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朱元璋軼事

秦如初
font print 人氣: 136
【字號】    
   標籤: tags:

一、驕侈必亡

朱元璋打敗陳友諒以後,見到他所使用的鏤金床,說:「這與孟昶的七寶溺器,有什麼不同?」便命令毀掉它。

侍臣說:「陳友諒沒富卻驕橫,沒貴卻奢侈,因此而敗亡。」

朱元璋說:「難道富了就可以驕橫,貴了就可以奢侈嗎?有驕侈之心,即使富貴了,天怎能保持長久?身處富貴的人,更應抑制奢侈,洪揚儉約。戒除嗜欲,還恐怕不能滿足百姓的期望;何況窮盡天下之技巧,來供奉一己之私呢?這樣導致敗亡,是自然的。」

二、慎斷親情案

明洪武年間,太平府的老百姓中有兄弟二人,相互之間攻擊揭短,告到了官府。刑部請求治他們兄弟二人的罪。

朱元璋說:「兄弟之間,是最親的骨肉關係,豈有互相告狀的道理?只因一時糊塗,或偏向自己的妻子,爭長競短,怒氣相加,才鬧到如此地步。我想:他們的人心和天理,尚不至於泯滅。暫且推遲斷案,等到他們氣忿平息,善心重新萌發,一定會自己悔過。」

第二天,那兄第二人,果然要求改過,於是釋放他們,兄弟二人,和好如初。

三、成不忘難


朱元璋對侍臣說:「我常想創業的艱難,白天晚上都不得安寧。」侍臣回答:「皇上日理萬機,未免太操勞了。」朱元璋說:「你們不知道,創業剛開始,成功不易,守護成功之後的基業,更加困難,我怎敢心情安閒,而忘記艱難呢!」

明洪武元年,朱元璋對侍臣說:「我常想創業的艱難,白天飯吃不安,夜裡覺睡不寧。」侍臣回答:「皇上日理萬機,未免太操勞了。」朱元璋說:「你們不知道,創業剛開始,成功不容易,守護成功之後的基業,更加困難,我怎敢心情安閒,而忘記艱難呢!」

四、言必求簡

明洪武年間,刑部主事茹太素,上疏議論時務的文章,字數長達一萬多,朱元璋命令幾個人,才連續的給自己誦讀完畢,而採納其中切實可行的文字,才五百多字。他因此感歎道:「我徵求意見的目的,是要它切合實際,並且有益於國家,那些浮誇的語言,只能攪亂視聽罷了。」於是命令中書官員,按照這份上疏中寫得好的部分去做,並且將其確定為進言上書的格式,使進言者,在陳述意見時,沒有多餘的文字。

(以上數事皆據明代余繼登《典故紀聞》)

摘自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國語》這本書中所記載的史實,包羅萬象,涉及的範圍也很廣,幾乎涵蓋了中國古代文化的各個領域。這些富於哲理的言論與思想,不僅在當時是為政者的箴規,而且在現代,仍有它不可磨滅的實質意義。下面這一則史實,記載了周朝大夫主張在上位者,不可與民爭利,要讓利於民,更不能擅專天下之利。極力反對壟斷財富、獨佔利源的經濟觀點。
  • 漢朝人卓茂,為人寬厚,講究仁義,與鄉里的人都十分要好。
  • 宋代,在一個小鎮上,有一位單身青年,以賣餅為生,休閒時以吹笛子為樂事。只要賺得了能夠吃飽肚子的錢,這個青年就回家休閒,拿出笛子來吹。笛聲嘹亮,婉轉悅耳,左鄰右舍都喜愛聽。真是快活了自己,娛樂了鄰居。就這樣,過了好幾年,不少人都尊敬他、羨慕他起來。
  • 平淡無奇的神座,卻隱藏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
  • 陳太丘(1)與友期行(2),期日中(3),過中不至,太丘捨(4)去,去後乃至。元方(5)時年七歲,門外戲。客問元方:「尊君(6)在不?(7)」答曰:「待君久不至,已去。」友人便怒曰:「非人哉!與人期行,相委(8)而去!」元方曰:「君與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則是無信;對子罵父,則是無禮。」友人慚,下車引(9)之。元方入門不顧(10)。(出自《世說新語·方正第五》)
  • 修行,不是口上說的,行到才是功夫。
  • 魏國有個隱士名叫侯嬴,已經七十歲了,家境貧寒,是大梁城東門的守門人。魏公子吳忌知道了,前去問候,要送給他一份厚禮。但是侯嬴不肯接受,說:「我幾十年來修養品德,堅持操守,終究不能因我守城門貧困的緣故,而接受公子的厚禮。」公子於是就大擺酒席,宴飲賓客。
  • 南宋末年,民族英雄岳飛大敗金兀術,正欲直搗黃龍府,卻被宋高宗十二道金牌召回 ,岳飛留下千古絕唱《滿江紅》抱憾而歸。

  • 鄭玄(1)欲注《春秋傳》(2),尚未成;時行,與服子慎(3)遇宿客舍,先未相識。服在外車上,與人說己注傳意;玄聽之良久,多與己同。玄就車與語曰:「吾久欲注,尚未了(4);聽君向言(5),多與吾同。今當盡以所注與君。」遂為服氏注(6)。(《世說新語》·文學第四)
  • 夏天時,魯宣公在泗水深處下網捕魚,魯國大夫裡革把漁網撕破扔了,說:「古時,大寒之後立春之時,土中蟄伏之蟲萌動了,負責管理川澤的官員,才開始講習並指導民眾如何利用漁網、竹簍捕大魚、撈大蛤,拿到寢廟中祭祀祖宗,然後行之於國中,以幫助宣發地下的旺盛陽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