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家書:中港電視之我見

真子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26日訊】入夜,在加拿大寧靜安逸的家,窗簾低垂,一燈如豆,這時打開電視,隨意看中文台不同的頻道,此情此景,忘了大洋之隔的距離,雖客居異國,尚也樂不思蜀了。

加拿大的中文電視非主流,是以來去就幾個頻道,這邊國語那邊粵語,選擇頗有限,不過中港台的電視節目皆有,雖身居海外,亦可見中國文化之一斑,如今在兩岸三地之外看其中的文化呈現,竟然別有感慨。

從小便說著粵語長大的華人,每看電視,首選頻道當以「新時代電視」居多,此台香港味道濃厚,節目皆以香港縱橫及港產連續劇為主。有個頗有趣的現象,凡說廣東話的華人,心目中的家鄉文化似乎都與香港電視有那麼點情意結。而細想香港文化又有什麼淵源呢?香港人都說香港是文化沙漠,言下有寓香港文化根基之淺,斷難產生動人心魄的藝術。然而那些粵語一族又都愛看香港電視,而非國內的電視劇集。

是,香港也許沒啥文化底蘊,但香港也特別,因其特殊之歷史際遇,一百多年前歸在大不列顛國旗下,喝足一百年洋墨水,不曾受中共黨文化的浸淫,是以香港文化雖非脫俗也不算清新,但至少自然真實,思想之自由與港人之民主意識令香港文化中的幽默諧趣得以自由發揮,以此形成其俗世的風格,不深刻,但尚可娛樂。

對比大陸電視,以其泱泱大國之人傑地靈,演員自然千里挑一,形象是沒說的,製作也蠻認真,比香港的考究多了。然而大陸的電視劇集並不太受落,坦白說,悶,沉重,節奏太慢,色調灰濛濛的,好像用的都是劣質菲林,一句話,不好看。

個人觀感,無意對國內文藝作品評頭品足,只是有感而發。大陸許多電視劇,都擺脫不了中共黨文化的影子,也許身在其中的人感覺不到,跳出那個框框,就會看到正常人文社會與專制社會之政治文化的差異。

記得當年香港有部電視片叫「表姐你好野」,描寫某大陸女幹部與其助手在香港公幹的際遇,因兩地文化差異,引發諸多誤解衝突,個中情節妙趣橫生,令人捧腹。香港人不在黨文化中,是以頗能清楚看到那樣一個怪胎荒誕可笑之種種行徑及言論,拿來惡搞,竟然維妙維俏,入木三分,把個一向把自己吹捧成「光明正確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嘲笑得淋漓至盡,領衡主演此劇的女主角因而捧走當年的「金馬獎」。最秒的是影片看上去並沒有對中共的惡意,只不過不把黨當回事的認真對待,隨意拿來惡搞,以此娛樂而已,這是香港文化的特點。多年後網絡上重看此片,依然惹人大笑不止,深以為然,因為黨就是那副德行嘛,是以其對中共之諷刺效果更勝多少當紅相聲。當然此片在大陸是禁演的,不知中共是否也有點自知之明?

當然無論是香港或大陸的片集,皆沒什麼思想內涵,僅一個情字氾濫,親情、愛情、慾海情仇,就這些。人類走到今天,道德之淪喪,人類靈性之迷失,也就唯有那麼點人情的餘溫了,大概要到哪一個翻天覆地新紀元的來臨,人類才能重新開創出百世留芳的藝術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看戲便把病看沒了,這可是“神韻”創造的奇跡之一。這樣的故事很多很多,只是真子聽周姨親述蠻生動的,也就以文證道,一寫為快了。
  • 五月花,五月天,五月的陽光,五月裡有母親節。母親節最是人間親情洋溢的節日,母親節的陽光該份外溫暖,母親節裡母親的笑容該份外喜樂,母親節的歌也應是喜悅和暖的。
  • 如果問世上當媽的最大心願,毫無疑問十有八九會想及自己的兒女,希望兒女們都是一個好孩子。
  • 這是一個廣告如洪水氾濫的時代。無意對廣告之優劣品頭論足,只是在加拿大的電視媒體也不例外,廣告頻多也罷了,卻難得真正有吸引力的。
  • 加拿大當真是這麼個和樂富庶的地方。這兒各類遊行活動多多,可以說,遊行是北美國家的一大文化特色。每年夏天是遊行活動的季節,由各城市各機構主辦,邀請不同族裔團體參加,各顯神通的遊行慶典,亦同時展現北美多元文化的風采。
  • 有道「民以食為天」,因人有七情六慾,是故飲食為裹腹,亦乃享受也,佳餚美食,人皆喜之,只是很少在意,其實飲食也是一種文化,秉承各自民族的文化承傳,佳餚美食之中,亦有各自精緻的文化內涵呢。
  • 不禁想,有沒有這樣的社會,人人樂天知命,工作勤懇敬業,打工的只管幹好工作,而老闆更才德兼併,懂得如何厚待屬下,如此社會,豈不美哉?想來好像太理想了點,有點不像人間。
  • 修煉,在人類的文化中,修煉之含義便是生命回歸。幸福的白石鎮,靜靜的守候那個藍色的童話至今,今日多少雙手展開的信息,許正是人類等待的千載機緣吧。
  • 在加拿大天天說英語,聽說的最多的一個詞是「thank you」(謝謝)。西人愛說「謝謝」,說的習慣成自然,別人等閒丁點兒的舉手之勞,他們都得鄭重其事說「謝謝」,說的誠懇而動聽。
  • 若童年無憂,青壯之年曾有過坎坷的生平,因為有青春歲月生命能量的加持,苦難並不算什麼,而到黃昏暮年,則否極泰來,夕陽無限,並無唏噓惆悵,這樣的晚年,誰說不是人生的一大福份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