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43)

連天烽火滅紅魔 舉國上下鳴喪鐘
張霜穎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後記

父親的案子總算塵埃落定了,當然所謂判決書還不知道在哪裡,而父親也不知道到底被關押在何處。一路走來,大家都明白,中共治下的所有法院不過都是610的打手;那麼所有的監獄也會是一樣的吧。一日挨過一日的半年,我們同父親一起忍受了中共公檢法的無窮折磨,真是有些心力交疲了。能不再面對他們的醜惡與無賴,竟有點如釋重擔的感覺。可是,想到父親的處境,父親能避到哪裡去呢,經過一年暗無天日的看守所生活,以後的牢獄日子還是只有父親一人去面對。想到年近古稀的父親還要繼續面對那群人面獸心的惡魔,心中真的不是滋味;然而,我卻真的相信,父親絕不會被魔難打倒!一切人中的苦難,又有什麼可怕的呢!我們大法弟子是有神看護的修煉的人啊!我們做的事情不是簡簡單單的,那麼我們所吃的苦,都會換來豐碩的回報,那是使我們的心性,人品,境界及威德一步步完善的記錄啊!而那些迫害修佛人的邪惡生命呢,他們的每一次行惡都記錄在案,纍纍血案堆積成的如山業力使得他們的生命,分分秒秒都活在惡有惡報的恐怖陰影中。在另外空間裡,他們的生命正在承受怎樣的煉獄鞭撻啊!想到這些我心中很難再對他們產生怨恨之心,不由得對那些惡徒心生憐惜。智者說任何一個錯誤都是無知造成的,是無知和自以為是,使他們罔顧佛法,走向對面,使本來可以昇華的生命走向毀滅。有什麼辦法能開啟這些愚昧的人的智慧呢,當然是講真相,但是他們的心被太多蒙塵封住了,佛的話,也不能使得他們醒悟,他們的生命就要跌下無生之門,還有比這更可悲的嗎?在神佛下世時自己的生命卻走向毀滅?

作為女兒,我的心思時常會被父親的際遇牽扯,每當思緒飄到父親的魔難,想到父親年近古稀還要承受這牢獄之災,而我遠在萬里之遙,無法分擔他的苦難,心中很難平靜。但我更多的卻是很快壓制了這樣的想法,把自己從自怨自艾中拯救出來。作為一個修煉人,很多事情我已經學會用另一種角度看問題,我知道父親的幸運遠遠大於他所承受的魔難,他在人生進入蕭索的秋天,卻能夠適逢大法,迎來一個更壯美的春季,使他的生命煥然一新。他在重重疊疊的魔難中,矢志不改,創造出如此豐碩壯美的人生,這中間不乏共黨的辛苦烘托。我有時同母親談起父親,母親曾很泰然的說:「你老爸不修煉的時候,生命就病象迭出,是修煉才使他這麼健康的,關押算什麼?!除了見不到面之外,不應該對我們產生任何影響!他那樣的體質,若是一般人,早就沉痾不起了,更何況現在好些病都是醫院治不了的呢?好在醫療費(指迫害)我們不怕,也還承擔得起!」父親最親近的人是母親,母親恬靜,甚至有些輕鬆的心境,使作為同修的母女兩個,竟然能在任何時候都感到作為修煉人的福氣。所以以後我們每次談到父親的關押一點也不低沉,總是能夠理性的分析自己心性上的執著,和作為一個漸漸昇華的修煉人應持的平和心境。

母親的環境並不好,守望大半輩子的父親驀地分開不說,每天的相處竟是跟蹤監視的蚊蠅為多,然而母親談起自己的生活,讓我感覺她依舊如昨,好像爸爸不是去坐牢,只不過是出一趟遠門而已。薄酒的大法弟子啊,為新宇宙的開啟滿懷豪情。中共的打壓,除了成就大法弟子,也只不過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已;這種幫助雖然是反向與邪惡的,但是它卻能使大法弟子更加走向成熟,十年慘烈的迫害使這場正邪大戰轟烈於蒼宇,使大法弟子威德光照千秋!

正邪大戰一天也不曾停歇,還在膠著的進行著,邪惡正在滅盡中負隅頑抗。人們常說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所以大法弟子還有一段艱苦的路得走,特別是身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就在寫此文的時候,母親告訴我,我們的一個很好的同修又被綁架了,她的妻子也還在牢裡呢,半年來他一直在為妻子的被非法勞教設法立案,然而中共的法院就是拒絕,現在乾脆把他抓起來了,這樣就沒有人再找他們要求立案了。就像北京司法局,把正義律師的律師證都扣了,是不是就不會在公開審判的法庭上聽到無罪辨護的聲音了呢?!中共從來都是不對人民講理的,它只崇尚暴力,「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現在官權勾結,貧富分化極端,畸形的社會制度造成了無數冤假錯案,訪民們窮其一生來上訪,老百姓不敢生病不敢死,一有風吹草動就大禍臨頭,為什麼抗議暴動這麼多?為什麼鎮壓的級別也越來越高?反觀中共,它就像是坐在一個沸騰的火山口上。「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中共也知道自己圖窮匕見,在這萬民覺醒的今日,它們無奈地除去偽裝,展露青面獠牙的真面目了。

記得夏朝時,人們在夏桀末年時高喊:「時日何喪,予及汝偕亡!」這說明人民對殘暴的夏桀,已經到了怎樣忍無可忍的地步。現在中共何嘗不是這樣呢。當人們談到中共沒有不深惡痛絕的,是啊,表面上它有強大的軍隊,它有無數的幫兇,不一而足,但亡共卻是天象使然。共產黨教導人們人定勝天,它自己豈不知道這只是白日夢囈而已?!這使我想到一個聖經故事:上帝要把迦南的一座耶利哥城送給以色列人,但是城裡不信上帝的人可不肯。那城市是城堅炮利的,以色列人卻只有疲憊的赤手空拳的民眾。上帝讓以色列人每天圍城轉一圈,以色列人尊囑而行。有一天那座堅固的城牆嘩地一下就倒了,而且城裡沒有一個人。以色列就這樣回到了故鄉。渺小的人啊,永遠也不要想與神抗衡。當然,神是慈悲於人的,所以直到如今,大法弟子還在講真相,企盼那些想與神叫板的人覺悟,走出迷惑。

十年來的心路歷程,父母和他們的功友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的文字實在太蒼白了,難以表述一二。時至今日,我的心還是沉重的,因為我的老父親,我的小姨子傑,我那麼多親如家人的功友還在紅魔獄中,還在因為信仰而遭受著百般凌辱,為此,我的心怎能平靜!但我知道,一個堅定的大法修煉者,有著一顆能融化鋼鐵的慈悲,邪惡的種種又能耐我何?所以我同千百萬大法弟子一道,精進實修,努力講真相,讓中共這只魔怪在覺醒民眾的反迫害大潮中被層層滅盡。結尾處我想引用杜審言的詩來做結:

獨有宦遊人,偏驚物候新,
雲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
忽聞歌古調,歸思欲沾襟。

讀罷此詩,我這個人間遊子也升起歸思無限。家已經近了,因為我分明聽到中共的喪鐘已然敲響了。

(全文完)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