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紅朝裡一曲最淒婉的現代版粱祝傳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1日訊】直插天際的天山,終年被皚皚的白雪覆蓋著,在那個惑亂年代裡,曾經有一對生死相許的金童玉女被惡魔生生折斷在它的懷抱裡。
——題記

梁祝傳在中國家喻戶曉,梁山伯與祝英台之間那堅貞而又淒美哀婉的故事,曾打動過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心。而當歷史走到二十世紀中共紅色政權統治時期,一曲被中共親手「篡譜」的梁祝曲卻在那遼遠的天山南北迴盪了幾十年,直到今天還沒有結束!

公元1950年深秋,正當東北朝鮮戰場上打得如火如荼的時候,湖南省長沙的報紙天天有「號外」:新疆軍區在湖南招收大量女兵!條件是十八、九歲以上的未婚女青年,有一定文化的女學生,不論家庭出身好壞,一律歡迎,要她們來新疆紡紗織布參軍,許諾到新疆去上俄文學校,開拖拉機,進工廠、文工隊,只是沒提「生兒育女」。這就是中共的兩個山大王—–王震和彭德懷制定的「喂狼」計劃的序幕開始!

不久,3600多名身著戎裝的小女兵,告別養育了她們的一江湘水,登程西行。荒涼的荒原,肆虐的風沙,首次吹打在她們那細嫩的臉上,一個個充滿天真無邪的臉龐上仍舊洋益著動人的微笑。她們絕對想不到,那兒有剛剛脫下軍裝的20萬光棍漢,正等待她們擔當起去為他們生兒育女的任務。

天山南北,新成立的新疆建設兵團——–

在天山之南,東起米蘭,西到喀什,南指且米、和田,北抵天山農一師、農二師、農三師和田農場管理局,環繞著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瑪干,形成合圍之勢。
在天山之北,農四師、農五師、農六師、農七師、農八師、農九師、農十師,沿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布點設防安營紮寨,二十萬剛放下手中的槍,拿起鋤把的光棍,正望眼欲穿地等著中共當局給他們分配媳婦。

早在1949年中共新生政權建立之前,它就高舉著「婦女解放,男女平等,婚姻自主」的旗幟,號召婦女走出家門,投身革命,把解放出來的婦女為它效勞,無數受其蠱惑的家庭女性,拋棄家庭學業跟隨它一起長征大逃亡,耗農紡織南泥灣,但實質上,大多數人都在那些歲月裡領教過了中共的「婦女解放」滋味:甑別審查外加性騷擾!而中共建政之後,被它解放出來的婦女的地位又被它吹噓提高到什麼地步呢?歷史,像一台過慮分辨器,最終會還原它的本色,原來中共嘴裡所謂的婦女解放,不過是把為它出過力流過血汗的女性,從家庭位置上,蛻變成為一個個供他們隨意拿來擺佈的「物品」而已!

據當年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二師政治部的一份性別統計報表顯示,部隊師機關直屬人員,男女的比例是:
未婚男性1527名
未婚女性316名
性別比20.6:100
全師部隊:
未婚男性4283名
未婚女性1299名
性別比29:100

男性大多在30歲以上。女性大多在20歲以下,男多女少,男大女小,……

這份統計是在數批湖南、山東姑娘進疆之後的1955年7月3日上報的。在兵團,這個比例是高的。而這一年,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女性比例只有10.7%。

從那時起,為了解決生活在天山南北230萬之眾、名子叫「兵團」部落族們的「性」福生活,湖南和隨後的山東、河南、四川——中國幾乎所有省份都有穿軍裝和不穿軍裝的萬千女性西上天山。而隨著一批批女嬌娃的到來,那些或悲慘或哀怨的故事,也像那荒漠上那無邊無無際的小草一樣便在這裡生根發芽,如蝴蝶翅膀一樣翻飛而令人蕩氣迴腸。

在那遙遠的麵粉廠,
有幾個「老和尚」。
你為何這樣悲傷,
因為找不到大姑娘。
………
在建設兵團二軍六師麵粉廠的牆壁上,首批到來的湖南女兵用憂鬱而譏諷的筆觸寫下這樣的打油詩。
雖然一批批扯動時代旗幟,爭取自己的自由,追求新生活的湘妹子、山東、河南姑娘們,大多是初、高中生,擁有智慧的腦瓜子,但她們當中絕大多數做夢也沒想到,此生故鄉一別,永無歸期,這裡一切都不是報紙「號外」寫的那樣,不是招聘團說的那樣,更不是她們想了又想的那個「新疆」:有上俄文學校的,有學拖拉機的,還有去文工隊跳舞的……

於是,湖南的妹子,山東的姑娘……鬧、哭,她們要自己選擇。年紀較小的妹子幽默地說俏皮話:我們參軍到新疆是干革命的,不是來找叔叔,找爸爸的。
她們要選:
「資格老的,年紀輕的,學問好的。普遍怕與年齡老的幹部結婚,怕不順個人意,由組織上決定,不按婚姻法辦事。」(摘自《兵團六師十六團政治處1951年半年婦女工作總結》)

但共產黨是什麼貨色?豈容你討價還價,國民黨的幾百萬部隊都被它耍盡手腕趕到了台灣,擺弄一幫小女人還不是小菜一碟?最終這些可憐的小姐妹們還是無可奈何地像羊入狠群一樣,去了天山南北幾乎是清一色男性軍人的農場。而她們的這些打油詩也被作為她們「不服從組織,不聽黨的話,鬧情緒」的引證,寫進了檔案材料裡。其實,她們的故事還剛剛開始。

農場,前望,茫茫荒原連著遼遠的地平線,後看,荒原茫茫。但生活總不能沒有色彩,過於空曠單調的大漠因為她們到來似乎變得多彩起來——包括她們的啜泣和哭喊,家鄉只能依稀是在夢裡。

從此在幾十年前這個荒漠一般的不毛之地,女孩子因穿了軍裝都變成了標上代號的「物品」,待價拋出,只不過是被當局者打上「服從組織介紹,個人同意」的標籤,根據農場官兵們官銜的大小來個對號入座,「無愛情的婚姻」成了一個鐵的模式。雖則美其名曰是做一下她們的思想工作,但「組織」上一定堅持「介紹」到「個人同意」為止。

但也有例外,在這場前所未有的「拉女配」過程中,卻出人意外地迴盪出一曲感人的音符,它就是我們此文的主人翁小女兵和小文教的故事!

小女兵的家在長沙近郊,是典型的書香門第那種殷實人家,自幼受家學熏陶,學業很好,正讀高中,招收女兵的消息使她彷彿看到了自已的前程一片光明,於是毅然放棄學業,被時代的熱情裹到了天山裡來。但天真和幻想很快被乾旱的大荒原舔得一絲不剩。當了兵如同簽了一個賣身契,想回家據說先要坐牢,她死了回家的心,和幾個同鄉姐妹一起被分配到A團C連,她們和男兵一樣住地窯子,一樣搬石頭壘渠,一樣耕地鋤草翻土,這些她們都咬咬牙堅持,然而她們受不了的是周圍那一雙雙狼一樣的眼睛。正在這時,小女兵碰上了她心儀的小文教!

小文教的外號叫「洋芋蛋」,是1949年從甘肅參軍的學生兵。個頭不很高,卻也腰挺背直的。濃眉下一對細細的眼睛,擔負著連隊抄寫跑送的文書工作。小女兵來到連隊不久就發現他和別人不一樣。小女兵十分驚奇甘肅的山溝溝裡還出來這樣的人!小文教告訴小女兵,他們那裏缺水,旱,一年四季吃洋芋蛋,洋芋種下去,地裡就鋪一層石頭片子。小女兵就叫他「洋芋蛋」。小女兵奇怪,他的家鄉那麼缺水,他怎麼就長得那麼精神水靈?這個「洋芋蛋」還能背誦「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還能背「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還能說《紅樓夢》裡的故事!這更讓小女兵吃驚。

「洋芋蛋」濃眉下細細的眼睛,「洋芋蛋」背誦的唐詩宋詞,「洋芋蛋」寫的黑板報,就成了小女兵滋潤心田的甘霖。借口去看有無家書,去看報紙,少女情竇初開拋出繡球。倆人很快就進入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熱戀境界,如果天公作美,不,如果是中共像它宣揚的那樣「婚姻自由」,小女兵與「洋芋蛋」的故事發展下去,一定是一個讓人羨慕的美滿結局。

但是,組織上決定是要把這個湖南妹子給比她大14歲的營長。營長是從山東一路打到新疆的老兵。長得虎虎生威,敦敦實實。小女兵分到他轄下所屬的連隊後,第一次見面就被他瞄上了。這個小丫頭,長得直端端的,圓臉上那倆隻眼睛水汪汪的!說話不緊不慢。先是連長出面介紹營長的好處,星期天一上午沒介紹完。指導員接著講黨的政策,兩個人車輪戰式地勸說,卻得不到一點反應。小女兵死活一個不答應。報告營裡,營教導員親自出馬。說,是組織決定,你參了軍就是軍隊的女兒,黨的女兒,就要聽黨的話。小女兵眼淚汪汪的:還要怎樣才算聽黨的話?從長沙那麼遠來到新疆,哭過了還是干,背石頭背得兩個肩膀全磨破流血,也沒有怨一句。現在個人的婚事爹媽都包辦不了,黨組織為什麼還要包辦?

連長指導員教導員談了個遍,誰拿這個湖南辣妹子也沒辦法。指導員洩氣了,對營教導員說,營長要是一開始把她留在身邊,就是來個霸王硬上弓,也不會這麼難了。為什麼?那時湖南妹子還沒有和小文教相好上呢。

營教導員聽後一拍大腿,你怎麼不早說還有一檔子事?調走小文教,分開他們,磨個一年半載的,不信成不了!幾個人一商量,營長的婚事真又是絕處逢生!

營連當即決定把小文教調到山裡的畜牧排。營教導員很為有了這辦法興奮。第二天上午,指導員找小文教談話,交工作,不給他留與小女兵見面的機會,下午就把小文教趕到了山裡。交待山裡畜牧排,不准小文教隨便下山,小女兵從修渠工地背石頭回來,已經是吃晚飯的時候,兩個人便連最後一面也沒見,此番一別,便棒打了鴛鴦。

被相思折磨著的小女兵一天天盼著,幾次請假都沒被連隊批准下來,天真的小女兵真想像一隻白天幹活時身邊環繞著的蝴蝶兒一樣長上翅膀,飛到山裡去,去看一眼心上人,有時候她又嗔怪小文教怎麼不回連隊來,哪怕只在自已身邊停留五分鐘!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有一天畜牧排的排長神色慌張地趕回了連部,帶回來山裡夏牧場的凶信:弄去山裡放羊的小文教被狼掏吃了,人找到時,只剩一堆白疹疹的骨頭。

小女兵沒聽完就暈了過去。

湖南小女兵鬧著進了一趟山,連隊怕她也尋短見,派了一個和小文教一起來的學生兵做監護,又讓一個和她一起來的湖南妹子陪她去。

她就在「洋芋蛋」被狼掏空了的樹下一動不動地守著。上面是瓦藍瓦藍的天,對面是連綿不絕的青山。長天飄過的一片片白雲繞著大山起伏的草原鋪展到了眼前,草原菊開得一片黃一片黃,野芍葯火紅火紅,再遠些,平展展的一片藍,是最讓人觸景生情的勿忘我。草原蝴蝶很多,一對對蝴蝶上上下下起起落落。小女兵的淚泉水樣湧了出來,她淚眼裡彷彿看到小文教揮鞭牧羊的樣子,向她微笑著又漸漸遠去,她淒切的喊聲草原為之落淚。她說,她的命還不如祝英台,她願化作一隻蝴蝶去追尋「洋芋蛋」,追隨「洋芋蛋」的魂靈,蒼天卻不顯靈,唉!她哪裏知道,這一切於蒼天何干?都是別人導演好的一齣戲。

從夏牧場回來後,連隊裡再也聽不到小女兵笑聲,有很長一段時間愣神發癡。一天難有一句話,連隊沒活幹時常一人獨居房中,靜坐,讀書。喜歡獨自去林帶、田邊散步。幾十年過去了,小女兵搞了一輩子財務,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兩袖清風一身正氣,有很好的口碑,極受同行敬重。

每年小文教遇難的日子,小女兵都會把為他寫的詩稿焚化在他墳前,在小文教埋骨的那片牧場邊有很肥美的酥油草,有水流湍急的一條河,有一片片隨著雪溝水線繁衍的松林。松林的上面,清晰的雪線劃出了另一個世界。站在較高處的河岸上,望著起伏的草灘,一片黃一片紫的。湖南妹子的「洋芋蛋」魂系此鄉,按一些吃不到葡萄的人說倒也是個好的去處,只苦了癡情的妹子,不能化蝶相隨,一生夢思魂追。雖然人老回歸湘江畔,心卻永遠留在了這片埋葬了愛情的草原。

這位湖南妹子終生未嫁,退休後回了湖南長沙近郊老家。講故事的人告訴我這些時,要我隱去名姓,不要再傷她的心,可是,小女兵一生的悲劇不僅僅是中共統治時期的「梁祝傳」,更是一曲中共罪惡的見證史。

──轉自《大紀元博客》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8-11 10: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