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松果體 謎一樣的器官

方洪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9日訊】充滿視網膜色素的松果體常被人稱為「第三隻眼」,科學家最近發現,沒有眼睛的墨西哥盲魚即是利用松果體來「看」外界。

我們都知道自然界有許多未解的謎團,殊不知,人體本身的謎也很多,松果體便是其中之一。

松果體是人腦中的一個器官。它的位置在兩眉中心向後方的沿線上,在頭腦的中間偏後一點的地方。從生理解剖學來看,這個長在大腦和小腦之間的松果體,長期以來被人以為是一個已經退化了的、作用不明的器官。

在許多低等脊椎動物中,松果體位於皮膚表層,可以當做光接受器,並且也是內分泌器官,可以分泌褪黑素(melatonin),褪黑素是由氨基酸組成的,在黑暗中會被誘導產生,而在光亮中會被抑制,以此調節機體的晝夜節律。

折疊的視網膜

近年來,科學家們逐漸認識到,哺乳動物的松果體也具有感光功能。傳統學說認為,所有的光信號都由視網膜的桿狀和錐狀感光受體接受,然後通過視神經傳到下丘腦。過去認為,松果體受光刺激抑制Melatonin的產生也依賴於這一經典途徑。松果體是密閉在腦中的器官,很難想像它能被直接感光。即使松果體能感光,由於視網膜中感光受體的存在,也很難在整體動物的水平上得到證實。

在一九九九年四月的權威性雜誌《科學》上發表一篇陸卡斯(Lucas)等人的科學論文,描述了他們用視網膜感光受體基因缺失的小鼠所做的一些實驗。實驗結果表明,無論是錐狀感光受體基因缺失的小鼠,還是桿狀和錐狀感光受體基因雙缺失的小鼠,其松果體受光刺激下調褪黑素的功能完全不受影響。由此可見,視網膜感光受體基因缺失的小鼠感光能力如常。更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種視網膜感光受體基因缺失的小鼠還併發感光信號傳遞系統的缺陷,其松果體受光刺激減少美樂托寧產生的功能仍然不受影響。

眾所周知,在既沒有視網膜感光受體又沒有感光信號傳遞系統的情況下,視覺的經典途徑是不可能實現的。陸卡斯等人無法解釋密閉在大腦中的松果體是如何感光的,因此提出了「非經典感光受體」存在的假說。他們認為,視網膜上可能存在非桿狀,非錐狀的感光受體(非經典感光受體)可以傳遞「非圖像性,非視力性」的光信號。但是,支持這一假說的證據並不充份,這篇論文的作者陸卡斯和弗斯特(Foster)後來也對非經典感光受體的存在與功能提出疑問,聲稱有待近一步探討。

與陸卡斯等人的理論相反,有大量證據卻表明,松果體可能是直接感光器官。松果體感光是有組織結構基礎的。科學家已認識到,松果體與視網膜非常類似,有人甚至就把松果體叫做「折迭的視網膜」,很多只在眼中表達的基因也在松果體表達。松果體不僅有感光受體,而且有完整的感光信號傳遞系統。也就是說,如果有光傳導通路,松果體就可以直接感光。但是這樣一來,「光傳導通路之謎」就更顯得重要了。哺乳動物可能有一條通向松果體的鮮為人知的隱祕的傳遞光信號的通路。

如果松果體真的可以感光,那麼它究竟是派什麼用場呢﹖這個問題目前在科學界沒有答案。

有趣的盲魚

科學家最近發現,一種穴居盲魚並不盲,牠們能夠利用大腦內部的松果體來「看」外界。一種學名為墨西哥麗脂鯉(Astyanaxmexicanus) 的魚也叫墨西哥盲魚或無眼魚,牠們生活在墨西哥一些地下山洞中,魚體呈長形、側扁、尾鰭呈叉形、頭較短,體長可達八釐米。

據美國《自然》雜誌網站三月一日報導,由於這些盲魚沒有完整的眼睛結構,科學家一直認為牠們不能視物。但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美國馬里蘭大學的研究員萩原正輝(Masato Yoshizawa)卻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墨西哥盲魚能夠利用大腦內部的松果體觀看。(維基百科)

有一天,在清理實驗室裏的墨西哥盲魚魚缸時,萩原正輝發現當他移動吸管時,盲魚的幼兒就會朝吸管的影子游去。這種尋找暗處躲藏的反應,通常是那些居住在光源充足地方的魚特有的自我保護機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墨西哥盲魚也有這種反應。他說:「我們感到十分吃驚,因為墨西哥盲魚已經在絕對黑暗的地方生存了近一百萬年了。」

那麼無眼魚又是怎麼視物的呢?墨西哥盲魚的幼兒雖然擁有非常簡單且隨著年齡退化的眼部組織,但這些組織沒有任何感光色素。而且當科學家把這些組織切除後,墨西哥盲魚的幼兒仍然對光有反應。

最後研究人員才發現,原來盲魚利用的是牠們的松果體,充滿視網膜色素的松果體常被人稱為「第三隻眼」。當萩原正輝把它切除後,他發現盲魚不再對光有反應。

英國的視覺色素專家吉姆‧波馬克表示:「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一些動物的松果體能夠起到類似眼睛的作用,這項研究直接證實了這一點。」

但是盲魚在黑暗中已經生活了百萬年,既然連眼睛都不需要了,還要松果體幹什麼呢﹖松果體的功能究竟是什麼呢﹖這不能不說是個棘手的問題。

神祕的「第三眼」

許多神秘學家認為,松果體就是人類傳說中的「第三眼」在之處,他們認為,可以透過靜心、冥想、練氣功、打坐等等,由體內的能量激發活絡了它的退化性之後,又可發揮功用,可以捕捉到肉眼所看不見的不可見光,不需經過瞳孔、水晶體、視神經等的傳導,直接在腦海中成像。這隻眼睛開啟了之後,人們才真正瞭解到什麼叫大開眼界,也才認識到這雙肉眼的局限性有多大。◇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33期【科技與文明】欄目 (2009/08/06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35/6760.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已故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是黨內少數改革派之一。他支持民主、主張政治與經濟改革,對中國經濟的快速成長有一定的貢獻,卻因在六四事件中表達對抗議人士的同情,而遭中共黨內強硬派整肅,後被軟禁在家長達十六年,直至死亡。一本根據趙紫陽生前口述錄音整理的新書《改革歷程》(Prisoner of State),最近在香港熱賣,這本書除了闡述趙紫陽對西方民主制度的信念之外,也引發人們思考現今中國經濟與政治制度的良窳問題。
  • 美國商務部長駱家輝(Gary Locke)訪問中國時,要談澳大利亞鐵礦公司力拓所涉及的間諜案,這讓許多國人感到驚奇。尤其令許多不了解西方的國人吃驚的是,這個黃皮膚的華裔美國商業部長,居然不假辭色,聲稱他來中國,代表的是美國;而美國的政策,不會因為誰參與了協商而發生改變。駱家輝提要求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保證在中國的美國公司能獲得保證、其員工將受到公平對待。這其實也是美國政府官員作為真正的「人民公僕」,所必須做的事情。
  • 中共原規定七月一日起,在中國大陸銷售的電腦都需安裝「綠壩─花季護航」網路過濾軟體,此舉引發一片譁然,中國網民與相關人士紛紛表達強烈不滿之意。而與綠壩事件有利害關係的電腦製造商的反應卻呈兩極化,有積極配合的,也有消極抵制的。儘管中共已經暫緩這項規定,但是綠壩事件或許是在商業利益的前提下,電腦製 造商能否堅守商業道德的試金石。
  • 近段時間,北韓進行核試驗,連續發射導彈,對抗國際社會的施壓和制裁措施,甚至公開宣布不惜發動戰爭。北韓選擇這樣的冒險政策到底是為何?而他最大的資助盟友中共在其中所扮演的真正角色成為北韓核危機中最敏感和關鍵的問題。
  • 六月二十九日,俄國政府突然關閉莫斯科切爾基佐沃集裝箱市場,造成逾三萬名華商數十億美元財產遭血洗。對於俄國政府的「強盜」行徑中共至今無任何動作,令華商寒心。巧合的是,「排華」事件總是發生在中國領導人訪俄之後,讓人不禁要問,到底中俄關係的葫蘆中賣的什麼藥?
  • 厚道戶主引狼入室,一家四口慘遭滅門。凶手是其大陸表親,事件震驚香港。與此同時,西班牙、悉尼都爆發滅門案,網上激論,為何大陸人變得如此毫無人性如此凶殘?
  • 美國微軟公司一個月之前啟用的搜索引擎Bing,竟然在美國本土也遵循中共進行信息封鎖所設定的一些「敏感」或「顛覆」詞彙實行過濾檢查。中國網民自由上網的知情權,不僅在中國受到限制,連在海外也受到過濾。
  • 翻開中國浩如煙海的古籍叢書,記載無數與星象對應的人間變動,玄妙精準,實為一種極高明的科技運用,比現在的衛星與諜報不知深奧先進多少倍
  • 漸漸的,人們忘記了廣闊的大海、浩瀚的天空,忘記了自由自在的漂流,自由自在的飛翔:人們在麻木中求生,在愚鈍中過活
  • 二千五百年前中國的戰國時代,發生了一個奇妙「換心」的故事。《列子.湯問篇》記載說:「扁鵲遂飲二人毒酒, 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藥,既悟如初,二人辭歸。」神醫扁鵲先給公扈與齊嬰兩人喝麻醉酒,兩人昏死了三天;扁鵲將兩人胸腔打開,互相交換兩人心臟(換心術),
    再給兩人服用神藥;醒來後,跟原先一樣完好,兩人就告辭回家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