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魯周公世家(1)

史記卷三十三 魯周公世家 第三
司馬遷;圖:正見網
font print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①自文王在時,旦爲子孝,②篤仁,異於髃子。

  及武王即位,旦常輔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東伐至盟津,周公輔行。

  十一年,伐紂,至牧野,③周公佐武王,作牧誓。破殷,入商宮。已殺紂,周公把大鉞,召公把小鉞,以夾武王,釁社,告紂之罪於天,及殷民。釋箕子之囚。封紂子武庚祿父,使管叔﹑蔡叔傅之,以續殷祀。篃封功臣同姓戚者。

  封周公旦於少昊之虛曲阜,④是爲魯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

  注①集解譙周曰:“乙太王所居周地爲其采邑,故謂周公。”索隱周,地名,在岐山之陽,本太王所居,後以爲周公之菜邑,故曰周公。即今之扶風雍東北故周城是也。謚曰周文公,見國語。

  注②索隱鄒誕本“孝”作“敬”也。

  注③正義韂州即牧野之地,東北去朝歌七十三裏。

  注④正義括地志雲:“兗州曲阜縣外城即魯公伯禽所築也。”

  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集,武王有疾,不豫,髃臣懼,太公﹑召公乃繆蔔。①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②周公於是乃自以爲質,設三壇,周公北面立,戴璧秉圭,③告于太王﹑王季﹑文王。④史策祝曰:⑤“惟爾元孫王發,勤勞阻疾。⑥若爾三王是有負子之責於天,以旦代王發之身。⑦旦巧能,多材多蓺,能事鬼神。⑧乃王發不如旦多材多蓺,不能事鬼神。乃命於帝庭,敷佑四方,⑨用能定汝子孫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敬畏。⑩無墜天之降葆命,我先王亦永有所依歸。⑾今我其即命於元龜,⑿爾之許我,我以其璧與圭歸,以俟爾命。⒀爾不許我,我乃屏璧與圭。”⒁周公已令史策告太王﹑王季﹑文王,欲代武王發,於是乃即三王而蔔。卜人皆曰吉,發書視之,信吉。⒂周公喜,開鑰,乃見書遇吉。⒃周公入賀武王曰:

  “王其無害。旦新受命三王,維長終是圖。⒄茲道能念予一人。”⒅周公藏其策金縢匱中,⒆誡守者勿敢言。明日,武王有瘳。

  注①集解徐廣曰:“古書‘穆’字多作‘繆’。”

  注②集解孔安國曰:“戚,近也。未可以死近先王也。”鄭玄曰:“二公欲就文王廟蔔。戚,憂也。未可憂怖我先王也。”

  注③集解孔安國曰:“璧以禮神,圭以爲贄。”

  注④集解孔安國曰:“告謂祝辭。”

  注⑤集解孔安國曰:“史爲策書祝*(祠)**[詞]*也。”鄭玄曰:“策,周公所作,謂簡書也。祝者讀此簡書,以告三王。”

  注⑥集解徐廣曰:“阻,一作‘淹’。”

  注⑦集解孔安國曰:“大子之責,謂疾不可救也。不可救於天,則當以旦代之。

  死生有命,不可請代,聖人□臣子之心以垂世教。”索隱尚書“負”爲“丕”,今此爲“負”者,謂三王負於上天之責,故我當代之。鄭玄亦曰“丕”讀曰“負”。

  注⑧集解孔安國曰:“言可以代武王之意。”

  注⑨集解馬融曰:“武王受命於天帝之庭,布其道以佑助四方。”

  注⑩集解孔安國曰:“言武王用受命帝庭之故,能定先人子孫于天下,四方之民無不敬畏也。”

  注⑾集解孔安國曰:“言不救,則墜天寶命也;救之,則先王長有所依歸矣。”

  鄭玄曰:“降,下也。寶猶神也。有所依歸,爲宗廟之主也。”正義墜,直類反。

  注⑿集解孔安國曰:“就受三王之命於元龜,蔔知吉凶者也。”馬融曰:“元龜,大龜也。”

  注⒀集解孔安國曰:“許謂疾瘳。待命,當以事神也。”馬融曰:“待汝命。

  武王當愈,我當死也。”

  注⒁集解孔安國曰:“不許,不愈也。屏,藏。言不得事神。”

  注⒂集解孔安國曰:“占兆書也。”

  注⒃集解王肅曰:“鑰,藏占兆書管也。”

  注⒄集解孔安國曰:“我新受三王命,武王維長終是謀周之道。”

  注⒅集解馬融曰:“一人,天子也。”鄭玄曰:“茲,此也。”

  注⒆集解孔安國曰:“藏之於匱,緘之以金,不欲人開也。”

  其後武王既崩,成王少,在強葆之中。①周公恐天下聞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踐阼代成王攝行政當國。管叔及其髃弟流言于國曰:“周公將不利於成王。”②周公乃告太公望﹑召公奭曰:“我之所以弗辟③而攝行政者,恐天下畔周,無以告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三王之憂勞天下久矣,於今而後成。武王蚤終,成王少,將以成周,我所以爲之若此。”於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於魯。周公戒伯禽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于天下亦不賤矣。然我一沐三捉發,一飯三吐哺,起以待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子之魯,慎無以國驕人。”

  注①索隱強葆即“繈褓”,古字少,假借用之。正義強闊八寸,長八尺,用約小兒於背而負行。葆,小兒被也。

  注②集解孔安國曰:“放言於國,以誣周公,以惑成王也。”

  注③正義音避。

  管﹑蔡﹑武庚等果率淮夷而反。周公乃奉成王命,興師東伐,作大誥。遂誅管叔,殺武庚,放蔡叔。收殷余民,以封康叔于韂,封微子于宋,以奉殷祀。寧淮夷東土,二年而畢定。諸侯咸服宗周。

  天降祉福,唐叔得禾,異母同穎,①獻之成王,成王命唐叔以饋周公於東土,作饋禾。

  周公既受命禾,嘉天子命,②作嘉禾。東土以集,周公歸報成王,乃爲詩貽王,命之曰鴟鴞。③王亦未敢訓周公。④

  注①集解徐廣曰:“一作‘穗’。穎即穗也。”索隱尚書曰“異畝”,此“母”義幷通。鄒誕本同。

  注②集解徐廣曰:“嘉,一作‘魯’,今書序作‘旅’也。”索隱徐廣雲一作“魯”,“魯”字誤也。今書序作“旅”。史記嘉天子命,于文亦得,何須作“嘉旅”?

  注③集解毛詩序曰:“成王未知周公之志,公乃爲詩以遺王,名之曰鴟鴞。”

  毛傳曰:“鴟鴞,□塇也。”

  注④集解徐廣曰:“訓,一作‘誚’。”索隱按:尚書作“誚”。誚,讓也。此作“訓”,字誤耳,義無所通。徐氏合定其本,何須雲一作“誚”也!

  成王七年二月乙未,王朝步自周,至豐,①使太保召公先之雒相土。②其三月,周公往營成周雒邑,③卜居焉,曰吉,遂國之。

  注①集解馬融曰:“周,鎬京也。豐,文王廟所在。朝者,舉事上朝,將即土中易都,大事,故告文王﹑武王廟。”鄭玄曰:“步,行也,堂下謂之步。豐﹑鎬異邑,而言步者,告武王廟即行,出廟入廟,不以爲遠,爲父恭也。”索隱豐,文王所作邑。後武王都鎬,于豐立文王廟。按:豐在鄠縣東,臨豐水,東去鎬二十五裏也。

  注②集解鄭玄曰:“相,視也。”

  注③集解公羊傳曰:“成周者何?東周也。”何休曰:“名爲成周者,周道始成,王所都也。”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項籍者,下相人也,(1)字羽。(2)初起時,年二十四。其季父項梁,(3)梁父即楚將項燕,(4)爲秦將王剪所戮者也。(5)項氏世世爲楚將,封于項,(6)故姓項氏。
  • 項梁起東阿,西,*(北)**[比]*至定陶,再破秦軍,項羽等又斬李由,益輕秦,有驕色。宋義乃諫項梁曰:“戰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爲君畏之。”項梁弗聽。乃使宋義使於齊。
  • 到新安。(1)諸侯吏卒异時故繇使屯戍過秦中,秦中吏卒遇之多無狀,及秦軍降諸侯,諸侯吏卒乘勝多奴虜使之,輕折辱秦吏卒。秦吏卒多竊言曰:“章將軍等詐吾屬降諸侯,今能入關破秦,大善;即不能,諸侯虜吾屬而東,秦必盡誅吾父母妻子。”
  • 漢之元年四月,諸侯罷戲下,各就國。(1)項王出之國,使人徙義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2)乃使使徙義帝長沙郴縣。(3)趣義帝行,其髃臣稍稍背叛之,乃陰令衡山﹑臨江王擊殺之江中。
  • 謂事微而不著,須表明也,故言表也。正義言代者,以五帝久古,傳記少見,夏殷以來,乃有尚書略有年月,比於五帝事夡易明,故舉三代為首表。表者,明也。明言事儀。

  • 索隱孔子非有諸侯之位,而亦稱系家者,以是聖人爲教化之主,又代有賢哲,故稱系家焉。正義孔子無侯伯之位,而稱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傳十余世,學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宗于夫子,可謂至聖,故爲世家。
  • 是時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權,東伐諸侯;楚靈王兵强,陵轢中國;齊大而近于魯。魯小弱,附于楚則晋怒;附于晋則楚來伐;不備于齊,齊師侵魯。
  •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陽虎爲亂,欲廢三桓之適,(1)更立其庶駆陽虎素所善者,遂執季桓子。桓子詐之,得脫。定公九年,陽虎不勝,奔于齊。是時孔子年五十。
  • 他日,靈公問兵陳。(1)孔子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軍旅之事未之學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