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漫談:端人正士——蔡襄

許平和
  人氣: 59
【字號】    
   標籤: tags:

蔡襄(西元1012~1067年),字君謨,興化仙遊人(今福建),仁宗進士,官至端明殿大學士、樞密院直學士。蔡襄為人忠厚正直,是史上著名的好官,世人讚譽他為「端人正士」,諡曰忠惠。蔡襄在泉州任太守時,主持萬安渡橋建設工程,此橋跨海而渡,長達三百六十丈。橋建成後,居民往來行旅「去舟而徒,易危為安」,對地方的幫助相當大。

宋書法四大家中,蔡襄年齡、輩份在蘇、黃、米之上,在當時他的書法也備受推崇,《宋史》稱他:「襄工於手書,為當世第一」﹔蘇東坡也說:「君謨天資既高,積學至深,心手相應,變化無窮,遂為本朝第一。」蔡襄的書法學習王羲之、顏真卿、虞世南,融合了晉、唐古意,「端勁高古,容德兼備」。

傳世的書法以楷、行居多,一般而言楷書端莊沉著,得力於顏真卿 ﹔行書秀逸遒麗,深得晉人神韻。蔡襄書法雖然在自我風格呈現方面不如蘇、黃、米三家明顯,對後世的影響也不及其他三家深遠,但他能融合王、顏這兩大風格迥異的書法體系,也是足以值得稱道的。

蔡襄除了是勤政愛民的政治家,優秀的書法家外,他對茶葉的研究及推廣也有卓著的貢獻。他任福建轉運使時,負責貢茶的監製,於此期間創制了小團茶,聞名於當世。此外他還做《茶錄》上下兩篇,對茶湯品質、烹飲方法及茶器都有詳細的解說與論述,是繼陸羽《茶經》之後最有影響的論茶專著。蔡襄一生嗜茶,眾人皆知,他作書時必以茶為伴。

有一回歐陽修請蔡襄為他的書做序,為答謝蔡襄精妙的書法,歐陽修決定挑幾樣東西送給蔡襄作為報酬,分別是鼠鬚筆、青銅筆架、大小龍團茶以及惠山泉水。蔡襄收到了非常高興,笑著說「歐公所贈之物,清雅不俗,深得我意啊!」

針對宋四家蘇、黃、米、蔡孰優孰劣,甚至四家中所謂的「蔡」指的是蔡京或是蔡襄,世人每有爭論。以蔡襄高雅的修為,這些吾等關心的世俗的名位問題,他才無心理會呢!@*
參考資料:

(1) 蔣文光 (1983) 《中國書法史》 台北:文津出版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日米芾悠悠醒來,見四周林木茂盛,芳草鮮美,幽靜中泛著鳥語花香,彷彿置身桃花源。不遠處有涼亭一座,依稀傳來聲響,於是緩步走向涼亭......
  • 米芾(西元1051~1107年),初名黻,後改名為芾,字元章,號襄陽漫士,鹿門居士,原籍襄陽(今屬湖北)人,後定居潤州(今江蘇鎮江)。他的母親曾入宮服侍英宗皇后,米芾也得此恩蔭而當了個縣官,但他「全無富貴願,獨好古人筆札」,為了藝術,丟官也不在意。
  • 宋四家蘇、黃、米、蔡,各有自己的風貌,而四家當中最具藝術創新意識的當推黃庭堅。黃庭堅寫字非常用功,年輕時雖然書法就已經相當出色,但他仍對自己的字不滿意,原因是.......
  • 「書初無意於佳乃佳爾」是蘇東坡耐人尋味的書法語錄之一,意思是書寫前沒有刻意求好的作品,往往是自然天成的佳作.......
  • 蘇軾(1036~1101),字子瞻,號東坡,四川眉山人。他是中國史上少有的文藝全才,詩文書畫無一不精,他的書法入古出新,與黃庭堅、米芾、蔡襄合稱為「宋四家」,並被尊為四家之首;他的文章與其父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均被列入「唐宋八大家」.......
  • 褚遂良是虞世南的學生,自幼敏而好學,博涉經史,潛心翰墨,年輕時書藝就有很高的水平,接下侍書工作頗為稱職,於書於政,皆深得唐太宗賞識,屢屢升官。官運亨通使褚遂良剛正忠直的人格、淵博的學識在政治上有所發揮,成為國之棟樑。另一方面,入朝為官後,有機會親近宮裏大量前人法書真跡,時而臨摹,時而鑑賞,造就了他更加完美成熟的書藝創作。
  • 唐太宗李世民是中國歷史最著名的皇帝之一,他在位時朝政廉明,知人善任,因此國力鼎盛,民生富裕。唐太宗以一位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一位賢明的君主垂名青史,鮮為人知的是他也酷愛藝術、精於藝術,是相當有造詣的書法家。
  • 虞世南,字伯施,越州余姚(今屬浙江)人,與歐陽詢、褚遂良、薛稷合稱“初唐四大家”。虞世南為人溫良恭儉、沉靜寡欲,對於朝政則又剛正不阿、勇於進諫,可謂是碩儒兼諍臣,深得唐太宗器重。唐太宗稱讚虞世南有五絕即“一曰忠讜、正直,二曰友悌,三曰博文,四曰詞藻,五曰書翰”,因此虞世南被稱為“五絕書家”。唐太宗這段“五絕讚賞”刻畫出一位對上忠直、對下友愛、溫文儒雅的謙謙君子。
  • 歐陽詢(557-641),字信本,潭州臨湘(今湖南長沙)人。歐陽詢一生經歷陳隨及唐初,在隋朝就已名震寰宇,高麗(韓國)都曾派大使前來求書。歐陽詢未曾因盛名而驕,書藝亦未被盛名所絆,反而老來筆健,其傳世的名作如「化度寺碑」、「九成宮醴泉銘」、「溫彥博碑」都是晚年之作,其中「九成宮醴泉銘」更有「楷書極則」之譽。
  • 許多書法名作在不同朝代受到的評價都有所不同,或褒或貶,審美角度互異,品評內容自然不一。而能像《蘭亭序》一樣,在每個歷史時期的審美觀念裏都被奉為「神品」的情形,可謂少之又少。《蘭亭序》通篇靈動活潑、暢快淋漓,但每一使轉、提按,每一筆牽帶,或連或斷,都交待地清清楚楚,絲毫不失法度。變化多端的用筆化入結構章法,呈現出豐富多樣的體態與疏密合宜的空間,「大小、長短、匾狹,均各還其態,率其自然」。妍美中帶有遒勁,飄逸中又顯圓融平和,令人「玩之不覺為倦,覽之莫識其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