問題。

確實新疆作為中共一直很關注的地方,它應該有一個很好的反應機制,為什麼事件爆發的當天晚上,長達幾個小時的殺戮行為,很多人在這過程中死亡,究竟怎麼死我們先不說。那這當中為什麼中共沒有反應?這是一個問題關鍵。

我同意中共有一個反應機制在新疆,但是這個機制不是日常運作的機制,日常維護社會治安的機制不是那個機制,當然中共一旦調動起來,確實很快,第二天整個街道全部佈滿了中共的軍警,它這個機制後來是起作用,但是這個機制反應很慢。

在日常維護治安的警察,他的指導行為是依中共一貫的「兩少一寬」的方式來做。所謂「兩少一寬」就是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人長期以來的態度是:你反我,我殺你;你要是針對漢人或其他民族的人,我有一個政策,就是少抓、少殺、從寬處理。這個明文規定交給每個警察,這就是為什麼新疆境內漢人跟維族人有很深的隔閡就在於此。

維族人認為漢族人占了我們的地方,到我們這兒搶我們的資源,讓我們沒有任何工作機會,使我們整個生活水平很貧困;漢族人認為維族人可以非常暴力的對待漢族人,而且幾乎不被法律追究。實際上是中共這種「民族一邊倒」的政策,把法律放到一邊的兩少一寬的政策,使得維、漢兩族有隔閡。

而一般的公安人員,中共的警察對維族人的犯罪通常是先不管,最開始他們從集會演變成砸飯店、砸車輛的時候,很多警察的態度是不管,他們以前經常這麼做的。因為在新疆很多時候很多人反饋,說幾個維族人把漢族人打了,甩身就走,警察在一旁看了裝著沒看見,這是中共警察在新疆地區執行公務的普遍政策。

我們知道80年代有件事情,有輛軍車晚上開車時遠遠看見一頭犛牛,以為是野牛,就一槍打死了,打死了以後,就想帶回軍營吃,沒想到是維族人的犛牛,那維族人就不幹了,沒開多久維族人就把車圍住了,然後就往車上砸石頭,往車上爬。因為是軍車,又因為沒有聯繫,以為是當地暴民,沒有把自己打死牛跟維族人攻擊軍車聯繫起來。

他以為是當地的土匪來搶軍車,看有一個維族人爬上車,就用槍打死了這個維族人,事實上是個誤會,是個誤殺,按法律規定不應該按謀殺罪判死刑,但是當時中共直接就按死刑判了這個軍人。為什麼呢?是怕惹當地的維族人。這事件給當地的軍隊、警察很深的印象,就是中共的政策非常偏袒維族人,我們最好別惹。


7月5日新疆爆發流血衝突,漢族暴徒連續三日砍殺維族平民,據估計已有數百人喪生。圖為新疆街道上維安的武裝部隊。(Getty Images)


所以在這事件(新疆事件)上,最初沒有反應,很多人在這幾個小時的過程中死亡,而它們沒有反應,這跟長期執行維族的兩少一寬政策非常有關。這個政策本身非常失敗,雙方都失敗。漢族人是這個政策的失敗者,維族人最終也是這個政策的失敗者。

主持人:好的,那麼橫河先生剛剛您講到了,從韶關事件發生以後,到它們預測會在新疆發生暴動,那麼中共對於這種活動的監控,或是對於這些消息來源情報的蒐集等等,它們的系統是怎麼樣,它能力有多強?

橫河:現在從新疆的角度來看,我們仔細觀察一下去年奧運的布局,奧運安保的布局針對5大勢力,它有一整套方案。奧運結束以後,周永康提出一個口號叫「奧運安保常態化」把它變成日常的規模操作。在這種規模操作下,它的監控能力非常非常強。

大家知道在奧運的時候,第一次使用了面孔的識別系統。聲音的識別系統已經用很久了,就從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在全中國範圍之內開始完善,特別是後來的「金盾工程」。「金盾工程」最早實際上是公安辦公自動化。它就建立了5大數據庫,其中有戶籍管理數據庫,有法輪功數據庫,有一些流動人口數據庫,這很大的。這個數據庫一直連到金盾工程的第四級,四級就是派出所這一級,派出所都可以直接連網去查詢了,所以每個地區在年度報告的時候都會提到,叫作「網上追打逃犯」這個運動,抓了多少抓了多少。

這個監視系統有多有效呢?2001年的時候,吉林省曾經有個文件提到,3人以上聚集就要抓起來,所以它控制的人數是3到5人,它能夠控制住的。你只要是超過3個人,超過5個人的聚集,它就能控制。在中國大陸,大家知道有一個叫作「居民委員會的管理機器」。這個居民管理委員會就是把對人的監視一直落實到最基層,所以才會有老太太「小腳偵緝隊」,帶了個紅布到法輪功家的門口和門縫裡聽,裡面有沒有放煉功音樂,就幹這種事情,聽到了馬上就去報告,就去抓,所以它的監視是一家一戶的。


13日,烏魯木齊仍然氣氛緊張,圖為烏魯木齊街頭的防暴警察。(法新社)


這個監控能力在重點地區非常厲害,在新疆也是非常厲害的,相對來說,在西藏要弱一些。西藏弱的原因是因為西藏的人口除了拉薩以外,其他地區的人口比較單一,基本上是以藏族人為主,特別多。但是新疆不一樣,新疆實際上是多民族的混雜地區。新疆大概至少有十幾個民族,光穆斯林就有5、6個不同的民族,再加上漢人後來又去了很多,所以它們的監控系統應該是在居民委員會這一級的,所以能夠非常有效的了解到將要發生的情況,將會有人的聚集。

我記得去年奧運前後不是發生過幾起圍剿東突武裝份子的新聞,那是有眼線報,報了以後,幾小時之內就找到了他落腳的地方,把他包圍起來,實際上當時裡面也就是幾個人,3、4個人,然後就圍剿,大概都打死了。那麼就它的眼線和它圍剿的能力,在去年奧運前後發生的幾起它們所報告的所謂恐怖份子活動的案例裡面可以看得很清楚,它的控制能力和居民這一級蒐集情報的能力是相當強的。

主持人:是的,好。那麼我們現在接聽一位日本顧女士的電話,顧女士您好。

日本 顧女士:我想說,請想一想,成千上萬正在被虐待的法輪功學員;想一想為法輪功說公正話的高智晟他們,我們還有什麼理由為「希特勒」掩蓋事實,好,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顧女士,顧女士跟紐西蘭的朱女士都提到了法輪功被迫害的情況,我們等一下可以回頭來談。剛剛杰森博士您提到了中共的這一套監視的機制,剛剛橫河先生所分析的這套監視的機制,它是不是應該是運用在日常生活當中。您認為這套監視機制它能夠達到這樣子的效果,後面不能夠做到及時的反應只是因為它的的反應能力差,基本上可以這麼說嗎?

杰森:我更傾向這麼看。其實我也看了很多中共自身的報導。中共自己的報導說,當地當天下午很早有人就告訴它會有這樣的聚集活動,它們是知道這消息的,甚至派了便衣警察去看,後來這個事件逐漸的在凌晨1點爆發。我們知道新疆的凌晨1點,因為新疆和北京的時差很大,凌晨1點對北京來講就是9點、10點並不是很晚。報出來時,這個事情已經開始擴大化了,這時中共根本反應不過來,為什麼?按中共自己的說法是整個的暴徒是零零星星的聚集在各個地區,開始打這個事。

但在我看來,是中共本身並不是那麼在意所謂的被傷及的民眾的生命和安危的。因為它非常清楚新疆整個烏魯木齊市的構造,在老城區內主要住的是維族人,外面住的主要是漢族人,就是周邊的幾個地區主要是漢族人。中共知道在那個時候,在維族地區那個街道,巴士會通過那個地區或人會走過去,它知道這些人絕對不是跟它有關的人,都是最基本的平民。比如他要步行或要坐公共汽車,所以它不覺得這個時候有那個緊迫感去迅速的把這個事情方方面面的解決了。

本身來說,第一是它執政能力的問題,它沒有意識到這個事情會爆發的那麼厲害,它只是派了警察說人民廣場有聚集,就派了警察到人民廣場看,結果沒想到在那同時很多周邊的地區零零星星都發生暴力事件。所以整個事情我們可以看到,按我來說第一個是官員瀆職的問題。他(官員)應該意識到在那個時間在廣場有人出現暴力,事實上周圍地區都會出現,應該是迅速的派警察進入那個地區的;第二我們可以看到,它是個沒有前瞻性的問題,在這過程中他非常遲緩的反應,更說明,就第二天公安廳廳長說:我走了一遍看了一遍後,慘不忍賭啊!我從來沒見過這麼慘的事情,沒想到!這是它自己報導出來的。

換句話說他壓根就沒有意識到最後會爆發成這樣的一個狀態,事實上是它沒有前瞻性,本身來說是執政能力問題。當然後來一看事情發生到這種情況,武警也進來了、軍隊也進來了,全城布滿了軍隊,甚至坦克也開進來了。你可以到這是遲延的反應,本身來說是中共根本沒有用心執政,是個瀆職的問題。

主持人:我想請問一下橫河先生,您剛才提到石首事件和這個事情,石首事件中,中共的反應相當的快,調動各方面的能力都相當的快。您覺得這兩個事件,是不是石首事件,涉案的這些人是跟政府官員有關係的,所以這個事件它們處理的相當快;而在新疆的問題上不是這麼一回事,所以它們處理的能力方面就沒有那麼迅速,我們可以這麼講嗎?

橫河:我個人認為,很難說。當然石首事件一開始就有官方捲進去了,但是新疆事件,新疆是一個經常鬧事的地方,隔幾年就會有一件比較大的事情,當然內地的報紙不一定都報導,但是網上披露這方面消息的還是挺多的。我記得在幾年前美國曾經公布過一個軍人在申請政治避難的時候講過一個故事,當時他們進入新疆鎮壓暴動的時候,進行一個村子一個村子屠殺,他因為不肯殺一個嬰兒,最後就被部隊內部處理了。也就是這種事情在新疆發生的可能性本來是很大的。

其實在新疆的普通的漢人、普通的老百姓對這個是非常了解的,所以他們才會感覺到要出事,其實老百姓是知道要出事了。這就是為什麼後來漢人組織起來上街遊行的時候,你要說起來軍隊的反應或者是武警的反應部署的速度幾乎和漢人後來組織起來上街的速度差不多,第二天他已經上街了。所以這件事情你如果說政府完完全全是瀆職的話,我覺得還是有爭議的,因為它是知道要出什麼事情的。

當然它可能認為這件事跟它們沒有什麼關係,就僅僅是兩邊老百姓的衝突,不是和官府直接的衝突。但是你要知道按照中國的社會治安的責任制的話,發生這樣重大的事件,即使不是針對官府的,也屬於重大群體事件,而且是重大傷亡的群體事件。當官的照理說應該照樣丟官帽子的,所以他對這個處理,你要知道各地都有一個社會治安重大事件「應急處理預案」,後來就變成方案,這個方案裡對什麼樣的事件沒有處理好要怎麼處理?官員瀆職應該怎麼辦?一級一級都有非常嚴格的規定的。所以他在處理這個事情的時候,他是應該向石首一樣對待官府的那種做法,應該是一樣的或者是不會有特別大的差別。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新疆流血事件抽絲剝繭 (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新疆流血事件抽絲剝繭 (下)(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聚焦中國上半年經濟現狀
【熱點互動】胡錦濤兒子捲入貪腐案(1)
【熱點互動】一個告訴未來的故事(2)
【熱點互動】胡錦濤兒子捲入貪腐案(2)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疫情死者家屬 第5次寄信向武漢政府追責
【有冇搞錯】抓8名獵狐行動特工 美斬中共狼爪
【珍言真語】桑普:阻政治庇護 港美領館駐重兵
【重播】川普與夫人佛州演講:投票給美國未來
【遠見快評】川普勝選3大理由 蓬佩奧突訪越南
【橫河觀點】中共獵狐行動在美國受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