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送給中共竊國60年的禮物--退黨

在美國華府《中共竊國60年系列國際研討會》上的演講

章天亮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9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舒婷妲美國馬里蘭州洛城報導)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博士9月16日晚七點三十分,在美國華府出席《中共竊國六十年系列》研討會上表示,中共為了十一國慶閱兵,北京搞的保安人數達到120萬人。如果這些保安是處理政治事件的話,那就說明這個政權極不穩固,已經達到草木皆兵的程度,因為有大概一半的人在反對這個政權,所以才要用另外一半的人監視他們。

章天亮認為,中共通過對中國道德的破壞,來達到維持統治的目的。中共消滅中國民眾的宗教信仰,導致目前很多人認為他幹的壞事不會遭報應,這是中國發生那些置毒販毒、酷刑折磨、破壞生態、貪汙腐敗、色情汎濫等的根本原因。而中共這個反道德的政權,必須要營造一個道德淪喪的環境才能維繫生存。它最害怕的就是民衆的道德覺醒,爲此不惜從道德層面毀滅我們的民族和未來。

章天亮說:「每個人不用想怎麼去解決中共這麼大的組織系統,想想自己怎麼辦就行了。也就是說,只要自己做好了,自己踏出一小步──退出中共,那麼大家合在一起就是一大步。」

他表示:前兩天中共戰略經濟對話時,中國的國務委員戴秉國說:「我們國家最高的利益是維護我們的基本制度(也就是黨的領導);第二是國家主權和領土的完整;第三是老百姓的生活問題。」中國國務委員不打自招,把中共最看重的東西拿出來了——中共最在意的是權力,最不在意的是老百姓的死活。既然它最害怕失去權力,那麼我們就要退黨,解體它用來做惡的權力。這就是我們送給中共竊國60年來最好的一個禮物。

下面是章天亮博士的演講全文:

我來的時候看到一個新聞:現在中共為了國慶的閱兵,北京參加保安的人數達到120萬人。這120萬人再加上他們的家人,大概就有4、5百萬的北京市民被捲入了保安。北京市究竟有多少人呢?不算流動人口大概是1200萬。現在這個保安規模基本上是一人盯一人,盯人如盯賊一般。那麼這120萬人保安是為了防止什麼事件發生呢?如果你說是防止刑事案件,那就說明北京市刑事案發率太高了。全世界最危險的城市、刑事案發率最高的城市也沒有120萬名保安。那麼答案就只有一個勒,就是為了處理政治事件。為了防止政治事件,要達到全民參與的程度,那就說明這個政權太不穩固了,已經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因為大概有一半的人是潛在的反對者,所以才要用另外一半的人監視他們。

中共非常清楚自己的虛弱

中共的虛弱不僅我們看的到,就是中共自己也非常清楚。中國的媒體生態近幾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過去中國有很大的報紙、電視和電台。那時媒體是單向宣傳,也就是中共能發出它們的聲音,但老百姓沒有地方發出聲音。現在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老百姓也能發出自己的聲音,這使中國的媒體生態發生了一個非常大的變化。

我認為一個轉折性的事件是2008年6月28日的甕安事件。

當時有幾件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個是中共在2008年3月鎮壓所謂的西藏民族分裂勢力;一個是四川地震之後的悲情宣傳;一個是奧運火炬傳遞中煽動民族主義。還有一個就是奧運會即將召開。中共把它能出的招兒都出了,不管是對內政策、對外政策、悲情宣傳、民族主義,這些招兒都使完之後,中共覺得這下子把民心凝聚起來了吧?結果發生了甕安事件,老百姓火燒了縣公安局大樓,當時有90%的人在網站上支持那些縱火的群眾。也就是中共招數使絕了,卻發現中國老百姓還有90%的人在反對它們。另一個就是7月1日楊佳殺警事件,當時大陸新浪網上也有88%的人支持楊佳。現在這個事情的發展越演越烈,石首市的老百姓已經大膽抗暴、直接和武警發生沖突了。中國可以說是遍地烽火。

中共破壞中國人道德的手段

過去60年,中共殺人、賣國、整個官僚系統腐敗和黑社會化、殘酷鎮壓異議人士,以及破壞中國生態環境等等幹了很多的壞事。但是我認為所有的這些都不是最壞的事情,最壞的就是中共極力去破壞中國人的道德,而且中共破壞中國人的道德是有系統的。時間不多,我用五分鐘把中共破壞中國人道德的手段說明一下。

一個人做壞事有兩種可能性:一是他認為他做的是好事。我看到辛灝年先生的調查,當年在「鎮反」的時候,槍斃了5百萬人。這些殺人的人認為他們是在幹一件好事。他們認為為了美好的目標、為了建設共產主義,不得不把這些前面絆腳石清除掉。這就是人在幹壞事的時候,認為是在幹好事。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人在幹壞事的時候,他認為他幹的壞事不會遭報應,所以他為了自己的利益和享樂幹下了壞事。

中共破壞中國人的道德基本上也是分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前三十年(1949年到1979年)。中共以「革命」為名義,讓你去幹壞事,但是卻告訴你,你是在幹一件好事。當然這件事做的也很不容易,也很系統。

中共知道人的道德是基於宗教、信仰,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會道門。所謂「清理會道門」就是把中國的佛教、道教、基督教,過去所有中國那些正教信仰統統清除掉。後來發現只清除宗教不行,把宗教清除後,知識分子還是中國的良心階層。於是中共開始清理文化層面,開始了清理知識份子的「反右運動」。後來又發現光打知識份子還是不行,老百姓也保留著傳統的道德,所以就在1966年發動文化大革命。

從1949年到1979年,中共用它的一元化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去替代所有的宗教信仰。那時共產黨為人民服務還需要一塊遮惡布,它們不敢貪汙腐化的太厲害,那個甜頭還要放到國庫裏。

第二個階段是後三十年(從1979年到現在)。「革命」的名義沒有了,中共連自己這一套共產主義意識型態的東西都丟到一邊去了。過去中共還會拿出一個虛假的意識型態欺騙老百姓,現在連這個東西都不要了。

中共靠著強化無神論宣傳,告訴你去掙錢、享樂,不管這個錢是貪汙來的、偷搶來的、賣淫販毒來的,反正「不管黑貓白貓,逮住老鼠就是好貓」。它告訴你沒有神,幹壞事不會遭報應,所以大家就去幹吧。

這時候老百姓不相信有報應,所以就做很多壞的事情。比如破壞中國的環境,包括生產毒奶粉(喝了毒奶粉會導致死亡,對生育會產生問題,可能會絕後),連最後一點道德規範都沒有了,所以才敢這麼做。

這就是中共現階段維護政權最好的辦法。如果人有道德信仰,大家都會說你掙的錢不道德,你做的事情是錯的,我們不能跟你在一塊兒。但是如果人沒有這樣一種基本道德判斷能力的話,大家都會講這世界上沒有好人,誰上臺都和中共差不多,就認命了。

中共通過對中國道德的破壞,來達到維持統治的目的。中共消滅中國民眾的宗教信仰,導致目前很多人認為他幹的壞事不會遭報應,這是中國發生那些制毒販毒、酷刑折磨、破壞生態、貪汙腐敗、色情汎濫等的根本原因。而中共這個反道德的政權,必須要營造一個道德淪喪的環境才能維繫生存。它最害怕的就是民衆的道德覺醒,爲此不惜從道德層面毀滅我們的民族和未來。

一個真正信仰的複興,是中共最害怕的一件事情。這不僅是重建人民的道德,對中共來說還存在另外一個問題──中共對這些新興的信仰沒有解釋權。中共派出特務進入過去的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內部,對經文或是教義進行歪曲的解釋。現在這些新興宗教的解釋權,完全不在中共手上。

中共害怕法輪功所提倡「真、善、忍」的這種信仰,所以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但隨著《九評》的傳播,很多人發現中共不但沒有解決問題,中共本身才是個問題。很多人的思路轉變了,從過去指望中共來解決問題,變成了「怎麼樣去解決中共這個問題」。

這個時候,大紀元給大家提供了一個平臺,就是「三退」。

每個人想想自己怎麼辦就行了

你不用想怎麼去解決中共這麼大的組織系統,想想自己怎麼辦就行了。也就是說,只要自己做好了,自己踏出一小步──退出中共,那麼大家合在一起就是一大步。

中國要走入未來的話,最大的問題就是共產黨,但是你無法和它暴力衝突,所以「三退」就成為中國的和平轉型之路,通過退黨的方式來解決中共這個問題。

所以說到這裏,我倒想向沈婷女士運作的「中國冤民大同盟」的盟員們說:「既然你們已經一無所有了,為什麼不公開打出我們不要中共的旗號呢?」打出「反腐敗」的標語,不如打出「我們不要共產黨」或「我們公開退黨」的標語。這個一定是中共最害怕的,這是扯下了它偽造的「萬民擁戴」的最後的遮羞布,也會鼓舞和激勵更多的人起來,以這種和平的方式解體中共。

前兩天中共戰略經濟對話時,中國的國務委員戴秉國說:「我們國家最高的利益是維護我們的基本制度(也就是黨的領導);第二是國家主權和領土的完整;第三是老百姓的生活問題。」中國國務委員不打自招,把中共最看重的東西拿出來了——中共最在意的是權力,最不在意的是老百姓的死活。既然它最害怕失去權力,那麼我們就要退黨,解體它用來做惡的權力。這就是我們送給中共竊國60年來最好的一個禮物。

我就講那麼多。謝謝!

相關新聞
章天亮:稱鄧玉嬌防衛過當 中共首鼠兩端
章天亮:「綠壩」洩露的秘密
章天亮:鄧玉嬌事件還遠沒有結束
章天亮:全民抗暴 推動「三退」街頭化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