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28)

群魔禍國失自由 絕食維權拘留所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中共把中國的老百姓玩弄得像是被它捕獲的獵物一樣,那真是要關就關,要殺就殺,要賣就賣。在這塊他一手遮天的土地上,誰能夠不懼怕它的淫威?這個西來邪靈是如此專精於十惡十毒之術,誰要想反抗它,那代價一定是萬分慘重的。中國的悲劇歷史上有多少被冤枉致死的人,臨死前都是高呼口號「共產黨萬歲」的。母親曾經給我講過她工作單位裡老所長的故事,這個老所長曾為所謂的「新中國的科研」立下了汗馬功勞,可是當他被打成走資派的時候,天天被批鬥,受盡凌辱折磨,每天被批鬥時脖子上都得掛50多斤重的鐵塊,他實在是受不了了,想歇一下,怎麼歇呢?那當然只有自殺一條路了。有一天他終於趁那些監視他的人不注意的時候,悄悄地跑到五樓上跳了下來,他跳的時候,高喊的一句口號就是「共產黨萬歲!」你說這是什麼道理啊?都被迫害成那個樣子了,怎麼不喊「打倒共產黨」呢?那時我的母親還很年輕,當然不懂其中的奧妙所在了。

因為那個所長有牽掛呀,他還有老婆和仨孩子呢,共產黨可是搞株連的老手,他死了,「畏罪自殺,死有餘辜」,那些惡魔會不會找他的親人算賬?他可不想把那五十多斤的鐵塊留給兒子掛。中國的老百姓,有多可憐,連死都不敢啊!不怪有人說,一個好人,在中國還敢生活,那真是太勇敢了。當然,那個老所長一家最終還是沒有逃過中共的魔掌。老人家從高樓跳下來之後,並沒有一下子嚥氣,掙扎了很長時間。當他的身體還痛苦的在血泊中扭曲,很快周圍就圍上來一圈文革中的軍宣隊人員,一個頭頭指著那個掙扎著的身體說:「他這個自絕於黨和人民的走資派,真是死有餘辜!」說著叫幾個棒小伙把那垂垂待死的身體從血泊中提起來,「啪」的一聲扔到卡車裡。在大家還能聽到老所長在卡車廂中的呻吟聲時,那卡車就一溜煙的向火葬場開去了。不一會,得知消息的老所長的妻子和兒女像一行失群的燕子一樣疾跑來看父親時,那門前地上只剩一灘血跡了。

這是幾十年前的故事,沒想到歷史的車輪滾過了這麼長的路程,今天的中國,情景依然,甚至朱顏未改。不過可喜的是一部分人們覺醒了,不再懼怕中共了,但那共產黨惡魔的本質是不會變的,甚至更瘋狂了。在所謂的公審那天,旁觀者朱曉東只是到法院去看看,關心一下他認識的朋友兼功友的境遇,可是他怎麼也想不到,他這一看,就遭到了群魔的綁架,接著又遭受到無數的迫害。其實,我的家人甚至都不認識朱曉東,表妹宇新說,在防暴警察拖子傑上車時,走過來一個穿黃衣服的人,他向宇新問道:「出什麼事了,為什麼抓人?」那人就是朱曉東,宇新還沒來得及回答的時候,就看見無數警察向他們轉過頭來。「你快走吧,他們注意到你了!」宇新有些緊張地對朱曉東說,可是已經晚了,那些人衝過來了。那些警察揪住了朱曉東的胳膊就往車上拽,朱曉東抗拒著,同時大聲揭露著他們的無恥,但是他畢竟只有一個人,對付一大幫武藝高強的防暴警察,那就太不是對手了。

朱曉東被送到拘留所,判了十天行政拘留。他抗議這種對他的無理迫害,天天高喊「法輪大法好」,他的聲音在拘留所上空震盪著,使警察驚怵,使邪惡的迫害因素在消減。拘留所為了加重對他的迫害,把他關在一個刑訊室裡,給他帶上手銬。但手銬並不能使那顆追求自由的心靈妥協,朱曉東就在那裡進行絕食抗議。那些日子濟南天氣特別冷,好像所有的壞東西都向濟南湧來了,濟南的法輪功學員們關心著自己功友的安危,大家給他發正念,不斷的報導著他的消息。竊國的中共是凶殘的,他們在朱曉被囚禁第十天後,把因絕食抵抗迫害,身體已經非常虛弱的他送到了山東最邪的王村勞教所去了。王村勞教所是非常邪惡的地方,我的父親,還有我前面寫的沈劍平都在那裡受到了煉獄似的折磨。雖然大法弟子的意志沒有在那裡被摧垮,但是隨著他們施加於法輪功學員身上的殘酷迫害一天天的被曝光出來,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邪惡的惡毒手段,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所使用的酷刑折磨真是令人齒冷。朱曉東又被他們送去了那個人間魔窟,但我相信,一向正行的他一定會在那裡堅持自己的信念,踏平荊棘成大路的,大法弟子的輝煌在哪裡都只會被烘托。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大陸大法弟子受到那麼嚴重的迫害,我們海外的同修們一樣感到沉重。寫著寫著,我的心又懸了起來。要知道,我的母親還在魔域,她現在的處境是怎樣的風雨飄搖啊!推己及人,我經常會想到我們千千萬萬在中國大陸的紅色恐怖中依舊正念正行的功友們,他們的勇氣和大善大忍之心經常是那麼輕易的就打動了我的心底。我的父母親已經承受了無數次痛苦的中共打壓,我真的不希望他們再受到中共的那種「禮遇」了。可是,在中國,一切都是不能預知的,什麼不可思議的迫害都可能發生。只要你的思想同中共不一致,那你幾乎日日就是中共的迫害目標。人們說水能載舟也能覆舟,這條中共的惡船早該覆滅了,它現在還能在民眾的大浪中顛簸,可能神就是讓人們在風雨中快些成長起來吧!古人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它的惡報也只是時候未到罷了,中共這個做惡多端的壞東西,神怎麼能讓它永遠這樣在中國禍亂下去呢?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