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40)

一入勞教深似海 洗腦換心嗜血狂
張霜穎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中共的勞教制度是世界上最受人唾棄的邪惡,中共的勞教所是世界上最可怖的地方。是啊!勞教,多少罪惡假借汝之名而行。自從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勞教所關押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多少勞教所因為國家撥款及從法輪功學員家屬身上勒索的錢財而裝飾一新。就我們家而言,除了父親母親各經歷過三年的勞教之苦外,二姨,二姨夫,表妹,表妹夫,弟妹都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勞教過,如今,小姨子傑又被他們關進了勞教所。

上一回講到,初進勞教所法的輪功學員經常是沒有權利和家人見面的,邪惡們會抓緊這個時間,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用一套轉化理論給法輪功學員洗腦,他們會特意使用各種手段孤立、打擊、折磨以達到目的。一直得等到他們認為已經把人收拾得差不多了,才會允許你見家人。怎樣才能達到他們的標準呢?其實那就是他們的「改造」成果,就是完全轉變了你的人性本性,變成了一個符合中共理論,沒有自己思想和意識的人才行。

但是具體怎麼下手呢?它們行惡不會像土匪一樣簡單,把你的錢搶了,或者把你無緣無故暴打一頓,那當然是夠罪惡昭彰了吧,但那只能使人切齒,比起勞教所的恐怖來,那可是小巫見大巫了。因為勞教所對人的摧殘是精神和肉體雙重的,他的手段都是非人的、邪惡而詭異的。經過幾十年的經驗總結,他們有了一整套整人的方法。很多經歷過勞教所的罪惡的人都認為,他們的精神折磨比肉體折磨更加令人膽戰心驚,所以這裡我撇開肉體酷刑,專門描述他們的精神摧殘。

首先邪惡警察們會把法輪功學員完完全全的孤立起來,周圍都是完全在你對立面的猶大包夾,他們具有各種折磨你的權利,只要你不改變態度,就像一個被捆綁的囚徒一樣無處可逃。它們用人牆加各種繩索,一分一秒的佔據你的思想空間,完完全全斷絕你的生理需求,在你的肉身痛苦萬分的時候,他們就開始一點點的凌遲你的人格與人性。在另外空間裡,你可以看到那一群惡鬼把你的胸腔切開,暴露出你那顆完好的心,邪靈爛鬼對此妒忌憤恨,它們要對這顆心進行重重調理處置,不斷地對其澆灌毒汁,手舞足蹈地對著它發放黑色毒汁,使其變質、發黑、霉爛,直到他們認為滿意的時候,才會把人的胸腔縫合起來。此時,邪惡們認為你的改造可以告一段落了,這個人就可以會見親人啦。可是這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好像還是那個軀殼,理念卻完全變了,他們可能認為出賣朋友,甚至殘害自己的父母都是至善的表現。因為心變了,當面對他的時候,你會發現再也不是熟悉的那個人了,你面對的是個完全陌生的「怪胎」了。當勞教所把金子一般的人化為一堆腐敗物質時,那些小鬼們便可以立功受獎了。那些豆啊、星啊便在邪惡制服上刷刷的長了出來。

這是勞教所鬼蜮們朝思暮想要達到的政績和目地,但是他們卻發現這些下流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來說越來越難以得逞,因為有神看護的修煉人,只要心中有法,心正無邪念,是不允許這些鬼物靠近的,這就是子傑被抓進漿水泉勞教所一月有餘,還不准任何一個家人探視的原因。一次子傑的丈夫清會又一次去勞教所問訊關於探視的事,子傑所在的二大隊隊長徐紅說:「看什麼?你的家人表現那麼差,別想探視!那天她在那煉功,我拍了一下她的手臂,她那眼睛瞟了我一下,害我難受了好半天,她這個狀態,想會見,那就等著吧!」母親告訴姨夫說:「子傑的狀態挺好的,她看那警察一眼,警察就那麼難受,正說明子傑是有能量的,也許是她的正念已經打到邪惡在另外空間那些不好的靈體上了,這說明子傑能保護自己了。」母親說:「我在裡面待過,知道。當時我們心裡想的就是,不管多大苦,都不能被轉化。被轉化的苦是難以恢復、無法悔改的苦啊,只要子傑不被他們轉得糊塗了比啥都強!放心吧,它們對煉功人的任何加害都得還回來的,對邪惡來說,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呢!」

在勞教所堅持正信的法輪功學員不被允許會見真是司空見慣了,但是也有例外,沈劍平就成功的見到了自己的妻子幼蘭。說實在的,幼蘭在勞教所裡也是嚴管,而劍平對於警察來說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他們能見到真是稀奇。

那一天劍平到勞教所要求會見幼蘭,會見室惡警趙傑說:「你不符合會見條件,不能會見!」劍平眉頭都不皺,緊跟一句說:「你是什麼會見條件,你拿出來我看看,或者你給我打出來。」當然趙傑不敢拿出來,也不敢寫,她強調說:「那是內部規定,不能給你看。」劍平義正詞嚴地說:「我這裡有你直接上級司法部的文件,不管你是什麼內部規定,你不應該違反你直接上級的規定吧!司法部規定:勞動教養管理所允許勞動教養人員會見其配偶、直系親屬、三代以內旁系血親。」劍平說的堂堂正正,趙傑聽後理屈詞窮。無奈之下她給管理科和幼蘭被關押的四大隊分別打了電話,說幼蘭的丈夫帶著司法部的文件要見幼蘭。

不長時間,四大隊的惡警李某某來了,她不再理直氣壯,而是唯唯諾諾的狡辯著,但不管怎樣,就是不讓幼蘭出來。劍平理直氣壯的告訴她:「我有兩個要求,一是要見幼蘭,二是要幼蘭簽字授權,上一次幼蘭會見律師時已告知律師要起訴,律師已寫好訴狀,你們不能剝奪幼蘭的這個訴權吧?」那個李姓惡警拿著司法部的文件看了又看,當她看到因特殊情況不能會見時,如遇救命稻草,反覆狡辯說:「你既然拿著文件就應該研究透這個文件,這不規定你們是特殊情況不能會見嗎!」劍平說:「我不屬於特殊情況,特殊情況是指不是配偶等會見的要經管理部門批准,我不用經批准可以直接會見。」李又狡辯說:「幼蘭起訴可以律師來,律師來我們同意會見,我們也不監聽。」劍平反駁說:「其實很簡單,我要會見幼蘭,是因為我有非常正當的理由要見她。幼蘭要起訴是她的訴權,她就簽字,不願意起訴就不簽字,這不很簡單嘛!」劍平告訴那個李姓警察說:「你們轉化工作是毫無意義的無效勞動,有人在你們的壓力和鎮壓下大部分是假轉化,回去後立即就重新回歸到大法中來,你說你轉化有什麼意義?」李一看招架不住,就又叫來上一次會見律師時在場的一個惡警來幫忙壯膽。當然他們講得都是歪理,劍平以一抵十,結果她們是越狡辯越狼狽,劍平手握拳頭在胸前理直氣壯的告訴它們:「我一定要見到幼蘭!」惡警李找茬說:「你握著拳頭是什麼意思?!」劍平對她說:「這不是不禮貌,這是我的理念和決心!」

趙傑一看它們的人很被動立即叫她們走,說到點了要下班。兩個惡警灰溜溜的走了。劍平一看才四點半,追問趙傑:「你幾點下班?」趙傑狡辯說下班前還要整理隊伍什麼的等等。劍平正告趙傑,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已經命令中國要立即取消勞教所,你要給自己留條後路,沒了勞教所你們幹什麼?你們又能幹什麼?你們鎮壓法輪功,你們的未來將有著很危險的結局,善惡有報是天理!警察們最後終於得空灰溜溜地溜走了,劍平沒見到妻子,卻一點也不氣餒,他想說的都說了,同時不急不怕,理直氣壯,表現了大法弟子無所畏懼的修煉者的風範,女子勞教所的警察們一聽劍平的名字就心悸。

08年12月9日劍平又一次去了漿水泉女子勞教所,因為有了上次惡警扯皮的教訓,他直接去找所長郝道方,當劍平一下子闖進了郝的辦公室時,郝嚇得一愣,問:「你是誰,你幹什麼?」劍平告訴他:「我來告訴你,我要會見我妻子,我妻子被勞教所犯人打的很重,我很擔心她的安危。」郝趕忙辯解說:「我們不可能打人,我立即安排人接待你,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他隨後叫辦公室主任帶著劍平去見管理科科長田薇,田薇又叫來一個馬姓副科長一同會面。田薇面帶怒色,嘮嘮叨叨地說:「我可以安排你會見,讓你看看我們到底打沒打人,我們要是打了人就對不住我們穿的這身衣服!」劍平說:「不用你直接打人,還用你直接打人嗎!簡單的叫犯人打人的伎倆不是司空見慣嗎?一身衣服能說明什麼!」田薇讓劍平等著,劍平就發正念清理邪惡的空間場。等了好大一會兒,田薇回來了說:「見面可以,但你不能隨便說話影響她,該不說的就不能說。」劍平反駁說:「我不能問問她被打的事嗎?」田薇勉強說:「可以問。」說完,田薇就回去帶幼蘭去了。

劍平靜靜的等待著幼蘭出來,他已經幾個月的時間沒有見過幼蘭了。警察馬某某站在劍平旁邊,緊緊盯著劍平的一舉一動,終於田薇及四大隊的幾個惡警挾持著幼蘭來了,隔著玻璃見到幼蘭的劍平拿起電話,站著對幼蘭說道:「萬事無執著,腳下路自通。了卻人心惡自敗。你還明白嗎?」幼蘭簡短而堅定的回答:「明白。」劍平又說:「你千萬不要迷糊到這裡不知道回家了!」幼蘭又趕緊回答,知道。馬惡警在旁邊威脅劍平說:「不能這樣講!」劍平沒理她,但是劍平看到幼蘭堅定的神情,知道幼蘭是明白的,也就不用多說了。隨後劍平叫幼蘭在授權委託書上簽字,在起訴狀上按手印。她身邊的惡警說:「幼蘭,不同意可以不簽字也不按手印。」劍平大聲說:「幼蘭!你必須簽字按手印,關押你是非法的!」幼蘭非常平靜、不慌不忙的簽了字並按上了手印。

這是零八年的時候,勞教所還有所顧忌,不敢公然違背法律程序不讓幼蘭上訴,可是從那以後,勞教所就完全撕下了面紗,不達到轉化要求的無論如何都不讓家屬見面了。中共的法律程序完全變成了一紙空文,重慶竟然發生了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被毆打關押的事情,中共真是完了,它的混亂和邪惡也就不足為外人道了。儘管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劍平到現在為止還不能給妻子的冤情立案,他還在為妻子的非法關押而奔波忙碌著。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