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彩繪台灣

徐明義畫集6 ─行板(彩墨)

徐明義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偶爾興來,也畫一些潑墨。

先把畫紙打濕,再用墨汁淋上去。在等乾的過程中,先上網路去找世界各地的棋友下一盤圍棋。三四個鐘頭下來,棋也下完了,墨瀋也早乾了,再在畫面上做收拾的功夫。

這些看來毫不相干的色塊、墨塊,雜亂地擺在那兒,而我們要把它們變成有機的、相關的、有生命的景物,這可得靠多一些想像力才行。

這幅畫在收拾的時候,正在聆聽CD播出一段樂曲──「如歌的行板」。我們姑且就取個名字來為它命名吧。

Andante(行板)

I occasionally get in the mood to make a splashed ink painting.
I first make the paper wet, and then splash on some ink. And while I wait for the paper to dry, I go online and find someone to play a game of go with. The game will be over in three or four hours, and the ink splotches will be dry, too. I then make some final touches on the painting.
These patches of ink seem random and unconnected. I try to transform them into an organic scene that is full of life. It takes a lot of imagination to pull this off.
I happened to be listening to a CD of Andante Cantabile when I was putting the finishing touches on this painting, so I decided to call it “Andante.”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雪景很入畫,畫起來張張都討好。
  • 說是夢,不是夢,說不是夢也是夢──夢裡的山水。
  • 我們在海邊的沙丘上常常可以看到一群落一群落的馬鞍藤,匍伏生長在沙地上,冬天的霜冷,夏天的沙熱,它都不在乎。照樣綿密快速地伸展它的莖蔓,到處生長、到處開花。
  • 這是一張半潑墨半潑彩的山水畫。平日我喜歡畫一些彩度高的、墨色淋漓的畫作,在塗墨灑彩的過程中就能獲得極大的樂趣。
  • 有好一陣子,我嚐試玩一玩潑墨及潑彩──以大色塊大墨塊來構圖──當時純是想玩一玩和別人不一樣的東西,試試而已。但就在潑墨灑彩的過程當中,我獲得了極大的飽足──色彩與墨彩的飽足。
  • 這個畫面我們用重彩來潑灑。畫前不預做規劃,墨彩流到哪裡便收拾到哪裡。要點是把這些個色塊、墨塊加以組合,使之成為一個「有機體」,成為一張理想的構圖。
  • 2009台北縣客家文化節活動將從21日「客家經典之夜」揭幕,22日新竹新埔義民廟迎接義民爺到板橋縣民廣場安座,周邊設置客家美食區,還有客家花車遊行板橋市區,一連熱鬧3天。
  • 這裡再收錄一張向日葵花,是以工筆畫來呈現的。
  • 這種花我們只畫葉子,花實在太小了,只能用小色點表示。不過花雖小,卻香得很呢,是一種很高貴的香。
  • 夜幕低垂,一輪明月掛在樹稍,兩個夜歸人擎著手電筒踥踥地穿過樹林回家。屋簷窗櫺內透出一點點燈光,在沈寂的月夜裡,想必還有許多像這種倚閭望歸人的熱切燈光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