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保勝:六四鎮壓與新疆事件

郭保勝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9月2日訊】聽了吳仁華關於「六四鎮壓戒嚴部隊揭秘」的演講,我們心情很沉重,越加感受到中共對「和平、理性、非暴力」為宗旨的民主運動進行血腥屠殺的殘暴和狠毒。今天我們研討會的題目是:「六四鎮壓與新疆事件研討會」,這兩個事情相隔20年,為什麼把這兩個事件放在一起進行研討呢?原因在於二者有很多的相似性。

大致來說有兩點:一是中共對和平示威的鎮壓手法完全相同;二是二者都是中國人對自己各項人權被踐踏的局面的抗議,在新疆尤其表現為對其宗教信仰權利被踐踏的抗議。

中共對和平示威的鎮壓手法相同

1.兩者都是學生、民眾的和平遊行、示威、抗議,都是在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合法政治權利。1989年民主運動因為悼念胡耀邦為導火索,引發了呼籲當權者實行民主、自由、人權等現代價值觀及其模式的大規模人權運動,當時運動的行動原則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而新疆事件是烏魯木齊學生、民眾因為抗議韶關維吾爾人遭不公平殘害為導火索,而引發的呼籲中共給予維吾爾人人權、自由和民主的大規模人權運動,當時維族的遊行是很和平的,我們看到網上視頻把遊行稱為「大散步」,有些遊行維族還打著國旗,新疆大學學生也只是靜坐而已。

2.兩者的結局完全相同。六四與新疆和平示威都遭到中共的武力血腥鎮壓。剛才吳仁華指出1989年中共動用了20萬的正規軍來屠殺學生和平民,而這次新疆事件中,最新數據顯示中共調動的武警部隊達到13萬人,蘭州軍區等正規軍也有數萬人的調動。而且吳仁華老師剛才也說了,自1989後,中共將武警的裝備升級到正規軍的程度,殺傷力比正規軍還強,而且武警還擁有警察一樣拘留、逮捕的權利。武警是比正規軍更殘暴、更有效率的國家暴力機器。用同樣的暴力來屠殺,結局也一樣。六四到底死亡多少人?當時的國務院發言人袁木說:死23個人;當時的國家副主席楊尚昆說:死600人。紅十字會的說法比較可信,是3000人左右。而新疆事件在7月5日傍晚到7月6日凌晨一夜之間短短幾小時內死傷慘重,死了多少人 ?官方最新數字是死197人,近1600名傷 ,而海外維吾爾大會認為死難維族民眾至少達400~1000人,傷者不計其數,被抓捕的維族也有5000人以上,看守所關不下人了。

3.兩者發生時中共媒體的表現完全一致。六四後中共全面控制媒體,對民主運動極盡誣蔑醜化之能事,說什麼海外勢力操縱、說什麼一小撮黑手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說什麼都是勞改釋放犯、地痞流氓。而暴力鎮壓的原因被公佈是6月3日到4日北京發生了「暴徒」「打砸搶燒」的暴力行為,在中共的電視和報紙上,鋪天蓋地的,都是「暴徒砸燒軍車」、「暴徒襲擊軍人」的畫面。新疆事件後媒體與六四時如出一轍,把事件完全嫁禍於海外熱比婭女士和所謂的「暴徒」,群眾同樣是不明真相的,而且更惡劣的是新疆事件一發生,當局立即封鎖互聯網、癱瘓電話電訊服務、全面控制輿論。直到今天,互聯網依然中斷,新疆與外省市、新疆與外國的電話,依然無法接通。烏魯木齊也是全國最早在每一條街道安裝監視器的城市,7月5日的慘案被監視器全面的拍攝下來了,但至今中共沒有絲毫的播放。充斥在世界民眾前面的是中共媒體製造的各種有利於他們平暴的畫面和採訪。這一切體現了屠殺人民的劊子手掩蓋真相、操縱媒體的惡劣本性。

4.被中共鎮壓的模式完全相同。都是民眾和平示威,聲勢越來越大,中共難以控制;殺心頓起,開始製造藉口;於是特務、便衣滲透,製造打砸搶燒殺,少量民眾被誘捲入,暴力升級;中共出動軍警,以「平暴」為藉口,武力鎮壓、機槍掃射;部份民眾自衛還擊,中共大開殺戒、血流成河。

這個模式在六四和新疆事件中完全相同,這個模式中的核心問題是中共如何造成足夠武力鎮壓的各種理由,而所謂的「暴徒」到底是誰。

我們看到中共自己清楚用武力來鎮壓和平遊行示威,在國際上是說不過去的。所以它必須要製造它鎮壓的「暴力事件」的理由和口實。而為了證明發生的是暴力事件,中共自己悍然製造暴力衝突,那些首先製造事端的所謂暴徒,實際上就是中共特務。這一結論是由中共在六四事件、兩次西藏事件中所慣用的操作手法得到印證的。

1)正如吳仁華所說,89年六四時軍隊強行進入、開槍射擊在前,所謂的「鎮暴」在後,是中共先製造暴力的,而且很多軍車是中共特務自己燒的。我有個在前幾年坐過安全局牢的民運朋友,跟他一起坐牢的是一個前安全局特務,這個特務說八九年他的任務就是在遊行中不斷煽動暴力,後來這個特務當間諜時不聽頭子指揮、當雙重間諜、兩頭通吃,所以被抓起來了。他講的是真話。

2)在1989和2008年兩次西藏鎮壓中,開始搞事的暴徒實際上就是武警特務連的戰士。1989年,深入西藏、具有高幹背景的中國記者唐達獻在《刺刀直指拉薩——一九八九年西藏事件紀實》一文揭秘:西藏民眾和平示威數日後武警總司令李連秀簽發了「作戰動員令」,其中的第五條就是特務連的任務:「特務分隊急調三百人扮成市民和僧侶,在五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拉薩其他鬧事地點,配合公安廳、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勢任務。燒燬大召寺東北方向的經塔。砸搶鬧市區的糧店,引發市民哄搶糧食,並對藏甘貿易公司進行煽動性攻擊。鼓勵民眾哄搶商店物資。除指定地點外,不得對其他設施進行攻擊。在完成以上任務後,所有行動人員全部撤至雪城旅館,並清點人數,此項任務屬絕密,任何執行人員均不得將此任務外漏,違者嚴懲。」

這個作戰令得到了最有力的實施。無疑,假扮市民和僧侶的中共特務和便衣才是真正的「暴徒」。

3)去年08年3月中旬,正值中共「兩會」期間,西藏拉薩爆發最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示威自3月10日開始,連續幾天,都呈現和平形式。到了3月14日,卻突然演變成暴力事件。暴力的登場相當詭異。據居住拉薩的藏民網上披露:一群20歲左右的男子,很有計劃地行動起來。先是高呼口號,隨即點燃了小昭寺附近的車輛,然後衝進周圍的商店,搶劫貨物,接著燒燬數十家商店。步驟有序,緊湊,動作幹練,令人稱奇。人們注意到,在小昭寺附近路口,有心人已經提前擺滿了石塊,大小和重量,一律在一、兩公斤左右,竟未被遍佈的公安和便衣提前「發現」?之後,就是軍警和軍車大量出現,順理成章地開槍平暴。

4)我們看到,與六四、兩次西藏事件一樣,新疆的所謂暴徒,從很多證據來看就是中共自己的特務。原因如下:a暴徒打漢人更打維吾爾人,如果暴徒是維吾爾人的話,他是不打維吾爾人。b暴徒的面部看不清楚,這是從中共媒體的很多受害人共同說到的,如果是維吾爾人肯定有很明顯的面部特徵。c中共媒體大肆渲染的「一個汽車經銷商20多輛新車被砸,中外媒體事後去採訪」事情,店主告訴媒體,事先有派出所打電話過來說要來暴徒,後來果然過來。試問派出所是怎麼知道暴徒要來的?而且既然要來為什麼不前來制止? d暴徒打人時中共根本不出面、警察不動手、維人漢人都得不到保護達3個多小時。 e上海律師鄭恩寵引用中共媒體自己說法,說武警在7月1日就開始調兵了。 f中共當局宣佈:撥款1億元,針對每名死者,發放其家屬撫恤金40萬,這確實跟六四不一樣,但這反應了中共的心虛理虧。

總之,通過以上分析,我們看到新疆事件無非就是六四鎮壓的翻版和拷貝,新疆事件與六四的性質一樣:都是學生、民眾的和平遊行示威遭到中共大規模暴力血腥鎮壓。在鎮壓過程中,所採用的手法完全相同,所謂的「暴徒」,大部份就是中共自己的特務。更加可惡的是,在六四和新疆事件事後,中共都妄圖黑白顛倒、嫁禍於人、掩蓋真相、欺騙全世界。

中國人對人權被踐踏的抗議

現在談第二部份的相似性,六四和新疆事件都是中國人對自己各項人權被踐踏的局面的抗議,在新疆尤其表現為對其宗教信仰權利被踐踏的抗議。1989年六四表面上好像是為公正評價胡耀邦、要求平反1986年以來的所謂「反自由化」,但實際上是中國學生、民眾為了爭取言論、出版、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等等自由權利而進行的大規模人權活動。這一點是毋庸置疑,也無須贅述的。與六四一樣,20年後的新疆事件同樣是新疆人爭取自己各項人權的大規模運動,是對他們長期以來他們各項人權被踐踏局面的控訴、抗議和呼籲。

讓我們來看看中共對維吾爾人各項人權的踐踏。

首先,維吾爾人政治權利喪失殆盡。所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都被中共剝奪了言論、出版、結社、遊行、示威、組黨等基本人權,維吾爾人也是中國公民,他們同樣剝奪了以上人權。僅僅憑著這一點,他們就應該上街遊行抗議。

其次,宗教信仰自由更是喪失殆盡。有信仰的人信仰對其是最為重要的,為了信仰可以「赴湯蹈火,在所不惜」;就像一個人你天天給他金銀財寶,但叫他天天罵自己的父親,他能幹嗎?我們看看以下列舉的幾個項目:1.根據1993年9月25日生效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未成年人保護法〉辦法》新疆與西藏一樣,18歲以下兒童不得參加宗教儀式或進入禮拜場所。這在美國父母禮拜天到教堂,把小孩子交給教堂學習《聖經》故事的基督徒來看,簡直是極其荒謬和野蠻。

2. 1991年1月,中共中央組織部首次就解決共產黨員信仰宗教問題發出《關於妥善解決共產黨員信仰宗教問題的通知》,根據通知,那些加入共產黨的維吾爾人,只准他們信共產主義,不能信伊斯蘭教。這樣的暴行在現代已經政教分立的民主國家的人來看是匪夷所思、極其野蠻的。因為政黨不應干涉信仰,否則就變成了宗教黨,要控制人的靈與肉。在各級政權機構、各級企事業單位,任職的眾多維吾爾人也被剝奪信仰自由,被禁止進入清真寺或寺廟。那些有信仰的維族幹部要進行轉化。在中國新疆一政府網站上刊登有莎車縣城黨委組織部的調研報告《喀什地委:莎車縣黨員信教問題的調研》中寫道:「執政能力建設活動中1249名信教黨員大部份得到轉化,對190名經教育沒有轉化的進行了組織處理。其中責令限期改正162名,勸退21名,除名7名。通過轉化與查擺,大多數黨員、村幹部對自身存在的問題找得比較準,觸及了思想靈魂深處。阿扎提巴格鄉8村1組黨員艾白斯依說:「2000年,我妻子一直有病,我給宗教人士送了11隻羊、18隻雞,請宗教人士到家裏唸經給妻子治病,一直不見好轉,最後把妻子送到了醫院,沒想到只花了一點錢幾天就看好了病,通過這件事,給我的感觸很深,以後我再也不相信胡大了。」叫穆斯林不信胡大,就跟叫基督徒不信耶穌一樣,是極其野蠻的。

3. 對一般維吾爾老百姓,中共也極盡轄制、欺凌之能事。中共在新疆嚴格限制清真寺的規模和數量,不讓清真寺自己辦教授可蘭經的學校,中共並對所有的清真寺進行監控,禁止清真寺留宿和接待外來人員,禁止清真寺利用廣播、喇叭、錄像的方式來宣傳宗教活動。各級阿訇由中共掌控,包括他們的升職、工資、培訓、外出講經等等,當然他們的講經內容也必須嚴格按照中共規定的內容,神職人員並被要求在清真寺宣傳中共的政策精神,包括奧運、反恐等。這些明顯踐踏信仰自由的行徑在新疆早已正常化,如同在中共宗教局控制下的基督教「三自教會」內一樣。

4. 在新疆沒有穆斯林朝覲的自由。維吾爾人朝覲有「四不准」,世維會發言人表示:「這四個不准,即不許離隊;不准攜帶有關宣傳新疆獨立以及民主理念的書籍及宗教刊物、音像製品等;不准婦女披戴面紗;朝覲人員家屬不准搞大規模的迎接及宴請活動」。這些都限制了朝覲人及其家屬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

5. 禁止維吾爾民眾封齋,包括國家幹部、老師、學生、企業職工和農民不得封齋。傳統上新疆的維吾爾餐館在齋戒月都暫停營業,但新疆當局強迫餐館繼續營業,否則吊銷牌照。而且中共還向學生和幹部提供免費午餐,強迫他們進食,否則給處分,並禁止在政府機關工作的回教徒到清真寺做禮拜。 新疆當地官方網站《洛浦信息網》在2008年9月3日刊文表示,在齋月期間清真餐飲業未正常開業是「非法行為」。 新疆阿克蘇政府還規定:「不允許任何人強迫他人封齋,參加宗教活動,不准強迫婦女蒙面,對留大鬍鬚的人員和蒙面婦女積極採取各種有效辦法,剃除鬍鬚,揭掉面紗」等。

6.限制民族風俗。新疆地方規定政府機關、國有企業不能聘用留鬚男人、戴面紗女人。在學校裡,任何有宗教色彩的打扮或展示也會受到限制。這比南非當年歧視黑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後我們看看新疆人文化、經濟等社會權利的踐踏情況。中共大量移民,企圖漢化新疆。教育上大力推廣雙語教育,使新疆文化難以保存。強制進行擁護共產黨的愛國主義教育。在新疆進行核試驗。據日本產經新聞4月30日報導,到1996年為止中國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舉行過46次核實驗,因為核實驗急劇死亡的維族人有19萬人之多,受到急性放射線影響者高達129萬人。新疆不僅政府機構、國有企業,就是連一般公司,也對新疆人進行職業歧視。掠奪新疆石油等資源,新疆維吾爾人毫無實惠。中共貪污腐化,維吾爾人急劇貧困化,新疆的大城市和農村的差距之大,內地農村和城市人是無法想像的。強迫新疆年輕人到內地打工,由公安看守 ,不去要每人支付高達2000元罰款。這次韶關事件就是這個政策的惡果。

以上我們通過對新疆維吾爾人信仰權利、政治權利、經濟文化等社會權利的考察,看到他們的人權遭受到持續的、嚴酷的甚至是血腥的摧殘和壓制。他們的反抗只是時間早晚問題。他們爭取人權的鬥爭將與中華其他民族爭取人權的鬥爭融合起來。

最核心的衝突是民眾與中共專制的衝突

新疆事件爆發後,海外有人說這是維族人與漢族人的矛盾衝突。實際上維族與漢族的矛盾是其次的,最核心的衝突是民眾與中共專制的衝突。有人還說,新疆事件跟六四不一樣,不要為新疆人說話。這種觀點無非是在搞分裂,是親者痛仇者快。在中共專制之下,大家的問題都是一樣的。如果新疆人得不到自由,我們也得不到自由。所以我們漢族跟他們息息相關,新疆人的人權同樣是我們的人權。

我是基督徒,但我捍衛其他信仰在政治上的信仰權利。信仰的內容我們可以保持不同,但在信仰權利這個政治層面的權利上我們應該保持一致。各種信仰團體、信教民族應該聯起手來,互不歧視、互相協助,共同爭取人權和民主。我們要認識到中共專制是我們唯一的敵人,只要專制存在一天,任何信仰也得不到自由。中共不會單單給予西藏人自由、而不給予新疆人自由,它也不會單單給予基督教自由而不給法輪功自由,也就是說,其他信仰的自由是與每一個信仰的自由息息相關的。新疆人的自由與基督教、法輪功、西藏人的自由是息息相關的,而法輪功學員的自由也是與新疆人、西藏人、基督徒自由息息相關的。所以我們拒絕那種各種信仰之間在政治層面互相排斥的現象,不能因為我是法輪功或我是基督徒、穆斯林,我就不理其他宗教受迫害的情況。恰恰相反,正是我們都擁有信仰權利,故我們在這個基礎上應該聯起手來。中華民族的大團結,要在海外真正實現,在與中共對抗的過程中真正實現。

我們呼籲中共先從給予維吾爾人信仰自由開始,給中國人自由。我們更要向那些共產黨員的維族人、藏族人、那些為了當官而放棄祖宗信仰的維族人、西藏人發出強烈呼籲,你們完全背叛了你們的民族、你們的祖先,背叛了你們的自己的神,你們如果不與共產主義邪靈一刀兩斷、歸回到公義的宗教信仰中,你們會遭到整個民族和世界的唾棄和詛咒,棄暗投明是你們最正確的選擇。

(本文由作者根據其在7月20日舊金山「六四鎮壓與新疆事件研討會」上的發言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9-02 12: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