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話忠義

font print 人氣: 266
【字號】    
   標籤: tags:

文學是人類文明的重要載體,小說更是人們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歷經數千年的文明洗禮,蘊藏著豐富歷史風貌和文化精髓的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三國演義》、《西遊記》、《紅樓夢》更是璀璨奪目、光耀千古。它們不但豐富了人類的文明,記錄著人類發展的足跡,而且滋潤著人的思想,陶冶著人的道德操守。

四大名著的作用還遠不止於此,站在整個人類發展的全過程來看,也只有今天,在人類走向新紀元的這個臨界點,回頭一看,才能充份認識到這些聖賢先哲們所留給我們的精神食糧,不只是能夠解決精神層面的需求,還在紛繁世事的迷幻中暗示著人們走向未來的途徑。

整個人類的歷史,潮起潮落,花開花謝,物是人非,世事更迭,朝代交替,戰爭和平,也都是一台戲。只是人們在戲中,常常忘記了自己的角色,真正忘我的在“演” 著。只有身在戲中、心在戲外的人的“靜觀”才能真切的認識到:這的確是一台戲。要達到這一步,也只有那些潛心修煉或“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士才可。他們或遠離世俗,獨處修身;或歷經滄桑,卻心意淡泊。能達到這一步者,則必是洞察世事、看穿生死、徹悟人生的大德之士方可。能洞察天機,卻不能道破,也只有把一份心意寓於小說,借“假語村言”以警示世人。

歷史的連貫性不只是表現在連續不斷的時間上,還表現在歷史上出現的各種事物的聯繫上。對於人來講,後者比前者更具有意義。一件件事物、一個個人物,象歷史的鏈條一樣連綿下來。對歷史起著繼承和總結、對未來起著傳遞和開啟的作用。有些是在歷史過去若乾年後,其內在蘊藏的真正涵義才能呈現出來。

《三國演義》——一個“義”字貫千古

作者羅貫中學貫古今,涉獵百家,對此自然了然於胸。但此書的意旨卻不在此。雖然,《三國》以計謀為人稱道,諸葛亮、曹操、周瑜、司馬懿、陸遜、薑維等等,皆有鬼神不測之妙算。這些古人的智慧也確應算是書中的主題之一,但書中所要表達的卻遠不止於此。那麼,是三國的歷史故事嗎?有道是“七分史實,三分虛構”。非也,這是小說,不是歷史,而歷史故事只是作者藉以表達的載體。作者表達的正是使得故事更加豐富多彩、生動感人的人所具有的特質——義。

“ 演義” 者,演“義”也。書名已經標示出來了。當然,“演義”早已成為今人所認為的一種小說體裁,體裁而已。而它真實的本義,就是在書中利用各種人物的互動,把 “義”的內涵豐滿起來。“義”所表達的內涵和故事、人物緊密相聯。提起“義”,人們想到的不只是一個字的表面意思,任何定義也定不了“義”的內涵,只能起一點表述作用。而通過《三國演義》人們所獲得的卻是永遠具有生命活力和參照的內涵。從這個意義上來看,《三國演義》包容進了人類生存所賴以維繫的崇高品質。

明白了這一點,三國的此興彼衰、恩怨情仇已不足道;人物的喜怒哀樂、忠孝悖逆都圍繞著“義”而徐徐進行。誠然,古代是有許多“演義” 的小說,而能和《三國演義》相提並論者,沒有。書中對“義”確有很多精到的描寫。在曹營一言不發的徐庶,只發了一言卻救了趙雲,是對劉備的恩義;曹操哭祭袁紹,也能顯出“姦雄 ”對義的理解和作為;孟獲感“七縱”之恩以歸順,有諸葛亮“義”服的成份。而義薄雲天的關羽卻將“義”演繹到了極限。曹操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贈赤兔、封亭侯沒動他尋兄之意。面對曹操之隆恩,不報恩不離開顯其義士本色。為尋兄“過五關斬六將”、“千里走單騎”。“義”至此,可謂驚天地、泣鬼神。

少時讀《三國》至“華容道”,深怪諸葛亮為何不把關羽和趙雲或張飛換一下位置,要是張飛守華容,曹操不是死定了嗎?及至後來才明白,一切皆有定數。諸葛亮這樣安排是遵天意、行人事。關釋曹,更成全和豐滿了關羽之“義”。羅氏著書,真是深得“義”之玄奧。

《三國演義》講了一個“義”。經過一個朝代,三個勢力互相之間的較量中充份表現出“義”的內涵。而且是經過一個朝代這麼長的時間表現出了這個“義”的深層文化。

──轉載《新三才》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元初七年,郡內長了棵靈芝,太守劉祗打算上報朝廷,詢問唐檀的意見。唐檀回答說:「現在外戚強盛,天子之道微弱,這難道是吉祥的徵兆嗎?」劉祗就沒有上報。
  • 大紀元記者岳定明美國紐約州報導)8月2日晚,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帕切斯學院藝術表演中心熱鬧非凡,該中心迎來了享譽全球的美國神韻藝術團,各界人士慕名而來觀看神韻晚會,現場觀眾爆滿。一幕幕大唐盛景,一曲曲恢宏的樂音,一個個傳統中國古典舞,演繹了正統中華五千年文明的宏大篇章。
  • 《司馬法》是司馬穰苴的理論集結。司馬穰苴是春秋末年齊國的將軍、大夫,也是一個軍事家。齊景公時,由於相國晏嬰的推薦,齊景公任為將軍。出征時,齊景公指派莊賈為監軍,莊賈一向驕橫且閱軍時遲到,不把軍令放在眼裡,司馬穰苴為建立軍中威信,依軍法斬莊賈。
  • 天子之義,必純取法天地,而觀於先聖。士庶之義,必奉於父母,而正於君長。故雖有明君,士不先教,不可用也。 古之教民:「必立貴賤之倫經,使不相陵;德義不相踰;材技不相掩;勇力不相犯。故力同而意和也。」
  • 凡戰:「定爵位,著功罪,收遊士,申教詔,訊厥眾,求厥技,方慮極物,變嫌推疑,養力索巧,因心之動。」 凡戰:「固眾,相利,治亂,進止,服正,成恥,約法,省罰。小罪乃殺;小罪勝,大罪因。」
  • 凡戰之道:「位欲嚴;政欲栗;力欲窕;氣欲閑;心欲一。」
  • 凡戰之道:「用寡固,用眾治。寡利煩,眾利正。用眾進止,用寡進退。眾以合寡,則遠裹而闕之。若分而迭擊,寡以待眾。若眾疑之,則自用之。擅利,則釋旗, 迎而反之。敵若眾則相聚而受裹。敵若寡,若畏,則避之開之。」
  • 雖然牛郎和織女被迫分隔兩地,讓人很替兩位主角抱不平,但至少他們每年能夠相會一次,也算是個「雖不滿意但還能接受」的結局。但是,不是每個愛情故事中的男女主角都能這麼幸運,在流傳的中國古代愛情故事中,就有那麼幾則是令人為之扼腕嘆息的....
  • 范蠡與西施,這兩個原本不相干的人,卻因時代動亂而走到一起,他們之間曲折動人的愛情故事,一直為後世津津樂道…
  • 這樣美麗又圓滿的愛情故事,是不是很少見呢?人生難得知己,尤其能在感情與志趣上都契合,那是很多人夢寐以求卻無法得的,弄玉和蕭史的愛情故事,是不是太令人稱羨呢?又是一年一度的七夕,在此願天下有情人都能像弄玉和蕭史一樣,成為完美的絕配佳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