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皆有靈 從茶談起

衛明

小窺古代茶文化不難看出,萬物皆有靈。(攝影:孫幗英/大紀元)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中國的茶道文化源遠流長。在無神論的變異文化的衝擊下,茶道文化雖有殘留,但已不被人所用。小窺古代茶文化不難看出,萬物皆有靈。「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

古人採茶不僅對天時、地利有講究,對採茶的人也有著嚴格的要求,好茶必須好人採。具體要求是:道德品質好、淡泊名利的未婚少女,採茶時要求什麼都不想,或只想好事,不許想壞事。據說這樣採得的茶味正、純、好喝。看來,茶葉不僅在我們這個空間吸附性很強,在另外空間靈性也很強。

茶葉的這種靈性被一些專業人士所利用,自然就起到了人世間任何物質都無法取代的妙用。如:男女各貼身帶一包茶葉,一個月後互相交換沖飲,能達到陰陽平衡,改變陰盛或陽盛而帶來的不良個性。一些達官貴人專找未婚少女用嘴採茶。據說這樣製出的茶也能起到陰陽平衡,延年益壽的作用。傳說有一廟宇的住持對前來求拜的心高氣傲、不可一世者,或心灰意冷厭世者等各式人物都是一杯茶「請喝茶」。小和尚看得多了如悟真機,道:「這太簡單了,無論何人,不都是請喝茶嗎?」住持照小和尚腦袋上就是一棒子:「去喝茶。」不知小和尚喝過茶能否真正悟到真機,這茶裡是否有功不得而知,但茶和茶的內涵不同,作用自然就不一樣。

古人評定茶的標準是一級茶是生長在岩石縫中靠天收的茶,二級茶是生長在有土的岩石上靠天收的茶,三級及三級以下的茶是人工茶。可見茶的好壞之分與天時、地利與天地之氣密不可分。

沖茶的水也是很有講究的,上游的水奔騰性烈,沖出的茶喝了易上火,中游的水平緩而有活力最易沖茶。由此看來,水的流速也能改變其特性。物與物、生命和生命的交融也存在著最佳的搭配,相生相剋之理,絕非想當然。

人不相信神的存在,自然難以相信萬物皆有靈。隨著現在所謂社會的發展,貪婪心的膨脹,人在混亂了人的道德倫理的同時也混亂了地球上的一切。人們在變異的觀念帶動下製造了違背天意的大棚蔬菜,加之化肥、農藥等變異生命的加入,不僅破壞了人世間的生態平衡,而且從根本上變異了植物的本質,催肥劑、瘦肉精等化學添加劑同樣從生命的本質上改變著禽獸。自以為是的人類肆無忌憚地改變著千百年來神所安排的食物鏈,然而卻忘記了人類是億萬食物鏈中的最終環節,從最低層一層層變異「傑作」的積累,最終消費這些變異積累的還是人類自己,害的還是人自己,不是嗎?變異的糧食、變異的蔬菜、變異的禽獸都與人息息相通,自然惡性循環地更加變異著人類自身。

萬物皆有靈,如何在物的「靈」上加以研究、利用,根本的前提就是人必須相信萬物的主宰--神的存在,隨著法正人間的到來,萬物都將被物盡其用,各顯靈通。

(本文轉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石頭有沒有生命呢?記得不久前一篇關於「石頭走路」的文章,說在美國加州的死亡谷(Death Valley)有塊會自行移動的石頭,許多學者對「它」進行研究,卻發現怎麼解釋都解釋不通,石頭怎麼會走路?難道石頭也有生命嗎?
  • 大千宇宙,處處神奇;萬物皆有靈,到處是生命。而一體的生命中是善惡同在、正負共存的。你得時刻抑惡揚善、擇正汰負才行。整個生命的進程中,隨時隨地面臨抉擇的關鍵,時時刻刻面對選擇的挑戰。
  • 我相信萬物有靈這句話是對的,但沒想到萬物竟真的有靈。
  • (據中廣新聞報導)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為了讓地方特色產業及設計美學更為貼近社會大眾,舉辦台灣OTOP「一鄉鎮一特色」設計大賞,今天起到8月2日在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展出「台灣OTOP設計大賞‧台灣好茶」,希望讓民眾感受地方生活的美感與茶文化的傳統與時尚。
  • 【大紀元5月26日訊】為了更有效刺激科學機構對以上所述之研究計畫產生足夠的興趣,我相信讓一些人親自觀察並經歷「生物通訊」的發生過程是很重要的,而且越多人越好。這應該對於思想仍然開放,能接受不尋常觀念的年輕人尤具吸引力。
  • 「生物通訊」與全人健康之間,似乎可能同時存在著正面和負面的影響。
  • 我並不想深入討論比較宗教(comparative religion),但想談談自己早期接觸組織性宗教的親身經驗。我父親在小鎮上的長老會主日學校擔任多年的管理員,而我在主日學校的第一年就因為全勤紀錄而得到一枚寶石別針,並在接下來的十年間年年獲得一枚。
  • 在逐一列舉未來可能的「生物通訊」研究想法之前,我想先為讀者回顧我的研究到目前為止所帶來的諸多想法。其中之一是對實驗者意念的考量。一個實驗者的正面或負面預期,是不是真的會對實驗結果產生影響呢?初步觀察的結果,答案是肯定的。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之一就是將實驗程序完全自動化,試圖將實驗者的意識從實驗環境中排除。第三章關於植物對豐年蝦死亡的反應實驗對這樣的程序設計有詳細描述。
  •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稍早提過的保羅‧馮‧華德說動米拉‧克勞馥博士(Myra Crawford, Ph.D.)造訪巴克斯特研究基金會實驗室。克勞馥博士是阿拉巴馬─伯明罕大學(UAB)家庭與社區醫學系(Department of Family and Community Medicine)的研究部主任,前來聖地牙哥的目的是為了另一項計畫。訪問實驗室期間,她自告奮勇讓我們從她的口腔中收集白血球。
  •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七日,之前提過的科學暨哲學大學(USP)在洛杉磯主辦一場不對外開放的活動──「統一科學大會──空間的本質與意識的關聯」(The Unified Science Conference–The Nature of Space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Consciousness)。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