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智慧的兵書 《六韜》(15)

姜太公 呂望
font print 人氣: 62
【字號】    
   標籤: tags: ,

文伐第十五

周文王問姜太公說:“文伐的方法有哪些?”

姜太公說:“文伐的方法有十二種:一是,按照敵人的喜好,順從他的志願。這樣,他就會滋長傲慢情緒,而去做邪惡的事情。如果我再因勢利導,就一定能把他除掉。

二是,去拉攏敵國的近臣,以分化敵國的力量。敵國近臣如懷有二心,必然降低忠誠程度。如果敵國朝中沒有忠臣,他的國家必定面臨危亡。

三是,私下行賄收買敵君大臣,和他建立深厚交情。這些人身居國內而心向外國,敵國就必將發生禍害。

四是,助長敵國君主的放縱享樂,擴大他的荒淫欲望,用大量珠寶賄賂他,贈送美女討好他。言辭卑下,曲意聽從,順從他的命令,迎合他的心意。這樣,他就忘記與我鬥爭,而放肆地發展自己的邪惡行為了。

五是,故意尊敬敵國的忠臣,送給他微薄的禮物,與他出任使者前來交涉時,故意加以拖延,而對所交涉的問題不予答復,極力促使敵君改派使者,然後再誠心解決所交涉的問題,向他表示親近以取得他的信任,從而使敵國君彌合與我國的關係。這樣用不同的態度對待敵國的忠臣和奸佞,就能夠離間敵國君臣之間的關係,從而可以謀取敵國了。

六是,收買敵國君主的大臣,離間敵君在朝外的大臣,使其有才幹的大臣裏通外國,造成敵國內部自相混亂,這樣敵國就很少有不滅亡的。

七是,要使敵國君主對我深信不疑,就必須贈送大量禮物加以賄賂,同時收買他左右親近大臣,暗中給他們好處,使其君臣忽視生產,造成財糧匱乏,國庫空虛。

八是,用貴重的財寶賄賂敵國君主,進而乘機與他同謀別國,所圖謀的又對他有利。他得到利益後必然信任我們,這就密切了敵國與我的關係。關系越密切,敵國就必然會被我所利用。他自己有國而被外國利用,最終必遭慘敗。

九是,用煊赫的名號尊崇他,不讓他身臨危難,給他以勢傾天下的感覺,順從他的意志以博取他的信任。使他居於至高無上的地位,先誇耀他的功績。再恭維他德比聖人,這樣他必然會狂妄自大而荒廢政事了。

十是,對敵君要假意卑微屈從,這樣必然獲得他的信任人從而獲得他的內情。秉承他的意志順從他的要求,就象兄弟一般親密。獲得他的信任之後,就可以微妙地加以控制利用。一旦時機成熟,就可以象得到神助似地輕而易舉把它消滅。

十一是,用各種方法閉塞敵國君主的視聽,凡是臣民沒有不愛好富貴,厭惡死亡和災禍的。暗中許諾尊貴的官位,秘密贈送大量財寶,來收買的英雄豪傑。自己國內積蓄充實,但外表卻裝作貧乏。暗中收納敵國的智謀之士。使他與自己圖謀大計;秘密結交敵國勇士,藉以提高我方士氣。要盡量滿足這些人取得富貴的欲望,並不斷使之滋長蔓延。這樣,敵國的豪傑、智士就轉而成為我的黨徒。這就叫閉塞敵國君主的視聽。敵國君主雖然還擁有國家,但視聽己被閉塞,還怎麼能維持他的統治呢?

十二是,扶植敵國的奸臣,以迷亂其君主的心智;進獻美女淫樂,以迷惑其君主的意志;;送給良犬駿馬,使其沉溺犬馬聲色以疲憊身體;經常報以有利的形勢,以使他高枕無憂。然後觀察有利的時機,而與天下人共謀奪取他的國家。

以上十二種方法正確運用之後,就可以採取軍事行動了。這就是所謂上察天時,下觀地利,等到各種有利的徵兆都已顯現時,就可以興兵討伐了。”

【原文】

文王問太公曰:“文伐之法奈何?”

太公曰:“凡文伐有十二節:

一曰,因其所喜,以順其志,彼將生驕,必有奸事。苟能因之,必能去之;二曰,親其所愛,以分其威。一人兩心,其中必衰。廷無忠臣,社稷必危;三曰,陰賂左右,得情甚深,身內情外,國將生害;四曰,輔其淫樂,以廣其志,厚賂珠玉,娛以美人。卑辭委聽,順命而合。彼將不爭,奸節乃定;五曰,嚴其忠臣,而薄其賂。稽留其使,勿聽其事。亟為置代,遺以誠事。親而信之,其君將複合之。苟能嚴之,國乃可謀;六曰,收其內,間其外,才臣外相,敵國內侵,國鮮不亡;七曰,欲錮其心,必厚賂之,收其左右忠愛,陰示以利,令之輕業,而蓄積空虛;八曰,賂以重寶,因與之謀,謀而利之,利之必信,是謂重親,重親之積,必為我用,有國而外,其地大敗;九曰,尊之以名,無難其身,示以大勢,從之必信。致其大尊,先為之榮,微飾聖人,國乃大偷;十曰,下之必信,以得其情。承意應事,如與同生。既以得之,乃微收之。時及將至,若天喪之;十一曰,塞之以道,人臣無不重貴與富,惡死與咎,陰示大尊,而微輸重寶,收其豪傑。內積甚厚,而外為乏。陰納智士,使圖其計。納勇士,使高其氣。富貴甚足,而常有繁滋,徒黨已具,是謂塞之。有國而塞,安能有國?十二曰,養其亂臣以迷之,進美女淫聲以惑之,遺良犬馬以勞之,時與大勢以誘之,上察而與天下圖之。十二節備,乃成武事。所謂上察天,下察地,征已見,乃伐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周文王好奇,上前詢問:「先生您很喜歡釣魚嗎?」
    太公回答說:「我聽說君子真正高興是在於他心中懷著遠大的志向,而一般人高興則是在於把目前的事情做好。我釣魚,與這個道理很類似,我並不是真正喜歡釣這個魚啊。」
  • 文王問太公說:「天下大局熙攘紛亂,有的時候強盛,有的時候衰弱,有的時候穩定,有的時候又很混亂,之所以會如此,到底是什麼緣故?是因為在上位者賢能或不肖所致呢?還是因為有天命難違、大自然變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 文王問太公:「我想了解治國的基本道理,我想知道如何才能使君王受到尊重,百姓得到安居?」太公答:「只要學會愛護百姓就足矣了。」
  • 周文王問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禮應該是怎樣的?」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養,把姜太公召來,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周文王說:「啊!天將要放棄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將要託付給您了。現在我很想聽您說說至理明言,好讓我明確的傳給後代子孫啊。」
  •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 周文王問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國家呢?」
  • 如果他遵照天地運行常理來治理天下,百姓就會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產生動亂。那麼,天下紛爭就必然隨之興起。聖人君子此時就悄悄的儲備自己的能力與才華,等到時機成熟才公開進行征討。
  • 太公回答:“身為君王,應該尊崇有才德的人,抑制無才德的人,任用忠誠可靠的人,防止奸詐虛偽的小人。嚴禁暴動的行為,制止奢侈浪費的習俗。也就是說君王要警惕六賊和七害。
  • 武王問:“兩軍相遇,敵人無法進攻我軍,我軍也無法進攻敵人。雙方都有堅固的防守,誰都不願先發起攻擊,我軍想要襲擊他,但又沒有有利的條件,該怎麼辦好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