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神與我們併肩作戰(72)

每個人都能行 用自己的身體 在自己的家裏
【字號】    
   標籤: tags:

中國人,負痛忍辱了半個多世紀後,終被逼至今日這般不得不用自己的身體以向暴政說不的悲狀。一九八九年,我們的人民走出了家門,也是用自己的身體,和平地、法律地向中國的政府僅提出了國家政治民主化改革的要求,政府對之的回應是既原始又乾脆──大規模的殺戮及抓捕。

這場空人類政權血腥史的殺戮殺出了中國政府徹底的、從此不再顧及人類羞恥及道德價值的流氓嘴臉,殺出了這個政權從此對國內人民野蠻暴虐的更加肆無忌憚。

二○○六年二月四日,我們發起了中國人反迫害、反暴虐的接力絕食聲援行 倡議,該倡議迅捷變成了海內外華人的、針對在中國肆虐了半個多世紀的權力黑惡勢力的抗爭風暴。聲援浪潮廣及幾十個國家及地區,得到了大多數國際主流媒體的關注及支持。

儘管風起雲湧的絕食聲援、抗爭浪潮使人振奮,但用絕食以抗議流氓化、黑幫化公權力針對文明、道德及無辜公民個體的戕害之舉絕不是一種人為的快樂選擇。首先,它以大多數領域法治功能價值盡喪,黑幫化的權力對人民的壓迫至忍無可忍的境地,而大多數人又有欲像人一樣地有尊嚴地活著的願望為其產生條件。

今天的中國,人民用自己的身體與野蠻及反文明、反道德的黑惡勢力抗爭的外部條件已完全生成:幾十年來,中國的政府,就政治文明化、權力法治化的問題,是一陳舊習,概不與人民作任何的文明的探討。面對已徹底黑社會化的地方權力明目張膽地對個體公民的野蠻壓迫,甚至是冷血的虐殺,對之剩下唯一可能發揮一點制約作用的中央政府也徹底擺出無賴且無奈狀——任憑東南西北風,自是巍然不 ,以苟延自保。

司法機關也早就成為野蠻戕害人的基本尊嚴、人身、財產的權利、壓迫人民權利訴求的最為凶殘且最為賣力的生力軍。國內公民對人的基本尊嚴及公義的最低需求捍衛行 過程的本身,即被完全流氓化的各地方政府當成破壞「穩定」的因素於赤裸裸的暴力打壓,數以 萬計的公民長年煎熬在苦不堪言的上訪生涯中。上訪之舉,標誌著善良人民對權力壟斷集團的信任不死,但同時這又是上訪者本身的巨大悲劇所在。

人們不能清晰地認識到,這個制度至今日,它已完全功能地喪失了解決人民任何訴求的能力,這種能力完全喪失的前提是幾十年來它從未有過維護人的基本尊嚴及最低社會公義價值的誠意!一方面,它已完全沒有了解決問題的能力,另一方面則是它的殘暴的官吏針對文明、道德、人 及人民的基本公義訴求的喪心病狂戕害的異常強勁的能量。

地方政府是個體公民具體災難的最為惡劣的製造者,數量驚人的受害者把尋求公義、維護基本尊嚴的希望寄於中央政府,而中央政府在法律上即天然地不具有解決具體公民訴求的功能本身,則決定了上訪者滿足訴求的必然的悲劇 結果。中央政府的不能解決與地方政府的不解決,加之上下對「穩定」及「盛世和諧」粉飾的病態需求,止滅上訪者訴求的唯一選擇即剩下血腥的暴力及非法的抓捕。各地方政府對上訪公民打壓的血腥及殘忍程度前絕古人後空來者。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藉公然違反現行《憲法》的勞教制度,非法關押維權抗爭的公民及自由信仰者的惡舉已盡喪理智的地步。最近幾年裏,每年有數以十萬計的公民僅因堅持權利訴求、堅持自由信仰而被非法勞教。今天,中國的各地被以勞教名義非法關押的同胞數以 萬計,他們中,尤以上訪者及自由信仰者最多。勞教制度,成了非法關押無辜人民的、災難的無底洞。個體公民在被非法勞教的過程中是得不到任何法律的救濟,公民維護自身權益的路徑被完全的堵死。

另一方面,各地對秘密警察攜地方黑社會流氓打手,以非法下流的手段打壓、迫害民運及著名維權人士的惡行已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全國各地,數以千計的人被非法軟禁、盯哨、跟蹤、騷擾,這方面,尤以北 、上海、廣州最為惡劣及無恥。而面對以各地秘密警察為主體的黑惡勢力的猖狂肆虐,被迫害者不能獲得任何法律的救濟途徑。野蠻的官吏以下流及 暴的方式給人民以明確的信號是:我們就是流氓,我們永遠是無法無天,你們中國人,要麼你去死,要麼你就得忍氣吞聲。既不願死又不願忍氣吞聲者剩下的唯一方式,亦屬最後方式──用自己的身體在自己的家裏,通過絕食,以改變我們毫無尊嚴的人的生存環境。

一切被迫害的工人、農民、自由信仰者、知識分子、異見人士、黨政幹部、軍人、教師及在中國遭到非人道迫害的外國公民,每個人,都將能成為這種維權行 的具體參與者,而上述每個人,都能成為個體遭致非法迫害時的被聲援對象。為了和平地、理 地但堅定地踐行我們最後的捍衛權利的權利,對絕食維權抗暴行 談及以下建議,與國內外朋友商榷:

一、絕食維權抗暴的參加者可以是所有中國人和外國公民:絕食維權抗暴行 的參加者、被聲援者不分國籍、種族、 別、信仰、居址、貧富及受教育程度,人人可為參加者,人人可為被聲援者。

二、絕食維權抗暴的宗旨:要求中國的政府、官吏遵守中國的《憲法》、法律及國際公認的捍衛人權、人 文明及人的基本尊嚴、基本道德共識價值準則。凡因政府及官吏違反上述基本準則,被非法迫害的中國人、外國公民,都將成為絕食行 的聲援、支持對象。

三、絕食維權抗暴的區域為中國區域及中國以外的區域,每個具體的區域由若干名義工負責信息的溝通及處理。中國區域的義工事務由高智晟、胡佳、齊志勇及其他各省、市義工來處理,聯繫電話:010-51630281,010-86000663,010-86268964。電子信箱:MWD111@GMAIL.COM(臨時)。凡有願意參加者均可通過上述電話或者發電子郵件聯繫,請自願參加者提供您的聯繫電話、姓名、 別、國家、電子信箱及其他有效聯繫方式,如果您認為方便亦可將您的簡單情況附上。

四、絕食行 的模式:國內,以已自願成為絕食聲援的成員為主體,在各地接力展開。每地接力絕食以三天為限,每地每天兩人。絕食處所:在絕食者自己的家裏或自己認為適當的地方,有條件時,同一地的兩名絕食者應在同一地點共同絕食。每組接力絕食的時間為二十四小時,以此類推。國外:我們呼籲每個區域的絕食維權抗暴行 的義工與國內絕食維權抗暴的義工保持有效通訊聯絡,以使境外的聲援行 能成為接力絕食維權抗暴整體中的有機組成部分,最終形成全球絕食維權抗暴接力模式,以達成此項和平維權抗暴運 的持續 、廣泛 。

在特殊情勢下,諸如發生屠殺、較大規模的非法暴力事件,公然的司法迫害事件、獄中暴虐事件,以及國內外輿論認為必要時,則進行國內數地乃至十數地的同時絕食抗議以及國內外同時舉行絕食抗議的規模行 。

在固定的接力絕食進行時,對國內外任何個人、團體自發的對接力絕食的絕食行援之舉,接力絕食的當日或次日的公告中都應予明確體現(反對體現者除外)及致謝。

五、接力絕食行 從二○○六年二月十五日起,每日公布一份〈絕食維權抗暴公告〉,內容:(一)公告絕食聲援的對象,概述被聲援對象遭致非法迫害的事實;(二)公告當日參加接力絕食者的姓名、所在地及徵得個人同意的聯繫電話和次日接力絕食者的姓名、所在地及經個人同意的聯繫方式;(三)公告各地自發絕食聲援接力絕食行 者的姓名及一般情況。

六、接力絕食的具體參加者,有條件的應在接力絕食結束前公布一份〈絕食日誌〉,不拘格式,談及自己對此項行 的看法、感受及對被聲援對象的聲援等內容。

七、國內接力絕食安排暫定順序:北 —浙江—湖北—河南—陝西—廣東—上海—江西—雲南—廣西—新疆—湖南—河北—四川—山東—吉林—遼寧—黑龍江—江蘇—安徽—待定。

八、凡法律能夠起到即便是微小作用的領域,我們堅決支持法律方式的維權,凡法律不能發揮任何作用的和黨委、政府及官員個人公然藉用司法迫害個體公民的惡行都將予堅決的絕食抗議。凡因參加絕食而遭致迫害者,都將隨時啟 國內外聯 絕食抗議。對目前的胡佳先生、齊志勇先生及廣西欽州的戚欽宏因參加絕食而遭致迫害的事件,我們將擇機以聯 絕食聲援。

九、接力絕食維權抗暴行 將持續至獨立司法維權價值的出現止。特殊情勢下,經與各方協商,可進行階段 的中止。

另,國內尚有大量的無辜同胞被非法關押,自由信仰者目前仍遭到隨心所欲的鎮壓、迫害,大量的良心人士如鄭貽春、楊天水、許萬平、楊子立、葉國柱等人仍被無罪關押,有些在獄中遭致持續的非人道迫害,絕食聲援行 將適時予之以抗議及聲援。

二○○六年二月十三日在有特務跟蹤的日子於北京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便衣最近一系列的失態表明,他們背後的操持者,在以完全的流氓手法,圍堵了我全家近八十天後,估計在他們看來是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從種種跡象表明,他們對我是失去了耐心,更多的則是,身涉其中,我能明顯地感覺到便衣的操縱者對他們自己也越來越沒有了信心。
  • 二○○六年的一月十三日,亦即中國政府以下流的黑幫手法非法圍堵我全家的第七十八天的上午,發生了個別便衣蠻橫尋釁滋事並誇口稱「幾分鐘之內就能讓警察把你抓起來」,隨即就發生了我被警察帶走一小時的事件。
  • 據我的判斷(不一定準確),焦國標應當算是個不甚熱愛黨的傢伙。在所有與他相處的過程中,從未有過聽他壯懷激烈地大談「永遠偉光正」及「永遠的豐碑」之類的話(在沒有我的場所裏我不敢肯定之)。我估計黨也不會把愛給像焦國標這樣的傢伙。
  • 兩輛車同時逃走後,我被剛才的突發事件驚得心驚肉跳,這時已不是由意志來控制怕與不怕的問題,而是本能反應導發的心狂跳不止。我在花園裏蹲了五分鐘左右後上了車,在車上又獨自坐了六、七分鐘,這時,那兩輛車又像幽靈一般出現在我的車跟前。
  • 四月清明上山祭奠途中我遭毒打,養傷百日,反覆思考,我痛恨暴力,更痛恨有預謀有組織的暴力。我要把感受和見聞寫出來,曝露真相,探索根源,希望永遠消滅暴力、消滅黑勢力。我為75新疆暴力,寫了四篇評論,又寫了《暴力斷我四根肋骨》,算見聞之一,今天寫見聞四高智晟遇黑色暴力。
  • 記中國政府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93天最近幾天的跡象表明,如果技術或者是方法允許的話,北市公安局的個別領導會毫不猶豫地切斷我一家大小的喉管而絕不會去考慮道德和人權問題。
  • 中國人對類五、十、五十及一 這樣的數字有些特別的情愛,小若二人間的婚嫁私慶,大至所謂國慶般的公祭,無不如是。中共政權以非法的、很多回合中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流氓手段圍堵、攪擾了我家一 天。
  • 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國大陸著名律師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公開發表退黨聲明,抗議當局對高律師及其家庭不斷升級的打壓和騷擾。
  • 十幾日的幾乎晝夜不斷地對政府控制集團幾年來野蠻迫害自由信仰者的真相的調查今日暫告一段落。因家中僅有妻子及孩子,而家門口又二十四小時圍堵著今日人世間名聲最為惡劣,最無道德且無惡不敢為的中國警察群體,每得閑隙對被周圍中的妻兒揪心的念及應時而至,願主保全她們的安危!
  • 自由、民主、法治的社會制度必定會在中國建立,這是今天的我們絕不懷疑的。自由、民主、法治中國的到來也絕不是今後遙遠年月的美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