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義畫集6 ─工筆向日葵(彩墨)

徐明義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這裡再收錄一張向日葵花,是以工筆畫來呈現的。

在替向日葵花作寫生時,發現花心種子(葵花子)的排列呈現一種很有規則的秩序。但不管再怎麼奇特的排列,對我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除了它的美。

後來有一次上課,跟學生們解釋向日葵的生態,談到這種排列現象時,一個學生脫口而出,說它叫做「費波納奇數列」。她在國中是教美術的,竟然曉得這數學的專有名詞,真是不簡單呀!

最後在畫的右上角,我們安排一隻白蝴蝶,和群花相互呼應。

Realistic Sunflower(工筆向日葵)

I have portrayed this sunflower in the traditional realistic style.
I discovered that the seeds are arranged in a very orderly pattern when I sketched a sunflower. But no matter how unusual the arrangement is, it doesn’t really make much difference to us, except that it adds to the flower’s beauty.
I later mentioned the arrangement of the seeds when I was explaining sunflower ecology in the classroom, and one student exclaimed that this pattern was called a “Fibonacci sequence.” This student taught junior high school art, but she surprisingly knew this mathematical term. Quite unusual!
Finally, I painted a white butterfly in the upper right corner, and the butterfly and flowers highlight each other. @

高精度圖片
工筆向日葵(彩墨)(局部放大圖)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個畫面我們用重彩來潑灑。畫前不預做規劃,墨彩流到哪裡便收拾到哪裡。要點是把這些個色塊、墨塊加以組合,使之成為一個「有機體」,成為一張理想的構圖。
  • 有好一陣子,我嚐試玩一玩潑墨及潑彩──以大色塊大墨塊來構圖──當時純是想玩一玩和別人不一樣的東西,試試而已。但就在潑墨灑彩的過程當中,我獲得了極大的飽足──色彩與墨彩的飽足。
  • 從下筆回顧這個時間點凝視當時的慘況,也因為走過來的我,才能這樣雲淡風輕如此瀟灑地說:「一切都過去了……」
  • 亞城書香社將於八月二十五日聚會,會中陳翠英將與大家分享餘光中教授譯《梵谷傳》,分析原著的創作、譯作的初譯與新譯,並聆聽教授的誦詩〈向日葵〉。
  • 這是一張半潑墨半潑彩的山水畫。平日我喜歡畫一些彩度高的、墨色淋漓的畫作,在塗墨灑彩的過程中就能獲得極大的樂趣。
  • 我們在海邊的沙丘上常常可以看到一群落一群落的馬鞍藤,匍伏生長在沙地上,冬天的霜冷,夏天的沙熱,它都不在乎。照樣綿密快速地伸展它的莖蔓,到處生長、到處開花。
  • 說是夢,不是夢,說不是夢也是夢──夢裡的山水。
  • 雪景很入畫,畫起來張張都討好。
  • 在高雄市文化中心第二文物館展出的「李美格書畫展」,傳統工筆畫琳瑯滿目,令人驚豔,展出將於12日截止。1947年生於北京書香門第的李美格,是清朝李蓮英的曾孫女,自幼就跟隨擅長工筆人物畫的名畫家董壽平、秦鍾文習畫。曾在北京首都博物館舉行個展,佳評如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