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化100個為什麼

為什麼古代建築前常擺放一對石獅子?

作者:心語

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大紀元)

  人氣: 5106
【字號】    
   標籤: tags: ,

中國古代的各類建築物前,如宮殿、衙署、陵墓、寺廟、園林、橋梁等等,總會左右各擺放一對石雕的獅子。在古籍也有記載,如清朝朱象賢《聞見偶錄》:「今宮殿衙署門外左右,所峙石獸,卷髮巨眼,張吻施爪,俗稱為石獅子。」

那麼,為什麼古代建築前常擺放一對石獅子呢?

獅子,體壯威猛,毛呈棕黃色,雄獅頸部有長毛,吼聲洪大,產於非洲和亞洲西部。捕食斑馬、長頸鹿、羚羊等大型動物,有「獸王」之稱。獅子的原產地並非在中國,怎麼會出現在中國呢?

據文獻記載,獅子之所以進入中國,源於漢武帝派遣張騫出使西域,打通中國和西域各國的往來。如《後漢書.卷八十八.西域傳》載︰「章帝章和元年,(安息國)遣使獻師(獅)子、符拔。符拔形似麟而無角。」意思是說,東漢章帝章和元年,安息國派遣使者送來獅子和符拔(一種形狀像麟而無角的動物)。

中國的石獅子(fotolia)
中國的石獅子。(fotolia)

隨著佛教東傳中國,獅子逐漸取代了獸中之王——老虎的地位。在宋僧道原所撰《傳燈錄》上載︰「佛祖釋迦牟尼降生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作獅子吼曰︰『天上天下,惟我獨尊』。」後來,「獅子吼」被用來比喻佛陀說法時發出的聲音很大,具有震懾一切外道邪說的神威。而獅子在佛教中地位也更加重要,被佛教徒視為吉祥莊嚴的神獸。

由於人們對獅子的推崇,獅子在人們心目中是尊貴而威嚴的瑞獸,因此很快就成為中國雕刻藝術的題材。於是,漢唐時期的帝王陵墓、豪門貴族墳園,開始有了石獅子的蹤影。此時,石獅子的使用並不普及,只出現在陵寢墳宅之前,經常與石馬、石羊等石像一起擺放,目地是讓人產生敬畏之心。

唐宋以後,石獅子被民間廣泛的使用,大門前置放石獅子就像在門上貼門神一樣,都是用來作為守護門戶,驅除邪靈鬼怪,既美觀又寓有納福招祥瑞之意。每個朝代石獅的造型不一,但到清朝時,石獅的雕刻基本上就定型了。漢唐時石獅子造型強悍威猛,元朝時體瘦而雄壯有力,明清則較為溫馴。

不同時代石獅子的雕刻呈現不同的特點,也顯示出不同的地方特色。因此,石獅子還有南獅北獅之分。北獅雕塑樸實,外觀較雄猛威嚴;南獅雕飾繁多,外觀較活潑有趣。

建築前的一對石獅子。(大紀元)
建築前的一對石獅子。(大紀元)

古人認為萬物皆有陰陽之分,講究陰陽協調,所以石獅子的擺放也有一定規矩。通常是一雄一雌,雙雙對對,左雄右雌,符合男左女右的陰陽學說。石獅子在民間有辟邪作用,一般用來守門。往往擺放在大門左側的雄獅,通常雕塑造型是足下踏一繡球,象徵權力無限;右側雌獅則是足下依偎著一幼獅,象徵子孫綿延。

古人歷來把石獅子視為吉祥的象徵,除了用來鎮宅辟邪,在中國傳統建築中也是經常使用的一種藝術裝飾品。如北京盧溝橋雕有四百多個石獅子,這些石獅大小各異,有雄有雌,姿態各殊,生動靈活,栩栩如生。@*#

盧溝橋的獅子雕刻。(Fanghong/維基共享)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濫觴就是「浮起酒杯」。那麼,何處可以浮起酒杯呢?通常就是江河水流的發源地,因發源處水量較淺小,僅能浮起一個酒杯,故稱「濫觴」。如《荀子‧子道》上載:「昔者江出於山,其始出也,其源可以濫觴。」又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江水一》記載:「江水自此已上至微弱,所謂發源濫觴者也。」
  • 葫蘆掛上之後,疫情真的就很快控制住了,病人們逐漸的康復了。康復後的鄉親們無比的激動,非常感謝這個善良的婦女,同時也深深明白了一個道理:原來,人只要心存善念,真的可以得到神靈的庇護啊。人們從此都爭著做一個善良的好人,當地的風氣也越來越好了。
  • 李山甫《貧女》詩:「平生不識繡衣裳,閒把荊釵亦自傷。」拙荊的由來和「荊釵」就有關聯了
  • 古代人們把天子的死看得很重,常用山倒塌來比喻,故自周朝開始皇帝死就稱為「崩」...
  • 楊震因拒收賄禮,說出了「天知、神知、我知、子知」這「四知」的千古名句,成為清廉自持,不接受非義饋贈的典源......
  • 董奉每年賣杏得來的穀糧,全都用來救濟貧窮人家,及提供給旅行在外缺少路費的人...
  • 糟糠是窮人用來充饑的粗食,「糟糠之妻」就被人們用來比喻貧賤時共患難的妻子...
  • 「桃李」原本用來比喻老師所培植的優秀人才,逐漸也把所栽培的後輩、門生都稱為「桃李」,最後「桃李」也就成為學生的代稱了。
  • 笏,即笏板,又稱為手板、手版,是古代大臣上朝面見天子時所執的狹長形板子,如《廣韻》上記載︰「笏,一名手版,品官所執。」文武大官品第不同,所持笏板的材質也不同。按品第高低,可用玉、象牙或竹製成,故有玉笏、象笏等。
  • 謝道韞,東晉著名的女詩人,聰慧博識有才辯。她出身望族,是安西將軍謝奕的女兒,謝安的姪女,書聖王羲之次子王凝之的妻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