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徽官員強搶民宅 父母一死一殘

吳蘭吃著撿拾的水果(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喬琪採訪報導) 安徽省阜南縣的居民吳蘭,與父母、四哥3戶人家計有5間合法的店面房,在2004年被縣長等人強占拆除,無任何補償、無任何安置,父親被逼自殺身亡,多年的上訪耗盡了吳的積蓄,如今流落京城,夜宿車站橋洞,乞討要飯,撿食垃圾度日,為了寫上訪訴狀,只上了4個月學的吳蘭,躲在女廁學寫字,她表示竭力打倒腐敗死而無憾。

吳蘭表示她不是訪民,她只是到北京反映她家店面房強拆的實情,希望早日懲處迫使父親死亡的元凶,並追討將母親毆打致殘的醫療費用。在北京她無錢租屋,只有露宿車站、橋洞;為了填飽肚子,只有乞食,或到市場撿食垃圾度日;她小學只唸4個月就輟學了,沒有文化,無法寫訴狀,好心的訪民就教她寫字認字,她常躲在女廁內學寫字,現在基本上已能寫訴狀,表達她的訴求。

當記者問及何時返家與家人團聚,吳蘭表示,現在長留北京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走進人民大會堂,面見中央領導溫家寶,詢問現在中國究竟是法治國家,還是人治國家,為什麼一個縣長的權力大於憲法。她說現已無畏生死,為打倒腐敗,她死而無憾,甚至她也想過把自己的器官捐給需要者,把自己的人頭掛在天安門上,此舉倒不是為了出名,而是希望引起社會的重視,改變這些積弊已深的官場惡習,給百姓一個民主自由的環境,如果能實現這個願望她才考慮回家。

吳蘭原住在安徽省阜南縣蒙窪蓄洪區曹集鎮洪郢村,與父親吳治付,母親戎華英及其四哥等3家有五間合法的門面房,共同經營加工米麵、棉花維持生計。洪郢村的村會計程春剛看上她家這塊373平方米宅基地,在2004年與縣長葛巨紅以整體規劃為藉口,要使用她家的土地,78歲的吳治付捧著憲法及土地所有權證,多次到鎮縣政府據理力爭,但官員說:「94年政府頒發的使用權證是違法的,根本都不受法律保護。」在護家未果的情況下,被逼走上了絕路,於2005年2月19日在自宅懸樑自殺身亡。

同年5月程春剛帶一大幫人在半夜12點多鐘私闖她四哥家,毒打她四哥,強逼其簽訂無償使用的協議,只留23.18平方米給她們一家使用,餘全部徵用,且限定他們在26天內自行拆除地面上的房屋,四哥以前出過車禍,精神有點異常,在暴力下簽了字。母親戎華英知悉後不同意協議內容,程春剛對戎華英毒打造成殘疾,且想製造假車禍置戎於死地,但未得逞。

當年6月21日縣長親自帶隊,帶一大幫人,闖進吳家,強行拆除他們的五間門面房屋,06年程春剛私自就地改建,開了一家名為日月居的酒家。

在吳蘭與80歲的老母不斷的上訪,縣長葛巨紅對他們開始一連串的報復,2007年9月將垃圾倒在他們家門口,將地下水管用水泥封死,並恐嚇說「妳再上訪就勞教3至5年」。程春剛兒子在部隊裏,打電話威脅要把吳蘭的弟弟幹掉,讓她們全家在恐懼中度日。

2007年國家批給洪澇滅害地區救災,每戶村民15,000元,曹集鎮政府南街有100多戶村民都接到該款,但吳蘭一家3戶計人民幣45,000元,郤被政府官員截留了。

在2008年2月25日下午3點左右吳蘭與母親在國務院信訪局投遞材料,該局人員將材料向外一扔,說這裏不是處理事情的,她母親絕望地在信訪局大廳服毒自殺,在眾多群眾幫助下及時送到北京友誼醫院搶救,27日夜間她母親還口吐鮮血,28日夜間縣鎮黨委書記朱偉等9個人把他們母女兩個人綁架車上,3月初吳蘭被拘留5天,又延長10天,同年6月至信訪局被截訪又拘留了10天,短短3個月她被拘留了25天,受盡了折磨。

吳蘭還透露,母親的自殺,被惡人造謠說是吳蘭買了農藥讓母親自殺的,家人為此非常不諒解。沒文化的她寫了一首打油詩:「腐敗黨員幹部上億萬,包庇貪污殺人犯,黨員幹部吸血鬼,又搶奪來又殺人,又搶房來又賣地,窮了成千上萬家,發了掌權他們家,百姓苦不堪言,無法生存,為了進京尋天理,反成黑駐京辦交易品,截訪人把百姓打死又打殘,有的送進精神病院,有的送進黑監牢,有的送進勞教所。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是駐京辦。」

她不了解:中共為什麼就是那麼殘酷,屠殺自己的同胞兄弟,比日寇還殘酷。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9-18 9: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