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25)

案宗上下難取證 雲遮霧繞不分明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父親的案件被檢察院退回來,這簡直就是預料中的事,律師看過了父親卷宗裡羅列的證據證詞,除了空洞的指控外,沒有一點一滴父親違反法律的事實,而且父親自始至終都沒有一個字的口供,他用閉口不發一言來抗議對他的非法關押。濟南市公安系統610辦公室空口無憑,僅僅因父親是法輪功修煉者,就要指控父親為反動團伙頭目,要判重刑,實在是人神共憤,喪心病狂。

在重新取證半個月後,父親的案子又被遞交到檢察院了,得知這個消息後,吳律師於2009年1月5日又一次來到濟南。吳律師剛到,心急如焚的母親就迫不及待的催他去向檢察院瞭解一下公安又拿到了什麼新證據。他們來到了檢察院,卻找不到公訴人張曉輝,辦公室的人說他去了看守所,五點鐘回辦公室。到了五點鐘,張曉輝打電話告訴吳律師說:「不用來了,也沒有什麼新材料,只是把張興武同楊素華的案子分開了。」

這使母親一下子掉進了五里霧中,這怎麼理解?父親的案子,公安並沒有發現什麼證據,所以要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楊素華的案子並在一起,並指控父親為頭目。濟南國安跟蹤了善良單純的楊素華半年,發現了她在做法輪功的書籍並給需要書的同修,認為「證據確鑿」才把她綁架的。如果頭子和成員分開了,那老爸還用什麼理由定罪啊?那樣抓他不就是一個錯誤嗎?那公安是不是應該把父親放回來,並向他賠禮道歉啊?當然,中國人都知道,這種情況在中國是不可能發生的,甚至那樣的想法都是絕對的笑話,在「偉光正」的字典裡絕不會出現承認錯誤這個詞。不過從那以後,吳律師再也見不到張曉輝了,當然更是什麼材料也看不到了。

因為父親的案子又一次被遞交到檢察院,律師又可以去看當事人了。家人雖然看不到父親,但是能夠有律師去看一下已經被關押幾個月的父親,我們也是甚感欣慰。吳律師看望過父親之後告訴母親,父親一如往昔般平靜樂觀,神采飛揚的與律師海闊天空。他滔滔不絕的談大法修煉的好處,還勸吳律師可以試著看大法的書籍,爭取從人中解脫出來。父親說自己可以從電視新聞中瞭解到外面的變化,知道民主意識正風馳電掣的向中國人民身邊走來,那獨裁的座椅已經搖搖欲墜了。律師告訴母親,老爸在牢裡又習慣性的當起了老師,像辦電腦學習班一樣,教那些在生活中迷失了方向的孩子們學電腦,雖然沒有機器,他們卻也學得很專心。老爸告訴吳律師,他希望那些孩子重新回到社會後能有一技之長,可以生活無憂,不會再次迷失。這就是我的父親,他在自己被誣陷而面臨非法判決的時候,心中想的仍然是別人。一個功友說:「可能教授很快就會放回來的,邪惡既然找不到材料,還關在那裡不是太不講理了嗎?」

2009年1月18日,是舊曆小年,當外面迎春的爆竹辟辟啪啪響起的時候,母親忍不住有了很多感觸,心裡無法平靜。作為一個執政黨要想舉國安定,本應愛民如子,怎麼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欺壓平民百姓?總是自詡偉光正的中國共產黨啊!你可以肆無忌憚地抓捕無辜善良的民眾,都不需要一個像樣的理由。想到牢裡的父親,不知道此刻是怎樣的心情呢!她忍不住給蘇律師打電話,問下一步該怎麼辦。蘇律師在電話中說:「我們可以爭取撤訴啊!但是很難,法院和檢察院會堅持的。既然他們同意抓捕了,如果撤訴那多沒面子啊!」母親也覺得,想撤訴?那不是太天真了嗎?中共怎麼會對法輪功撤訴!

母親說那時她想起了那個童話「狼和小羊的故事」。有一天狼和小羊同在一條河邊喝水,狼對小羊說:「你把我的水弄髒了!」小羊禮貌的說:「親愛的狼先生,我是在你的下游喝水,不會把你的水弄髒的。」狼就是想吃這隻羊,小羊怎麼可以無罪?所以狼凶狠的說:「不是你就是你爸爸,反正都一樣,我說你把水弄髒了就是弄髒了。」說著就向小羊撲去。這故事乍聽來好像非常荒誕,但是當前的中國恰恰是這樣一個萬分荒誕的國家。只不過這話要是拿到中共的口中應該是這樣的:有沒有證據都一樣,反正煉法輪功就是有罪的。

新年將至的時候,我們全家人掛念著父親,掛念著在這場正邪大戰中仍然深陷黑牢的親人,怎麼才能給他送去我們的一點心意呢?在2009年1月22日,舊曆27日,吳律師不辭勞苦的又一次來到了濟南,他來到了母親的面前時,真的使母親感受到了溫暖,這也使我們想給困在黑牢的父親一個新年慰問的想法成為現實。宇新連夜給父親做賀卡,母親也忙著給他寫慰問信。啊!神明,您總是知道大法弟子想的是什麼,因為我們都是您的孩子。母親在信中寫道,黑暗想賴著不走,但太陽是不會答應的。有父親在,一切都會越來越好,在前線的人要多保重,祝新年快樂。

那天從看守所出來,耽誤了吳律師回家的長途車,吳律師在瑟瑟的寒風中站了兩個多小時,還沒有等到回家的下一班車,這使母親心裡很是過意不去。在這酷寒的冬天,中國的良心都在痛苦中瑟縮著。當母親心情鬱鬱地去退旅館時,又發現早上匆忙出門的吳律師沒有把鑰匙留下。母親懇求旅館老闆說:「老闆,鑰匙我們是拿不來了。你就多扣點錢吧!」母親實在不想再讓吳律師跑回來送。可是那個旅館主人卻怎麼也找不到第二把鑰匙,老闆無奈的說:「鑰匙只有那麼一把,這是我們的疏忽,可是你們若不拿回鑰匙,我們以後怎麼開門呢?」母親不想給旅館造成麻煩,只好給吳律師打電話,讓他到家後把鑰匙快遞過來。不管怎樣,母親是不想讓吳律師再跑一趟的,但守信的吳律師一定要親自把鑰匙送回來。「好吧!」母親在電話裡說,「吳律師,你送到鑰匙時一定給我打個電話,我去看你呀!」吳律師給母親打電話時,他已經坐在回家的車上了。他告訴母親,他不想再麻煩大家了。當宇新和母親接到吳律師的電話後跑到旅館時,心中感慨萬千。是啊!中國的正義律師,在同法輪功學員接觸的過程中,雖然也是歷經磨難,卻也是從中更加贏得了心中的光明。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