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多人需「開胸驗肺」中國缺防職業病體制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8月3日訊】一名為證明自己確實患有塵肺病的青年工人在「開胸驗肺」後,得到社會關注和當局幫助,但更多人患塵肺病需要幫助。塵肺等職業病正威脅著中國農民工的健康。目前,塵肺病占中國職業病總數78.79%。此事充分暴露出職業病防治體制之弊,農民工感到寒心的不僅是制度缺欠,還有人心冷漠。

張海超開胸驗肺

據美國之音3日報導,河南省新密市28歲的農民張海超在一家耐磨材料公司工作三年多後,懷疑自己得了塵肺病。然而,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卻做出否定診斷。張海超對此提出強烈質疑。在多方求助無門之後,他不顧勸阻,執意要求「開胸驗肺」。開胸後查明,張海超不僅患有塵肺病,而且已進入三期。

這一驚人之舉經媒體報導後,引起官方關注。衛生部派出督導組前往鄭州,鄭州市則成立了專門的張海超事件處理小組。當地一些相關人員受到處分,用工單位被罰款,張海超也可以享受免費治療了。

「廠方七萬多元補償,遲遲無法落實」

儘管在輿論呼籲下張海超的處境得到急劇改善,但還有很多農民工在等待幫助。河北省秦皇島的劉志新告訴美國之音,他有兩名工友死於塵肺病,他自己也被診斷患有塵肺病二期。

談起得病的原因,劉志新說:「我們工作的地方跟煤窯的形式差不多,也就是兩米多寬,粉塵非常大。我們工作的時候,就跟外面下霧的天那麼看不清楚,嗆得我們。我說這活兒幹不了,把風鑽就扔那兒。老闆就勸,『你幹吧,明天我給你買一個防塵口罩。』戴個四五天的,也是不行了。就這樣,就把我們的身體都搞垮了。」

劉志新現在身體很差,生活很難。他說:「現在啥也幹不了了。我現在的感覺是氣短、胸悶嘛,特別地不得勁,氣都不夠用。四級殘(障),喪失全部勞動能力,沒有工作了。家庭現在也已經破裂了,老婆也三天兩頭跑,我也是沒有辦法。」

比張海超幸運的是,劉志新用不著「開胸驗肺」,秦皇島有關部門已給他做出正式鑑定,他還在工會幫助下打贏了官司。他所面臨的問題是,廠方答應給他的七萬多元補償,遲遲無法落實。

劉志新說:「這七萬多點,剛給我兩萬塊錢,法院裡頭就說,給你拿了三千塊錢,你先維持。我追緊了,它就給我點。我要不追的話呢,它也不給。」

塵肺病占職業病總數78.79%

塵肺病已成為威脅中國工人健康的主要職業病。《財經》雜誌援引衛生部通報說,2008年,全國新發各類職業病13744例,塵肺新病例占職業病總數的78.79%;各地診斷塵肺病新病例數超過100例的群體性病例報告達13起。

該雜誌還說,2008年塵肺病新病例平均接塵工齡為17.04年,比2007年縮短2.35年;實際接塵工齡不足十年的有3420例,占31.58%,發病時間正在縮短。

《光明日報 》披露最近一些事例說,自2003年起,雲南省水富鄉在外地某石英乾粉廠務工的農民,先後有12人在返鄉後陸續死亡。今年有關專家對63名村民進行職業病診斷,被診斷為塵肺的多達30例。

在廣西馬山縣,1985年至1991年共有1001農民工赴外地金礦打工,在已進行塵肺體檢的600人當中,確診塵肺病患者的有225人,其中相當一部份人已完全失去勞動能力,近年已死亡14人。

鼻子裡全是黑的,洗完澡也是黑的。」

在唐山一家耐火磚廠工作的李先生和謝先生表示,對他們來說,外出打工,最大問題就是環境污染。謝先生說:「粉塵太大了,都整成過敏性鼻炎了。戴(口罩)也不管用。鼻子裡面也全是黑呀。天天班班洗澡,洗完澡也是黑的。」

李先生說:「車間根本就看不清人,灰塵就那麼大。人家環衛(部門)檢查了,生產就停(工)了。等它走,還要生產。現在的廠家都這麼幹。」

福建省龍巖市的謝金壽在一家水泥廠工作了15年。他說廠裡的粉塵防護措施非常少:「它就發一個簡易的口罩,只有(一個)車間有個除塵器,壞掉它也不會拿去修的。有環保部門過來檢查,它像個擺設的。其它就沒有任何的保護措施了。」

謝金壽也懷疑自己得了塵肺病,可是有關部門的診斷是沒有。 他抱怨說:「一個是標準訂得太高;第二個是制度(問題),要用人單位提供證明。用人單位跟職業病(部門)是長期打交道的,它可能有些不正當的關係。」

「開胸驗肺」事件引起媒體廣泛評論。中共黨報《人民日報》說,這與其說是個人的無奈,不如說是社會的悲哀。此事充分暴露出中國職業病防治體制之弊,而讓農民工感到寒心的,不僅是制度的缺欠,還有人心的冷漠。(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8-03 10: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