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29)

正念正行大法徒 不穿囚服煉功人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子傑因為想進法庭旁聽,竟然被抓到拘留所,這連她自己都沒有料到。細想一下,雖然不可思議,但每個中國人也都能理解,在中共這個流氓政府治下,還有什麼稀奇事不會發生呢?手持司法權,誰想說它們不愛聽的話,眉頭不皺的就可以塞你到監獄裡去。而且,勞教所是需要大量的免費勞動力的,「中國製造」世界暢銷,為什麼?成本低啊!其實說白了,是沒有成本,有多少「中國製造」其實應該更名為「中共勞教所產品」呢?因為迫害,許多法輪功學員背井離鄉,有些幸運的申請到國際難民,投奔到西方自由世界,在商場裡發現了自己在勞教所裡做苦工生產出來的產品,竟然從昂貴的工藝品到必備的家庭用品包羅萬象,那滲透著無辜民眾的血淚與生命的「中國製造」是多少人的噩夢啊!中共的迫害還真是無本萬利呢!

父親庭審那天被綁架的幾人中,只有田尚珍一人回家了。其餘身強力壯的都被送了勞教所,判了一年九個月。田尚珍能夠回家,有其他的原因,但是還有一個原因卻是令人啼笑皆非的。勞教所是需要大量勞動力的,來一個不要工資的工人當然是件好事,而且一幹就是好幾年,還可打可罵的。這樣,勞教所同派出所就不只是簡單的合作關係,還有一個骯髒交易的互惠互利關係。派出所給它們送去一個判了幾年勞教的人,勞教所就給派出所一筆錢,兩方得利。所以,派出所判決勞教才如此的樂不知疲,而那個公安自留地也才能夠不斷有大量幹活的奴工。可勞教所也是挑人的,那個田尚珍已經八十歲了,能幹得了什麼?弄不好出了人命怎麼辦?所以勞教所不想要她。雖然田尚珍在公審過後被抓到派出所,但最後她還是被放回家了。在瘋人院似的中國,這種令人類世界貽笑大方的事情,那可真是比比皆是。悲夫,五千年的中華文明,被這些納粹禍亂殆盡。

子傑被押進拘留所,這可是她第二次進拘留所了。第一次是陪母親去要抄家清單的時候,結果清單沒要成,還在馬路上挨了一頓打,被銬在派出所熬了一宿才押送進拘留所。小姨曾是個老中共黨員,還在她以前工作的單位還當過組織部長,只因法輪功把自己女兒的癌症治好了,她才相信和修煉法輪功的。經歷了一次十天的拘留,小姨竟然沒吸取中共威懾的教訓,這回又因為想參加旁聽被抓了。以前沒有從來沒有成為過中共打擊對象的她,這回終於親身體驗到中共暴政的滋味了。可經過這兩次被抓,小姨已經完全認識了中共的邪惡本質,那就是這群流氓是絕對不講理的,它就是一個單純害人的邪靈,這個邪惡政權弄到今天「天滅中共」的下場一點也不奇怪。作為一個修佛的人,是應該以慈悲為懷的,所以小姨在痛苦的關押期間想的最多的一個問題,那就是趕快救人。

古代和當代的智者都知道,末劫的宇宙正在飛速的走向崩潰,無數的生靈將在這種天翻地覆的大淘汰中從宇宙中永遠地消失,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可是有些人,包括拘留所的警察是不知道的,或者是不相信的,怎麼才能救他們呢?那是子傑魂牽夢繞的一件事情。她明白了自己在那種情況下只能做兩件事,一個是堅決不能配合邪惡,因為他們的一切做法都是同宇宙的安排相牴觸,都是在敗壞宇宙,都是在毀掉宇宙的未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最起碼的條件也不能助紂為虐呀!所以她堅決的抵制了拘留所對待犯人的許多要求。第二個就是突破萬難講真相,讓人三退,讓人明白大法好。子傑像第一次進所一樣,不穿象徵犯人身份的號服。「不穿號服不許吃飯!」一個警察呵斥道。子傑站住了,她嚴肅的對那個女警說:「這可是你不讓我吃飯的。」她說完拿著碗就回宿舍了。子傑這麼乾脆就走了,那個警察反而愣住了,一會兒她又走到子傑面前說:「今天號服不夠了,你算撿個便宜,可以去吃飯了。」子傑沒說話,端著碗就去吃飯了。過了不久,那警察就對在押人員說:「法輪功不穿號服就算了。」這樣子傑和功友苗培華,在拘留所裡就再也沒因為穿號服受到什麼難為。

子傑和苗培華在拘留所抓緊時間講真相做三退。有一天,媽媽竟然接到子傑打出來的電話。原來子傑因為沒有任何犯罪事實和案情,沒有受到嚴厲的搜身,而且由於子傑的機智,她的手機至今還藏著自己身上。小姨子傑只和母親說了一句話:「我給你們猜個謎語,一等於二,二等於三,三等於十一。」說完,她就掛了,弄得母親一點都摸不著頭腦。說實在的,我也猜不出小姨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後來母親想了半天,以為自己猜出來了,便得意地對宇新說:「我猜出來了,一等於二,就是子傑和苗培華二個人,在裡面形成了一個整體。」「嗯,這還算不錯。」宇新說。「那二等於三,三等於十一,就是她倆人在拘留所呆了三天,還有十一天就可以自由了。」母親說。宇新搖著頭說:「這你就猜錯了,你把我媽的境界也看得太低了!」後來宇新告訴我們,那個謎語其實是她們倆在拘留所裡面呆了三天,使拘留所在押人員三退的人數。這使母親很感動,大法弟子子傑,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以救人為已任的。

一天玉函路派出所的兩個警察竄到拘留所,給子傑和苗培華看打算要勞教她們的決定書,並讓她們簽字,時間是一年零九個月。這樣的荒唐事情,可能只有在中國才能出現,什麼道理啊?就是在法院說了幾句想進去旁聽的話就判勞教,哪國哪朝代也沒有這麼不講道理啊!而且那個苗培華是連法院大門都還沒踏進去呢!聽了這個消息,我和母親都吃了一驚,怎麼也不能相信,因為這樣的決定實在是太離譜了。子傑和苗培華怎麼能在上面簽字呢?我們都從心裡否定著它們這種無理迫害,但是這個決定還是在我們的心裡留下了陰影,中共本來就是一群流氓,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來推理它們的。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