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邱明偉:中共海外滲透大揭密

北京一小販正在整理販售的報紙、雜誌。(EMILIE MOCELLIN/AFP/Getty Images)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3日訊】中共對海外的滲透,隨著鄧小平「殺二十萬保二十年」期限的到來,它們在恐懼之下喪盡天良的舉動,已是變本加厲,不顧一切對外輸出「共產國際」力量,建立所謂的「政治聯盟」、「統一戰線 」、「有領導、有組織、多渠道、多形式」的共產主義國際力量。

中共在海外的文化特務是滲透的主力,這些文化特務滲透海外華文報刊、中文網站、商業實體、留學生、華僑社團和部份西方人士等。中共亦大量派出網絡警察或「小弟弟」在BBS、論壇、博客上,不斷更換馬甲,不斷更換IP地址,冒充網友的名義去誣陷誹謗民主人士,虛構了一大堆莫須有的罪名扣在民主人士身上,中共這種低端的卑劣的小兒科手法,實在是讓人覺得可笑。

中共利用間諜活動,利用被控制的商業實體,利用華僑社團,利用與眾多科學家、商人和學術人士保持聯絡的個人及機構網路(含部份西方人士)。中共在海外對華人社區的滲透和控制,通過投資、通過廣告、買版面等來控制媒體,把中共要宣傳的東西完整的搬到西方民主國家。

中共對西方政治人物的滲透,往往是通過酒會、舞會、私人飯局和各種形式的拜訪等,一步步深入,有預謀地將西方政治人物「拉下水」,先對他們進行詳盡的秘密調查,再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邀請某他們到中國參觀訪問,並安排一切食宿,而被邀請的西方政客只要到了北京,後面的故事便會層出不窮,什麼艷遇、記者採訪、高層接見等無非是一個又一個的局(陷阱),其攜帶的一切保密資料無非成了中共的囊中之物,待中共掌握了政客們的不便見人的材料後,中共便會在適當的時候以蘿蔔加大棒的形式提出種種無聊的要求。利用所操控的媒體記者對政客們的活動皆作重點的正面報導,長期下來建立感情,然後從新聞採訪中套取情報,或者影響對方的觀點,對其家屬、親戚、保姆等身邊的關聯人員,亦未能倖免。

中共亦不擇手段地招募並訓練學生,然後將他們輸出海外,替中共蒐集情報,其中有些學生通過各種方式接替了在西方民主國家的軍事及政府簽約人員的工作,公開地或秘密地蒐集各種情報並送給中共。前不久,耶魯大學、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及賓州大學等學術機構透露說,中共在美國校園非常活躍,中共領事館的特務主要透過在校學生,來阻止學術界對中共的批評,並努力將中共營造為和平、積極且在世界舞台上重要的夥伴。

另外,根據聯邦調查局的年度報告,在舊金山南方的科技重鎮矽谷,中共間諜活動量已經增加了20%到30%。

2005年2月13日,《時代雜誌》發表文章披露說,美國有超過3000家公司疑似替中共蒐集情報,消息來源指出,那些公司中有很多都幫中共「打先鋒」。

中共拋灑重金在海外豢養的親共喉舌,在國際上對民主人士,包括對邱明偉這種推動民主進程的媒體人在內的民主人士進行惡意詆譭、誹謗,更多時候是借這些海外的親共特務的手,披著「國際人士」的羊皮卻干「吃」人的勾當。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都會把水攪混,讓真正有罪的、迫害的主體逃脫國際社會的注意。把中共從一個罪惡的劊子手漂白成無罪羔羊,這種行為跟早期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恐怖主義行為有異曲同工之處。」

已被中共滲透的海外媒體是如何幫中共蠱惑民心的呢?比如(包括但不限於):中通社(香港)在曾替中共鼓舌吶喊說,人民日報記者叛逃概於報社無關,昧著良心替中共攻擊民主人士,自甘淪為中共的流氓工具;《星島日報》曾發表了一篇誣陷法輪功的文章,將法輪功學員的照片與日本真理教頭子的照片放到一起,其用意可想而知,這本身就是公然的惡意中傷;《僑報》從1999年開始,發表法輪功反面文章多達300多篇,除了大量採用中共采寫的文章進行轉載,還多次發表該報的評論文章,卻沒有任何正面報導法輪功的文章。鳳凰衛視的劉長樂自己曾說:「央視是大哥,我們是小弟」,鳳凰衛視在中共需要的時候,拋出中共想說但又不方便說的言論,然後「出口轉內銷」愚弄國內十三億民眾。不惜損害自身公信力為中共搶奪話語權奠定基礎,甚至鳳凰衛視的少數僱員會利用博客替中共「大打出手」。這些媒體和中共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中共利用海外媒體的親共報導,拿到國內進行反宣傳(出口轉內銷),以這些所謂的「國際媒體報導」來矇蔽國內的十三億人民。

美國詹姆斯頓基金會在一份報告中說:「中共主要使用四個策略來掌控那些立場不堅定的海外媒體。1、以全資或擁有主要股份的形式直接控制報紙、電視、無線廣播;2、政府利用獨立媒體在大陸的商業利益來影響這些媒體;3、購買廣播時段或廣告空間; 4、安排中共自己的人到獨立媒體工作,在內部起作用。

目前美國有四種主要中文報紙:《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和《僑報》,發行總量約七十萬份,這四種報紙都受著中共直接或間接的控制。

《僑報》:九十年在紐約成立,直接受控於中國政府,該報的特點是大量及時地報導來自中共的消息。它代表著中共官方的聲音和觀點。

《星島日報》:一九三八年於香港創立,六十年代進入舊金山、紐約和洛杉磯。八十年代後期,星島日報遇到財務危機,借中共政府資助擺脫了危機。於是,十年內該報轉變傾向,成為支持共產主義的報紙,報紙的老闆Sally Aw Sian 已成為中共政協委員。

《明報》:中共為準備香港九七年回歸,從九十年代初就花大力氣在香港通過第三方購買一些重要的新聞媒體,明報就是其中之一。一九九五年十月,一馬來西亞木材業富商購買了明報,該商人據悉和中共有密切的商業往來。從那以後,明報就開始受到中共的深度影響。

《世界日報》:試圖開拓中共大陸市場,中共領事館的特務曾向世界日報紐約和舊金山的分部施加壓力,要求其不要發表與法輪功有關的文章。
所以從美國詹姆斯頓基金會的報告足以看出中共對海外媒體的滲透有多深。

中共也已開始滲透台灣媒體。據台灣媒體報導說,台灣目前有17家媒體有巨額中資介入。前段時間,台灣發生金門晚報發行人彭垂濱事件,使中共以金錢滲透、操控境外媒體的做法曝光。彭因涉嫌利用報社為掩護、刺探收集國防軍事機密,後被檢察官依妨害軍機治罪條例及刑法刺探國防秘密未遂罪起訴.台灣情報機關發現,中國已將滲透台灣媒體列為對台重點工作之一,且有多筆數千萬元新台幣不等的中資,秘密透過幾個國家和地區,層層轉匯投資台灣幾家報紙、電視台。而這些中資入主的多家報紙、電視台,被發現其報導方針與中資入主前的報導走向大不相同,增加很多關於中國政經民情報導,且報導立場明顯親中,例如中共十六大、長江三峽大壩工程、高科技業發展等報導,這些報導都是極度親近中共。

中共專門滲透海外華僑的機構有中央統戰部,總部在中共中南海(北京)西門斜對面的府右街135號。港澳有港澳辦公室。中共為了加強滲透海外媒體,又專門成立了一個中共的外交部、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公安部、安全部、中宣部、統戰部、中聯部和解放軍的情報部門組成的滲透機構。根據中共中央對華人實施縱深滲透和控制的統一部署,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中共統戰部和外交部領事司共同研究制定有關海外僑務政治策略,利用海外華僑「愛國」、「認祖歸宗」、「葉落歸根」等故土情結,通過「祭黃陵」、「海外傑青匯中華」等行動作為有效載體,在二、三代僑胞和新移民當中培植物效忠中共的力量,實施系統的、長期的中共意識形態灌輸,混淆中國與中共概念,有組織、有計劃發展壯大共產主義的海外力量,通過海外華人在海外的親朋好友影響所在國的「當地政治」、「主流社會」。開展意識形態的滲透和入侵,潛移默化的影響著所在國的價值取向和國家決策,利用西方民主國家的寬容,在海外構建龐大的由中共控制的華僑、華人及社團組織,不顯山不露水地向海外擴張「中共力量」,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中共在海外重點培訓了一批又一批中青年社團領袖和青少年華裔,使他們逐步成為當地華僑華人社會的主導力量。

每年有目的地公費邀請海外、境外重點工作對像參加聯誼活動,公費邀請工作對像到中國參觀訪問。組織海外華裔青少年夏令營活動,公費組織海外華裔青少年和港澳台僑青少年夏令營。為加強控制華裔青年少年工作,中共曾舉辦了海外僑領培訓,華裔新生代企業家中國經濟高級研修班、僑聯(僑辦)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活動整改方案、海外僑領研習班、海外中青年僑領研習班、華僑華人社團中青年負責人研習班、世界華僑華人社團聯誼大會和大型「中國尋根之旅夏令營」活動及其他文化活動。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以下簡稱CSSA或學聯)是由在世界各國大學學習、工作的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學者組成。早在2000年,全世界就至少有12個國家有CSSA組織,在美國就至少有109個。很多大學的CSSA在章程或網站的介紹中直接說明是接受中國駐該國的使、領館領導。中國領館教育參贊和領事通過擔任CSSA顧問的方式對其進行直接操控和出謀劃策。中國使、領館向CSSA提供活動經費。據中國教育部在其頒發的《駐外使、領館教育處(組)經濟責任制實施暫行辦法》第19條規定中申明「宣傳經費支出」,駐外使、領館教育處(組),每年「按規定撥付學生聯誼活動補助經費」,「學生聯誼會年初應向教育處(組)編報學生聯誼活動的詳細預算,年終應向教育 處(組)報送經費開支情況」。

中共派出特務在海外進行意識形態滲透,盜用國家和人民的名義,要求華僑華人「愛國」,華僑華人在西方社會參與政治,本來是一件中國人民喜聞樂見的好事,有助於華僑華人在國際社會中提升形象和影響力。但應該記住只有和中共劃清界線才能真正救國,才能真正給祖國同胞帶去民主自由的未來,若對中共還抱有幻想的話,我建議好好看看中共的歷史真面目。如若不幸被中共當作「棋子」利用的話,後果可想而知,中共利用這些華僑華人的單純心裏,誘騙他們公開或秘密地支持共產主義,印尼早期的排華事件就是這樣引起的,當最後赤化不成,華僑華人慘遭所在國清洗時,中共卻翻臉不認人,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變臉之快,令當時絕望中的印尼中華僑華人欲哭無淚。

無獨有偶,周恩來在 1944年重點發展一個叫金無怠(Larry WuTai Chin)的華人加盟中共情報機構,金先生通過各種辦法騙取了美國人的信任,居然在美國人的眼皮底下潛伏了37年之久,後因中共負責美國情報工作的總負責人、北美情報司司長俞強生對中共非法暴政的極度絕望而叛逃向民主國家(美國)尋求政治庇護,導致金無怠身份暴露被捕,金無怠被捕後還對中共抱有幻想,以為中共會把自己救回中國。但是金先生的想法大錯特錯了,無情無義的中共一貫是卸磨殺驢、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中共按照老套路回應國際社會說,中共和金無怠不認識,並聲稱中共與金無怠沒有任何關係(值得玩味的是,眼看軍心不穩,中共在內部追認金無怠是「自己人」),金無怠絕望之餘,在監獄中用個塑料袋套頭,一根鞋帶紮脖子,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9-13 1: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