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新疆針刺直逼中共(3)

人氣 3

【大紀元9月18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歡迎回到我們直播現場。剛剛掉線的江蘇的趙先生現在在線上,趙先生您請講,江蘇的趙先生,很抱歉趙先生,您的聲音還是聽不清楚,是不是您再稍微調整一下,我們很希望您再打回來,麻煩您再調整一下。另外還有一位明尼蘇達的劉先生在線上,劉先生您好。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明尼蘇達 劉先生:元慶、李天笑、橫河好,我是《喚醒國人》的作者劉蔚。共產黨在全國各地包括新疆打壓各族民眾,使民眾義憤填膺,現在民眾對於消滅中共人員的楊佳,對於摧毀中共央視大樓的大火,都是拍手叫好,有人說起義人員可能不夠,但是就是只有一個人也可以辦大事,那就是用一升酒精或者汽油就可點燃中共的政權樓,它的外牆可能是用了聚苯板等易燃材料,中共在一個縣就只有縣委、公安局兩個政權樓,把它們摧毀了,就把中共在一個縣的政權拿下來了。

主持人:好,謝謝劉先生,很抱歉,劉先生,每次我們都必須打斷您,因為我們這裡並不鼓吹這種暴力的手法。那麼我們回過來再談一下,在新疆事件當中,我們知道它對於各種報導,對媒體的封鎖是相當厲害的,那麼在這個過程裡面還有一些香港的記者,他們在這期間也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件,甚至有些攝影家、音樂家等等,在裡面也發生了一些很不幸的事件,那麼這個部分橫河先生是不是可以給我們介紹一下?


香港700名記者13日遊行到中聯辦示威,抗議新疆當局指控被武警毆打的3名香港記者涉嫌煽動群眾鬧事,遊行記者將紅絲帶及抗議標語綁在中聯辦大門外鐵閘上。(中央社)


橫河:首先說香港的記者,在9月3號、9月4號的衝突當中,香港3位電視記者是在場的,當時就被抓起來了,然後被綁起來、跪下,並且把把器材沒收,折騰了很長時間。那麼最後居然由新疆的國新辦就是新聞辦公室的人發言說,3個記者當中有兩個沒有合法證件。

其實3位記者都有合法證件的,那它為什麼要對他們進行限制呢?要知道在這之前,所有的事件發生的時候,都沒有外國記者在,所以怎麼報導都是中共的事情。中共後來雖然說允許外面的記者進來,那都是在事態已經被它控制了以後,這樣它就能控制你們採訪的人和採訪的東西。

而這次正好香港記者是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去的,為什麼非要叫他們離開,那就是在這個事件發生的過程當中,肯定有一些貓膩他們不想讓香港的記者看見,因為在場的境外記者很容易看出裡面的問題,包括雙方衝突的時候,把維族的保安放在最前面擋,激起漢人的憤怒來打他們,而且打了以後,後面的這些武警還不讓他們走,另外,武警還把維族人抓起來打。

這些如果被境外的記者拍攝下來,送到外面來的話,對國際社會了解中共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就會有很大的幫助,但是對中共或者是當地某些人的位置,或者他們想做的事情,可能就是個很大的障礙,所以一定要把他們制止住,而且要懲罰他們,不能讓境外的記者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在現場。

主持人:這也就是剛剛那位維族女士所抱怨的,很多事情的真相一般老百姓沒有辦法知道,同時中共也利用這個來操控,讓新聞怎麼樣發展,讓別人怎麼樣知道。

李天笑:這次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這些記者應該是事先得到中共允許到現場去拍攝的,但是發生了問題以後,對他們卻也毫不留情。這也說明另外一個問題,中共在新疆培養了一批能夠替它說話的維族幹部和一些知識界人士,那麼這次有一個很大特點,這批人看清了中共的面目,開始眾叛親離,跟它脫離了。

很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剛才講的維吾爾在線主編,他最近發表了一些談話,寫了一些文章,非常尖銳的指出,這種種族的衝突和仇恨在加劇,原因就是中共的少數民族政策所引起的。這種言論原來在中共培養起來的這些幹部當中,是他們想說而不敢說的;另外還有中共培養起來的歌唱家和一些藝術界的人士,譬如這次有一個很有名的維族歌唱家被打死,打死以後還把眼睛挖出來,非常殘忍。還有一個書法家、攝影家被打成重傷,這些例子在維族知識界人士當中造成非常大的震動。

中共為了挑起衝突,打了這些人以後,當然激起維族方面更大的仇恨,其實它是想用這個東西去反制漢人,然後再給漢人發棍棒再去打維人,通過這樣的挑動矛盾,好像找到了它的平衡點。然而這種方式本身就使得漢維兩個民族的人都對中共產生反感,因此我們今天的題目是「為什麼針刺事件直逼中共」,原因就在於中共這種挑動的手法實際上已經反制它自己了。


中共一向維持其殘暴的本質,不容許任何人挑戰它的政權,即便是自己的人民,也不惜以極端的鎮壓手段對付他們。圖為2009年7月12日的烏魯木齊街頭(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主持人:剛剛那位趙先生現在又打電話回來了,趙先生,我們希望這次能夠聽您把話說完,趙先生請說。

江蘇 趙先生:不管中共怎麼挑動、激起矛盾,坐收漁利,不管它採用什麼詭計,中共已經坐在火山口上了,它的陰謀不久就會暴露於天下,中國人民不管是漢族還是維族,還是藏族人民,都會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中共的存在對各民族的迫害是中國社會的萬惡之源,各族人民都覺醒了,中共也就沒有市場了,中共也就滅亡了。這一次我希望全體中國人民都要認清中共的邪惡,不管在新疆、西藏問題上,還是對待法輪功,一定要清醒,是中共迫害我們廣大人民的,人民要團結起來,共同抵制邪惡,給自己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主持人:好,非常謝謝江蘇的趙先生,那麼多倫多的韓先生在線上,韓先生您好。

多倫多 韓先生:您好,我今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說中國人,我主要說漢人,漢人以前說是愛好和平的,今天我數了數,最近幾年,漢人周圍的人好像都跟漢人打過架,印度打過,那新疆西藏就不說了,蘇聯打過,朝鮮我也不說了,台灣也打過,越南打過,緬甸打過。你說這個漢人,呵,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不想把責任推到什麼政權的身上,我覺得中國人沒有救贖的精神,對自己犯的錯從來不認真思考,一昧的想著大國、大國,欺負這個、欺負那個。我想將來要後悔、要受難的肯定是漢人,也就是中國的漢人。

主持人:好,謝謝韓先生。針對韓先生所提的這一點,兩位是否可以分析一下,這是「漢人」,還是「中國人」?還是「共產黨」領導下的一些人?

李天笑:我知道韓先生強調的不是針對政權,但是你仔細想想看,漢人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當中,跟其他少數民族,並不是漢人跟少數民族之間的矛盾,實際上是漢人的政權跟少數民族的政權發生了衝突。

今天發生的這些衝突實際上不直接是漢人,是中共的領導集團。比方中共對越南,絕不會是中國的民眾自己跑到越南打仗,一定是鄧小平叫軍人打到越南去;朝鮮戰爭當然是毛澤東下令的;印度也是毛澤東下令的;當時跟柬埔寨的關係,包括對西藏的鎮壓,對新疆的鎮壓都是中共做為一個政權來執行那種政策。

那麼對周邊政策,中國對周邊國家的外交政策當然是中共內政的一種延續,這是非常明顯的,因為中共的專制統治必然要表現在對它周邊國家的關係當中,同樣也會表現在對少數民族的關係當中,所以我覺得關鍵點還是在中共政權上。

主持人:橫河先生呢?

橫河:我覺得在中國的歷史上,漢人有一個移民的傾向,就是逐漸逐漸的向其它地區移民,但是並沒有特別好戰。因為以前的天朝基本上是靠文化的吸引力,對周邊的國家或對周邊不同的民族是一個文化上的吸引力。因為它的農業最發達,它的文化方面也最發達,導致變成了比較大的「大中華文化圈」。

我覺得在中國歷史上,很少有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如此多用兵的,所以歸根結柢還是一個政權的問題。因為這個政權問題,它不僅僅是在對外的關係上,也不僅僅是在對少數民族身上,實際上它整個的統治思維,我覺得還是跟中共的鬥爭哲學,也就是從它的意識形態,從馬列主義移植過來的鬥爭哲學有關係,而不是真的鬥。

中華民族以前當然也有對外爭戰,但是對外爭戰的時間畢竟是少數,絕大部分的時間是靠文化吸引力的。但現在中共也沒有文化吸引力了,所以它就要用這種不停的在不同地方鬧事的方式來保持國內民眾對它的一種依賴性心理。

李天笑:我覺得橫河先生這個分析是對的,在很多情況下,那真是萬國來朝,各國都被中國的文化所吸引,只有少數時候會發生一些爭戰,那麼在新疆和西藏來說,在近代史當中基本上都是處於和睦狀態,只有到了共產黨49年以後,才發生一些血腥鎮壓以及這麼嚴重的少數民族間的衝突。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再談一下人員的調動方面,這次在民眾遊行之後,新疆就撤換了兩位市級幹部,那麼這對於新疆有什麼影響?未來王樂泉是不是有可能下台?那對於四中全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李天笑:這兩個人下去實際上是「丟卒保車」,但很明顯的這並不能夠解決新疆的根本問題,因為新疆的根本問題,我們剛才講了是一個民族之間的衝突,是中共挑起來的。所以說這個問題不解決的話,你把他兩個人拿掉,換上兩個人可能還會出現同樣的問題。

這兩個人是王樂泉的親信,而王樂泉也是位置難保,但因為現在的情況,一個是中共現在要開會,要搞所謂的60週年活動,那這個情況下拿掉王樂泉的話,會造成局勢不穩,實際上對它臉上更是無光,所以就暫時放在那兒。但是我覺得17屆四中全會會追究王樂泉在這個問題上的責任。

但是更要重的是這個針刺事件不但是刺向王樂泉,王樂泉下台,退職下去應該是遲早的事情,但是更重要的是民眾覺醒了,對中共進行挑戰,就像剛才那位從江蘇打來的趙先生講的,認清了中共的邪惡。認清中共邪惡以後,這個帳都算到中共頭上。這一次不管是誰挑起針刺事件,中共沒有搞好,你中共沒有搞好治安,你把精力都放到鎮壓上面了,老百姓的治安你不管,那當然是找你中共算帳,要第一把手下台,實際上第一把手還是你中共委任的,是吧?所以我想遲早這個矛頭還是要指向中共當局。

主持人:是。

橫河:我覺得它這個矛盾一直在,因為這是中共的民族政策所造成的,也是「用武力鎮壓」這個思路所造成的。用武力鎮壓,矛盾就會越來越多,而且又是在新疆比較邊遠的地區,所以矛盾越來越多的話,爆發的可能性就更大。

那麼現在撤掉了兩個人,但即使把王樂泉撤掉,它的思路還是沒有變,你看,頂替粟智去當烏魯木齊市委書記的是自治區的政法委書記,又是個政法系統的人。那麼從中央派到新疆去處理問題的,連續三次是誰?是公安部長孟建柱。公安部長幹甚麼的?又是鎮壓的。

就算在以前,我想清朝除了鎮壓以外,它還要派一個大臣,專門熟悉少數民族關係的,能夠去跟人家談判、安撫的。但現在沒有這樣的人,只有孟建柱,他已經跑三次了, 7月8號一次,7月21號一次,9月4號又去了。所以從這整個的人事變動和中央派去處理的方式來看,它沒有離開這個思路,還是鎮壓。

李天笑:我覺得這裡邊可能還有一點,實際上它是胡蘿蔔加大棒。比方這一次派7千多人走門串戶去做動員工作,去說服,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但是這種東西它是非常表面的,它不是真正要去解決漢維之間的矛盾。那麼還有一個思路,所謂的胡蘿蔔就是在經濟上加大力度,給他們所謂的援助等等這些東西。

所以我覺得中共這個少數民族政策真的是非常蠢,它不是從根本上去把這個根子找出來,而是「壓」,然後給一點甜頭,然後做一點表面的宣傳工作。這種方式本身我覺得就是中共的本質所決定的,也就是說,它本身就是用暴力和謊言進行統治,那麼在少數民族政策上也必然要體現出來。所以中共這個體制不變,中共不解體,少數民族的問題也不會得到根本的解決。

主持人:這次發生這個事件之後,海外有一些人就發動聯署,希望能讓王樂泉下台,其中也有軍人,大陸上的軍人也開始加入了。那您覺得是不是在體制內有一個覺醒了?這種模式會不會延伸到中國其它地區?

橫河:我覺得新疆的問題還是有它的特殊性,如果一概而論,說是會延續到內地,那可能性不大。但是我覺得中國大陸內地的問題,最終要由內地主要各地區,由各個地區的民眾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不會去學新疆的某一種方案。但是他們自己的問題會因為和中共統治階層的問題,矛盾越來越尖銳,所以最終在中國內地會產生很大的,包括現在這個退黨和包括各地的群體事件,對中共的不滿都會表達出來的,但是我覺得不一定和新疆事件有直接的關係。

主持人:好的,感謝兩位非常精采的評論。那麼觀眾朋友,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到此為止,感謝您今天的收看。希望今天這個節目能夠讓各位對於中共這種政策與民族之間的衝突有更清楚的了解。謝謝各位的收看,我們下次同一時間再會。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新疆針刺直逼中共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新疆針刺直逼中共(1)
新疆當局首次承認針刺案擴散
新疆針刺直逼中共(2)
林保華: 扎針困擾,驚弓之鳥,亡國之兆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更多爆料 拜登本人要懸?
【重播】川普賓州講話:拜登贏就是中共贏
【橫河觀點】川普總統的疫情應對和科學
【新聞看點】川普拜登衝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拍案驚奇】川普勝負看十指標 拜登選前隱身
【新唐人晚間新聞】川普促司法部查拜登家醜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