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媒曝光網癮少年經歷的「死亡訓練」營

人氣 44
標籤:

【大紀元8月13日訊】8月2日凌晨,原本身體結實的16歲少年鄧森山,在進入南寧起航拯救訓營13小時後,變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這起慘案讓那些以為把孩子送進了和風細雨「拯救營」的家長們猛醒,伴隨著的是深深的痛悔….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無論再過多少年,鄧森山的父親鄧飛也沒有辦法忘記8月1日這個下午———孩子鄧森山說:「爸爸,我們不要在這裡,我們回家去。」孩子還說:「 爸爸,你買個電腦讓我在這裡玩吧。」鄧飛沒有答應,孩子勾著頭站在那,不說話的樣子,成了最後的樣子。

「我要是聽孩子的話就好了,孩子不喜歡那裏,我要是聽孩子的話就好了……我永遠想不到裡面是那個樣子。」

鄧飛像祥林嫂一樣,一遍一遍地說。

慘叫聲「吵得人根本沒法睡覺」

「他爸剛走,車還沒開遠吶,沒有喝水吃飯,鄧森山就從飯堂被兩個教官直接拖到禁閉室去了。」
和鄧森山分到一個宿舍的小安(化名)說,「這沒什麼稀奇的,哪個進來都一樣,不說什麼的,先打一頓再說,沒有哪個逃得過。」

那天晚上過集體生日晚會,小安記得教官也讓鄧森山參加,「就看到他臉色好慘白,沒有精神,也沒有說話。」

鄧森山被教官命令在籃球場上跑步的時候,附近村子的少年小東子(化名)經過操場。他最後看見鄧森山已經是夜裡9點多,一個穿白色T恤短褲的教官和四個孩子在操場上,其中「那個胖一點的」(鄧森山)看上去已經累得虛脫趴在地上,根本跑不動的樣子,「一個身穿白色籃球運動服的教官用一條長約半米的皮帶抽著那個胖一點的」,小東子知道他們經常要被罰跑100圈。

小東子聽到數數的孩子已經數到了86圈,可是那個胖的趴在地上,教官就用皮帶抽他,還說「你跑不跑,不跑還抽你。」

小東子只聽到一聲接一聲的慘叫聲,皮帶抽在肉上的聲音,「聽著好嚇人,好殘忍。」聲音很大,「200米以內我敢保證都能聽見那清脆響聲!」

過了兩三分鐘,小東子再轉悠一圈過來,教官還在打「那個胖的」,「就在旗桿下面」。雖然是晚上,籃球場上的燈光還是好亮,小東子說:「我看得很清楚。」

小東子已經不奇怪這樣的情景和慘叫聲,小東子的爸爸也一點不吃驚。因為家離這個學校很近,幾個月來,這樣的慘叫聲常常持續到深夜十一二點,小東子的爸爸說,「吵得人根本沒法睡覺,我都想投訴。他們沒打完,我們就不能睡覺。」

小東子也看見教官常領著學生去附近的診所。


16歲少年鄧森山生前。(網絡圖片)

「我永遠想不到,裡面會是這個樣子」

爸爸鄧飛總說,孩子鄧森山很好的,就是喜歡上網,打遊戲,孩子1.65米,65公斤,肌肉很結實。

鄧飛說:「小的時候,他喝的水,你要是去喝一口,他就不喝的。他從小就是這麼脾氣倔的,要是別人對他兇,逼他幹什麼,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我想這也是他在那裏被打死的一個原因。他脾氣那麼倔,你越打他,他越不服的。」

「那時候電視台的廣告放了好幾個月,好感動人的,那是省裡的電視台,我怎麼可能不相信呢?。」

「孩子和我在學校裡轉了一大圈之後,只說:『爸爸,我們回家去,我不要呆在這裡。我們回家去。』我當時只覺得這裡陰森森的,孩子不喜歡這裡,其實孩子是有感覺的,可惜我沒有聽孩子的話。」

當天,鄧飛夫婦到學校辦公室交了7000元學費,在校方提供的協議書上簽了字。

臨走前,工作人員還一再承諾,前兩天先讓孩子熟悉一下環境,不會進行體力訓練,更不會體罰,等他適應了以後再開始訓練。

鄧飛知道,孩子不喜歡那裏,孩子和他們也從來沒有分開過那麼長時間。「可是想一想,也許一個多月以後會好一點,對他有好處,我就硬起心腸開車走了,走的時候,那種陰森森的感覺就一直在心裏面,現在想起來,真後悔啊。」

「我永遠想不到,裡面會是這個樣子。我只後悔,為什麼不聽孩子的話,把孩子交到這樣一群人手裡。」

鄧飛工作很忙,平時不在家,孩子媽媽有時候也不在家,鄧森山週末從學校回來,也經常一個人在家裏面,沒有人陪他,「要是我們那時候多陪陪孩子多好。」


滿身傷痕的16歲少年鄧森山的屍體。(網絡圖片)

「殺人了,教官殺人了……」

一位姓林的爸爸是被一個陌生女人的電話從夢中驚醒的:「你是×××的爸爸嗎?我帶著媽媽在南寧第二人民醫院看病,你的孩子在這裡,他身上好多傷,好嚇人!他們老師在這,他讓我悄悄給你打電話,你快點到他們學校把他接回家吧!我看著那些傷都要掉眼淚的。」

「我開始以為她是騙子,怎麼可能呢?」

在學校體檢室的台階上,周圍的人掀起孩子的衣服,可以看到後背被竹板打過的一道道血痕,胳膊上曾經化膿又結疤的一個個傷口,腿上也沒有被放過……林爸爸突然用手摀住眼睛,癱坐在台階上哭起來:「他們怎麼能這樣對孩子?他們怎麼下得了手……」

另一個一直被吵得沒辦法的人,是睡在操場對面值班室裡的老人,「好殘忍的,用一根斷的木頭椅子腿打人,就在旗桿下面……那個教官是他們的副總教官,以前聊天知道,他和好幾個教官都在部隊帶過兵的。」操場上不斷傳來慘叫,老人隔著窗戶悄悄看著「打得好狠。」

和鄧森山同宿舍的小安躺在床上,同屋的一個老生被叫去幫忙攙扶鄧森山,不到15分鐘,老生就急匆匆衝進來拿拖把,「他說要拖地上的血,我才知道,這次打得太狠了。」

等老生和教官把鄧森山連拖帶拽弄到下鋪的床上,小安才看到鄧森山渾身都是濕的,鄧森山在床上抽搐,小安看見教官朝他胸口踹了一腳「大概想著他是裝的。」

教官走了,小安趴在上鋪悄悄看著鄧森山,不到一會鄧森山就開始嘔吐,然後昏迷著說起話來:「要爆炸了……地雷爆炸了……」「殺人了,教官殺人了……」

病歷顯示,鄧森山是8月2日凌晨3時被送到吳圩鎮中心衛生院的,當時他已是奄奄一息,測不到血壓和脈搏。症狀是嘔吐、大汗淋漓、呼之不應、雙眼上翻、四肢時有抽搐。

3時10分,16歲的鄧森山呼吸停止;3時15分,心電圖呈一條直線,宣佈死亡。

「拯救訓練營」被取締

8月4日上午,趕來學校的只有部份家長,等待中的孩子們把各種各樣的紙條從鐵欄杆縫隙、水房窗戶扔出來:

「我要回家,救救我。」

「姐姐幫我打電話給我爸爸,叫我爸爸來接我。這裡好恐怖。」

「我想家,我受不了這個地方了。」

「請跟我爸爸說,這裡打死了人,學校不給打電話,叫我爸來接我。」

「這個學校是個非常殘酷的學校,這裡的每一個學員百分之百都被打過……」

8月7日,南寧市江南區當局宣佈取締「拯救訓練營」,並對這個機構的13名人員以涉嫌故意傷害罪、非法經營罪進行刑事拘留。

122名學員已全部被家長接回。

違心的書信——「我很幸福」

小安離開學校到了南寧的賓館裡,說話時還是一直把手放在膝蓋上,眼睛看著地上,偶爾抬起來,又慌亂地低下去。

「教官教我們這樣坐的,坐不好要打。」

「日記、週記裡也不能寫挨打的事,輔導老師說這是學校的秘密,不能隨便寫。我就寫很幸福,很高興。

小安的媽媽眼淚湧上來了,「我們的孩子很活潑的,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當初最吸引小安媽媽的,就是學校廣告中的定期心理輔導,但小安說:「快40天了,一次都沒有。」

關於教官,今年4月,在廣州的起航拯救訓練營曾公開發出招聘啟事,要求應聘者應有五年以上部隊服役經歷,有帶兵經驗等。

「我快不認得自己的孩子了」,小安媽媽說。像小安說的一樣,一個孩子在寫給媽媽的信裡也是「很幸福、很高興」。

「生不如死」 的電擊治療網癮

最初引起外界對暴力治療網癮關注和爭議的是山東楊永信的電擊治療法。這家位于山東臨沂的網戒中心全名叫「中國楊永信網絡成癮戒治中心」,曾經風光一時,現已被叫停。

報導中稱,楊永信獨創的「醒腦療法」是用1毫安~5毫安的電流通過腦部。具體的操作是,他在網癮孩子太陽穴或手指上接通電極,以電流刺激腦部進行治療。

雖然楊永信稱「醒腦療法」很安全,但經歷過這種療法的網友卻形容「讓人生不如死」,更有網民形容楊永信的電擊治療網癮方法虐待患者毫無人道。「電頭的感覺就像用毛線針從太陽穴一邊扎進去,再從另一邊扎出來。」網友騰飛在百度「楊永信吧」用「非人的日子」形容自己在網戒中心的經歷。

曾有在網戒中心「表現出色」的孩子離開後,在網上發帖陳述自己的痛楚,用文字、圖片、視頻等方式表達對楊永信的憎恨,有的甚至揚言要報復。

據《重慶晚報》報導,不少曾接受治療的患者在接受採訪時也表達了類似看法,形容網戒中心「和傳銷一樣」,如同地獄。

但出「獄」時,家長都很高興,因爲每一個出來的孩子見到父母時都要下跪、抱頭痛哭。因爲這是楊永信要求的,否則馬上再進行電擊治療。

網癮治療「四大流派」月費五千到上萬

公開數據顯示,目前中國有青少年網民1.6億以上,10%存在不同程度的網癮,即約1600萬人。

華中師範大學特聘教授陶宏開對東方早報記者介紹,現在全國各地有300多家治療網癮的醫院、基地、中心或學校,絕大部份是採用強制性的打針吃藥、電擊電療、禁閉關押、打罵恐嚇、暴力訓練等方法。「有4個流派。我是屬於兩把椅子類的,面對面溝通的;陶然為代表的以藥物為主治療的;楊永信為代表的,以電擊治療為主的;還有一把戒尺的。」

他說,不管是藥物,還是電擊、暴力治療的,都是表象上的,而不是從根本上解決青少年的網癮問題。事實證明,這些方法非但沒有效果,反而造成第二次摧殘,加深了他們的心理問題和人格障礙,使得他們對父母產生了怨恨、報復情緒和強烈的反社會意識。

陶宏開舉了一個例子:一個大學老師的16歲兒子,曾被送到某戒網癮中心治療。在治療完後,父母把他接回家,他第一句話就說:「我告訴你們,我活著就是讓你們痛苦的。從此我不讀書,不上大學,不結婚,不生孩子,讓你們斷子絕孫。」這是他被該大學邀請去做報告時,校方告訴他的一個例子。

「這個網戒中心,收費特別高,簡直就是騙錢。」他說,全國這些治療網癮的機構,臨沂一個月收費五六千算是少的,多的達上萬元。

「網癮不是孩子的錯。」陶宏開表示,孩子沉迷網絡,往往存在家庭、社會的原因。他分析,導致青少年網癮的原因有以下方面:

家庭教育中存在的缺陷。尤其是家長對孩子的過度關愛和期望;學校重教書、輕育人;社會文化中存在有害因素。只有找到他們沉迷於網絡的原因才能真正治本。

他呼籲有關部門來管一管網癮治療機構,「我想問一下衛生部:難道只有楊永信的治療方法不正確嗎?其他300多家機構呢?有暴力的,有關禁閉的,這些都對嗎?」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電休克療法毀網友 央視「戰網魔」力挺
唐恩:從央視讓民眾電休克談自焚造假
拯救青少年電腦中毒  南韓政府向網癮宣戰
【萬言書】從妖魔化到電擊 觸目驚心的網戒真相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送禮帶威脅 誤判拜登遭打臉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就錯?歐議員籲制裁陳全國
【新聞大家談】DC大兵轉移 蓬佩奧發神祕數字
【西岸觀察】家族醜聞纏身 拜登上任遭彈劾
【財商天下】四年成績亮眼 川普:我將再次歸來
可憐綉戶侯門女  獨卧青燈古佛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