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21)

腰包裝滿論私刑 握別功友鬼域中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秋蓮和張燕的家人,為了自己的親人能夠逃脫勞教的凶險迫害,拚命的給那些警察送錢,她們兩人雖然不同意,但也無計可施。可歎的是一個老百姓又能有多少財力呢,到了九月的時候,他們的積蓄就所剩無幾了,送錢的數額也就沒有那麼大了。那些邪惡警察見沒有油水可撈,就漸漸地露出了森森的獠牙,對他們被禁錮的親人毫不手軟,刑訊和逼供也就一天天的加重起來。無論警察採取的是什麼手段,其實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千方百計的讓她們寫保證,因為如果有了保證,既可以對上級塞責,又可以對獻上自己全部家當想保全自己親人的家屬有所交待,警察坐收了漁翁之利,又可以賣個人情,真是兩全其美。但是,警察的想法其實真是笑話,送錢的親屬就是知道自己的親人不肯寫什麼保證才送錢的,要是能夠保證不煉,那不早就自由了嗎?還用送錢幹什麼呀!到了這一步,上了當的親屬們也只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其實自古以來,做人做正事就是得走正門,走偏門能奏效那就不成為正法修煉了。

秋蓮的辦案人呢,做的就更絕。等商君再也無力滿足他們如饕餮般的慾望時,那些收過禮的警察忽地就一個都不見了,換上了一些生人,說是市裡的610要對她從新審理,那錢自然是白送了不說,反而審得更加聲色俱厲,結論當然是勞教。商君好不容易見到了妻子,淚水滾滾,但是卻再也找不到那些拍著胸脯保證一手交錢,一手放人的警察了。他們當時把錢放入袋子時大包大攬說一定會把他的妻子放出去,商君輕易就相信了。是啊!他們可以隨便把人關在這裡,當然有權利決定放人,可現在錢都給了,怎麼就變卦了呢?他傷心地說:「我一定要找那個大隊長,他不放人,就得還給我錢!」其實商君這些氣話也只能是說說而已,他向誰去要錢?又有什麼證據呢?最後那錢自然是沒要到,秋蓮和張燕卻在中秋節被送去勞教了。唉!作為法輪功家屬也真是苦啊,他們深深的理解,對法輪功學員來說修煉有多麼的重要,所以也能夠理解堅持的意義。可中共治下,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人權保障,看著自己的親人無緣無故被關押,心痛自是不用說,邪惡的中共警察卻又使得他們最終人財盡失。送錢者真是不瞭解中共是個什麼東西,那是殺人不吐骨的惡魔啊!它從來都沒有講過什麼信譽,誰相信了它,誰就只好自食苦果了。

駱秀芳同母親一樣,公安找不到一點材料可以把她們治罪。但是就這麼放了也不甘心啊,就把她們秘密的關押在轉化班,在親人們眼中,她們就是失蹤了。駱秀芳上大學的女兒被「和平奧運」一番折騰,搞得父親逃亡,母親被關押,沒有辦法繼續自己的學業,只好輟學四處查訪,沒想到她還真的找到了在押的母親。一天,秋蓮正在悶坐,窗上忽然探出一個陌生女孩的頭來,她悄悄地問:「駱秀芳在嗎?」這著實把秋蓮嚇了一跳。秋蓮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就是駱秀芳最掛念的女兒,她連句話也沒來得及回,掉頭就衝到走廊對面的駱秀芳的房間。「駱秀芳,快!快!!你,你女兒來了!」那緊張和興奮的樣子絲毫不亞於一個虔誠苦修的人突然看見了神跡。也不怪秋蓮這麼慌張,這個隱秘的轉化班是一般人絕對找不到的,就是有人找到了它的位置,也逃不過門口守衛老頭的眼睛。那看門老頭不但盡職,而且眼神特別好。他很瞭解中共的意圖,如果你是法輪功的家屬,他絕對不會讓你進來。這孩子怎麼找到了這個地方還進來了呢?駱秀芳急急的來到窗口同女兒談了幾句,那小姑娘就急急的溜出去了,那孩子還真有個機靈勁,那看門人竟然還是沒看見她。

不過從那天起,那個曾經關押過無數大法弟子的地方就被家屬們發現了。母親的妹妹,也就是我的二姨子玉和姨夫也得知了這個地方,便試探著去看母親,他們自然是被門口的看門老頭檔了駕。子玉姨就趴在他的窗台上給他講真相。「大哥,我們可都是好人啊!就是因為想煉功祛病才被抓進來的。你不是看見我還曾經在這裡關了四個月嗎?你說像我這麼大年紀的人能做什麼壞事呀?我可告訴你,法輪功是宇宙大法,你幫他就有福報,你干擾他就會有惡報,你知道前段時間的汶川大地震吧,凡是煉法輪功的人一個都沒死,在危難中喊『法輪大法好』的人都得救了,你說這功得有多大的威力吧!」那老人本來閉目塞聽地幹著自己的事情,這時他忽然抬起頭來問:「真有你說的那麼神嗎?」子玉看到他注意了,就高興的說:「大哥,我是修佛的人,是不能對別人說假話的。你要是碰到什麼大難,喊『法輪大法好』就會逢凶化吉的。」那老人注視了子玉一會兒,把手裡的一隻大花貓放在地上,若有所思地說:「你們倆進去吧,領導要是問我,我就說沒看見。」

「劉品傑,你妹妹來了!」看門的小警察快樂的喊道。「大姨,您高興吧!看到您笑成這樣,我也打心眼裡高興。」小警察說完就回到辦公室去了,看來她是想讓姐妹倆能自由自在的說上一會兒話。對於長時間生活在監禁中的母親來說,在那種環境下能見到外面的親人,別提有多高興了。她拉著子玉姨的手說:「時代真是變了,大法弟子幾年堅持不懈的講真相,現在終於看到開花結果了,人們心中的佛性是越來越顯露出來了。」母親把子玉姨帶來的食品,如數的分給了功友和警察,大家都為母親高興,就像自己的親人來了一樣。母親後來告訴我,通過了那些天的共同生活,警察和弟子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淺了,警察們都知道大法是正的,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就是監室的警察也沒有誰相信那些轉化的鬼話了。

在中秋節的前一天,由於邪惡610再也無法找到迫害駱秀芳和母親的理由,只好把她們放了。母親走時,在鐵門前同秋蓮作別,她緊緊的擁抱著秋蓮那在關押中受盡苦難的身體。「秋蓮,保重,路不會太長了!」淚在母親的眼中氾濫起來。「阿姨,我沒事,祝賀你回家。」秋蓮笑著,那頭柔美的長髮輕掃著母親的臉頰。她們相互深沉的點著頭,作為告別時鄭重的囑托。當母親回過頭去,看見了站在走廊中間的燕子,她仍然是那副沒心沒肺的樣子,笑著說:「阿姨,我回去要吃你做的油餅啊!」

就這樣經過了痛苦的迫害與關押,母親又一次回到家裡。本以為終於可以自由的生活了,沒想到街道與公安的大包圍圈早已悄悄地張開,正在家門口等待著苦難的母親呢。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