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勤榮/邱明偉:他們為什麼要背井離鄉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9月6日訊】編按:此文經人民日報「人民論壇」副主任邱明偉於印尼修改,因高勤榮人在國內,無法將改好稿件請他過目,發稿前未能與他取得聯繫,特此說明。

如果不是親自和他們交談,我真不知這裏的治安竟混亂到如此驚人的地步!

以高考作弊、強行拆遷事件而聞名全國的嘉禾縣(編按:位於湖南省郴州市西部),一段時間以來,由於政府監管不力,公安不作為,嘉禾縣治安混亂,民不聊生,不法分子為非作歹,甚囂塵上。光天化日之下,他們明火執仗地持刀、蒙面進行搶劫、盜竊;月黑風高之夜,他們更是肆無忌憚,無所畏懼,撬門行竊如踏平地,翻箱倒櫃如囊中取物。百姓膽顫心驚,敢怒不敢言,紛紛背井離鄉,在當地引起強烈反響!

一、嘉禾搶盜成風,歹徒氣焰囂張,婦孺不敢出門。

也許是積怨較深?
也許是告狀無門?

當他們聽說記者來嘉禾採訪,竟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來了八九個人。我住的房間較小,凳子不夠,他們有的坐在床上,有的倚在被子上,有的乾脆就站著或蹲在地上……

屋裏靜悄悄的,氣氛陰森、恐怖,似乎有一種劍拔弩張的味道。這些不速之客表情嚴肅,緘默不語,那一雙雙冰冷的眼神分明竄動著一股股被強壓的憤懣和怒火。

「大家心裏都有怨氣,不是衝你來的,請你見諒。」一位五十多歲幹部模樣的人像似看到這種不和諧的氛圍,強顏歡笑,打圓場說:「我們這裏治安太亂了,大白天搶劫隨處可見,晚上就更不用說了,人心惶惶,提心吊膽,人們的生命財產安全都沒有保障,有很多人準備搬到別的地方去住了。」

老人一開頭,屋裏像炸了鍋似地,大家七嘴八舌地列舉了近幾年來嘉禾的種種怪現象。

「我是嘉禾做買賣的生意人,由於這裏治安混亂,沒人管。我家一到天黑,就得趕緊關門,生怕歹徒搶了。」

一位留著光頭,靠在被子上的中年人搶先打開話匣子:「前兩天,也就是7月23日上午吧,在我們縣的老工商局的門口,一對夫婦從銀行提出幾萬元錢,放在塑膠袋裏,準備回家。剛走在馬路上,一輛騎著摩托車的歹徒就悄悄地尾隨而來,駛到背後很熟練地側身彎腰一刁,就把塑膠袋一搶而去。夫婦倆在後面大呼小叫追趕,街上的人竟然沒人敢攔截?」

他點燃一支煙,接著說:「下午,在縣政府的那條馬路上,一個歹徒騎著摩托車又把一個女孩脖子上的金項鏈刁走了。晚上,我在家吃飯,聽我老婆回來說,又有一起搶包事件發生在天禧大酒店的門前。現在這裏的婦女和小女孩天一黑,就都不敢出門了。唉!這是什麼世道嘛?」

「嘉禾的歹徒一個個都很囂張。」在地下蹲著的小夥子「噌」地站起來說:「2008年,我們縣龍潭鎮石坡村的老百姓現場抓住一個強盜,就扭送到派出所。派出所的公安人員訊問後,對這位強盜罰了2萬元。沒想到,這個強盜出來後,把村裏抓他的人全都非法拘禁,不僅索要回自己被罰的2萬元,而且還逼著村民給他補償在看守所花銷的一切費用!」

在去嘉禾的路上,朋友們曾告我,這裏的吸毒、販毒現象也比較嚴重。為了落實真相,我插嘴問道。沒想到,我剛一提起,一位快人快語的中年婦女便氣憤地說:「毒品害死人呀!我的一個親戚本來好好的一個家庭,小倆口恩恩愛愛,又有一個漂亮的女兒,日子過的很美滿。結果丈夫由於賭博,又慢慢地染上了毒品,成天不回家,兩口子每天打架、吵嘴,只好離婚了。」

「公安就不管嗎?」我不解地問道。

「管是管,但是看誰在賭,誰在吸?」這位中年婦女接著說:「一些領導關起門進行大賭特賭,公安就是看見,他們也不管。聽說,一些大的賭場還專門安排有站崗放哨的,一有動靜便散夥了。而百姓打個麻將,他們就抓。這純粹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再說吸毒,我們縣輝煌國際大酒店就是個毒窩,不少有錢人在那裏吸毒、販毒。所以,這個酒店的生意很火。做這種事本來就是違法的,為以防萬一,找些保護傘,酒店老闆還專門把縣委、公安的個別領導拉了進來,參有股份。你說這裏的治安能搞好嗎?」

更令我震驚的是,坊間傳聞,嘉禾縣不少村裏都藏有槍支,甚至還有機關槍和土炮。早在1985年,嘉禾縣清水村的村民搶了武裝部的武器庫。據說,中央派來了一位廣州部隊的副司令,將1百多支槍全部收回。現在這個村又出現很多槍支。

一位留著寸頭的年輕人,說,嘉禾縣塘村鎮幾乎家家都有自製槍。在談話中,他還給我們講了一個笑話。2004年,該村持槍到縣城鬧事,公安局人員用催淚彈想驅散人群,殊不知,風向不對,結果把自己給催的東倒西歪,潰不成軍,落荒而逃。

在嘉禾的幾天裏,我們採訪了許多群眾,那一樁樁離奇、恐怖、觸目驚心的情節,那一副副驚恐、餘悸、眼光游離的表情,那一句句低聲細語卻不失義憤的控訴。不得不使人懷疑:這是共產黨的天下嗎?我們的政府哪裏去了?我們的公安哪裏去了?!

二、半年三次洗劫,公安草率從事,全家含恨離鄉。

一天,午飯後,我們正在休息。一陣輕輕的敲門聲將我驚醒。一位四十多歲的婦女站在門前,她目光閃爍,左右張望了一下樓道,悄悄地問,你們是記者吧?我點了點頭,將她讓了進來。落座後,她無奈、悲憤地給我們講了一件更為驚奇的事情。

她叫王守佳(化名),中等個頭,梳著挑黃色的曲卷頭髮,穿著黑色的連衣裙,是土生土長的嘉禾人。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黨的政策給她增添了不盡的活力,他們全家奮力拼搏,生意做的紅紅火火,日子過的有滋有味。殊不知,在談話中,她卻告我們,準備背井離鄉,遷往他處!

「從今年2月起,不到半年,我們家連遭三次洗劫!」

她痛苦地告訴我們:嘉禾縣是我的故鄉,我對這裏有很深的感情。但我們無法在這裏居住了,我們每天都在驚慌中生活,每夜都不敢入眠,提心吊膽的。

第一次,是今年2月中旬左右,早上8點多,她剛起來,發現她和老公的手機不見了。再一看,家裏的所有衣櫃門全部被打開,手提包裏的2萬元也沒了,就連床頭櫃裏的首飾、戒指、項鏈等貴重物品全被洗劫……

他家住的是五層樓房,一樓是客廳,她與老公住在二樓,孩子在三樓。

看到這種情形,她急忙把老公叫醒,到一樓查看,客廳翻得更是亂七八糟,滿目狼藉。高檔煙酒、電腦,甚至連主機也被偷走。價值六七萬元。於是他們撥通了110,不一會,二位民警來了,他們查看了一下房間,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就匆匆離開。

第二次,是今年4月5日下午6點多,他們全家開著兩部車到宏發酒店吃飯。中途,其兒回家拿了一次酒,家裏還沒有發生什麼。等他們8點左右回到家。該女士掏出鑰匙開門,卻怎麼也打不開。抬頭一看,一至五樓的燈光全部被打開,燈火通明。她急忙給兒子打電話,責問他是怎麼鎖門,為何連燈也不關。兒子告她,他鎖好門了,燈就沒開。他們家的防盜門的暗道機關是,在外面鎖住,裏面就打不開,裏面鎖住,外面也打不開。由於有第一次教訓,她懷疑裏面又有竊賊了。她老公急忙打開車庫門,從車庫進入一樓客廳,結果發現,保姆的床上竟放著三把菜刀!她唯恐發生意外,急忙讓老公退出。撥通了110。同時,又叫來幾個朋友把門打開。回去一看,保險櫃的門被打開了,三部手機,一台電腦,以及家裏所有的值錢的東西又全部被盜走,就連她藏在大衣櫃夾縫裏的三條黃金項鏈也被偷走。照例,她又撥通110,公安還是簡單查看了一下,用手機拍了幾張相,連詢問筆錄也沒問就走了。

第三次,是在7月10日,早上7點多。她一醒來,又發現家裏被盜。當時家裏住的人很多,不僅有他們夫婦倆,還有他們的外甥、兒子的幾個朋友。她急忙直奔主臥室,臥室門竟然被竊賊卸掉!新買的三個手機(一個還在充電)、兩個4,000多元的新手袋、8,000多元的6瓶洋酒、2,000多元的杏花村酒、1,000多元的五糧液等全被偷走。

「你們家三次被盜,每次都沒察覺?」記者詫異地問。

「確實一點都沒感覺!」她一臉茫然。

竊賊如此膽大,並長時間在家裏作案。記者懷疑歹徒是不是放了什麼蒙汗藥或使用什麼高科技手段。又問:「早上起來你們頭有什麼感覺?暈不暈?」

他們卻說不上來。

對於這個在嘉禾事業有成,如日中天的王守佳要背井離鄉,記者十分惋惜:「人常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你的生意在嘉禾,你的關係在嘉禾,你的客戶在嘉禾。你如果遠走他鄉,另闢一個新天地,人生地不熟,那你在嘉禾這十幾年的心血不就白費了?」

她低頭不語。半響,才沮喪地說:「那也沒辦法,財產與生命相比,還是人重要!我家三次被偷,三次報案。公安人員僅僅是走馬觀花地來看看就算完事,連筆錄都不做,就再也不管了,真讓我們心寒!公安、公安,就是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我們的安全得不到保障,誰還敢在這裏生活?」

聽完王守佳的訴說,看著她愁苦的面容,我們的心被撕碎了!

幾天後,採訪結束,當我們準備向這位傷痕累累的婦女告別時,她已乘車到外地,與在那裏工作的丈夫商量搬遷的事宜去了……

三、留給我們的思考

嘉禾,古稱「禾倉堡」;禾倉,即穀倉,是天下糧倉,清人李元度重修《南嶽志》卷十引《湘衡稽古》云:「今桂陽縣北有淇江,其陽有嘉禾縣。相傳炎帝之世,天降嘉禾,帝拾之以教耕,以其地為禾倉。後置縣,因名嘉禾。」

中華史冊中,常有「雨粟」的記載,歷史帝王皆視為吉祥興旺的徵兆,朝廷即舉行隆重的祭祀慶典,以享太平。這「天降嘉穀」的瑞美之事,就出現在古桂陽縣。當今之億萬炎黃子孫可曾想到,「天降嘉禾」的祥瑞氣氛,是何等美麗動人。

然而,就是這塊富饒美麗的地方,卻是由於高考舞弊及拆遷事件在全國聲名鵲起。

今天的嘉禾,為什麼又變成了光怪陸離的賊城,不法分子的天堂?

今天的嘉禾,為什麼人心思走,背井離鄉?

我們又不得不撕開國人再也不願看到的歷史瘡疤,從這些原本早已塵封多年的案件中尋找蛛絲馬跡,總結經驗教訓。

2000年的嘉禾高考舞弊案曾在全國轟動一時,塵埃落定後,許多群眾對記者說,高考舞弊事件不是偶然的,縣裏作假的事太多了。有些領導為了造政績公開作假,上行下效,把風氣弄壞了。

據2000年7月21日《人民日報》報導:在嘉禾的高考舞弊前,該地的腐敗現象就比比皆是:

——教育「兩基」達標驗收弄虛作假,有些鄉鎮學生流失多,教學設備差,為了湊滿在校學生人數,使設施達標,連夜用車從其他鄉鎮拉來學生和課桌到驗收點湊數;

——為了達到「基本掃除文盲」的目標,有的地方找初中生、中專生和高中生頂替,參加脫盲驗收考試。嘉禾縣還是「科技先進縣」,其實名不副實;
——農村初級衛生保健驗收時,把相鄰的鄉鎮衛生院的藥械、藥具搬到驗收點充數;

——為了財政收入過億元,有的領導示意一些單位到銀行借錢填充財政收入,有些鄉鎮在幾個月發不出工資的情況下,向幹部借、貸款等來抵稅收任務。

如此這般,出現了高考舞弊,也就不足為奇了。

更令人不解的是,就在國人口誅筆伐,痛擊這一現象之時,嘉禾某些領導仍膽大妄為,我行我素,置若罔聞,弄虛作假,嫁禍於人,將不該判的,判了刑;將該判的,不僅沒判,反而異地做官。

由於嘉禾高考舞弊案處理不徹底,做了夾生飯。時隔4年後,一起更大的強行拆遷事件又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

我國著名反腐評論家邵道生在「人民網」《「嘉禾拆遷」與「權力性暴力」》一文中指出:「嘉禾拆遷」為什麼能「全國聞名」?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它將「權力性暴力」發揮到了極致,濃濃地烙上了當今包括城市在內「圈地運動」的一切特點,因而極富「典型意義」。

邵道生先生說,「權力性暴力」這一概念是我想出來的,不太好聽,然而在我國的政治社會生活中並非罕見,如「文革」中「四人幫」的「紅色恐怖」實是「權力性暴力」另一種表現。再如,原河北太上皇「程維高」將反腐鬥士郭光允送去勞教,亦是「權力性暴力」另一種表現。

「嘉禾拆遷」中的「權力性暴力」自然不能等同於「文革」中的「權力性暴力」,但是它保持了「權力性暴力」的最基本的特點:一些「地方性高級幹部」對「權力」的運用不僅隨心所欲、我行我素,而且離譜、違法,甚至動用「國家機器」來對付手無寸鐵的老百姓,隨便找個藉口就拘押老百姓。

最後,邵道生總結說,「權力性暴力」的本質是違法並濫用「司法權力」;「利益驅動」是濫施「權力性暴力」的根本原因;當權力者的屁股完全坐到「開發商」一邊時,就會發生「權力性暴力」。


嘉禾縣位於湖南省郴州市西部(網絡圖片)

2005年原中央黨校學者、著名評論家王寒非在《官僚和腐敗是惡化黨群關係的罪魁禍首》一文中也尖銳地指出,由於嘉禾的執政官員對兩次大曝光缺乏正確的認識而產生的腐敗、官僚、消極的無為思想,從而導致基層執法不力,地下六合彩猖獗;警匪勾結,治安狀況嚴重混亂等。這已嚴重地損害了黨的形象,加劇了黨群關係的惡化。

回過頭來,我們再看今日的嘉禾為什麼治安惡化,也就見多不怪了。如果說,「高考舞弊案」是嘉禾多年來腐敗中的必然現象;那麼,嘉禾的強行拆遷事件就是腐敗分子對全國人民批評的瘋狂反撲和報復!是嘉禾「誰影響我一陣子,我就影響他一輩子」這句惡毒名言的發揚和光大!

眾所周知,「發展是硬道理,是第一要務;穩定是硬任務,是第一責任」。為落實這「兩硬」,在黨中央的領導下,全國各個部門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思想。充分發揮我黨的政治優勢,以平安建設為載體,以完善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機制為著力點,確保人民群眾安居樂業,確保社會大局持續穩定。

嘉禾的縣委陳書記也曾提出建設一個「民本嘉禾,平安嘉禾,和諧嘉禾」的新嘉禾。

民生問題,在我國具有特殊重要性。

「民生」一詞最早出現於《左傳.宣公十二年》:「民生在勤,勤則不匱」。即「百姓生存之道在於勤勞,勤勞才能豐衣足食」。但是保障民生,不能僅寄託於百姓自身,而更是執政者的責任所在,為此古人提出了「以民為貴」的民本觀念,闡發了最初的民生思想。

20世紀20年代,孫中山先生給「民生」注入了新的內涵,並將之上升到「主義」、國家大政方針以及歷史觀這樣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孫中山先生將民生問題當作社會發展的核心問題,認為「民生就是社會一切活動中的原動力。」他在建國大綱中宣示,建設之首要在民生。在孫中山先生的理想中,民生主義是國事,由國民直接參與,國家福利由國民全體享受的一種制度,最終進入幼有所教、老有所養、分業操作、各得其所的理想社會。

首先,民生問題,就是指與廣大人民群眾生存和發展直接相關的問題,這些問題是廣大人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問題,包括食、衣、住、行等基本需要,不論在什麼社會形態下的政府,對這些民生問題都必須首先予以重視和解決,否則就會導致社會動盪和政權更迭。

其次,解決民生問題是國家對於廣大人民群眾應盡的重要責任,各級政府應當將解決民生問題作為其組織領導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目的,並通過公正合理的制度安排加以實現。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民生問題是一個動態性很強的概念,在不同社會和相同社會的不同發展階段中,廣大人民群眾對民生問題的期望和訴求各不相同。

從上述民生問題的概念出發,各級政府應當是解決民生問題的主體,有責任保障廣大人民群眾的基本生存和生活狀態以及基本的發展機會、基本的發展能力、基本的權益等。其主要內容包括:一是保障生存權,使廣大人民群眾享有最基本的生活資料並隨著社會發展不斷有所提高。二是保障最基本的受教育權,為未成年人提供免費的義務教育。三是保障勞動權,為適齡勞動人群提供就業崗位,以解決其基本的「生計來源」問題。四是保障最基本的健康權,為廣大人民群眾提供基礎性的公共衛生環境和條件。五是提供基礎性的住房保障,對城市中低收入家庭居住條件的改善提供幫助。六是提供基礎的出行條件,使廣大人民群眾用得上、用得起普通的交通工具。各級政府相應的責任主要是為城鎮居民提供方便、快捷、廉價的公交系統,為農村居民修建簡便通暢的道路。

當前,問政於民、問需於民、問計於民,這是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開展以來呈現的一大亮點和特色。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知經誤者在諸子」。

人民群眾是生活的先知,冷暖甘苦感受最深刻。人民群眾是智慧的源泉,改革發展體會最清楚。人民群眾是施政的基礎,政令得失反映最真實。惟問政盡民方知得失,問需於民方知冷暖,問計於民方知虛實。如果不聞不問、閉目塞聽、剛愎自用、一意孤行,那麼,制定的政策就難以體現民意、實現民利。

然而,嘉禾的治安現狀與領導的口號卻大相徑庭。人們已對這裏的領導和司法部門失去了信心。原嘉禾縣委常委王某某說,這幾年嘉禾縣群眾上訪數量逐年上升,找法院解決問題糾紛的卻越來越少。

據嘉禾縣幹部群眾反映,這幾年嘉禾縣的經濟發展環境確實不好。有關執法部門亂收費、亂罰款、亂攤派引起了外來投資者的強烈不滿。前幾年,最典型的一件事就是一家名為「長盈針織廠」的台資企業因不滿有關部門的刁難和治安的惡化而憤然離開。

腐敗墮落,弄虛作假,是嘉禾治安惡化的源頭。

嘉禾社會治安為什麼惡化?說到底,是權力的變異和異化。公共權力失去制約,必然蛻變為少數人或個人謀取私利的特權。

在嘉禾,治安惡化拷問的不只是公安……

在嘉禾採訪的日日夜夜裏,我們發現這裏「亦官亦商」、「官商一體」的現象比較嚴重。由於中央明令禁止,因此黨政領導幹部經商都比較隱蔽,他們暗地或參股或兼職,或以配偶、子女名義註冊經營,自己則在幕後操縱當老闆,經營範圍涉及餐飲業、礦業、娛樂業、修理業、農林漁業等各個行業。

「這些人既是黨政領導幹部,又是企業老闆,有兩個地方辦公,有兩套可供調用的人馬,或明或暗地有兩種報酬。」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博士生導師李成言教授曾指出,「這是一種很令人擔憂的現象,有關部門應認識到這種權力入股市場的嚴重性。」

南開大學博士生導師齊善鴻教授也指出「放任黨政領導幹部經商,會催生以官養商、以商洗錢的腐敗現象。」「尤其要注意,有些黨政領導幹部以家人名義辦企業,他們不但有可能暗中操縱,化公權為私用為自己賺錢,也有可能通過企業為自己其他不合法收入洗錢。」

在嘉禾,還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副處以上幹部每年可報銷各種費用3至4萬元,其他則全額報銷。另據群眾反映,去年,全縣財政收入增收1,000萬,縣裏四大班子爭相購車,在當地引起強烈反映。

監督,本來是遏制腐敗的一支利劍。然而,在嘉禾,人大、政協監管的力度相對較弱,「上級監督太遠、同級監督太弱、下級監督太難」。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人大代表說,我們的話就像耳旁風,領導想聽就聽,不想聽連理都不理。你如果說的太多了,就給你扣上一個不與黨保持一致的大帽子。

對權力的監督機制不完善,監督力度不夠大,是腐敗現象滋生和蔓延的重要原因之一。實踐證明,失去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沒有有效的監督,就不會有對腐敗現象的真正遏制。權力腐敗的實質是濫用權力,腐敗現象的滋生蔓延反映了對權力的失控失監。改革開放以來,消極腐敗現象之所以能乘隙而生,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監督機制不完善,監督力度不夠大,從而致使某些黨員幹部視黨紀為「擺設」,視政令為「白條」,視法律為「關係」。

由於權力的腐敗,利益的驅動,這裏的幹部人事制度也出現惡性循環,一些腐化墮落的官員帶病提拔、異地做官,無疑助長了官場腐敗的持續加劇!「刑不上大夫」、「有錢能買鬼推磨」在這裏已成為一個不爭的事實。

當今,某些地方出了問題,人們習慣用「監管不力」來描述。殊不知,監管不力的前提是尚有一種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情懷。如果我們的官員成天與腰纏萬貫的「企業家」、煤老闆以及黑惡勢力吃吃喝喝,沆瀣一氣,假如我們再用「監管不力」來推諉、搪塞,實際就是不折不扣的包庇,不折不扣的腐敗!

嘉禾的治安已惡化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據說,連一些縣委領導都不得不雇了保鏢。這不能不使人震驚!領導如此這般,普通老百姓又該怎樣生活?一個地區的治安如果失控,我們卻喋喋不休地侈談什麼以人為本,和諧社會,科學發展,那純粹是騙人的鬼話!

司法腐敗,警匪勾結,將是嘉禾社會動亂的緣由。

古往今來,朝政腐敗,苛捐雜稅,社會混亂,警匪勾結往往是官逼民反的動因。

目前,嘉禾的上訪戶為什麼在全國名列前茅?嘉禾的老百姓為什麼要背井離鄉?嘉禾的竊賊和黑惡勢力為何明火執仗,氣焰囂張?只能說明那裏官僚與司法的腐敗已氾濫成災!

一個地方和諧不和諧、穩定不穩定?治安形勢是試金石,信訪問題是晴雨錶。

嘉禾的王守佳緣何三次遭劫?緣何三次報案,公安機關均為走馬觀花,敷衍塞責?其中有何貓膩?是司法腐敗?還是公安無能、警匪勾結?人們自不待言!

早在2002年初,公安部就提出,要在二三年內使社會治安明顯好轉。

從社會心理角度看,在開放、多元、動態的社會環境和資訊化條件下,社會矛盾和問題很容易交織擴散。經濟形勢的變化必然影響社會心態。經濟形勢好的時候,人民對未來普遍有信心和良好預期,社會心態比較平和,即使有一些困難和問題也大都能夠理性對待;經濟形勢嚴峻時,社會心態比較敏感、脆弱,一些人因下崗失業、生活困難、資產縮水等原因,產生悲觀失望和不滿情緒,遇事容易採取過激行為。

特別是受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一些企業生產經營比較困難,下崗職工、失業農民工有所增多,高校畢業生就業壓力有所增大,勞資糾紛、合同糾紛、債權債務糾紛等新矛盾不斷產生,土地徵用、房屋拆遷、企業改制、涉法涉訴等老問題有所凸顯,如果處理不好,容易引發不穩定事件;一些地方殺人、綁架等嚴重暴力犯罪增多,搶劫、搶奪、盜竊等侵財犯罪上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傳銷、集資詐騙等涉眾型經濟犯罪時有發生,社會治安出現不少新情況。在新形勢下,人民群眾期盼更平安的社會環境,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任務艱巨繁重。

我國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多次政法綜治高層會議均明確強調了對「社會人」管理的新要求:以改善服務為重點。有關專家指出,要管理好「社會人」,首先要服務好「社會人」,從防範控制型管理轉向服務型管理。而嘉禾對治安是如何防控的?又是如何向「社會人」服務的?已不需贅述。

眾所周知,中國民族是最善良的民族,是與世無爭的民族。只要他們能過上平安、殷實的生活,他們從不起誓造反。他們並沒有太多的奢望和非份的想法,只追求一種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

嘉禾矛盾重重,治安混亂,民怨沸騰。根子在領導,原因在制度。「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官逼民反」,這些歷史的教訓我們不能忘記。嘉禾已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了,否則,不僅僅是背井離鄉,新的動亂就將在所難免!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神降嘉禾
我的覺醒 : 一位老黨支書的自述
湖南一煤礦發生煤與瓦斯突出 1死5下落不明
為何數據準確對治理疫情至關重要 蓬佩奧作答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牆內小哥實名公開促共產黨下課
【直播】3·30美國疫情發布會 已檢測百萬人
【現場視頻】紐約中央公園建戰地醫院 31日投用
【新聞看點】習浙江推復工 北京4動作惹非議
【現場視頻】維穩辦主任囂張 業委會主任不示弱
【現場視頻】出門遛狗 小狗被警察「執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